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杀机

“女人怎么了,女人怎么了。在座诸君,哪个不是女人生的?”
“从淮安坐船回去是逆流而上,大概需要三天左右的船程。我家总管接到朱总管的邀请之后,再把手头事情安排妥当,大约也需要三到四天。然后他老人家再乘船顺流而下的话,等到了淮安,怎么着也是十天之后的事情了。小可不敢保证整十天,但如果我家总管愿意合作的话,半个月之内,他老人家肯定会亲自来淮安一趟!”朱重八冲着老人拱了拱手,很认真地回应。
朱重八毕竟只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年青后生,甭看刚才在涉及到濠州军的整体利益时,能够据理力争,寸步不让。现在有关自家和长腿女两个的一番小心思被逯鲁曾戳破,却立刻脸红了起来。又端了一碗酒,扭捏着说道,“老人,老人家这是何等话来?小可,小可也是,也是出于,出于一番公心。毕竟,毕竟天下红巾,天下红巾原本一家。如果能捏成,捏成一个拳头,驱逐鞑虏的速度也会更快一些!”
“你这女人简直强词夺理!”
“啊,那,那可是——?”苏先生又愣了愣,大惊失色。如果把一府一路在运河以西的地盘全交给芝麻李的话,有机会窥探江南的势力,就又多出了一家。芝麻李的势力范围,也从宿州、蒙城一带,直接扩展到了长江以北。转眼间就增加了一倍有余。
眼下淮东路的军务、民政刚刚步入轨道,他当然没时间继续耗在朱重八身上。哪怕对方是卧龙凤雏,只要无法收集到自己麾下,也不值得他浪费更多力气。
“跟李总管和赵长史联手,总比便宜了外人强!”同样的话听在苏先生耳朵里,则完全是另外一番含义。“好歹大伙同属于徐州一脉,互相帮衬一下也是应该。而郭子兴和孙德崖,他们两个算什么东西?!”
“都督,请看老夫掌心!”逯鲁曾却没有立刻开口,又犹豫再三。忽然走到桌案旁,用http://m.hetushu.com右手的食指沾了几滴酒,在自己掌心匆匆写了一个字,然后背对着其余众人,缓缓地将掌心举到朱八十一眼前。
坐在他身边的长腿女兀自不明就里,见心上人受窘,立刻又站了起来,义愤填膺地回护,“怎么了,他说得有错么?难道大伙都是红巾军,不该联合起来一道对付鞑子朝廷么?”
既然争议都被大伙心照不宣地搁置,接下来的酒宴,就终于有了几分热闹的样子。宾主之间转着圈互敬,气氛越来越融洽,越来越融洽,不知不觉间,都喝了个眼花耳热。
“呵呵,好个心思机敏的后生!但愿你这份心思,某些人过后能感觉得到!”逯鲁曾不能以古稀高龄欺负一个二十出头的晚辈,点到即止,笑着将酒水一饮而尽。
“把他们两个也算上,如果他们两个肯出兵的话,就是五方联手!”朱八十一毫不犹豫地忽略了他的话,继续低声吩咐。“打下高邮之后,所得财货按五方出力多少来分。如果能顺利打下扬州,饮马长江,就把高邮府和扬州路在运河以西的地盘,全都交给李总管治理。”
“好,如此,我就在淮安城里,恭候郭总管大驾!”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朱八十一只是稍作沉吟,便爽快地答应了对方的提议。仿佛根本没看出来,朱重八是在蓄意逃避一般。
“你这……”
“朱兄弟此番回濠州,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请郭总管前来一晤?”看出朱八十一心情不愉快,先前没有拉下脸来跟一个女人斗嘴逯鲁曾笑了笑,故意将话题往别处岔。
“姑娘,麻烦说话庄重些,莫非郭子兴就是这么教女儿的么?”
“就这样做吧,都督所言没错!”没等其他人反对,逯鲁曾抢先表态。“江南眼下是蒙元朝廷的地盘,咱们防得了郭子兴,不可能防得住全天下的英雄。况且,徐寿辉的兵马,一直就活动在长江和_图_书以南!”
