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七十章 刑天

“那当然!”众人想都不想,七嘴八舌地回应。“都督心存仁厚,老百姓的日子肯定比现在好过十倍。”
他昨天不过是被朱重八给刺激到了,酒后说了几句豪言壮语。对于一个十八九岁的年青人来说,这种情况再寻常不过。谁料想,居然被整个淮安军上下都当了真,一个个全都跟刚刚注射了半斤鸡血一般兴奋。
“主公万万不可!”
不是正式议事,他又宿醉未醒,说出的话来难免随便了些。那刘魁听得先是脸色一红,随后就大起了胆子,低声回应道:“都督,末将也是实话实说。末将追随都督,一方面是感于大义,愿意陪着都督一道驱逐鞑虏。这另外一方面么,也有那么一点点个人的私心。那就是豁出性命去搏一个封妻荫子。都督昨天既然已经起了问鼎逐鹿之心,那日后打下来江山来,自然要当皇帝的。若是都督百年之后,没有太子即位,我等,我等子孙,该去辅佐谁?”
“这……”大伙被他问得全愣住了,半晌都给不出一个确定答案。有亡国之君,自然就有开国之君。开国之君想必也是个英雄豪杰,怎么几代之后,怎么就会养出一个亡国缪种来?而富不过三代,也是民间常见之事。第一代创业,第二代守成,第三代败家,兴衰更替不过是百年内的事情。按照他们先前龙生龙的说法,第三代岂不全是抱养来的,没有一个是骨肉亲生?
“我百年之后?”朱八十一循着声音望去,正好看见试图朝人群后头躲闪的第五军一团长刘魁,“那个谁http://www.hetushu.com,刘焕吾是不是,你往藏什么藏?刚才就数你嚷嚷的声音最大!我百年之后事情都想到了,你想得可真够长远的!敢情本都督娶不娶老婆,不光影响到你们,连你们儿孙的利益都得受影响!”
“等等,等等,再等等!”朱八十一用力晃动脑袋,以保证自己的确睡醒。“娶错个老婆我就变成了商纣王和周幽王了,本都督的人品就那么差么?还有,居心叵测之人窥探,除了你们几个整天催着我找老婆之外,我怎么就没见到其他人?”
“非也,非也!”苏明哲眼下虽然处理政务越来越力不从心,在保媒拉纤方面,水平却水涨船高,“都督乃一军之主,哪里还有什么私事?我等不是闲坏了,而是担心都督的内宅继续空下去,难免引得某些居心叵测之人窥探。万一有妲己、褒姒之流窃据此位,则我淮安军危矣!”
“这,这……”朱八十一完全语塞,宿醉初醒的脑袋,像刀扎一样疼得厉害。
“那可不一定吧,照你们这么说,商纣和夏桀是谁的儿子?富不过三代,又是怎么一种说法?”朱八十一摇头而笑,看着众人的眼睛追问。
“都督何出此言!您如果真的看上那长腿女人,直接派人抢了就是,何必如此自暴自弃!”
“那还不简单么?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钻洞。都督英明神武,养下的儿子怎么可能是个昏君?”众人又是想都不想,答应得信心十足。
“不是!不是,我知道你出于一番公心http://www•hetushu.com,我也没打算怪你!”朱八十一收起笑声,无奈地摇头。领先半步是圣贤,领先一步是火刑柱上的死尸。特别是人类思想发展史上,悲剧的例子比比皆是。朱大鹏乃为一个适应不了社会就躲在家中逃避现实的宅男,而他的前身朱老蔫,也同样不是个敢于特立独行的真英雄。想改变历史上的无奈轮回,首先他得保证自己能活下去,活得足够精彩。否则,哪怕知道得再多,也无法对眼前世界产生任何影响。
然后就是留发不留头,吃糠喝稀的盛世。然后满屏幕的辫子子戏,人人想着当奴才时代的辉煌。官二代、官三代继续辉煌……
“都督,都督,末将说得都是肺腑之言,绝不是,绝不是有意干涉都督的家事!”见朱八十一突然笑得好生癫狂,刘魁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补充。
“主公若是没有子嗣,百年之后,将置我等的子孙于何地?”私下里,立刻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劝阻声,一声比一声惶急。
谁说古代就一定比现代差。古代也有古代的好处。比如说官二代这种鸟事,放在现代令人人侧目,在古代就是天经地义!什么逐鹿中原,什么封妻荫子,不就是打下江山然后分红利的文雅些说法么?要是谁敢不分,就是独夫民贼。死后至少还会被口诛笔伐五十年,甚至被踏上一只脚,永远不能翻身。
“当然是拒绝了,那马大脚跟朱重八是命中注定的一对,本都督可没夺人所爱的癖好!”朱八十一想都不想,大声回应,“原来你们是担和-图-书心这个啊!放心,本都督绝不娶她,她也没看上本都督!”
