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八十五章 收心

“这,这……”阿斯兰的脸立刻变得更红,简直随时都要滴出血来。阿速人祖辈是被蒙古人打败了,所以才举族投降了对方,从此成为对方旗帜下的一群猎犬。这都是阿速人的族谱里写得很清楚的,并且一直以祖先们的选择为荣。今天他自己却说阿速人的祖祖辈辈没出过一个向敌人投降的懦夫,真的是自己在抽自己的大嘴巴!
如果继续硬扛的话,阿斯兰可以保证等朱屠户一走,自己将立刻死在其他几个百户和副千户手中!想到这儿,他只好叹了口气,忍气吞声地回应,“愿意!罪将愿意接受任何处置,只求都督放过其他人!”
“是,都督!”亲兵们笑呵呵地答应着,快速去执行命令。不多时,便将阿斯兰收拾停当,押到了临时充当中军的地主宅院内。
“你这又是何苦来呢!”朱八十一狞笑着站起身,转头向徐洪三吩咐,“去,把伊万追回来,告诉他,除了此人之外,其他几位百夫长的赎身价格都不涨了!至于这几个副千户……”
百夫长阿斯兰恨不得立刻跳起来,将眼前这个满脸横肉的屠夫干掉,然而想到身后和其他谷仓里关押着的那些袍泽,忍了又忍,低下头去回应,“罪将想明白了。是罪将不识好歹。求都督大发慈悲!”
“某家,某家不是,某家,某家是……”阿斯兰立刻又闹了个大红脸,倒背着手,不知道该怎么辩解才好。“某家不能玷污阿速人的荣誉!阿速人祖祖辈辈,就没出过一个向敌人投降的懦夫!”
“这?呜呜http://m.hetushu.com,呜呜——”阿斯兰挣扎了几下,然后捂着脸,无力地蹲了下去。阿速人信奉的是东正教,而自杀在东正教的教义里,却是十恶不赦的罪行。非但财产要被没收,尸体要被抛弃到荒野中,任由野兽撕咬践踏,以赎死者渎神之罪。
“行了,差不多就行了,挺大的老爷们。大姑娘出嫁,也没你这么嚎的!”朱八十一又笑着奚落了一句,转过身,走到桌案边的椅子上慢慢坐了下去。“我这里缺个骑兵教头,每月薪水五吊,管吃管住,你愿意不愿意干?愿意干的话,就赶紧答应一声!”
一千贯铜钱不是个小数目,一个从五品的千户,十年的俸禄加在一起也就是这个数。而如果不是阿斯兰先前嫌朱屠户给大伙的身价定得太低,侮辱了人格的话。按照最初那个标准,最多五贯钱就能解决问题。
“呜呜,呜呜……”此时此刻,除了放声大哭之外,阿斯兰根本说不出任何话来。回家的路子断了,自杀的路子也走不通。而投降红巾军,则侮辱了阿速人祖辈留下来的尊严……
“是!”亲兵们强忍住笑,冲上前,架起百夫长阿斯兰的胳膊。
“这话有意思!”朱八十一的脸上立刻写满了笑意,看着阿斯兰的眼睛说道:“那我问你一句,你们阿速人,怎么成了蒙古人的部下的?!你别告诉我,像你们这种黄头发绿眼睛的,原本跟蒙古人就是一家子!”
看到他这幅模样,朱八十一知道此人不会再去自杀了,笑了m.hetushu.com笑,低声奚落,“你说你这个人,莫非真的从马背上掉下来把脑袋摔坏了?!先前本都督说让乡绅们将你赎回去,你嫌价钱低。如今好吃好喝招待着,你又要去撞墙。你到底想干什么,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说一说?!”
说罢,就又站了起来,把双手背在身后,随时等着被推出门去斩首示众。
百夫长阿斯兰在被亲兵们押着去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今天的事情好像不太对劲儿。此刻又听朱屠户叫自己将军,愈发坚信了先前了判断。从亲兵手里接过茶水,咕咚咕咚先灌了几口,然后用手抹了一把胡子上的水渍,瞪圆了眼睛问道:“都督到底想做什么?尽管说出来吧。但想要某家效忠与你的话,就不必提了。某家宁死,也不受这种侮辱!”
“谢罪!阿斯兰,赶紧向都督谢罪!”千夫长鲍里厮、副千户史丁,还有其他几个副千户和百夫长们,齐齐将头看向阿斯兰,大声命令着,目光锐利如刀。
“行了,朱某既然说过要放了他们,就不会食言而肥!”朱八十一低头看了他一眼,冷笑着补充。“至于你效忠不效忠,朱某也不勉强。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如果朱某现在就放了你。你有本事继续活下去么?”
“想明白了就好。你可愿意为刚才的鲁莽谢罪?!”朱八十一又笑了笑,继续追问。
“还有你!”最后看了一眼满脸期待千夫长鲍里厮,朱八十一大声强调,“你的身价是一万贯铜钱,或者等价金子。让他们捎和*图*书信给你家里,或者给鞑子朝廷。什么时候把赎金送到徐州,什么时候就会放你离开。在此期间,只要你不自己找死,我保证没人会砍你的脑袋!”
