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烧饼歌

第八十六章 腾渊

“这人倒天生是块好兵料子!”朱八十一笑着目送二人离开,然后在心中默默核计,“不知道把骑兵交给他训练,最后会训练出个什么结果来?!”
于是,百夫长阿斯兰便不再犹豫,将茶碗随手朝徐洪三手里一丢,躬身朝朱八十一拜了下去,“罪将阿斯兰,愿做都督掌中之剑!从此之后,都督指向哪里,阿斯兰就会砍向哪里。此誓,上帝可以听见!”
“派个人去通知他,让他留下来整队,一会儿带领所有将士,在营门口恭迎李总管!”朱八十一快速丢下一句话,接过亲兵递过来的缰绳,飞身跳上坐骑。
见到阿斯兰失魂落魄的模样,朱八十一知道火候已经差不多了。站起来倒了一杯热茶,亲手递到了此人手里,“我这里缺个骑兵教头,你再考虑考虑,不用急着答复我!如果你要走的话,我也不会强留你。今后不要在战场上让我再碰到就是!”
“至于帮你自杀就算了。你应该清楚,我这个人不喜欢杀人。虽然把你的那些被俘虏的族人定了个驴子价钱,却总比砍了他们的脑袋要好!”朱八十一友善了地笑了笑,继续补充,“至于为什么要定成驴子价?是因为在蒙古法里,汉人的命价就等同于驴子。我这个人讲究礼尚往来,你们把我当驴子看,也就别指望我会把你们当成人!大家都一样,谁也不比谁高多少!”
徐洪三在汇报之前,就已经分派人手去备马并通知左军的几个核心将领。此刻听到朱八十一的命令,立刻追上前,大声回应,“都m.hetushu.com督的坐骑立刻就能牵过来!吴千户、徐千户、王千户、伊万和黄老歪也都通知到了。掷弹兵千夫长刘子云今天当值……”
总计四十余人,身上都穿着新打造的板甲,手里拿着新打造的兵器,再加上胯下新缴获的,百里挑一的良驹。整个队伍,就像一条刚刚从峡谷里飞出来的幼龙一般,漂浮在金灿灿的油菜花海中,摇头摆尾,麟爪飞扬!
而昨天阿速人在溃退时,把所有备用战马都丢下了。再加上那些失去主人的坐骑,最后被徐州左军收拢起来的,总数竟然有四千多匹。就算上缴一大半儿给芝麻李来重新分配,朱八十一手里最后也能落下千匹以上。组建三支骑兵百人队和一个斥候百人队足够了,所差的,只剩下一个合格的骑兵教头而已。
想到自己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麾下的队伍塑造出一个基本轮廓。朱八十一心中难免又有些暗自得意。朱元璋也好,常遇春也罢,即便他们都是天纵之才,总不会比自己还了解这世界军队武器的发展方向吧?!虽然咱老人家也是一知半解,但照着葫芦去画瓢,总比连个参照物都没有画得更快一些!
身体还没等在马鞍上停稳,耳畔又传来一阵马蹄声。吴二十二、徐达、王大胖、伊万诺夫和黄老歪,已经全身披挂,骑着刚刚分配到各自手里的良驹赶到。四个人在马背上先朝朱八十一施了个军礼,随即抖动缰绳,和后者一道冲出了营门。
“好了,你先下去休息吧。是走和*图*书是留,明天早晨跟伊万说一声就行!来人,带他去伤兵营那边去上药!”朱八十一挥挥手,吩咐亲兵们带着阿斯兰离开。
此外,当达鲁花赤把祖先的荣誉当狗屎踩,当千夫长的把祖先的荣誉当猪尿泡踢,自己区区一个百夫长去坚守,能守得住什么?真的还有这个必要么?如果阿速人真的有荣誉可言的话,也早就要赫厮、鲍里厮那些家伙给败光了,自己区区一个百夫长,还能从泥坑里捞出什么来?!
“怎么可能!”朱八十一愣了愣,咧嘴而笑。他虽然还没想过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但对待已经进入中国多年的各少数族群,却也没想过赶尽杀绝。当然,要是想让他像后世某些政治家一样,唯恐天下不够乱,专门给某些族群“两少一宽”的特殊地位,也绝无可能。
“我这个人不喜欢欺负别人,也不喜欢挨欺负。”深深地吸了口气,他非常郑重的补充,“都是人,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何必非要分什么高低贵贱?!如果哪天彻底打败了鞑子,我希望在这片土地上,无论汉人、色目人、蒙古人,还是什么苗人、契丹、女直人,都遵守同样的法律,享受同样的待遇。每个人获得尊敬,不是依赖于他的模样和眼睛颜色,而是取决于他本人的能力和努力情况。我这么说,你能明白么?!”
几句话,简直字字诛心。百夫长阿斯兰忽然就发现,自己一直所坚持的那些信条,全都变成了非常可笑的东西。荣誉,这东西阿速人的祖先们真的有和*图*书过么?如果从不向敌人屈服的话,他们又怎么会变成了蒙古人爪牙?怎么会不远万里来到中国?
