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八十章 血海深仇

说罢,将头磕下去,“咚”地一声,额角就冒出了血来!
不待二人继续发问,朱八十一长长地叹了口气,沉声解释道:“我当年跟着师父学杀猪,杀牛。如果接了一批大活,当日干不完。就一定要把牲畜里头最强壮的那头猪或者最强壮的那头牛先拉出来,当着所有待宰畜生的面儿,一刀捅死!然后,其他牲畜便认了命,再也生不起逃走或者反抗的心思了!”
朱八十一却不想再让他继续自欺欺人,笑了笑,又继续说道:“你不相信,我也不能强迫你相信。大抬枪我不能借给你,那种可以炸死人的手雷,我却可以给你几枚。你如果只恨巩卜班一人的话,绑在腰上点燃了,然后冲到他身边就是。只要你能冲到他五步之内,保证能跟他同归于尽。只是,当日想杀你父亲的,的确是巩卜班一个么?如果是的话,你现在就可以领了手雷离开。朱某在这里,提前祝你大仇得报之喜!”
“帮不上,帮不上,距离这里太远了,你们谁都帮不上忙!”陈一百零八闻听,又抽泣着用力摇头。“多谢都督和常兄好意,陈某再想其他办法就是!”
如此冷酷的事实,让先前还执着刺杀巩卜班一人给全家报仇的陈至善如何能够接受得了?!所以宁愿继续相信是巩卜班想独占平定道、贺两州的功劳,才谋害了自己的父亲。也不愿相信朱八十一给出的事实!
“是啊!陈兄,只知道你这两年杀人无算,常某却不知道你背负着血海深仇。能不能跟常某说说,也许,也许我们船帮,还能助你一臂之力呢!”
那陈剃头的名号,在数年之前,可不是一般的响亮。此人是如假包换的将门之后,号称文武双全。至正三年,唐大二、蒋仁五两位豪杰在道州起义,半年间连下数县,震动整个西南。就是此人带领汉军将起义镇压了下去,并且将唐、蒋两个义军领袖押送到了大都城,当街碎尸万段。
说着话,便命徐洪三带陈至善去拿手雷。那陈至善却站在了原地,双腿僵直,再也无法移动分毫。待徐洪三和*图*书催了又催,忽然仰起头,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啊——!”,随即,身体晃了晃,喷出一口血,仰面便倒。
“是啊,你把他的名字说出来,至少我们船帮也可以偷偷打听一下他的日常动静!”猜到朱八十一对陈一百零八生了爱才之心,常三石再度开口相劝。
“啊?!这,这,这不是真的。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陈至善听了,面孔的颜色由赤红迅速转向黑紫,双手在胸前摆动着,两腿不停地后退。“不可能,不可能。我父亲替朝廷平定了道、贺两州。朝廷刚刚下旨嘉奖过他,还把我哥哥封了千户。这不可能,你骗我,你说得肯定不是真的!”
注1:关于大抬枪原型,参见明代的斑鸠脚铳。斑其铳身长五点五尺、内径零点六寸、用药一点三两、铅子重一点五至一点六两;需有脚架支撑以便瞄准,遂称之脚铳。有效射程是二百二十米。最大射程不详。
“不敢隐瞒都督,陈某有个仇家,出入非常谨慎,每次身边的侍卫都不会少于五十人。陈某盯了他好几年,都没找到下手机会。”陈一百零八抬手在额头上抹了一把,咬着牙回应,“因此昨天听阿速溃兵议论,说您手中有一神物,隔着三百步远能将马头打个稀烂。所以就大着胆子找上了门来!冒犯之处,陈某愿意领任何责罚。只求都督务必将此物借陈某用上一个月。陈某今后即便做了鬼,也愿意结草衔环,回报都督的厚恩!”
当事人之子和老江湖都猜不到陈剃头为何而死?对外界俗务原本有些生疏的朱八十一,居然能猜出一二。这情况,的确有些出人意料。
“那他为什么要下如此毒手?!”常三石瞪圆的眼睛,无论如何都想不出陈剃头到底做错了什么,居然令巩卜班要将陈家斩草除根。要知道,汉军万户,可是堂堂正三品武官,差不多已经是汉人能做到的最高级别了。随随便便就让一个汉军万户家破人亡,那巩卜班也冒了相当大的险,至少鞑子朝廷问起来,需要花很大力http://m.hetushu.com气才能遮掩过去。
陈一百零八听在耳朵里,心中却愈发觉得此生报仇无望。又长长地叹了口气,眼泪瞬间和着血淌了满脸,“都督说得对,此物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到鞑子手中。陈某,陈某这次做得太莽撞了,愿意领受任何责罚。只请都督给陈某留一口气,如果这辈子看不到仇人身败名裂,陈某,陈某就是死了也不甘心!”
