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刀万剐朱丽叶

“怎么是契约?君臣大义,怎么能和买卖混为一谈!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究其根本,乃是不知秩序,不尊君德,不守臣节,虽设其位,而不知礼仪。力强者得,力弱者亡,与禽兽何异也!”
痛并快乐着,用此来形容朱八十一的新婚生活,最恰当不过。然而这种日子他并没过上几天,很快,他就不用再头疼今天傍晚如何指导一个学霸功课了。应淮安军之邀请,临近的几家红巾军赶来联手了。
“千刀凌迟?”朱八十一眼前一暗,发现小萝莉嘴里好像冒出了两根牙齿,头顶隐隐现出了犄角。“算了,既然你不喜欢这个。那咱们换一个故事,从前,有个公主,他爱上了邻国的王子,但是他父亲,却要把他嫁给匈奴人的王……”
“不行,这些东西只能传给夫君的子嗣!”谁料想法刚一冒头,就遭到了小萝莉无情拒绝。将桌子上的字纸一张不剩地锁进装钱的大柜子内,她满脸谨慎,“女儿都不能轻传,否则,一旦流落在外边,肯定遗祸无穷!”
“这种不知羞耻的女人,早就该被赐一道白绫。还好意思求神明赐福!”小萝莉很快就再度挥舞起拳头,义愤填膺,“既然生在帝王之家,就得替她父皇和整个国家着想。岂能为了一己之私,弃父女之情,君臣大义于不顾。真不知道她父皇是怎么教导女儿的,居然会养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东西!”
小学数学,对不起,九章算术里二百五十六道题,人家早就解过不知道多少www.hetushu.com遍了。九九口诀,抱歉,人家那是春秋时期的《管子》的内容。在二百年前的北宋时代已经从一一如一完善到了九九八十一,不用任何人再来显摆。鸡兔同笼,夫君,能不敷衍妾身么,那是《孙子算经》的里边的原题,妾身九岁时就学过了!
“那你不是正在学么?”
“怎能说是禽兽不如呢,人家那边也是……”
“天!”
郭子兴和孙德崖都是亲自领军,各自带了一万兵马。不过根本不分什么战兵辅兵,所有人穿戴都是缴获来的,乱得厉害。只有百夫长以上的军官,才勉强有件铠甲护体。看起来与普通士兵有些差别,不至于打起来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
“不听,不听,不听!”这回,轮到娃娃脸小萝莉双手抱头了,唯恐再多一个字跳入自己的耳朵,“夫君又讲那些没边际的事情。哪有那么不要脸的女人,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偷偷跑出去勾搭男人!即便眼下大都城里的那些蒙古人,凡是讲究一点儿的人家,至少也要双方家里长辈先碰过面,才准许他们一起去郊外骑骑马,彼此还要带着十几个随从……”
……
“夫人,为夫,为夫今天头,头好疼……”
“那不一样!”小萝莉将头扬起来,双手紧紧按住柜子盖儿,摆出谁敢动一动柜子就以死相拼的姿态,“咱们两个是夫妻一体,夫君的,就是妾身的。妾身学了之后,可以,可以帮夫君教导儿孙,传承家学。别人和图书,别人想有这个资格,至少,至少得等妾身死了,或者给夫君生下两个儿子之后!”
……
赵君用刚刚打下了偌大地盘,根本消化不过来。所以派出的是他的心腹爱将傅有德。兵马只带了五千,却全是战兵,没有一个辅兵同行。看来是打定了后勤完全交给淮安军来掌管的主意,坦诚得有些出人预料。
“既然享受了万民的供养,就要为万民而舍身!”小萝莉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回答得毫不犹豫。“君臣父子,自古说得就不只是上下等级。还有相应的责任!”
朱八十一这边有五支新军,其中徐达带着第三军在泗州不能动,胡大海带着第二军坐镇老巢。剩下的三支再加上他的亲兵,新组建没多久的水师,差不多是两万五千兵马。与援军合并到了一起。总计七万人,对外宣称称二十万,沿着运河东岸,浩浩荡荡朝高邮城杀了过去!
小学语文?拜托,人家是逯鲁曾的孙女,从小翻着四书五经长大的,文学水平至少高三以上,单纯古文和诗词,恐怕拿到后世去足以当博士了好不好?当然,如果后世有中国古典文学这个专业的话。
求圆,求方,求三角、梯形、画辅助线,正负数,三元一次方程组,开方,当亲眼看到小萝莉毫无障碍地将天、地、人换成x,y,z,并且代入消元时,朱八十一才痛苦地承认,学霸和学渣,绝对不是同一类生物。按照目前的进度,一个月之内,初中以下课程,对小萝莉没有任何阻碍。这还是和图书他每天要去忙碌公务,只有晚上回家时,只抽出半个到一个时辰辅导得到的结果。如果像后世中学那种每天至少六节课,回家再来两小时家庭作业的话,朱八十一绝对相信,小萝莉在一年之内将结束全部高中以下课程,直接向工科211发起进军。
“为了一个女人连家族都不顾了,还陪着对方去自杀,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辈,不是禽兽不如,又是什么?还有那个叫朱丽叶的女子,就不知道点儿廉耻么?居然用假死的办法来和男人私奔,结果害了别人,又害了自己。亏她还知道自杀,否则,被官府捉了去,肯定得直接千刀凌迟!”
