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朱重九

“笑话,古来成大事者,岂有拘泥小节之辈?况且他今天来得原本就很无礼,都督杀他一个牌子头,天下豪杰有谁会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逯鲁曾被胡大海逼得接连后退,马上就要顶住了墙壁,嘴里涌出来的话却依旧寒气四冒。
朱八十一的心脏猛地一抽,全身的血液都涌到的右臂上。然而还没等他将杀猪刀拔出来,却又听胡大海厉声断喝,“胡某将来会死在谁手里,胡某不知道。但是胡某却知道,此刻鞑子还没被赶走,大都督不能给人看笑话!”
杀,必须现在就杀掉此人。那历史上的朱元璋,可是个大杀功臣的主。连追随他起家的老弟兄都留不得,更何况曾经的竞争对手?
“是啊,即便他真的像历史上那样雄才大略。安知我朱八十一就又注定比他差?”朱八十一伸手托住胡大海的胳膊,心潮澎湃,“他再强,也不过是一个古代英雄,而我朱八十一,却融合一个来自六百多年后的灵魂,接受了六百多年的人类知识积累。如果平白多了六百年的知识,还要输给他,我朱八十一本事也太烂了些,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除非,除非朱大鹏的那个朱元璋十六世孙的身份,是冒认的!猛然间,心头又闪过一道电光,让他眼前迷雾尽散。朱大鹏的血统,百分之九十九属于冒认。满清入关之后,明朝皇室子孙怎么可能还留在世上?况且,国人向来有编造家谱的习惯,就连小说中塑造的恶霸黄世仁都有不要脸的家伙和_图_书拿出来当祖宗,更何况朱元璋这个开国帝王?!
“杀!”现在不杀掉朱重八,今后他发展起来,双方如何相处?淮安军早已经自成体系,放到谁手下,能对方能够安枕?万一真的如历史上那样,朱重八最后做了皇帝。自己,老进士,胡大海和徐达这些人,将要何处容身?即便今后自己带着人马向他归降,以朱重八的性格,能给大伙留一条活路么?
“天下人不知道,但都督自己心里知道!”胡大海向前紧逼一步,继续高声说道,“况且都督今天杀了朱重八,谁能保证日后不会出现一个李重八,张重八。如果只要对方稍有些本事,就必须杀掉。天下那么多豪杰,都督杀得过来么?”
“朱重八虎视鹰盼,日后必将龙游九天!届时,尔等必将追悔莫及!”老进士被胡大海问得气夺,后退了半步,将身体依在墙上,喃喃地补充。
“杀!”朱大鹏跟朱重八也许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即便有,已经融合在一起的灵魂,也未必就能因此而崩溃。下一个瞬间,所有困惑和迷茫统统消失,朱八十一心脏,忽然变得无比轻松。粗糙结实的手掌,不知不觉就朝腰间的刀柄摸过去。感受到刀柄处传来的冰冷,杀气从头到脚弥漫而出。
“杀!”!朱八十一的身体晃了晃,瞳孔猛然缩成两根细针。
“你不是赳赳武夫,但你心中却藏着一把刀!”凭着对老进士性子的了解,胡大海虽然看不清其掌心的字,http://www.hetushu.com却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都督,别听他的。这老东西鼠目寸光!”
“没,没什么!通甫,你轻点。老夫可不是什么赳赳武夫!”老进士迅速翻过手背,掌心处的酒水早已混成了一团,字迹彻底消失不见。
……
朱八十一深吸了口气,冲着老进士轻轻拱手,“善公见谅,朱某没想过做楚霸王。但朱某却不敢信,我这个重九,比那个重八差。江南之鹿,还请善公教我如何逐之!”
“这,这,老夫,老夫……”逯鲁曾用屁股顶着墙壁,喃喃不知所云。说朱八十一不如朱重八,恐怕淮安军上下都不会答应。而说朱八十一一定强于朱重八,今日所献杀计,就彻底成了笑话,自己的老脸实在有点儿没地方搁。
“你又怎么知道咱家都督,必不如他?”胡大海却迅速向前顶了一步,瞪着老进士的眼睛追问。“那朱重八再有本事,可曾练出了新军?可曾铸出了火炮?可曾独创以烧酒洗伤之法,令麾下弟兄不再因为伤口溃烂而死?可曾以风车推磨,以水轮锻铁?可曾精兵简政,让百姓得意休养生息?可曾兴办学校,让读书声郎朗于耳?既然这些他都没做过,你又怎能认定咱们家都督,一定就比他差?”
“都督!”胡大海猛地转过身,冲着朱八十一长揖及地,“今日不妨且放他一条生路,让他去对付鞑子。待日后驱逐了蒙元,胡某愿陪着都督和此人一较短长!”
