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三十九章 内讧(下)

“你们这帮王八蛋,串通好了冤枉老子!”张明鉴瞪着通红的两只眼睛,拼命朝众乱兵头上扑去,“老子当时倒是想管你们,你们肯听老子的么?当时抢钱时没分给老子一文,现在被抓了,却把过错全推到老子头上。老子这辈子欠了你娘的过夜钱了?!”
“呜呜,呜呜……”
“就是,姓张的。当初要不是你弄得大伙都没了退路,咱们何必落到如此下场?咱们爷们下了十八层地狱,也得拉着你!”
越说,众人胆子越大。一番讨论下来,居然有九个人都不认为张明鉴是真正的扬州总管,所以也不愿意平白冤枉了他。主审官罗本虽然觉得出乎意料,却也按照事先制定的规矩,不得不接受了众人的裁定,推翻了最后一项罪名。
“本官才不管你做了什么总管!”参军罗本憋了一肚子火气,说出的话不管不顾,“罪行就是罪行,你投靠了谁也洗不干净!即便有人赐了你免死金牌,只要你罪行属实,本官依旧要为扬州父老讨还个公道。本官自从追随我家大总管那一天起,就听我家大总管不止一次说过,他恨得不是蒙古人,而是恨蒙古人的所做所为,恨得是蒙古人拿大伙不当人看。你既然做得连蒙古人都不如,本官今天要是放过了你,岂不是为虎作伥?!来人,推出去,斩了,首级挂起来示众!”
“青天大老爷啊,您可为我们做主啊!”众苦主立刻跪了下和*图*书去,哭泣着喊叫了起来。然后你一句,我一句,将张明鉴如何教唆指使手下杀人放火,乱兵如何肆意残害百姓,以及当时的扬州官府如何不作为,如何与乱兵同流合污的举动,抖了个干干净净。真的是,字字带血,句句含泪。
张明鉴还想再分辨几句,却被对方那一句,“恨得不是蒙古人,而是蒙古的所做所为。”说得无言以对。踉跄着被拖出了审判场外,越走越远。猛然间,觉得自己大腿根儿处一紧,有股热乎乎的东西,哗啦啦淌了满地。
“请当日的苦主代表上堂。请当日的苦主代表上堂。”衙役们扯开嗓子,将命令一遍遍重复。
几乎每一项罪名,都获得了十三位宿老的一致通过。然而,当主审官罗本说出第八项,也就是最后一项罪名,张明鉴犯有渎职罪时,众宿老当中,却有一大半儿人摇起了头来,“这个,他这狗官,椅子都没坐热乎呢。不派人救火,算不上渎职!”
围观的十数万百姓,也都是当时受了青军和乱兵所害。虽然不能亲自进场指证张明鉴的罪行,此刻听了代表们的哭诉,也都红了眼睛,抽泣着叫喊道,“青天大老爷啊,您可别放过这姓张的。他当日做的事情,我们大伙都曾经亲眼看到。您一定要剐了他,然后挫骨扬灰,让他永世都不得超生!”
参军罗本听了,眼睛里也难受得厉害。用惊堂木在桌案上拍了和-图-书一下,大声喝问,“张明鉴,父老们的哭诉,你可都听清楚了?”
“第四项,张明鉴犯有绑架勒索罪……”
“大人非要杀张某,张某也没办法。但张某现在却已经痛改前非,做了红巾军的滁州总管。你要杀了张某,未免有同室操戈之嫌!”张明鉴明知道在劫难逃,却依旧不甘心。低着头,大声抗辩。
“剐了他,然后挫骨扬灰,让他永世都不得超生!”
“你如果做了鬼,不知道要下往地狱第几层呢?跟我等未必碰得上!”那些乱兵连连撇嘴,流着眼泪摇头。
“咱扬州父老讲道理,从没认可过他这个总管,当然也不求他能干人事儿!所以渎职不渎职,没啥关系!”
“现在,请陪审的宿老投票表决,张明鉴犯有故意杀人罪,可否通过?!”按照事先对朱八十一想法的理解,参军罗本大声喊道。
“第五项……”
张明鉴早就被哭诉声吓得两腿发软,此刻听到罗本准问,不敢再狡辩下去,但又不愿意放弃求生的希望。低着头,哆哆嗦嗦地回应道,“听,听到了。当日,当日之事,罪将,罪将的确有对不起大伙的地方。但,但当时罪将是蒙元的扬州总管,杀的抢的,也是蒙元治下的百姓。如果大人您为此就处置了罪将,罪将定然死不瞑目!”
“青天大老爷,您可一定为我等做主啊?!”
