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七十五章 山寨招聘会

“行了,你继续去执勤吧!”王大胖也不是真心觉得遗憾,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大声吩咐,“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我就不信这一千多条汉子,挑不出几百好兵来!”
给他们的官小了,他们嫌受了轻慢。给他们个千夫长做,他们又烂泥扶不上墙。手底下的喽啰训练时不肯认真,骚扰百姓时却一个顶俩。与袍泽之间发生了矛盾,则喜欢拉帮结伙,打架斗殴成了家常便饭。唯一的优点不过是胆子大,然而在两军阵前,需要的是整体配合以及对命令的绝对服从,那些胆子大喜欢出风头的家伙,往往是死得最快的一群。并且经常给整个队伍带来灾难!
平心而论,他刚才之所以提前把徐州左军的一些看似非常不近人情的规矩透漏给江湖好汉们,目的就是将一部分赶走。以他这七个月来的军旅经验,那些绿林人物虽然看上去一个个英雄了得,真正招到军中,反而容易会成为害群之马。
“是啊!我等是慕都督大名而来,没想到却受到如此羞辱。不干了,不干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其他几名百夫长也扯开嗓子,大声喊出各自的招兵要求。三月底的天,已经有些热了,但是他们却全将铠甲穿的整整齐齐。特别是昨夜才临时赶制出来的肩牌,都被大伙擦得一尘不染,在阳光下闪着骄傲的光芒。
“我这里也有一吊每月,如果你能打出都督需要的东西来,还有额外的花红!”黄老歪闻听,也赶紧大声补充。
“徐爷您就赶紧去请人出来挑兵吧,我们原本就不是奔当官来的!”
“有会写字,有会写字,会画画的么?我这里,我这里招参谋!”最后一个开口说话的是伊万诺夫,只见他擦了把额头上的油汗,结结巴巴地背道:“参谋,就是专门帮都督出谋划策的那种人。当然,一开始也干不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一开始先试着画,画地图,就是舆图,摆沙盘,就是拿沙子和木棍搭战场出来。还有,还有情报分析。我也不知道情报分析是什么,这都是和-图-书刚才都督说的。都督说,以后,以后他想起来,再慢慢跟大伙解释。反正,反正到了我这里,就是都督身边的参军,肯定前途,前途无量!有报名没,不来,你迟早有后悔的时候!”
“既然和徐百户一样,当然也是百户!”
随即,又对身后的军官们吩咐,“刚刚都督的话大伙也都听到了,按照各自的需要,自己画个地盘出来,然后让对面的人到你那报名!”
“俺叫刘子云,是掷弹兵的千夫长!”第二个肩膀上带着两块红色铜板的军官,扯开嗓子宣告。“俺这边需要力气大,胳膊长的人。看到俺手里这个铁疙瘩没有,等会到俺这里,能把它扔二十步远的,就符合要求。入伍之后,立刻给发两吊钱的安家费,然后开始接受三个月的训练。训练期间每月给半吊军饷,训练完成后,只要合格,以后每个月就有一吊钱的军饷可拿!”
几句话说完,四下里立刻哀鸣一片。几乎所有绿林豪杰的头目心里都凉了大半截。再看向红巾军营地的目光,也彻底热烈不起来了。
“想当官,杀人放火受招安啊。就像方谷子那样,何必到朱都督这里来!”
“知道了!”众军官笑着答应一声,迅速在门口分散成相互间隔五步左右的横排。然后由队伍右手的那名年龄大的黑脸军官率先开始喊道:“左军将作坊招人,左军将作坊招人。在下黄老歪,负责给左右弟兄打造铠甲兵器。想要加入我这边的速来报名,要求很简单,能吃得了苦,人还不算太笨就行。”
事实也正如他所预料,那些大规模的绿林綹子自己主动离开了,接下来的整理队伍的事情就变得容易了无数倍。三四小股前来投军的豪杰随便一组合,一个百人队的架子就搭了起来。即便偶尔多出五六个人,直接拨到临近兵额不满的百人队里,也听不到什么抱怨之声。反正大伙即便和原来的同伴聚在一起,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打散了重编就重编,没什么不能适应的。
“这……”群豪互相看www•hetushu•com了看,在彼此的眼睛中都看到了深深的犹豫。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讲究吐口吐沫砸个坑。说是为诚心为辅佐朱都督杀鞑子而来,一会儿朱都督这边没许给合适的官职,就立刻拔腿走人,实在有些拉不下那个脸来。还不如现在就走,彼此间留下个日后再相见的余地。
“明白了!王将军!”
