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二十七章 人(上)

“大总管,已经弄清楚了,是张明鉴干的!”李喜喜也从不远处跑了过来,气急败坏地喊道。“那边有几个年青的,说张明鉴昨天傍晚封了城,派出人马挨家挨户抢钱抢女人,后来城里就彻底乱了套……”
“是啊!都督,见见那个光明右使,不耽误咱们追杀任何人!”陈基、叶德新等淮安军参谋也纷纷开口,建议朱八十一暂缓一步再做决定。
“是啊,真的有光明右使替他说话,你现在下令讨伐他,肯定会引起刘帅那边的误会。弄不好,徐寿辉和彭莹玉脸上也很难看!”濠州总管郭子兴也凑上前,提醒朱八十一切莫冲动。
淮安军眼下虽然实力强大,但名义上,毕竟还属于红巾军中的一支,隶属于刘福通的管辖之下。而张明鉴一旦归降了红巾军,就与朱八十一成了事实上的同道。为了他归降前做过的恶事,而同室操戈,道理上实在有些说不通。
“是!”徐洪三领着众亲兵答应一声,立刻动手从废墟中捡出没烧干净的木头m.hetushu•com石块,给朱八十一垒起了帅案。
“是啊,大总管,这事儿还是谨慎为好!”孙德崖、张士诚等人,也纷纷开口劝解。
“多谢!”朱八十一轻轻抬了下手,算是向对方还礼。他这个大智堂堂主是冒牌货,所以最不爱听的,就是别人叫自己朱堂主。并且对治下各地的明教教徒,也从没给予过什么特权。只是允许他们像回教、佛教和基督教一样,凭借各自本事传播而已。若是犯了罪,也一样让衙门照抓不误,绝对不会因为对方是明教子弟,给予半分宽容。
朱八十一却越听越烦躁,将手掌在面前的临时帅台上重重一拍,大声喝道:“行了,都不用念了!老子今天不想听你念的什么经,也不想问你拜的是那座神。老子只想问一句,昨天夜里,张明鉴在扬州城做了什么?范右使,麻烦你对着你的经文回答我!”
淮安军战斗力强悍,是建立在精良的武器和充足的粮饷之上的。而这些物资的获得,都hetushu.com离不开一个相对安稳的发展环境。一旦与刘福通交恶的话,即便不打起来,西侧也会失去一道屏障。届时,只会便宜了虎视眈眈的蒙元朝廷。
“大总管,昨天傍晚,昨天傍晚张明鉴带领着乱兵,可是把扬州人祸害惨了啊。您老,您老怎么不早点来啊,呜呜,呜呜!”
“胡闹!”逯鲁曾听毛贵说得实在不像话,狠狠瞪了他一眼,继续提醒,“身为一军之主,岂可做如此无赖行径。要做,也做在明处。都督,你且听老夫一句话,先见见那光明右使。让他把话说完了,再做决定不迟。弟兄们走了这么远的路,刚好也需要歇息歇息!”
只有毛贵,跟朱八十一同样眼睛瞪得滚圆。推开众人,大声说道:“怕什么怕。趁着他的人还没从汴梁返回来,直接干掉了他了事。到时候,就说咱们不晓得他已经投靠了刘帅了,怕他是诈降!我就不信,刘帅会因为这样一个恶贼,降罪你朱八十一!他如果真那么是非不分的话,老m•hetushu•com子跟你一起反了他!”
那光明右使范书童显然不太了解朱八十一的脾气,见他坐在临时用残砖搭起的椅子上,屁股都没挪一下,不觉有些恼怒,竖起手指,做了个火焰状手势,大声说道:“本使奉刘帅之命,巡视淮南,传播我光明教义。却不料受恶人所害,身陷囹圄,险些殉教而死。多亏了光明神保佑,给了青军万户张明鉴降下谕旨,令他幡然悔悟,改过自新。这才得以重见天日。呜呼,感谢明尊,令弟子脱离苦海。明尊,弟子将永颂你之名,将火种洒遍天下,直至灵魂回归光明神国。”
“人呢,人在哪?”朱八十一抹了把嘴角的血,大声追问。
“光明普遍皆清净,常乐寂灭无动诅。彼受欢乐无烦恼,若言有苦无是处!无量光,无量寿,无量神国!”郭子兴、孙德崖和毛贵等人赶紧也将手捏成火焰状,大声念诵经文。
无论内心深处到底信不信明教,眼下他们名义上都是教中弟子。攻城掠地和鼓舞士气的时候,也要借助m•hetushu.com信仰的力量。所以当光明右使范书童把经文一念出来,大伙气势上明显就低了一头。
下意识的,朱八十一的手就摸向了腰间刀柄,准备命令弟兄们过河去追杀张明鉴。逯鲁曾见此,赶紧用力扯住了他的右胳膊,大声劝阻:“都督,不可!他既然敢派使节来联络,肯定也会派出使节星夜赶往汴梁!”
大伙齐心协力,很快,一个似模似样的中军衙门就搭建完成。明教的光明右使范书童也恰好赶到,探头探脑地看了看,快走几步,冲着危襟正坐的朱八十一躬身施礼,“光明右使范书童,见过朱堂主。祝朱堂主百战百胜,广播我光明教义于世,早成正果!”
“来人,就在这里给本都督扎一个座位,本都督就坐在废墟上,看看那光明右使有何说辞!”朱八十一有个非常好的长处就是听得进去劝,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大声吩咐。
正说着,几个黑漆漆看不出模样的家伙,从废墟上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哭喊道:“大和图书总管,帮我们报仇啊。我们做牛做马,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
……
“人,人马上就过来了!”李喜喜用手向不远处的废墟上指了指,大声回应,“是两个小牢子,他们当时见势头不妙,躲在……”
“轰轰!轰轰!轰轰!”朱八十一感觉,自己耳畔好像有无数枚炮弹在炸响。不用再逃避了,恶事就是张明鉴干的。是他,趁着蒙古人撤走,红巾军未至,扬州城内出现权力真空的时候,趁机犯下了这滔天罪行。更可恨的是,这厮在毁掉了扬州之后,居然还打起了红巾军的旗号。说他自己是什么滁州大总管。狗屁!即便他是天王老子,今天朱某人也要他吃上一杀猪刀。
“大总管,报仇啊。张明鉴昨天一把大火,把扬州城,把扬州城彻底给毁了!”
刚才众人林林总总说了一大堆,只有一条,徐洪三认为是非常对的那就是,把事情做在明处,哪怕是最后要跟刘福通翻脸,也让对方知道淮安军是为什么翻脸。没必要遮遮掩掩,仿佛自己这边亏着多大的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