“是啊,杀得过来么?”m.hetushu.com朱八十一又愣了愣,掌心处的刀柄热如火炭,“今天杀完了朱重八,明天就得去杀张士诚,然后再去杀陈友谅。还有刘福通、芝麻李、布王三,这些人也都是潜在的威胁,也不能全都留着。既然如此,自己何不去当二鞑子?反正蒙元朝廷的目标,也是杀光这些华夏豪杰,自己跟他们的目标完全一致!”
那个来自心底的反对声音虽然微弱,逻辑上却无懈可击。恍惚间,朱八十一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怪诞的时空悖论当中。如果杀掉了朱重八,就等于抹去了现在的自己。而如果他不杀朱重八,时空就会继续沿着原来的轨道运转,自己早晚会被朱重八抹除,现在所做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存在,都可能没任何意义。
“况且我麾下,还有徐达,还有胡大海,还有陈德、逯鲁曾和苏明哲。有这么多齐心协力帮衬着,又何惧一个还没有长满羽翼的朱重八?”
“杀!”,此子才是一个牌子头,就能让整个淮安军上下缚手缚脚,若是将来他有了自己的队伍和地盘,必是淮安军的平生大敌。
而朱重八和郭子兴的养女两个,此番到淮安却是兴师问罪而来,初衷非常无礼。朱八十一因为恼怒杀一个牌子头泄愤,也无可指摘。包括郭子兴,知道后都只能自认倒霉,绝不敢为此说出任何话来!
不能杀,他是朱大鹏的十六世先祖。杀了他,世间便再也没有朱大鹏!而没有朱大鹏的灵魂融合,朱八十一就还是原来那个杀猪的汉子朱老蔫和图书。芝麻李八人夺徐州的传奇,就不会出现第九个变数。就不会有徐州左军,不会有将作坊,不会淮安大捷,更不会有眼下的淮安军,不会有眼前的一切一切!
想到这儿,朱八十一的眼睛瞬间恢复了清明。将杀猪刀拔出来,狠狠朝桌子上一扎,大声喝到:“胡通甫,点五十名弟兄,暗中保护朱重八,在他离开淮东路之前,若有闪失,唯你是问!”
“是!”胡大海先是一愣,然后满脸钦佩地拱手。
鼠目寸光?苏明哲、黄老歪等人不明就里,立刻全都傻了眼。如果替自家都督定下发展大计的逯鲁曾是鼠目寸光之辈,那大伙岂不全城了傻子?毕竟在逯鲁曾献策之前,大伙谁也没想到跃过宿迁等地,直接飞夺淮安。然后取淮泗之精兵,江南之粮秣,以图天下!
正诧异间,却看到逯鲁曾暴怒,一把推开胡大海的胳膊,叫着对方的名字大声咆哮道,“你,胡大海,你要效当年项伯故伎么?今日不除此人,十年之后,老夫早就化作一捧黄土。而大总管和你等,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都督!”逯鲁曾大惊,看着朱八十一,满脸竖子不相于谋。
“杀!”,杀掉朱重八,永绝后患。古人云,既然人才不能被我所用,就一定要被我所杀,否则,放他回郭子兴那边去,等同于放虎归山。
“杀!”“杀!”“杀!”“杀!”一个个猩红色的杀字,在朱八十一眼前来回闪动。无数个理由,每一条,都足以让他下定决心立刻置朱重八于死地。然而hetushu.com,内心深处,却有一个非常微弱地声音在持续地抗议,“他,他可是我的十六世先祖啊!你杀了他,哪还会有我?”
这句话,却是阴到了极处。朱重八有本事,这一点朱八十一知道,胡大海知道,在座众人知道。但外边的英雄豪杰们,却是谁也不知道。包括朱重八的主公郭子兴,都只拿此人当个牌子头用。根本没意识到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不杀此人,日后比大伙必将死无葬身之地!朱八十一被喝得打了个冷战,手掌又缓缓握住了刀柄。鸿门宴这篇,是朱大鹏高中时背诵过的。当日亚父范增建议项羽杀刘邦,项庄舞剑,而项伯却用身体给刘邦做了掩护。后来项羽兵败,项庄,项伯这些人什么结果朱大鹏没记住,但刘邦麾下,连韩信、英布这样的功臣都不得好死。那与项羽有血缘关系的项伯,恐怕也不可能善终。
“杀!”,某时空的历史上,朱重八可是最后一统江山的那个。跟他做对的陈友谅、张士诚,无一不是以粉身碎骨而收场。现在就杀了他,今后的历史就没有了发展方向,谁能说笑到最后的不是朱八十一!
“杀!”,除了朱重八以外,目前天下英雄,没一个猜到淮安军的下一步发展方向是江南。杀掉他,就能保证大伙渡江之后少一个竞争对手。
“禄大人,你掌心上写的是什么?”就在他即将把杀猪刀抽出来,下令将朱重八就地斩杀的时候,胡大海忽然走上前,一把扯住了逯鲁曾的胳膊。
杀了他,等同于杀了朱八十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