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七十八章 不明觉厉

在朱大鹏那个时空里,他可是没少看到有关武林高手的传说。两条腿跑得比火箭还快,隔着几十米远遥遥一指,就能点中人的穴道,然后为所欲为。今天终于见了一个活的,岂能不兴奋异常?!
“都督这话是正理!”常三石点点头,深以为然。转念之后,却又忍不住低声提醒道,“只是他们这一走,恐怕用不了多久,江湖上便传言都督这里门坎儿高,容不得天下英雄了?!”
“你,你胡说,俺,俺哪里是那种人?!”十有七八是被人揭破了心事,陈姓杀手的脸色立刻变得通红,挥舞着没抱剑的胳膊,大声抗议,“俺胆子就是再大,也不敢偷朱都督他老人家的东西。俺,俺只是,只是觉得这杆,这杆大火铳给别人使都瞎了。真不如交给俺,不信,不信您就让俺试试!”
这种笑骂由人的态度,看在常三石眼里,又平添几分魅力。忍不住笑了笑,轻轻点头,“都督说的是,鲲鹏扶摇九霄之上,怎么会在乎几只夜枭的噪呱。常某眼界窄,想得多了!”
“那都是说书艺人顺嘴胡编出来的,今天你说某人能拎起八十斤的铁锤冲锋陷阵,明天他就会编出个一百二十斤来。”谁料刘二却一点儿也不给面子,立刻摇晃着脑袋,大泼冷水,“就是都督您,说书先生还说您左手一个铜锤,右手一个凿子。双手一合,就是一道闪电呢!要真是那样,小人们怎么还有胆子在您面前说话?!”
“原来是个失踪人口!”朱八十一心中好生失望,抱着有没有枣先打一杆子的心态,松开常三石的胳膊,笑着摆手。“常兄这是哪里说来!这等英雄,我求还求不得呢,http://m.hetushu.com怎么会嫌弃他粗鄙?!”
“那厮是个有名杀手!真名叫什么我不清楚,江湖绰号叫陈一百零八!”常三石皱了皱眉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幅度提醒,“都督如果不想用他,要么早点打发他离开,要么直接拿下他。让他隐姓埋名的留在身边,早晚是个隐患!”
“穴道是大夫用的东西,从没听说过谁会专门去打那些位置。人体倒是有三十六处致命的大穴,但人又不是木头,谁会老实站在那里让你扎。与其费劲去刺那些穴道,还不如直接朝喉咙、胸口和小腹处戳一刀。左右不过是杀人,费那么大劲不嫌啰嗦么?!”常三石实在弄不明白朱八十一怎么突然冒出如此多荒诞不经的想法,又愣了愣,迟疑着回应。
“谁?!”朱八十一迅速扭头,顺着常三石的下颏所指看去。只见一个满脸严肃的家伙,像问道血腥味道的鲨鱼一般,围着连老黑手中的大抬枪不停地转来转去。如果不是连老黑盯得紧,后来出去帮忙的几个左军士卒也在旁边虎视眈眈地看着,恐怕早已将大抬枪上抢在手里了。
常三石显然对门外那个匪号叫陈一百零八家伙有些忌惮,偷偷看了看,继续小声回应,“都督说的武功,就是指武艺吧。他能做杀手,武艺当然不可能太差。不过这事情,终究讲究个历练。武艺再差的,两军阵前杀上几个来回没死,身上的杀气也非常人能及。与江湖汉子一对一动手,照样能把后者一刀扎个透心凉!”
“对,对!”朱八十一立刻找到了知音,将头转过去,笑着回应。“就是空空儿,他还有个师弟叫精和-图-书精儿,跑起来快得别人都看不清楚!”
“吹牛!”连老黑怕此人将王大胖说动,赶紧在一旁插嘴。“王千户,您别听他的。我早就注意到了,他今天就是冲着大抬枪来的。真的把他招进来了,没准哪天,连人带枪就一起不见了!”
“你,当火铳兵?!”王大胖先看了看陈姓杀手藏在衣服下那精壮的身体,又看了看此人抱在怀里的那把怪异的大剑,想了想,有些诧异的追问,“你不是习惯用剑么,怎么不去报名当刀盾手?那边岂不更适合你!”
“何必,常兄何必如此客气!”朱八十一赶紧伸出手去,将对方一把从地上扯起,“切莫说你那个长辈未必肯来帮我,即便他肯来,也只有我谢常兄的份儿。怎么能让你倒过来谢我?!”
自从昨天亲眼目睹朱八十一将那些被俘的阿速士兵当驴子给卖掉之后,他就认定了朱八十一与其他所有义军领袖都截然不同。如此,他那位擅使杀人之枪的同族投靠过来,就算走了正路。哪怕是死,也死得不辱没祖宗。而继续在绿林道上打家劫舍的话,就算最后平安老死床榻,到头来却连常家的祖坟都不能入。
“噢!”朱八十一到了此刻,心中的武侠之魂才终于极不甘的黯淡了下去。抬头看了看,准备派徐洪三带着几个亲兵出去,将陈姓杀手赶走。还没等把命令说出口,忽然看到那个姓陈的家伙跳了起来,指着连老黑的鼻子大声喊道:“你刚才说招火铳兵的时候,可没跟俺说这些条件。如今俺已经过来报了名,你却又嫌俺身材矮小,又嫌俺眼神没有光泽。你这不是变着法子想赶俺走么?告诉你,今天俺就http://m.hetushu.com冲着这特大号火铳来的,你不让俺留下,俺也得赖在这里!”
