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七十四章 挑肥拣瘦

“不就是站个队么,有啥难的?”黄河上水匪头子太叔堂被红巾士兵的目光看得心头冒火,扯开嗓子嚷嚷了一句。
“先收拾,谁弄的谁打扫!”
这下,徐一总算听明白了。原来这两波人彼此之间还有旧怨未了,所以到了红巾军家门口,还要继续互相防范,互相算计。
正闹得焦头烂额之时,庄园的门忽然打开,百夫长徐一又大步走了出来,冲着所有人笑了笑,大声数落,“喂,我说,你们到底是不是来投军的啊!”
说罢,也不给众人讨价还价的机会。转过身,拔腿就走。众豪杰听得面面相觑,想再多问几句,却见庄园的大门又关上了。只剩下两名全身披挂的士兵站在门外,手按着刀柄准备看大伙的笑话。
见他们都服了软,王大胖也为己甚,想了想,再度将声音提高了些,向所有来投军的人强调,“我家都督说过,令行禁止,是军队和百姓的最大区别。打起来时,不是看某个人功夫够不够好,也不是看某个人胆子够不够大。而是看一群人,能不能做到互相配合,互相掩护,严格按照军令行事。兄弟我读书不多,不知道这个道理对不对。可我们这些人去年八月份时还都在逃荒,见了朝廷的衙役都吓得连大气儿都不敢出的主儿。昨天去顶住了比自己多两倍的阿速骑兵。要是关键时刻该冲锋的有人不跟着冲,该列阵防守的时候有人自己跑出去逞能,估计早就被阿速骑兵杀光了,今天根本不会www.hetushu•com站在大伙面前!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王将军您别埋汰人了,我们都知道错了!”众豪杰红着脸,七嘴八舌地发誓改正。
“怎么试,您老尽管说!”
又伸出一根短粗的手指,隔空他向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点了点,“到那边去整队。甭管你们原来是哪个山头的,彼此认不认识。每百人一队。五人一排,每队二十排五列。自己手下的人多出来的,就拉出去单列。自己手下弟兄不够的,也可以邀请外边的人加入。给你们一个时辰解决,等会儿再出来时,没有队伍的,请自行打道回府。我们徐州左军庙小,供不起您这尊大佛!”
“是啊,王将军一看就是带兵的人,我们听您的!”众人听了,心中顿时一喜,回答的声音也越来越响亮。
“徐大哥,您来得正好,您给评评理。我们小丘寨的,凭什么要跟在他们黄河帮的后面?!”立刻有人像看到救星般迎过来,冲着百夫长徐一大倒苦水。
“你,你……”丘黒闼立刻涨红了脸,冲着太叔堂怒目而视,“你个老不死,不要捡便宜卖乖。当年你就想着凭着麾下自己人多势众,吞并我们小丘寨,结果却被我爹带人给打了回去。如今老子前来投军,你居然还想骑在老子头上。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谁干的好事,等会儿自己去打扫了去。”王胖子却不肯给大伙留脸面,继续笑着数落,“都是二十大几的老爷和图书们了,别跟个长不大的孩子般,敢做不敢当。如果连这点儿小事都嫌麻烦,谁敢相信尔等入营后能守规矩。”
“先别忙,我再说第二条!”王胖子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用力摆手,“等会儿打扫完了战场之后,麻烦大伙早那边……”
回头再看看其他几个闹腾得最不成样子的地方,情况大抵也差不太多。都是两个带头的寨主、帮主,各自领着一票兄弟,互相对峙。谁也不肯屈居别人之下,哪怕是暂时屈居也无法忍受。
“王将军房放心,我们这就去收拾!”
“我刚才还说了第三条,要做到令行禁止,你们没听见么?!”王大胖又恶狠狠地瞪了几个人一眼,再度大声强调。
“晓得,晓得!军中的规矩我们都晓得!”江湖豪杰的队伍里,大小喽啰们也要分成专门负责抢劫的战兵和专门用来干活的杂兵两种,所以丝毫都不觉得王大胖所言过分。一边大声答应着,一边蜷胳膊压大腿,示意自己附合战兵要求。还有几个干脆就从马背上将长枪、大刀取出来,当众练起的把式,倒也虎虎生风,转眼间赢了一个满堂彩。
正愤愤不平的想着,却又听百夫长徐一笑着补充道:“所以呢,我劝大伙再仔细考虑考虑,还加入不加入我们朱都督麾下。您要是现在走了,没准儿到别人那里,还能要个将军当当,肯定比在我们这边做个牌子头强。要是情愿从牌子头做起呢,也就没必要争那么多了。这会儿麾http://www.hetushu.com下带着十个人,和麾下带着几百人,还不都一个样?!”
