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一十五章 鬼域

“几十年不打仗,真蒙古又怎么样?我很怀疑他们还会不会用刀?”朱重八轻轻横了他一眼,继续低声说道。“让大伙跟上我,肯定不会有错。你看,朱总管把他的亲兵都派出来了!”
“呜呜——呜呜——呜呜——”河面上传来一阵画角声,雄浑而又豪迈。
傅友德部也接到了来自中军的命令,却不是跟第四军一道向帖木儿不花发起反击。而是迅速转向正南,去与第四军并肩作战。那边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是三千对四万,虽然有水师在运河上以火炮相助,想必也打得艰苦至极。
正如通信兵事先强调的那样,这些炮弹有的远,有的近,准头奇差无比。但是威力大得吓人,有的尚未落地,就在半空中爆炸,将周围的青军扫到一大片。有的却是落地之后再跳起来,画着诡异的曲线在人群里窜来窜去,然后在某个不可预料的瞬间炸开,尸横遍野。刹那间,第四军前方的地面上,就好像开了锅。猩红色的血雾,扶摇直上九霄。
“唉!”耿再成将长枪收回来,转身离开。不是因为心软,而是实在提不起杀人的兴趣。对手完了,经历了这一次之后,恐怕在有生之年,都很难再把武器捡起来!对于这样一个失败者,杀与不杀基本没什么分别。
“杀鞑子,杀鞑子!”邓愈、汤和,吴国兴,吴国宝等人扯开嗓子回应,各自收拢起麾下士卒,紧跟在了朱重八身侧。迈开和*图*书大步,朝已经率先出发的第四军赶去,虽然只剩下了一千六七百人,却像一整个万人队般气势汹汹。
“他们在干什么?大伙都停下,结阵,不要再往前走了,小心被友军误伤!”傅友德越看越困惑,赶紧下令自己的队伍停止前进。淮安军的战船造得很怪异,又细又长,高度也远远超过了运河上的其他船只。并且在侧面还开了十几个小窗口,每一个窗口看上去都黑洞洞的,仿佛魔鬼瞪圆了的眼睛。
最靠近河岸的五艘战船,开始缓缓移动。船头接着船尾,努力排出一个整齐的一字。看到战船的动作,正在埋头前进的敌军,立刻变得有些慌乱。距离河道最近处的人,开始拔腿狂奔。距离河道稍远些的,也扭歪了身子,脚步踉踉跄跄地向前跑动,仿佛随时都准备主动倒下一般。
这个原则,注定让他众生受益无穷。而此时此刻,受益的则是那些刚刚血战过一场的徐州红巾。听到来自上峰的命令后,他们迅速停住了脚步。在与第四军位置差不多齐平的地段,排除了数十个彼此相连的小方阵。随时准备迎接对面的敌军的冲击,并且给侧翼的友邻提供支持。
“把队伍整理起来,咱们追着溃兵去冲帖木儿不花的本阵!”朱重八用手指在自己的枪锋上摸了摸,继续说道。漆黑的眼睛,在这一刻显得格外深邃。
“呜呜,呜呜,呜呜……”第四军指www.hetushu•com挥使吴永淳显然已经发现了援兵的到来,及时吹响号角,发出联络信号。
“那是!”汤和想了想,用力点头。朱重八跟他自幼相交,看问题的眼光,一直准得令人叹服。况且火炮和火枪都是淮安军最早开始使用,里边出现一批用火器打仗的行家,也是自然。
正困惑间,耳畔忽然听见一连串声响,“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五艘收尾相连的战船,从第每一艘的船头开始,以同样的节奏,陆续喷出了六十余枚弹丸。
“怎么回事儿?”傅友德被弄得愈发满头雾水,从马背落回马鞍上,劈手接过腰牌。腰牌是精钢锻造的,上面压着一头老虎。这是淮安军特有的水锻压花技术,普通工匠根本无法仿制,当然也不可能造得出假的来。
“水师,水师那帮小子,炮打得根本没有准头!”早就猜到傅友德可能会误解,通信兵大声解释,“以河边那几个大柳树为界,敌军不过那几棵大柳树。水师和我们都不开炮。但万一水师开起火来,炮弹就落得到处都是。根本没有什么准头,您如果事先不知情,难免会受到误伤!”
“得令!”朱重八大步上前,将令旗接在手里。然后高举起来,冲着身后的濠州将士大喊,“弟兄们,跟我去杀鞑子!”