“都督说笑了!”苏明哲也陪着他摇了几下头,满脸凝重,“昨日那郭子兴之女是因何而来?万一那郭子兴真起了心思,托人向都督提出两家联姻之意,都督是拒绝还是不拒绝?”
正呆呆发愣间,却又听见苏明哲继续没完没了的啰嗦道,“有女儿的可不止是郭子兴,定远孙德崖、洛阳布王三、襄阳孟海马,看年龄,应该膝下都有差不多及笄的女儿。即便没有,也可以临时认领一个。一旦人家主动提出来联姻,都督拒绝的话,必然会伤了盟友之谊。接纳的话,可就是引狼入室,不,引个陌生人进家了。”
“是啊,我们老家那边,有人去城里卖灯芯草,结果走到城门口看了看,自己将车子推到路边,将灯心草卸下来,一把火全给烧掉了。”
带着大伙打江山,然后自己当皇帝。然后太子和皇子们,仗着父辈的余荫,巧取豪夺,把整个国家搞得乌烟瘴气。然后就是官三代,官四代,官五代,数代之后,底层百姓再承受不住,揭竿而起,然后异族大举入侵。
“可不是么?咱们这边,商税只交一次,就不用再交了。蒙元那边,你要是没个后台,来来回回不知道要交多少次呢。要是贩运的货物利薄,到头来把货物全赔光了,都不够缴税的!”
“大总管,大总管这里,跟别处不一样!”好一阵之后,还是记室参军陈基最为渊博,看了看大伙的脸色,犹豫着回应,“大总管是个天纵之才,所选给太子辅政的臣http://www.hetushu.com子,想必也都是老成可靠之人。太子即便真的有所,一时有所不察,他们,他们也会直言而谏,避免,避免有损国运之事发生。如此,子传孙,孙传子,一代代传下去,必将达到万世之治!”
“不可!”
想到朱大鹏记忆里的这个无法摆脱的宿命轮回,朱八十一就觉得自己眼前一阵阵发黑。然而看到满脸殷切的刘魁和他身边同样满脸殷切的苏先生,黄老歪,吴良谋等人,他又忍不住想要摇头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都督此言大谬,婚姻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她看没看上谁有何关系?”苏先生摇头晃脑,继续忧心忡忡,“那郭子兴如果试图与都督成秦晋之好,当然不会管他家女儿的想法。直接托人去找了李总管,向都督提亲就是。届时,李总管见此事对反元大业有利,肯定会代都督答应下来。都督如果再想拒绝,恐怕就于礼不合了!”
“可历史上,几曾有过不败的帝国?”朱八十一轻轻用手指扣打桌案,努力斟酌着措辞。他现在脑子里头非常乱,根本不知道哪些是对的,那些一定错误。只觉得脑子里好像有人持着根长戈,跟外边的整个世界打了起来。头断,则以手代眼。继续持戈而舞,直到粉身碎骨。
“这,这么复杂?拿我现在就当众宣布,谁都不想娶行不行?”朱八十一被说得心烦意乱,借着几分未散的酒气大声嚷嚷。
你一句,我一句,话里话外透着股子难以掩饰的自豪与自信。朱八十一根本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只和图书好咳嗽了几声,继续问道,“好吧,咱们再假设我是一个合格的帝王,你们怎么就能保证我儿子一定合格?”
“我只是觉得此事颇为有趣!”看看忐忑不安地众人,朱八十一继续笑着摇头,“反正今天这里也没外人,咱们就关起门来自己臆想一下。假设将来取得天下的是咱们,我当了皇帝,你们都是文武百官。咱们的治理下的国家,老百姓的日子就更好过么?”
而马大脚的养父郭子兴,恐怕巴不得与淮安军将关系搞得更亲密些。自己的顶头上司芝麻李,估计也愿意看到自己早点讨一个老婆。更关键是,双方看起来还他奶奶的门当户对。淮东大总管朱八十一娶濠州大总管郭子兴的女儿,无论怎么看,都比牌子头朱重八娶自己负责保护的郭家大小姐,般配得多。
“是啊,只要大总管能够选贤臣,远小人。自然可以避免苛政出台。必然会国运永昌!”众人眼睛顿时一亮,乱纷纷地补充。
“这……”朱八十一嘴巴张得老大,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受朱大鹏那个灵魂的影响太重,他把这个时代的传统规矩给忘了个干净。总期待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而事实上,这个时代,男女之间,可没多少机会在婚期谈一场山崩地裂的恋爱。媒人拿着双方的八字和条件找彼此的家长碰一下,基本上就定了。至于当事人自己的意见,绝对是只能作为参考。
“淮东路的变化可以证明,这才三个多月,老百姓的日子就好了许多。眼下只有从黄河北面朝南逃难的,从没听说过咱们淮东路的老百姓往蒙元那边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