“啊——”几个折腾的最欢的江湖豪杰闻听,立刻如当头被泼了一盆冷水。大伙之所以带着麾下兄弟来投奔,除了一部分是因为不愿意继续忍受蒙古人的野蛮统治之外,另外一个,也是最大的原因,就是想依附于朱都督的尾翼,尽快出人头地。结果,好好的山寨头领,到了红巾军中却只能做个十夫长?还出人头地呢,恐怕没等被朱都督看见,就已经成了战场上的一具死尸了吧!
“走,咱们先把地方收拾干净了。然后去整队!”
算上那些想从军给自家被杀亲人报仇的,这庄园门外,此刻至少汇集了两千三四百号人。并且还分成了大大小小几十股,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统属关系。因此甭说是牲畜拉的粪便没人去管,就人内急了,也是走开几步便就地解决。弄得到处都是黄白之物,稍不留神就会踩得满脚都是。
“唉,你们这又是何必?!”看明白了问题所在,徐一忍不住连连摇头,“王千户只是出一道难题考考你们,又未曾答应当场授予你们官职!按照我们徐州左军的老规矩,无论以前是从哪里来,属于谁的兵马,到了我们红巾军中,肯定要打散了重编的。百夫长以上的官职,也要凭着战功来领,没有战功的,最多能从牌子头开始做起。训练时还得要表现出色,否则,甭说是牌子头,就连普通战兵,恐怕都当不得。直接给你发和*图*书回辅兵那边种地去!”
“喂,我说丘黒闼,你别给脸不要。我黄河帮来了三百六十多人,让你加入其中一队,有什么容不下你的?”黄河帮的帮主太叔堂立刻不高兴了,竖起眼睛来反击。
“王将军说得对,我们听您的。您说怎么办,大伙就怎么办!”
其他人一边乱轰轰地回应着,一边折了树枝、芦杆做工具,开始收拾地上的黄白之物。然而很多事情都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异常的麻烦。光是地上的人马粪便,就花了大伙差不多整整一刻钟,才收拾干净。并且有不少是谁也不肯认账的,完全靠太叔堂和赵四虎两个麾下的喽啰,骂骂咧咧地代劳。
这些话,都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他未做任何夸大,说起来却自豪无比。周围的江湖豪杰们听了,也都觉得心潮澎湃,一个个抱着拳,大声回应:“王将军说得对,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咱们红巾军要成大事儿,就得先立下规矩,凡事都按着规矩来!”
待开始整队的时候,情况愈发混乱。一些山寨的大当家,带领全山弟兄来投,麾下兄弟有两三百号。而一些小的綹子,则只有十几个,二十几人。加入大的綹子中,怕待会儿无法被朱都督注意到,误了前程。单独列队的话,又违反了王胖子先前说的规矩,连红巾军的门儿都进不了。结果这样也不行,那样也难做,眼看着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却仍然闹哄哄得像赶集一般,根本将队伍排出个模样来!
“第一件事呢,就和-图-书是不能弄得到处都是屎厥子,也不能尿在路边的树根底下!”王胖子要的就是这句话,竖起一根粗粗的手指头,大声说道。
“是啊,姓王的家伙太瞧不起人,咱们做给他看看。不用一个时辰,一刻钟后,咱们大伙一起寒碜他!”艾山的大当家赵四虎也跳上个石头,大声忽悠。
“干什么,干什么,没听见我刚才的话么?”千夫长王大胖立刻把眼睛一瞪,冲着几个耍把式的江湖汉子怒喝。
虽说是辅兵的千夫长,但也是战场上见过血的。眉头竖起来后,自有一股难言的威势。几个江湖把式立刻就被镇住了,赶紧收起刀枪,红着脸解释,“王将军,王将军,您刚才不是说,只收身子骨结实,胆子够大的么?我们只是想让您老先看看,这身手……”
“那你就自己单干!凭你手下那几头臭鱼烂虾,看朱都督能给你个百夫长做不?”太叔堂被人当众揭了老底,也恼羞成怒,等着一双红彤彤的眼睛反击。
“是,是将军!”几个耍把式的江湖人赶紧将头低下,唯恐被眼前这个笑面虎记住自己的模样,待会儿招人时故意将自己拒之门外。
“我家都督还没说要不要你们,但是我个人以为,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冷了大伙的心!”王胖子又笑了笑,眯缝着一对肉肉的小眼睛说道,“所以呢,我想请大伙先试试,自己够不够进这个门的斤两!”
“轰——”群雄们闻听,立刻红着脸笑成了一团。笑过之后,环顾自己左右,却全都把头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