“对不住,陈兄,这个比方不好听。”又看了满脸羞愤的陈至善一眼,他低声道歉,“但是,却是一个事实。在蒙元朝廷眼里,令尊恐怕就是那头最强壮的牲口。他越是骁勇善战,越是要想方设法早点儿弄死!”
“那可不一定。我这里天天跟鞑子开仗,说不准哪天战场上就遇上了!”朱八十一笑了笑,继续出言开解。
“起来,你先起来再说!”朱八十一看得心中好生不舒服,分开亲兵走上前,双臂用力,将陈一百零八从地上硬生生扯起,“你那仇家,恐怕是个当官的吧?!出入至少带着五十名侍卫,估计官儿还不太小?抬枪不是不能借你,只是朱某想问一句,借到了此物之后,你就一定能杀掉他么?杀掉他之后,你可有把握将抬枪完完整整地给朱某交还回来!”
“啊!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令尊,令尊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巩卜班么?还是在征讨唐、蒋两位豪杰时,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赃物没及时上缴?!”常三石虽然说是见多识广,却也没听说过如此离奇之事。忍不住看着陈至善,愣愣地追问。
他身体内有一半儿灵魂在二十一世纪看武侠小说看着了迷,所以对陈一百零八这种身手敏捷,又不喜欢伤害无辜的人物,有一种先入为主的欣赏。故而即便不愿意借武器给对方,也会给出一个充足的理由。
他们两个怎么会知晓,朱八十一身体内有一半儿的灵魂来自后世,对殖民者的心态恰巧在网上看过几篇分析文章。而另外一半儿灵魂,却来自一个杀猪的汉子,对屠户待牲畜的态度,也是清晰无比。
“哈哈哈!和-图-书”周围立刻响起了一阵哄笑,众人纷纷将眼睛转向陈一百零八,目光中充满了戏谑。
“啊!”话没等说完,常三石已经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已经放松的右手,不知不觉地就按在了腰间的剑柄之上。
说罢,再度俯身下去,重重地磕头。
在江湖上飘得久了,陈一百零八原本就寂寞得厉害。此刻发觉报仇的日子遥遥无期,心神激荡,便再也防范不住。抬起手来胡乱在脸上抹了两把,哽咽着回应,“都督对陈某诚心相待,陈某也不敢欺瞒都督。一百零八,只是陈某随便给自己取了一个绰号,并非真名。陈某真名本为陈德,字至善。祖籍凤阳,家父是湖广汉军万户陈守信,当年率军击败了道州蚁贼唐大二、蒋仁五的那位,也就是大伙经常诅咒的那位陈剃头……”
“这——!”徐洪三等人看得心中一凛,目光立刻由戏谑变成了不忍。这姓陈的虽然为偷枪而来,毕竟并未曾得手就被大伙给识破了。并且此人刚才逼常三石现身之时,对跟他交手的几个亲兵也都留了情,所以大伙也不太愿意看到他现在血流满面的模样。
执着于父亲的惨死,这些年来,他到处偷偷查访当年跟着父亲一道征战的故人,想从他们嘴里探听出些线索,以便有朝一日报了仇之后公之于众,让其父死得明明白白。但是那些父亲生前交好的汉军将领要么偷偷给些财帛,打发他尽早离开。要么干脆就带了士兵出来,试图替巩卜班杀人灭口。却是谁也不肯告诉他导致其父送命的真正原因,也不肯帮忙向蒙元朝廷递一份奏折,请求鞑子皇帝派人前来彻查此事。
“你那仇人是谁?在哪里当官,能跟我说说么?!”见一条八尺长的汉子,在自己眼前哭成了这般模样,朱八十一心中好不落忍。松开对方的手臂,搬住此人肩膀,低声问道。
江湖中一直传言说,是唐大二和蒋仁五两个死后冤魂不散,找陈剃头寻了仇。谁料到,已经死去七八年的陈家两个儿子之一,居然还活在世上,并且成了一位声名鹊起的江湖http://www•hetushu•com杀手!