而那五艘战船放完了炮之后,立刻探出无数支木http://www•hetushu•com桨,快速朝南北两个方向拉开。将第二排,另外五艘战船露了出来随即,又是一连串霹雳声响,节奏分明,持续不断。每一枚炮弹出膛,都将船身震得左右摇摆。每一次船身摆正,第二枚炮弹就迅速飞出炮口,两种不同的力量叠加起来,让炮弹的落点和运动方式更加地诡异。
“嗯?!”傅友德皱了下眉头,将信将疑。先前的战斗中,淮安军的火炮的确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是,最后能将敌军打得倒卷回去,却离不开战兵的配合。光是火炮就能解决的战斗,他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况且四斤炮的最大距离不过是三百五十步,而自己即便超越了第四军,距离河道也有六百步远。
大伙的脚步还没等站稳,运河上,排在第一位置的战船侧面首部,忽然喷出了一股浓烟。紧跟着,最末一艘战船的尾部,也喷出了一股。两颗弹丸一南一北,交替着落入敌军的队伍。一枚带起数点血光,另外一枚,则彻底打了个空,只溅起几股暗红色的泥土。
“呜呜——呜呜——呜呜——”第四军的战旗下,也有画角声相应,仿佛两头怒龙,在云端彼此打着招呼。
“轰!”“轰!”“轰!”“轰!”“轰!”早已排成六组的九十门四斤炮发出连续的怒吼,从正面打过去,与河岸上飞来的炮弹交织,将第四军正前方的阵地砸成了一片人间鬼域。
蒙古兵的威名,可不是吹hetushu.com出来的。当年元军南下,一万蒙古兵,就能追着十倍的宋军打。此刻大伙周围的红巾军气势虽盛,可全加在一起不过万把人。一旦追杀受阻,恐怕要前功尽弃。
“炮团准备,实心弹,六轮射!”吴永淳毫不犹豫地挥动宝剑,下达了攻击命令。
“朱将军,我家总管命令你带领濠州军,与第五军一道追杀溃兵,寻机攻打帖木儿本阵!”还没等他将目光收回来,已经有一名传令兵骑着高头大马赶到,手里的红色令旗上下晃动。
汤和也拎着长枪赶了过来,用枪杆支撑着身体大口大口喘气,“此战,此战之后,世间,世间恐怕再无名将!”
素有大局观的傅友德当然知道轻重,立刻整理起队伍,快速向第四军靠拢。还没等赶到指定位置,他就隐隐感觉到情况恐怕不太对劲儿。第四军的阵地太安静了,安静得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紧跟着,有名骑着骏马的通信兵如飞而至,远远地看到傅友德,躬身施礼,双手将一块腰牌递了上来,“傅将军,我家吴指挥多谢贵军高义。请原地结阵,静待战机。千万不要靠运河太近,更不要超过我军的位置!”
“那可未必!”朱重八身手在脸上胡乱抹了两把,喘息着回应,“武器变了,战术自然也跟着会变。契丹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已。我敢跟你打赌,用不了三年,就会有人专门琢磨出火器的战术。淮安军中,今后注定要将星云集!”
“结阵,www•hetushu•com结阵,原地结阵!”李喜喜主动上前帮忙,与傅友德一道约束队伍。淮安军的战术太古怪,作为一个外来人,他本能地选择不给友军添任何麻烦。多看少说,把自己的位置尽量放低,能多学一点儿就是一点儿。
汤和闻言扭头,果然看到徐洪三带着一个团的亲兵,正在快速向帖木儿不花的本阵推进。而吴良谋的新五军也重新收拢了队伍,将一个战兵团,一个火枪兵团和一个炮兵团依次排开,大步流星地向前推去。对沿途落单儿的敌军都懒得出手收拾。
“交叉测位?”李喜喜瞪大了眼睛,嘴里喃喃有声。这是他刚刚学到了名词,在东侧作战时,好像听徐州军的某个人说过。但具体意思却不是非常理解。至少,不太明白区区两枚炮弹,能起到什么作用?
“这……”这一次,汤和没有盲从。而是瞪圆了眼睛,低声提醒,“帖木儿不花那边至少还有两万多人,其中还有一万是真蒙古……”
正迷惑间,远处敌军已经开始了新一轮进攻。看上去大概有六七千人的模样,队形排得极其松散。随度极慢,并且尽量远离运河,仿佛河道上的那十几艘战船里头,藏着妖魔鬼怪一般。
“怎么回事?”迅速跳上坐骑的后背,他将双腿站在马鞍子上,居高临下向远处瞭望。只见第五军的阵地前黑漆漆的,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弹坑。而弹坑的周围,则是数不清的尸体,或没了脑袋,或缺了四肢,几乎没有一具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