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六十九章 昏事

“来人,喊店小二。再温一坛子花雕,捡大师傅拿手的菜随便端上几样,咱们今天喝个痛快!”朱八十一却不敢让老进士一个人喝闷酒,上前一把抢下杯子,冲着门口的亲兵大喊。
“不关末将的事情,真的不关末将的事情!”徐洪三吓得又跳开几步,摆着手解释,“末将只是负责替大伙传话,不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而来。至于胡大海,您昨个不是派他去护送朱重八去了么?这会儿不可能赶回来!”
“喝酒,喝酒!”苏明哲和黄老歪虽然从头到尾都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从自家都督身上,感觉到了一股久违的朝气。也跟着坐回了桌子边,露胳膊挽袖子大声嚷嚷。
“主,主,主你个……”朱八十一费了好大力气,才压制住了骂人的冲动。完蛋了,这帮马屁精连主公都叫出来了,估计昨天的酒后之言,已经在军中传了个遍。奶奶的,关上大门屋里头做皇帝,才多打了两斗谷子就想纳个妾,说得就是我这样的,当笑话讲都一点不走样!
“哼!”逯鲁曾又闷哼了一声,满腔怒气无处发泄,走回桌案边,端起一盏残酒来朝自己嘴里猛倒。
“他,估计是昨天喝高了吧!”徐洪三大声回应着,目光不停地四下游荡。
正暗自庆幸间,却看到亲兵统领徐洪三满脸堆笑地走了进来,冲着自己轻轻拱手,“报,主公,第一军刘副指挥使;第二军伊副和-图-书指挥使,余长史;第四军吴指挥使,陈副指挥使;第五军吴指挥使,耿副指挥使,还有将作坊黄少丞,焦大匠,总管府苏长史,联袂求见!”
“请都督早觅佳偶,以安军心!”众文武官吏仿佛事先排练过一般,齐齐躬身下去,大声附和。每个人脸上,都是无比的庄重。
“小二,上酒!菜也捡拿手的上!”站在门口的亲兵们更不清楚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见自家都督兴致正浓,扯开嗓子跟着凑趣。
“等等,都谁?你刚才叫我什么?”朱八十一听得眼前直冒金星,扶着自己的脑门儿追问。
“朱某不会后悔,也不会让善公做另外一个范曾!”朱八十一文绉绉地接了一句,哈哈大笑。
“嗯!”逯鲁曾闷哼一声,气得胡子上下乱跳。“小子,先别得意。禄某将来如果见你不争气,少不得也要学那伍子胥,死后将眼睛挖出来,挂在这淮安城门上!”
这年头,距离拿破仑说出那句“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兵”还有好几百年,东方传统讲究得还是谦虚谨慎。红巾群雄中,除了徐寿辉那个粗胚,刚打下几个县城就忙着选妃子当皇帝之外,其他豪杰都相当低调。包括威望最高,实力最强,地盘儿也最大的刘福通,都只是自己封了一个丞相兼天下兵马大元帅而已。如果昨天大伙的酒后胡言乱语被传播开,不被外边的http://www.hetushu•com人笑做一群没见识的乡巴佬,才怪!
“放心!”朱八十一继续哈哈大笑,“您老一看就是个高寿模样,活一百岁都不成问题。到时候,陪着朱某和另外一个姓朱的疆场争雄,不亦快哉?!”
“嗯哼!”朱八十一重重地咳嗽了一声,笑呵呵地走到帅案之后,一边慢慢往下坐,一边顺口问道,“不是每三天才议一次事么?怎么这才隔了一天,大伙就又都跑来了。手头事情都不忙么?还是北岸刚发现了大股敌军?”
几乎是刹那间,逯鲁曾就像甩袖子请辞,然而想到当日跟朱八十一论及楚汉旧事时,对方有关亚父范曾的那几句歪评,已经到了嘴边上的话又给硬生生的憋回了肚子里头。咬牙切齿了半晌,最终发出一声喟然长叹,“也罢,禄某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哪还管得了十年之后的事情?咱们先顾眼皮底下这些吧,但愿你将来不要后悔!”