“第三项,张明鉴犯有教唆手下,抢劫罪……”
http://www•hetushu•com“通过。”“当然通过,这么好几万人,还能冤枉了他?”众陪审异口同声,都认定了张明鉴罪责。
“肃静!”参军罗本见底下越咬越不像话,用力拍了下惊堂木,大声打断。“把第三波证人带下去。请当日的苦主代表上堂。”
“你应该庆幸,我家总管不喜欢那么多杀人花样!”最后,主审罗本看了一眼张明鉴,大声宣布,“无论多少次斩首,都归结为一次。张明鉴,如此判你,你可心服?”
随即,他又用力敲了下桌子,命衙役将张明鉴拖回审判场中央,当众宣布此人犯有故意杀人、纵火、教唆杀人、抢劫杀人等七项大罪。按照每项判一个绞刑算法,共判了七次绞刑。两次绞刑递进一次斩首,则是斩首三次外加绞刑一次。
都是些用刑的老手,当然知道如何让犯人受到最大的痛苦,却不会立即要命。连二十棒子都没打完,张明鉴已经疼得满头大汗,双手举起来,大声讨饶,“别打了,青天大老爷。我招,我什么都招!”
“火是他放的,他当然不会救。跟他是不是扬州总管没关系!”
“是!”众衙役们早已忍无可忍,听见主审官罗本下令,立刻扑上来,将张明鉴按到在地。拔下裤子,一五一十地打了下去。
张明鉴甭看先前对着那些乱军将士理直气壮,此刻看了受害的百姓,却没勇气正面相对。任由对方把吐沫唾到自己hetushu.com前额上,也不敢抬起头来。
这些乱兵被抓获后,回首当日的所作所为,都知道此番恐怕是在劫难逃了。然而却又无法怪罪淮安军下手太狠,所以想来想去,只能把恨意全都着落在张明鉴头上。那张明鉴虽然蛮恶,却是第一次被原本属于自己的同伙联手斥骂,顿时憋的脸红脖子粗,愣了好一阵儿,才喃喃地说道,“你们,你们冤枉我。你们,你们都要下拔舌地狱。张某即便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他手上脚上都锁着铁链,因此只冲出几步,就被衙役又给硬拉了回来。那些契丹、高丽乱兵心里虽然害怕,却一个个梗着脖子喊道,“咱们怎么会冤枉你?要不是你的青军带头烧杀,咱们怎么会落到连退路都没有的下场。咱们爷几个被淮安军给抓了,活该杀头。你这带头的,也甭想落个什么好!”
在他们看来,自己当日杀人放火,完全是受了青军的诱导。所以顶多算作从犯,到了阎王爷哪里,也不会判得太重。而张明鉴这种有计划有组织杀人的恶贼,却活该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老人家,老人家们稍安勿噪。请把当日你们亲眼看到的情形,逐一说来!”参军罗本轻轻敲了下桌案,和颜悦色的吩咐。
“放屁!”参军罗本怒不可遏,用力拍打这桌案,大声咆哮,“蒙元治下的百姓,就不是百姓了?我家朱总管之所以起义兵,就是为了解民于倒悬。无论是www.hetushu.com蒙元治下,还是我淮安军治下,只要你残害了百姓,就罪该万死!”
“通过!”“他要是没放火,扬州城是谁烧的?”众宿老还是没有异议,全票通过了对第二项罪名的认定。
……
“是!”衙役们还没打过瘾,又狠狠敲了张明鉴几下,才将起拖起来,像拖死狗一般丢到了审判场的角落里。
“那接下来表决第二项,张明鉴犯有纵火罪,诸位宿老可否通过?”
“剐了他,剐了他,千刀万剐!”
骂完了,又是一拍惊堂木,“来人,先给我打他五十杀威棒!”
代表这个词,又是朱八十一的独创。但从字面上理解,倒也浅显易懂。不多时,在一名淮安军连长的带领下,有群衣衫褴褛的受害百姓,相互搀扶着走进了审判场内。目光看到张明鉴,立刻两眼冒火,围拢过去,指着后者鼻子骂道:“姓张的,你也有今天?!老天爷,你可算开了眼呐!老天爷,您赶紧打了个雷劈碎了他吧!”
参军罗本这会儿气儿消了大半儿,猛然间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下令打人屁股的权利。赶紧将惊堂木在桌子上敲了敲,就坡下驴。“既然你肯识时务,本官就免你皮肉之苦。来人,先把他带到一边去,穿上裤子,听候宣判。”
“这个?”有人一边说一边看罗本的眼睛,发现主审官大人没有发怒的迹象,硬着头皮补充,“他不救火,也不算渎职吧。当时闹事的乱兵太多,他的确想管也管不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