“说就说,朱某忙着做自己的事情,哪管别人说些什么!”朱八十一耸耸肩,冷笑着回应。
“这——!”朱八十一早就知道,自己被赵君用和唐子豪两个故意编成了传说中的雷震子模样。却没想到连普通坞堡里的一个教头,都听得如此详细!忍不住苦笑了几声,摇着头道:“我若是有那本事,又何必让弟兄们跟鞑子拼命。自己飞到天上去,轰轰两下,不就全都结束了么?!”
“如此,我就代这位长辈谢谢朱都督了!”常三石却好像得了多大的恩情般,深深地俯下身去,长揖及地。
“杀手?他的武功很高么?”朱八十一吓了一跳,迅速收回目光,用同样低的声音追问。
“噢!”朱八十一脸上微微流露出一点儿失望,随即又不甘心地问道,“那点穴呢,就是打人穴道上,让人全身麻木那种。常兄,你知道的人里头,有会点穴的么?”
“我,做大事?!”朱八十一又是一愣,旋即意识到,是刚才自己故意逼走黄河水寇的举动,让常三石起了误会。便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大事不大事咱们以后再说,眼下朱某不敢收留那些手下带着几百弟兄的绿林当家,却是手里的确没合适位置安排他们。细算下来,朱某不过是一个左军都督,手下有数的几个千户职位,却不能给他们这些人的。而今天他们为了官职来投朱某,他日亦能为了官职弃朱某而去。左右最后要分道扬镳,还不如今天就不硬往一起凑合。”
但是作为二十一世纪曾经的武侠小说爱好者,他对武功的痴迷程度,远超和_图_书过了十四世纪人的预料。想了想,又不甘心地追问:“那他会轻功么,就是一跳七八仗远,或者能徒步追上奔马的那种功夫?金钟罩铁布衫呢,就是用刀子怎么捅也捅不死的功夫?”
无论上一辈子的朱大鹏,还是这一个世界上的朱老蔫,心中对绿林豪杰都没多少好感。所以两个灵魂融合之后,他对后一种人的态度愈发的是敬而远之。
“都督说的,是平话里的武艺吧?!就像空空儿,聂线娘一类!”刘家庄的枪棒教头刘二在旁边听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自己能插上嘴的话头,笑了笑,大声补充。
说罢,不待朱八十一解释,忽然将头向门外一歪,用下巴朝正在围着连老黑手中大抬枪转圈的一个年青汉子点了点,以极低的声音提议,“都督如果想让手下人多学些杀人的招数,此子也是个上佳之选。就是不知道都督眼里,看得看不上他!”
“这——”王大胖沉吟了片刻,有些犹豫不决。看得出来,眼前这个红着脸的家伙,对大抬枪情有独钟。可此人虽然一直尽力表现得像个乡下汉子,不经意间,双目中却寒光四射。看情形未必是好来路,把大抬枪交到他手里,指不定会当场惹出什么祸事来!
“都督是做大事的人。他四处打家劫舍,终不是条出路!”常三石也不做作,顺着朱八十一的拉扯站起身,叹息着回应。
“刀,刀和剑一样,杀人都要走到跟前才行!”姓陈的杀手倒也诚实,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而火铳却不一样了,俺来之前,在路上听到几个逃走的阿速人说,红巾军的火铳,能打五百步远。这东西落到别人手里都是糟蹋,而给俺使,俺保证和_图_书每次作战,都专门打敌军主帅的脑瓜壳儿!”
“所以江湖传言不能尽信!”常三石赶紧接过话头,非常认真地劝谏,仿佛自己一句话今天说不到位,朱八十一就会从此走上邪路一般,“那个姓陈的杀手之所以有名,不过是会些盯梢、藏身的手段,总能杀目标一个出其不意罢了。真的光明正大动手,恐怕也就是个五人敌或者十人敌,人数再多一点儿,他就只有逃走的份儿!要不然,这几年也不会被官差追得四处躲藏了!”
“嚷嚷什么,瞎嚷嚷什么?!”王大胖刚好送了一波壮士去参加长矛手选拔回来,听到有人大声喧哗,立刻挤上前,竖起眼睛喝问。
“将军,将军,俺要当火铳兵,俺想要当火铳兵!”姓陈的杀手又赶紧换了一幅可怜巴巴地面孔,对着辅兵千夫长王大胖苦苦哀求。“您刚才让他说招人的条件时,他可是一个条件都没说。如今俺过来报名了,他却不想要俺!”
“这话的确有道理!”朱八十一两次阵前冲杀,也觉得自己的杀猪刀越用越娴熟,对于危险的感应,也越来越敏锐。有时候根本没等敌人的刀枪刺过来,自己身体就本能地开始躲避。就像能提前预知到对方要刺哪个位置一般,令他过后怎么想都觉得匪夷所思。
“留下他!”正犹豫间,耳畔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转过头,看到徐洪三带着七八个亲兵,缓缓从大门里走了出来,“都督说,这个人可以留下当火铳兵,只要他敢跟着我进去见都督。”
“常某也算是半个武林中人,从没听说过如此神奇的功夫?!”常三石被朱八十一突如其来的一连串问题,问得满头雾水,想了又想,非常诚实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