“啊!什么事情?你尽管说!”朱八十一被他一本正经的模样吓了一跳,赶紧坐正身体,大声吩咐。
很快,酒水和菜肴就重新摆到了桌案上。先前的残羹冷炙也都被撤了下去。受北方游牧民族习俗的影响,此刻两淮的酒楼里,吃饭已经不再是分席食之,而是所有人围着一张大八仙桌。所以众人推杯换盏,喝得好生痛快。不知不觉间,就都喝了个酩酊大醉。完全靠亲兵们搀扶hetushu•com着,才歪歪斜斜地爬上坐骑,再一路由人牵着马回到住处休息。
花雕酒喝起来虽然绵软,却颇有后劲儿。第二天早晨起来,朱八十一还觉得自己头晕晕的,看着身边的桌子腿儿也觉得歪歪斜斜。仔细回想昨天下午的事情,却发现记忆里大部分都是空白。隐约只记得自己喝了酒之后,好像一直在叫嚣着将来要和天下英雄问鼎逐鹿之类。而苏先生和黄老歪等人也跟着起哄,说要做什么开国元勋。至于除了朱重八之外自己都点了哪些英雄的名字,透漏没透漏真实的历史走向,却是一点都想不起来。
当日他骂范曾那句“骄傲自大,目光短浅,把自家脸面放于楚国整体利益之上的家伙,怎么好意思做人家的谋士?”,不料歪打正着,刚好应了今天的景儿。老进士如果辞职,就是另外一个老范曾。非但起不到任何刺激效果,反而会被大伙所不耻。所以此刻肚子里头的火气再大,他老人家也只能强忍着,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出撂挑子的事情来。
话音刚落,苏先生已经越众而出。走到帅案前,冲着躬身施礼,“都督,有件要紧的事情,需要请都督您尽早定夺!”
“这帮家伙肯定没憋着好主意!”一看他贼眉鼠眼的模样,朱八十一就猜到其中必有猫腻。然而既然昨天的话已经被传开了,再躲也没任何意义。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他大步流星朝门外走,“让大伙去议事厅等和*图*书我,难得人这么齐,刚好把如何攻打高邮的事情,大伙仔细谋划一番。还有,给李总管和赵长史的信抓紧时间派人送过去,别耽误了战机。”
“是,末将遵命!”徐洪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慌慌张张地跑去传令了。望着他的背影,朱八十一忍不住轻轻摇头,“这帮兔崽子,想当开国元勋都想疯了。也不仔细想想,这中间还有多远的路要走!唉,也罢!有这份心思,总比整天窝里互相算计强。反正那一天还远着呢,先走一步看一步再说!”
“都督,他们,您有功夫见他们么?”徐洪三被弄得一愣,连忙躲开了几步,试探着询问。
本着躲不过去,索性就不躲的原则,他继续大步流星朝前院议事厅方向走。转眼间来到屋子内,只见帅案前人头攒动,淮安军中只要有资格出席的文武官员,除了实在赶不回来的之外,几乎全都到了。大伙一个个满脸喜色,交头接耳,热闹得好像要过年一般。
“好在当时没外人!否则,传扬出去,才得了一个淮安就想染指天下,那可就乐子大了!”接过亲兵递过来的湿毛巾,用力在脸上抹了几把,朱八十一于心中默默地自我安慰。
“哦!”朱八十一又晃了晃脑袋,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朱重八前来告辞,自己好像安排过胡大海去一路护送。“老进士呢,还有老进士呢,你们怎么把他老人家也给落下了?”
“等,等等,等等!”朱八十和*图*书一在帅案底下接连掐了自己大腿好几次,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太荒唐了,这也太荒唐了,自古以来有下属逼宫的,有下属拎着黄袍往主将身上套的,却从没听说过还有联合起来逼着主将找老婆的。并且还急成这幅模样,仿佛不马上给主将塞个老婆,天就会塌下来一般,“你们居然是为了这事儿来的?我成不成亲,跟军心有什么关系?莫非你们都闲坏了不成?”
“见,老子今天看看到底是谁带的头!千万别让老子抓到他,否则……”朱八十一又羞又急,喘着粗气回应。猛然间,又发现前来求见自己的名单中好像少了几个人,停住脚步,继续大声询问,“胡通甫呢,这么热闹的事情,他居然没跟着一起搀和?”
“是!”苏明哲又恭恭敬敬行了个礼,非常严肃地说道,“眼下淮安城内诸事已定,唯独都督内宅尚空。故而属下斗胆,请都督早觅佳偶,以安军心!”
不想做楚霸王,却有着和楚霸王一样的骄傲。鸿门宴上项羽坚持不杀刘邦,不就是因为心里有着强大的自信么?!结果呢,最后兵败亥下,自刎乌江,连个女人都没能保住。
“除了第二军的胡指挥使,和第三军的两个指挥使,一个长史之外,其他文武,差不多都来了!”徐洪三想了想,笑呵呵地回应,“末将刚才称您为主公,苏长史昨晚特意吩咐大伙改的口。他说是您昨天下午答应改的。都督,难道您一点都不记得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