“那些大佛,咱们这边怎么伺候得起!”百夫长徐一笑了笑,摇着头说道。
可现在就选择离开的话,万一姓徐的刚才那番话只是在试探大伙的诚意,以后再回头恐怕就来不及了。毕竟眼下朱都督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正缺人手补充,大伙现在带着兵马来投奔他等同于雪中送炭。而等他麾下兵强马壮的时候,想锦上添花人家也未必稀罕了。
“其他几个,其他几个基本上也是黄铜!就他和他身边的那个人红铜的!”
正好奇间,又听辅兵千夫长王大胖扯开嗓子宣布道,“都先别动,先让他们把各自的要求说完。然后大伙觉得自己去当什么兵,就去那报名。一个地方选不上,还可以试试下一个地方。要是哪个地方都不适合你。毅然愿意留下来吃粮的,就到我这边,从辅兵先干起。只要平素好好干活,积极参加训练,半年之后,老子亲自送你去当战兵!听明白没有?!”
“火铳兵,火铳兵,你们以前听说过么?俺这边比任何地方都厉害,杀鞑子时,根本不让他们近身。隔着一百多步瞄准了,‘嘭’地一声,就把他脑袋打开花!”连老黑干脆把他的大抬枪给举了起来,献宝一样向众人展示。“看好了,就是这东西。都督说了,他回去后,就给俺打一百支出来。以后战场上,只要有了咱们,就没弓箭手什么事情了!”
“有军饷?!”众豪杰们以前当喽啰时,可是只管饭,从没听闻过军饷一说。偶尔宰到一只肥羊,才会分到些许油水。但大头也被几个寨主拿走了,落到底下小喽啰们手里的数量非常可怜。此刻听说当选了战兵就有两吊安家费,http://m.hetushu.com今后每月还有一吊钱可以拿,立刻就激动了起来,相互推搡着向前挤去。
其他几个规模较大的綹子见状,也都乱哄哄的声言要离开。一边走,却一边侧过头来拿眼睛的余光向百夫长徐一的偷瞄。本以为就此能吓得对方服软,谁料那徐一却真的摆出一幅无所谓的表情,站在原地,微笑着拱手相送。
“朱都督怎能这样?我等虽然不争气,在绿林道上好歹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到了这里却只给做个牌子头,也太折辱人了!”
坚持留来下的众豪杰们笑了笑,七嘴八舌地回应。
“那就好,大伙从现在起,重新整队。还是五个人一排,每二十排算一个百人队!”百夫长徐一点点头,扯开嗓子,大声命令。
说罢,把自己手下的三百多水寇叫到一起,带着他们扬长而去。
特别是那些手下带着几百号兄弟的,本以为到了朱都督麾下,至少能封个将军,从此鲜衣怒马,运筹帷幄。结果却要做个牌子头,与麾下的喽啰们一样,从底层一级一级重新往上爬?!如此大的落差,让人怎么忍受得了!当即,有人便扯开嗓子,再度大声鼓噪了起来。
“身手好的,身手好的,我这边奉都督之命招枪棒教头。不用上阵打仗,军饷比照千夫长发。但前提是,你得有真本事,江湖花架子就算了。没本事的别瞎装,这个最后真刀真枪考较的,受了伤不是闹着玩的!”
注1:布王三,红巾起义领袖,在1351年底起义,曾经攻下南阳、洛阳等重镇。1352年底被元将答失八都鲁、咬住等联手镇压。
一堆人,有的唱红脸,有的唱白脸,只是劝让徐一收回他先前的话。谁料百夫长徐一却丝毫不为大伙的言语所动,笑了笑,四下继续拱手,“左军原来的规矩的确一直就是这样,在下只是实话是说而已。不信,诸位可以自己去徐州那边打听。但都督这次会不会为诸位破例,在下还真不敢保证。反正在下只是想提前给大伙打个招呼,免得到时候有人觉得太失望而已。”http://www.hetushu.com
大伙这厢刚刚整完了队,那边庄园的大门就“吱呀”一声重新从里边推开了。长得弥勒佛一般的辅兵千户王大胖带着十多名和徐一装束差不多的军官快步走出,见到来投奔者散掉了一大半儿,先是愣了愣,然后笑着数落,“我说小徐,你可真够败家的。我交代你预先替我筛选一下,你居然一刀下去,就给我砍掉了六成!”