朱八十一自己也刚换了衣服,正捧着杯热茶跟兵书死磕。听到亲兵们在门外的报告声,将书本倒扣在桌案上,笑着吩咐,“进来吧,给阿斯兰将军也去倒一杯茶来!”
到了此刻,百夫长阿斯兰已经彻底失去了挣扎的勇气,逼上眼睛,像尸体一样任由朱八十一的亲兵们将自己拖走。
“你们的教义不准许自杀,所以就到我这里来找死了是不?!我又不欠你的,凭什么帮你这个忙?!”朱八十一撇了撇嘴,断然拒绝。
“都督慈悲!”几位副千户又惊又喜,拜倒下去,连连叩首。不经意间扫向阿斯兰的目光,却充满的怨恨。
“你给我站住!”朱八十一早就在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见此人突然将头转向了墙壁,立刻探出一只胳膊,像拉猪一样将此人硬给拉了回来,“正教当中,允许自杀了么?朱某怎么没听说过?!”
正尴尬得无地自容的时候,又听见朱八十一恶魔般大笑了几声,继续蛊惑道:“至于玷污荣誉,好像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百夫长来做。朱某没看出来,抢了自己亲兵的战马,弃军逃走的那个家伙,有什么荣誉可言。朱某也没看出来,刚才为了活命,恨不得将自家袍泽当场打死的那几个副千户,把你们阿速人的荣誉放在了什么地方?!你看到了么,看到了麻烦指给我也欣赏欣赏!”
“怎么着,和_图_书你想明白了?!”朱八十一忽然笑得像个恶魔,转过身,蹲在阿斯兰面前追问。
“你这厮好生奇怪!”朱八十一微微一笑,立刻让阿斯兰心脏打了个哆嗦,“先前口口声声说朱某侮辱你,这回又说朱某侮辱你。朱某到底怎么侮辱你了?你倒是说出来听听!”
可以说,以自己目前这种情况,留在红巾军中,反而是最安全的选择。除此之外,天下之大,竟然无处容身!想到这儿,百夫长阿斯兰的眼泪愈发停不住。先给朱八十一磕了个头,然后猛地站起来,纵身朝着墙壁上撞了过去。
将五贯钱的赎身费给推涨了二百倍,虽然这笔钱用不着几个副千户自己出,可众人依旧把肇事者恨到了骨头里。百夫长阿斯兰也知道自己这回把同僚们都得罪遍了,叹了口气,将头扎在地上一言不发。
扭头看了看几个副千户惶恐的眼神,顿了顿,他笑着说道:“好歹是当官的,作价太低就侮辱了人家,每位就一千贯铜钱吧,让单县官府拿着钱来领人。”
“你,你侮辱……”阿斯兰的哭声立刻嘎然而止,瞪着朱八十一,满脸愤怒。“都督还是尽早杀了某家。某家宁死,也不会玷污阿速人的荣誉!”
“你,你,你你……”阿里兰吓得大步后退,手里剩下了茶水全洒在了自己身上。刚才因为说错了话,被自家袍泽当作眼中钉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如果被朱屠户如法炮制第二回,他不敢保证自己的家人会不会受到牵连。
“你,你……都督,都督慈悲!”阿斯兰终于明白自己今天落进了一m.hetushu.com个魔鬼手里,“噗通”一声跪倒,连连叩头。
朱八十一当然不会就此放过他,走过来用脚尖点了点,回头冲亲兵们命令,“至于这厮,既然他不知道好歹,就不卖了,老子要关他一辈子。来人,给我拖出去绑在树上,给外边所有人看看,这就是不知好歹的下场!”
“我,我……”阿斯兰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眼泪又淌了满脸。活下去,怎么可能?!且不说自己今天的行为,已经彻底让几个千夫长和百夫长们恨到了骨头里。就是为了掩盖抢马逃命的丑行,达鲁花赤赫厮,也会让自己以最快速度消失掉。
“谢,谢大都督!”千夫长鲍里厮赶紧跪下磕头。心中却把账全算到了阿斯兰头上。“蠢货,你最好被朱屠户关一辈子。否则,今后只要让老子见到你,立刻碎尸万段!”
“说不出来了,是吧?!”朱八十一笑了笑,满脸玩味,“你先前嫌朱某给你们订的价格低,朱某立刻就答应涨价了。结果你们自己又突然反悔,要求朱某把价格便会原来的模样。朱某也给了你们这个面子,丝毫没有为难你们。都做到这个份上了,你这厮居然还不知道感激!居然还觉得受了侮辱!难道非要逼着朱某大开杀戒,你才觉得满意么?!”
朱八十一没功夫理睬这些人怎么想,与老伊万一样,一大堆被俘的阿速军官当中,除了百夫长阿斯兰之外,其他软骨头都不入他的法眼。转身出了仓库,又快速跟亲兵们吩咐,“把那个臭嘴巴的百夫长给我拖下去,洗干净了再换身衣服,然后带到中军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