“在下,在下没,在下,在下原本只是想着,在下,在下……”连续两次被人揭穿了老底,陈一百零八脸色红得像一只煮熟了螃蟹般。狡辩不是,不狡辩也不是,喃喃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上述种种作为,在陈至善看在眼里,还以为是巩卜班在湖广一手遮天,那些汉军将领不敢得罪于他。到了今天才明白,自家父亲的死纯粹是自找。鞑子皇帝和湖广平章巩卜班需要的是一头猎狗,万一这头猎狗长成了豹子,让主人觉得难以控制,就立刻要下汤锅!
那陈一百零八被笑得脸色更红,发作也不是,不发作也不是。手足无措地站了好一会儿,终于把心一横,“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说道:“没错,陈某今天是冲着都督的大抬枪来的。如果都督肯将此物借给陈某用一个月,陈某这条命以后就是都督的。刀山火海,绝不敢辞!”
“恐怕,我能猜到一二!”就在此时,一直默默倾听的朱八十一突然开口。看向陈至善的目光里,也充满了悲悯。
“常兄不必如此小心。陈某这辈子,与鞑子朝廷不共戴天!”察觉到常三石的紧张,陈至善尴尬地叹了口气,继续补充,“陈某的父亲,就是死在鞑子的湖广平章巩卜班之手。陈某的哥哥,也是去官府询问父亲落马的经过时,喝了一杯茶,回家后便毒发身亡。要不是陈某的见机快,找了个忠心的家丁换了衣服,自己偷偷逃出了城外。陈家就果然如传说中的那样,再无一个男丁了。却不是被唐大二和蒋仁五两个的冤魂索命,而是被湖广平章巩卜班给杀绝了种!”
谁料陈至善对此也是满头雾水,又摇了摇头,咬牙切齿地回应道:“正是因为不知道姓巩的为何要下此毒手,陈某这辈子,才一定要报此血海深仇!”
但也许是因为杀孽太重,或者别的什么缘故,这位陈剃头却在唐、蒋两位义军首领被处死之后不久,就在回家途中掉下了马背,生生摔断了脖子,一命呜呼。紧跟着,他的两个儿子也先后病死,如今家中只剩下了几房m.hetushu.com夫人,守着一个空荡荡宅院,凄清度日。
“怎么,你需要用这杆抬枪去杀人么?”朱八十一也被对方这可头磕得有些发愣,皱了皱眉头,沉声问道。
几句话问出,陈一百零八身体立即僵住了。求肯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又过了好半晌,才长叹一声,诚实地回应道:“如果都督所造的神物,真的能像传说中那样打三百步远的话,陈某自然就有了报仇的机会。只是,只是报了仇之后能不能活着回来,陈某却没想过。自然也无法保证将抬枪物归原主!也罢,是陈某的要求过分了,不该让都督为难。陈某,这厢谢罪!”
随即,便要跪在地上磕头认错。朱八十一虽然不会任何武功,以前整天杀猪捆猪,却练就出了两膀子好力气。双臂微微一曲,便令陈一百零八再也跪不下去。“站着说话,朱某不喜欢向别人下跪,也不喜欢被人跪。实话跟你说吧,那抬枪朱某这里只有一杆,造起来非常不易。而万一让它被鞑子捡了去,凭着眼下朝廷的力量,却能轻而易举地仿制出几百杆,或者上千杆出来。所以不是朱某吝啬,而是眼下此物无论如何都不能流落到鞑子手里”
“行了,大伙散了吧。此人没有恶意!”朱八十一摆摆手,示意亲兵将包围先撤开些,没必要过度紧张。然后笑着打趣,“我说陈兄,有道是隔行如隔山,你放着好好的刺客不做,却跑到我这里来做骗子,当然很容易就一眼被人看穿了!甭说我能猜到,你问问常兄,还有刚才领你进门来的这几位,有谁不是早就看出你在打那杆大抬枪的主意!”
“都督知道?!”陈至善愣了愣,满脸难以置信。常三石也把头迅速转向了他,双目中充满了困惑。
“要是真的如此,家父死得也不算冤枉!”陈至善咧了下嘴巴,悲怆地摇头,“家父是汉军万户,那巩卜班却是蒙古平章。平素拍姓巩的马屁还来不及,怎么有胆子得罪于他。至于缴获,每次从义军手里收复一个州县,缴获物都要蒙古兵挑完了,剩下的才归汉军。家父的手里,怎么会有巩卜班看上眼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