事实很快就证明,朱八十一的女学者养成计划,是个巨大的坑。里边没能装进任何人,除了他自己。
“那夫君先去休息,妾身解了这组多元方程再睡!夫君老说妾身基础打得不扎实,妾身就尽量多下点儿功夫。也好跟夫君学那个,那个微积分!”
“这,好吧,随你,随你!”朱八十一可不想因为一份初中复习资料逼出人命来,只好主动宣告祸水东引的计谋失败。“那双儿今天想学点儿什么?为夫还是只传授你一个人好了!”
按照他心中的计划,自己至少要用两年的时间,把从小学到高中的知识,一点点灌输给娃娃脸小萝莉。然后再根据其学习进度和兴趣,将大学里的知识择有用的传授。最后,再将自己走入社会东鳞西爪学来的内容,也分门别类传授一点,算是一点科学性的前瞻。至于小和图书萝莉最后学成了什么样,能不能完成书本上理论到现实世界英勇的跨越,则完全听天由命。毕竟理论他可以系统的教,让对方系统地死记硬背。而实践应用,则有着六百多年的差距,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两代人所能弥补完的。
芝麻李肩膀有伤,不便亲临战场,派出的是麾下大将毛贵,统领一万战兵,一万辅兵。其中至少有八百人,穿上了淮安军生产的全身板甲。此外,还有两千五百多人,穿上了简化后的前胸甲,用上了冷锻的矛头的长矛,从正面看上去,绝对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这……”朱八十一头上黑线乱冒,“总不能说,是个公主,就该去和亲吧!”
“解析几何,卖糕的,你夫君自己都没学好,如何来教你?”朱八十一愣了愣,继续双手抱头,“双儿,这个,这个学问,为夫得先自己准备两天,才能从头教你。要不,咱们今天别跟算学废力气了。你最近学得不错,为夫要奖励你,给你说一个西方故事。从前,西方那边有两个家族,凯普莱特和蒙太古,这两大家族有深刻的世仇,经常械斗。蒙太古家有个儿子叫罗密欧,17岁,他喜欢上了凯普莱特家的独生女儿朱丽叶……”
“那,老伊万他们那边,风俗和咱们不一样么?”
“夫君教训的极是!”娃娃脸小萝莉像个中学生般,郑重施礼。随即,又仰起头,眨巴着大眼睛问道,“那夫君上次说,空间并非只有咱们肉眼看到的横竖垂三维,在算学上,还可以无限扩张……”
和_图_书“看不出来,双儿还懂得契约论!”
“双儿,要不,你把为夫这几天教给你的东西,也让其他几个姐妹们学学?你来当老师,让她们给你当学生!”一计不成,朱八十一很快又打起了其他主意。最累莫过于当老师,就不信禄家的八个陪嫁,个个都是学霸转世。真的如此的话,自己就不用再琢磨着反元大业了。直接开发时光机,带着九个老婆穿越回现代去岂不是万事大吉。
“微积分!你居然现在就想学微积分。”朱八十一觉得头皮一麻,双手捂着太阳穴呻吟,“双儿,好双儿,凡事都得讲究个循序渐进。咱们迟两天再学这门学问行不行?为夫我其实也,为夫我其实觉得你现在基础还没打扎实。咱们不能走还不稳就想着跑!”
“不一样,也不能差到禽兽不如的地步!”
然而真正教起来,他却发现自己太低估了小萝莉的学习能力了。这娃娃脸要是放在后世,绝对是天生的学霸,随便能进中国科大少年班的那种。而他虽然不能算是学渣,跟小萝莉比起来,至少也是个后进生。让一个后进生给学霸辅导功课,哪怕是大学毕业辅导小学六年级,所受的打击也颇为沉重。
“夫君,夫君你怎么了?夫君如果觉得床冷,可以召颦儿尽量侍寝。她是妾身的婢女,从小一起长大的,年龄比妾身大一岁,还是一双天足……”
“上次,上次夫君说,学会了用拉丁国的文字来解多元方程组之后,夫君,夫君就能教妾身一种更方便的割圆术。今天,今天时辰尚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