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四十三章 那一扇门

“李参军最近做了一种可以两个人推着走的投弹机,能把二斤重的铁雷投出三百步远。临阵时三十几架投弹器一字排开,对方即便是一支铁军,也照样炸得尸横遍野!”见自家主将始终神情郁郁,徐洪三继续出言安慰。
三人中唯一对煤烟味道丝毫不介意的,只有伊万诺夫。只见他用力抽了一会儿鼻子,突然低下头,用很小的声音向徐洪三询问:“队长大人,您,您的作坊里,是用泥炭来打铁么?”
“不是,不是,我只是,只是随便问问,问问!”伊万诺夫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下,讪讪地走开。
这回带着“新式武器”前来寻找“技术支持”,隔着老远,就被刺鼻的煤烟味道熏得直流眼泪。抬头再看,只见被苏先生专门开辟出来给工匠们当作坊的河滩上,有一座石块垒就的偌大院落横空出世。在院子上方和四周,浓烟滚滚,火星乱冒,灰黑色的泥土像雪沫一样,被早春的南风吹得四处飘扬。把周围的麦苗、树叶,还有即将盛开的油菜花,全都给染成了黑色。包括从院子门前流过的河水,也有一半变成了灰黑色,浓得像墨汁一般,拿笔随便沾一下就能写出字来!
“我这回可真的成了索隆大魔王了!”朱八十一双手揉了几下眼睛,连声苦笑。不过是百十号人的铁匠作坊,居然就能把周围污染成这般模样?自己还指望着打造出跨时代的武器碾压元军呢,照这样下去,元军会不会被赶回漠北不说,徐州城,算是提前进入二十一世纪了。至少左军将作坊http://m.hetushu.com这边,空气的味道比后世差不了多少。
“手雷扔得再远,也不会比标枪远,更比不上弓箭!”提到战场上的武器运用,伊万诺夫可是丝毫不惧任何人,听徐洪三说得过于肯定,立刻出言反驳。“一次两次能占到便宜,等大伙都知道了你这边有手雷,谁也不会傻傻地往前冲。先用强弩,床弩,把你的投弹器砸烂了。再用弓箭手骑在马上,边跑边射箭。你的手雷根本没机会往外扔。即便扔出去,也未必能炸得到正在奔跑的马上目标!”
不过他也没时间去玩什么环保主义小清新。这两个月在徐州附近到处转悠,发现中国历史上最环保朝代恐怕就是蒙元。把人都杀光埋地里头,然后把地圈起来荒着长草,自然就山清水秀了。问题是,他自己做不成欣赏风景的那个,而是被杀掉埋起来那一批。
“啊,别打,别打!我以前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伊万诺夫像旁边跳开一步,抱着脑袋求饶。虽然来蒙元两年多了,他到军营外闲逛的时间却屈指可数。所以脑海里一直还以为,东方的铜价也和西方差不多高低。此刻乍听闻一把小小手铳的用料就价值三头猪,眼睛立刻瞪了溜圆,“那我的千夫长军饷,大人是给铜钱,还是……”
“肯定比铜结实!”徐洪三这回没有跟伊万诺夫抬杠,而是非常郑重地点头,“便宜不便宜属下不太清楚。但青铜肯定比铜结实。我以前当轿夫时,看过好多大户人家的马车。车轴装轮子的那hetushu.com一段,讲究一点儿都是套着青铜的!”
“军饷,就知道军饷。没钱,给你发交钞,大元朝的交钞!”徐洪三闻听,曲起手指来又敲。直到把对方敲得蹲在了上,才冲朱八十一施了礼,大声安慰道:“都督别听这蠢货的。有那么多钱,咱们还不如多置办些火药做手雷呢!即便是拴了绳子往外甩,也不比火铳射程远!”
“唉!”闻听此言,朱八十一只能无奈地叹气。经过了上一次实战之后,手雷作为一种新式武器,算是彻底被徐州红军视作克敌制胜的法宝了。仿佛无论遇到任何敌人,几百枚原始手雷扔过去,就能瞬间锁定胜局一般。
徐洪三和伊万诺夫两个本意是想逗他开心,见招数失败,只好怏怏地答应了一声。都收了架势走了回来。才走了几步,伊万诺夫忽然又扬手拍了他自己脑袋上的铁盔一下,大声说道:“铜贵,可以用铁的,或者用青铜。青铜比铜便宜,比铜结实,并且比铁好融化!对,青铜!青铜!我出发前在金帐汗国,就看到过一种青铜制的手铳。样子和都督手里的这柄差不多!”
“说你蠢,你还不服气!”徐洪三圈起手指,在伊万诺夫的头盔上狠敲,“那是铜,知道吗?铜,知道么?一斤铜,可以铸两百多枚通宝的。就这样一杆手铳用的铜料,买猪,都能买差不多三头你一样重的了!你还想再加几倍?!再家几倍!你去挖铜去?还是画到纸上就能变出来?!”