“为郭总管寿!”朱八十一笑着回了一句,将杯中酒一口闷进肚子里。
“不敢,不敢!”朱重八闻听,立刻拉了马大脚一把,双双站起身,举着酒盏回敬。“愿以杯中酒,为大总管寿!”
这下,众人谁也不再劝谏了。老进士虽然领兵打仗的本事一塌糊涂,看事情的眼光,却是他们中间最为长远的。既然连老进士都觉得大总管的安排对,大伙选择跟着执行就是,没必要再继续显摆自己聪明。
“公心,公心!”众人举着酒杯,哈哈大笑。自打碰面儿那一刻起,大伙始终都被姓朱的什长牢牢地压了一头。如今能看到他受窘,岂能不痛打落水狗。
“是你们淮安军先跟我们濠州军借兵,然后才还的人情好不好?”长腿女虽然弄不明白朱重八促成三家联手背后的深意,却把预想中的整个合作过程听了个清清楚楚,也撇起了嘴,冷笑着还击。
“请赵长史和李总管?”逯鲁曾微微一愣,旋即低声提醒,“赵长史那边恐怕无暇分身,而李总管刚刚受了伤……”
好一个朱重八,一句资格不够,就将极为关键的问题敷衍过去!既然你资格不够,那刚才是谁大言不惭地说,三家合力攻取高邮、扬州两地来?又是谁,大言不惭地请求淮安军出动火炮帮他们攻打庐州?
“既然还没答应合作,还扯个庐州不庐州作甚?”
说着话,大伙便拱手告辞。朱八十一站在酒楼的窗口目送徐洪三、朱重八和马大脚等人的身影走远。先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低声冲逯鲁曾吩咐,“善公,麻烦你帮我给赵长史和李总管各写一封信,邀请他们下月初,一道发兵攻打高邮!”
“哦,原来这小子背地里还打着这主意!”苏明哲等人眼睛一亮,如梦初醒。
“交给参谋部,照这个计划做一个方案出来。朱某原本就是李总管的部将,打下了地盘,没有不交给他的道理。”朱八十一http://www.hetushu.com笑了笑,继续吩咐。
“哼,好像没你们淮安军帮忙,我们濠州军就打不下庐州一般?”听大伙指责朱重八占便宜,长腿女立刻按耐不住,撇着嘴大声反驳。
当即,胡大海、苏明哲等人就又变了脸色,看着朱重八微微冷笑。而后者却根本不把他们的态度放在心上,只管一眼不眨地看着朱八十一,静待此间主人给自己一个确切的答案。
“都督,有句话,老夫不知道当不当讲?”帮助朱八十一说服了众人之后,逯鲁曾的脸色却愈发地凝重了起来。皱着眉头沉吟了半晌,忽然以极低的声音说道。
“你那……”
“朱某驭下无方,让朱兄弟和郭小姐见笑了!”呵斥完了自己的手下心腹,朱八十一又向朱重八和马大脚两个轻轻拱手,“郭小姐说得极是,既然合作尚未达成,就没必要在没影子的事情上争执。来,喝酒。朱某且以此盏,向二位贵客赔罪!”
取庐州也好,下江南也罢,都是取了高邮和扬州之后,才可能发生的事情。今后双方在江南战场即便因为争夺地盘而起了冲突,也要拖到很晚,甚至要到三年或者五年之后。为了可能在三年或者五年之后的冲突,现在就争执起来。这与两个猎人因为一只天空中正飞着的大雁该烤还是炖打架有什么分别?有那力气,还不如赶紧举起弓,看谁能先把大雁打下来才是正经!
“那就让徐千户给你们当个向导。本总管不胜酒力,就不勉强相陪了!”朱八十一笑了笑,非常客气地提议。
“应该,应该!”众人一边笑,一边点头附和。
有股火烧火燎的感觉,立刻从嗓子眼儿直达小腹。不仅仅是因为酒烈,而且因为自己麾下的心腹们,今天的表现实在差强人意。
“我阿爷教我,在文雅人面前就文雅,遇到不讲理的粗胚,就没什么什么顾忌可讲!”