“弓箭兵,弓箭兵要求眼神好,臂力足。能把一石半弓连续拉满五次就算合格!然后就可以去接受新兵训练!”接替徐达做弓箭兵百夫长的朱晨泽站起来,大声说道。
“小兄弟,你确定这是你家都督的意思?不是你故意拿这话来考验我的诚意吧?!如果是的话,小兄弟你可是做得太过了。万一毁了你家都督在江湖上的口碑,小兄弟你承担得起么?!”
“是啊!小兄弟,刚才是有人对你说了几句不太尊敬的话,可你也不能拿此等大事开玩笑!赶紧回去找个能说的算的出来,我们排好了队等着他挑便是!”
“我这里需要刀盾手。刀盾手第一要胆子大,第二要机灵,第三要听话。昨天跟阿速人作战,我们刀盾手顶在了最前排。战死了一个百夫长,三个牌子头,大伙硬是坚持着没有后退半步!”刀盾兵百夫长李九儿怕合适人选都被别人抢走,干脆直接把以往的战绩给摆了出来。
“那是官衣,当官的都有!你没看,他和徐百户穿的一模一样么?就是不知道具体算什么级别?!”
“是啊,徐百户!我们只求一个给家人报仇的机会,不在乎当兵还是当官!”
“轰!”留下来的一众豪杰们几曾见过如此稀罕的招兵情景,立刻大声议论了起来。“将作坊,那不是打铁么?怎么将作坊的工头,也穿上了一身那么好的铠甲?!”
没有那些所谓的绿林大豪在头上挡着,他们能在选拔中脱颖而出的机会无形中就提高了好几倍,今后在军中的前途,想必也要宽广了许多。
“那可不一定,你看他肩膀上那两块铜板。徐百户肩膀上是黄铜,他的是红铜,和王http://www•hetushu•com千户肩膀上的一样!”
“唉!”黄河水匪头目太叔堂长长地叹了口气,摇着头回应,“我还能怎么看?!即便我放得下身段,也得考虑手下这帮兄弟的前途啊!也罢,也罢!既然人家朱都督这边门槛儿高,小老二和那布王三昔日也有数面之交,干脆带着弟兄去他那里去休!”(注1)
思前想后,实在委决不下。有人就将目光转向群雄中年龄最老的水匪头目太叔堂,低声询问,“老龙王,您看今天这事儿……”
“谢谢王将军!”众豪杰立刻大声道谢,然后闭紧嘴巴,竖起耳朵倾听下一个军官的要求。
“看来这朱都督,真的不想留我等!”其他几支麾下部众较多的绿林头领见状,心中好生失望,叹了口气,也带领各自的喽啰怏怏而去。但那些麾下人手比较少的,还有原本就是单纯想杀鞑子给亲人报仇,压根儿不在乎当不当官的,则更坚定地留了下来。
“会骑马,有会骑马的么?会骑马的人过来报名当斥候。只要你能跳上马背,就是块顽铁,老子也把你敲出好钢来!”
“别动,都先别动。再乱挤,直接拖出来赶走!”王大胖早就准备,立刻把手臂一张,威风凛凛地挡在了大伙面前。“都给我继续听着,说不定还有更适合你的呢。都去当掷弹兵,其他人那里怎么办?”
“还有要走的没有,没有的话,等入了军营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目送着几支规模较大的江湖綹子相继去远,百夫长徐一耸了耸肩,笑着向留下来的一千出头豪杰追问。
“我这里需要长矛手!”上午刚被提拔成百夫长周大孬清了清嗓子,第三个说出招兵条件,“个子,个子不能太低,至少不能比我低。腰要有力气,双手一矛刺出去,能刺穿,刺穿靶子身上的木板!”
“炮兵,炮兵是最新兵种。都督说了,火炮,火炮将来必然是战场之神!我这边的要求,也是力气大,眼神好。能推着装了五百斤粮食的鸡公车走一千步不停脚,就算合格!!”黄老歪之子,黄二狗也紧随其后,哑着嗓子动员大伙加入他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