心神激荡之下,他眼睛里再也没有泪水可淌,脸色也从朱红变成了死灰。只觉得天地间一片黑暗,而自己就成了黑暗中一片枯叶,被风吹着,飘飘荡荡无处可落!
所以吃一堑长一智,用纯步兵与骑兵对抗的事情,短时间内,朱八十一是绝对不肯来第二回了。这年头,在没有岳飞、戚继光那种绝世名将的情况下,想要克制敌军的骑兵,恐怕最佳选择还是自己这边也拥有一定数量的骑兵。
“呜呜呜呜——”营地里的号角声响了,宛若虎啸龙吟。整个天空陡然一亮,树木、山川,云朵,好像全都活了起来,全都被这声最新,最稚嫩的龙吟唤醒,抖擞精神,去见证一个全新的时代!
“是!”徐洪三在外边答应一声,走进门,示意阿斯兰跟着自己去找郎中。后者却仿佛根本没看到他的示意一般,手握着滚烫的茶碗,双腿迟迟不肯挪动。直到徐洪三等不及了,开始用手去推他的肩膀。才像刚刚做了一场大梦般,抬起头,带着满脸的期盼向朱八十一询问,“都督,都督如果将来打赢,打赢了朝廷,会,会拿我们这些阿速人怎么样?!全部赶走,还是会反过来,像蒙古人对待汉人那样,拿我等当驴子?!”
“某家,某家……”阿斯兰麻木地接过热茶,喃喃地回应。嘴唇濡嗫了半天,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
“上马!跟上都督!”徐洪三和-图-书大喝一声,也带领亲兵们跳上坐骑,从营门口疾驰而出。行进间,自动分成左右两队,将朱八十一和吴二十二等人,牢牢护卫在中央。
他之所以在阿斯兰身上花了这么多力气,皆因为昨天的战斗中,阿速人骑着战马,一波一波冲过来的模样,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说实话,如果不是关键时刻对方的主将被徐达吓跑的话,再纠缠一段时间,朱八十一真的不敢保证,此战最后的胜利究竟属于哪一方?!毕竟,当时徐州左军在战场上,也是全凭着心中一口气做最后的搏杀。万一那口气没坚持住或者耗尽了,恐怕立刻就会落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正自我得意地想着,忽然间,门外又传来了徐洪三的声音,“报!启禀都督,斥候汇报,他们看到,看到芝麻李,李大总管和赵长史两个,亲自带着大军来接应您了。人马已经停在了五里之外,正带着亲兵朝营地这边赶!”
“好!”朱八十一站直身体受了阿斯兰的躬身礼,然后双手托住对方胳膊,“我不敬鬼神,所以也不立什么誓言。只能在这里许诺你,只要你为我效力,你的功劳就不会被别人吞没。此外,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命令你向你的族人举刀。此诺,天地为证!”
“啊!赶紧备马,通知所有不当值的千户,跟着我一道去迎接李总管!”朱八十一闻听,立刻就不顾上得意了。推开屋门,大步流星往院子外走。
“是!”阿斯兰规规矩矩答应了一声,直起腰,跟着徐洪三去找伊万诺夫请教去了。
让阿斯兰hetushu.com去做骑兵教头,让老兵痞去做刀盾兵教头,让陈德去教导长枪兵!天可怜见,从去年八月到近年三月底,在组建了整整七个月之后,左军终于把白刃战的教头找全了!至于剩下的火铳兵、掷弹兵和原始炮兵,朱八十一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去训练。反正后三个兵种,对于这个时代来说,眼下还属于全新的事物。外边请教头来,也不可能比他本人高明太多!
“起来,起来!”朱八十一又向前走了几步,笑着将他搀扶住。“没什么好谢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中国人老祖宗就这样教诲过!一会下去之后,找一下伊万,就是那个罗刹大个子。让他把红巾军这边的规矩跟你仔细说一说,你们都是色目人,相互之间交流也许会方便些!”
“谢都督!”听到最后两句话,阿斯兰的眼睛立刻又红了起来,挣脱朱八十一的搀扶,再度躬身下拜。
“这……”这个理念,即便二十一世纪,也有很多人接受不了。更何况阿斯兰一个十四世纪的骑兵头目?眨巴着眼睛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各民族一律平等相待会是什么模样。唯独可以肯定的就是,他自己的族人,待遇并没有因为蒙古人被击败而降低分毫。
“都督,都督说得是!”阿斯兰的身体又晃了晃,无奈地承认。在被俘虏之前,他的确未曾把中原的汉人当作同类。不光是他,整个蒙元帝国的蒙古人和色目人,也从没把治下的汉人当作可平等交往的伙伴看待过。虽然后者中间,有些机灵者已经进入了朝堂,名义上的官职比他们还高出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