“这个,这个……”听众人笑得暧昧,朱重八愈发觉得尴尬。口齿亦和图书不似先前便利,原本古铜色的面孔几乎要滴下血来。
“那小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朱重八也笑了笑,躬身抱拳施礼。眼下淮安城内看起来好像到处都是秘密,一旦走到了不该走的地方,有徐洪三这个“御前侍卫统领”陪着,也能避免很多误会。
“哈哈哈哈!”众人继续大笑着喝酒。转眼之间,先前因为争论而引起的一些隔阂,也随着笑声飞出了九霄云外。再也没人愿意主动提起,更没人再试图将朱重八拉入淮安军中!
无论双方之间的合作最后达没达成,能将淮安军的善意带回去,朱重八都等于替郭子兴立了大功。而相比淮安军的善意,长腿女不问青红皂白亲自跑到淮安军这边问罪的鲁莽举动,也就是有功无过了!里里外外,姓朱的小子都把便宜占了个十足!
“嗯,是!”苏先生等人面红耳赤,喘着粗气回应。
“行了,都给我闭上嘴。这是酒楼,别给客人看了笑话去!”眼看着酒桌上就要乱成了菜市场,朱八十一气得将杯子朝桌案上狠狠一顿,大声喝止。
“他们两个不能亲自来,各自派一支兵马来就行!”朱八十一却已经下定了决心,摆摆手,继续背对了老进士说道,“朱重八今天说得对,那都是蒙元朝廷的地盘。朱某没资格把它视为自己的盘中餐。善公,咱们先前的眼界,有些窄了!”
“那是你们家朱兄弟的提议,我们这边还没答应!”
“嗯,合兵南下,是对郭总管、孙都督和我们淮安军三家都有好处的事情,想必郭总管能看得清楚!”逯鲁曾笑了笑,嘉许地点头。“而万一三家达成一致,在郭总管那里,恐怕也不会再把朱兄弟当一个亲兵牌子头来用。来,老夫今天借我家大总管一杯酒,为朱兄弟贺!”
朱重八忙着回去撮合淮安军和濠州军联手事宜,酒宴刚一结束,就想跟大伙提出告辞。长腿女却是难得有机会跟自己喜欢的人单独跑出来一趟,借着几分和_图_书酒意,非要在淮安城里头逛个痛快。这种争执,向来是女方赢得最后胜利,放在此刻的朱重八头上也不能例外。勉强劝了几句没有结果,他只好跟此间主人说一声“叨扰”,准备继续陪着长腿女在城内走马观花。
“既然有能力去打,郭公何必跟我淮安借兵?”徐洪三一直就看这长腿女人不顺眼,耸了耸肩,冷笑着反问。
“说吧,您老也知道,咱们这里没那多没顾忌!”朱八十一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着吩咐。
“杀!”花雕酒在干瘦的掌心上留下的痕迹,竟是耀眼的红!
“既然应该,你们为什么……”长腿女还欲再争论几句,手指却被朱重八悄悄地握在了掌心处。一时间,她宛若触电,后边的话再也说不出口,红着脸,顺着对方的拉力缓缓坐了下去。
没见到朱重八之前,他心里已经有了“天下英雄不过如此”的想法。而今天与朱重八碰了面儿,才发现自己跟真正的英雄差距有多大。且不说权谋方面,对方一个顶自己俩。就是眼界和心胸气度,恐怕也甩了自己好几十条街。
“都督!”苏明哲跟朱八十一最久,也最担心他因为性子过于宽厚而上当受骗。腾地一下站起身,大声劝阻。
“这……”逯鲁曾先是低声沉吟,随即也觉得脸上发烫。打下淮安之后,他和朱八十一两个都犯了同样的毛病。总想着防着这个,防着那个,跟这个争,跟那个夺。却没有仔细想一想,此刻全天下实力最强大的,依旧是蒙元朝廷。红巾军将领们之间算计来,算计去,只会便宜了鞑子。
“都督请慎重!”胡大海的眼光向来不差,也跟着站起身,大声提醒。“即便无他人帮忙,我军攻取高邮和扬州,也不过是迟早之间的事情。而郭子兴得了庐州,简直是龙归……简直是如虎添翼!”
“不敢,不敢!”朱重八连忙又端起一个杯子,里边的酒水微微荡漾,“小子何德何能,敢受长者之敬。这盏,请为长者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