“佛罗伦萨城邦那边,给教堂造的大钟,用的也是青铜和图书!”伊万诺夫不甘落后,又飞快地插了一句。
然而他却固执地相信,火枪兵才是军队今后发展的唯一正确道路。要不然在原本属于朱大鹏的那部分记忆里,怎么只有机枪大炮,专业掷弹兵却是昙花一现,就彻底失去了踪影呢?!
伊万诺夫不知道朱八十一是因为上了古人的当而自怨自艾,见到自家主人面色灰败,还以为是嫌手铳威力太小的缘故。想了想,笑着讨好,“大人不用丧气。其实想把射程和威力提高一些也容易。无非是把铳管再做得长一些,孔径再做得粗一些。多装点儿火药进去,威力自然就大了!”
这句话,算是彻底打动了朱八十一。后者在二十一世纪虽然是个宅男,却也知道古代大钟是什么模样。而古代大炮和古代大钟,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斜着放,一个倒吊起来放的区别。
朱八十一生性比较疏懒,平素将军队训练之外的日常杂事一股脑都推给苏先生,自己很少过问。上一回来将作坊还是好几个月前,安排人研究如何在铁棍上钻孔的时候。后来因为实验失败,又忙着替徐州军制造火药,就不再来了,也把将作坊的大致模样忘了个一干二净。
伊万诺夫被他给打怕了,抱着脑袋就往门外躲。一边躲,一边大声抗议道,“我只是都督一个人的奴隶,你没权力打我。你不经都督许可,打我就是打都督大人。”
然而不一会儿,他却又转过头来,对着徐洪三,满脸神秘地追问,“那打盔甲呢,就用锤子敲。像我身上穿这种大叶子重甲,也是用锤子和-图-书一片片敲出来的么?!”
“不用泥炭用什么?!”徐洪三被问得一愣,没好气地回应,“这徐州城外,到处都是泥炭。特别是九里山那边,随便刨个坑就能挖出泥炭来。不用泥炭打铁,你让大伙去山上砍树么?”(注1)
“会炸膛!”徐洪三和朱八十一同时转过脸来,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大声否决。盏口铳的尸体现在还摆在左军大营的将作坊里,全军上下,现在有谁不知道火药不能无限量地朝盏口铳里头装?!也就是这个刚刚投降过来的大猩猩,还以为红巾军的火药与大元那边一样呢,点燃后只能用来听个动静呢!
拜苏先生在徐州城被红巾军攻破之夜,打着弥勒教的旗号保护了居住在骡马巷周围的大批乡邻之举所赐,眼下整个徐州红巾中,左军的将作坊,无论在规模还是技术水平上,都稳稳排在了第一位。
特别是那些原本居住在匠户巷的工匠,对城破当夜另外半条巷子被乱兵洗劫一空的惨剧记忆犹新。因此即便别人开出双倍的价钱,也宁愿给左军干,而不肯改换门庭。在他们的齐心协力下,左军的将作坊,倒也办得红红火火。如今只要原材料跟得上,不但能替自家修理、打造各种兵器,还能前军和后军的活也招揽一些过来,给朱八十一这个大都督赚了不少意外之财。
“行了,都别闹了!”见二人越闹越不知收敛,朱八十一皱了下眉头,低声呵斥。
正感慨间,看见徐洪三揉着被熏红的眼睛,恨恨地抱怨,“这天杀的黄老歪,也不把知道炉子分散开点儿m.hetushu•com。这么大一片河滩呢,何必让大伙都挤在一个院子里?!”
“当然,不用锤子敲,还有脑门撞啊!废话!”徐洪三受不了这个什么都问的好奇宝宝,又瞪了他一眼,用力挥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等会进了院子自己看。又没有人把你眼睛蒙上,老这问那问你不嫌烦啊!”
“唉!”徐洪三对自家都督嘴里总是往外蹦一些新词,早就见怪不怪了。伊万诺夫则是汉语刚刚入门,根本不知道“放大版”是什么概念。同时答应一声,快步跟在了朱八十一身后。
当即,朱八十一立刻将铜手铳连同盒子一道抄起来夹在腋下,抬腿就往门外走,“走,跟我去将作坊,问问黄师傅,能不能仿照这把手铳,用青铜铸一个放大版的出来!”
“不多嘴会死啊你?!”徐洪三辩他不过,气得抬起手来就要用拳头说话。
“青铜,那东西真的比铜结实?!”朱八十一脑子里对青铜没任何概念。听了伊万诺夫咋咋呼呼的话,皱着眉头向徐洪三求证。
“炸膛?”伊万诺夫机械地重复了一句,旋即想起来自己最近看到手雷兵训练情景。那火药的威力,绝对不是以前在西方当雇佣兵时所看到的火药能相比。不由地沮丧地拍了自己脑袋一巴掌,大声忏悔道:“我,我居然忘记了您这边用的是新配方!这个,这个把铳壁加厚一倍还不行么?要不就加厚两倍,三倍,一直加厚下去,总会有不炸膛的时候?!”
注1:徐州自古就是产煤之地。因为煤炭埋得极浅,容易挖掘,所以早在宋代,就开始用煤炭进行冶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