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二百八十章 膛线

此外,炮弹的落点,也变得更加容易判断。不再像先前没有膛线时那样,在风力和其他不可预知的外力作用下,发生巨大偏移。如果集中起二十门以上铜胎钢芯炮的话,完全可能对两千一百尺,也就三百五十步处的某个特定区域,进行覆盖性打击。
“两千零四十尺试射完毕,跳弹率五成半,深入目标区域最远八十尺,有效杀伤深度六十尺!”
“一千九百尺试射完毕。跳弹率六成,深入目标区域内最远九十尺,全部为有效杀伤!”
如果能开个双向虫洞,与朱大鹏那个时空对接就好了。这边随便一件东西拿过去,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而那边随便一件东西拿到这边来,都堪称神器。有两千支八一杠再加上二十门迫击炮,足以横扫天下。自己又何必苦苦地蹲在这里,琢磨什么雷酸汞和绿矾油?
“是!”黄老二行了个礼,大步流星跑开。不一会儿,就将预先准备好的开花弹塞进了炮膛中,冲着目标区域开始了狂轰滥炸。
三百步外的一片目标区,用树枝扎成的敌军方阵,被高速旋转跳跃的弹丸硬生生趟出了三道又宽又长的豁口,木屑满地,枝叶乱飞。
“轰!”“轰!”“轰!”声势看起来颇为浩大,但效果却非常一般。采用引线点火的炮弹,依旧很容易就因为落地时的剧烈碰撞而哑火。并且炮弹落地后,也不是立刻能能爆炸,总是或长或短地停留一段时间,然后才突然跳起来,将方圆三四步远的区域扫得一片狼藉。
“遵命!”黄老二兴高采烈地答应一声,指挥着麾下亲信,列队而上。推动炮车,走向一百二十尺外另外一处炮兵hetushu.com阵地。
“注意监视火炮温度和火炮表面状况,新弹丸包了软铅,可能更容易引起炸膛!”朱重九从后边跟了几步,大声提醒。
正想着如何将铜胎钢芯炮改进,才能达到另一个时空中的佛郎机标准,新一轮试射已经开始了。黄老二指挥着麾下的精锐炮手,将两公斤重的弹丸,变幻着各种角度,不停地打进预设的靶区中,砸得目标区域烟尘滚滚。
“两千四百尺……”
“两千一百六十尺试射完毕,跳弹率四成,深入目标区域七十尺……”
“嘭!”“嘭!”“嘭!”“彭!”“嘭!”“嘭!”“嘭!”“彭!”
“有效射程三百,不,一千八百尺,跳弹形成率四分之三。都督威武,说膛线有用,就真有用。这铜胎钢芯炮,重量比原来不过才多了五十大斤,效果,效果可提高了不止一倍!”不肯让焦玉一个人出风头,黄老歪也跳起来,大声补充。
没有触发式引信,开花弹的威力就无法得到有效发挥。而触发式引信到底怎么造,他在另一个时空的记忆里,却找不到任何印象。只知道可能需要用到雷汞为原料。而雷汞的制造,却要用到浓硝酸。浓硝酸的制造,则又涉及到了硝酸盐的煅烧,或者是用硝酸钠和浓硫酸进行反应。浓硫酸,则需要用绿矾煅烧,而绿矾产自哪里,他却是一无所知。
注2:虎蹲炮,戚继光征剿倭寇时,改良出来的小型散弹炮。根据出土实物测算,口径57mm,身管长度为42.3cm。可发射一百枚五钱重的弹丸。据记载射程高达一百余步,也就是一百五十米之上。但该炮有m•hetushu.com效射程应该没有那么远。采用黑火药发射的话,应该在八十到一百二十米之间。
“散弹炮!”朱重九微微一愣,旋即满脸的阴云一扫而空。是啊,虽然短时间内没法子弄出触发式引信来,但老子却完全可以弄出另外一大神器,虎蹲炮。那可是另一个时空中,戚继光他老人家对付倭寇的杀手锏,近距离内绝对是一扫一大片,连倭寇中的火铳手都只有望风而逃的份,更何况普通弓箭?
注1:明代中后期的佛郎机,射程因为型号不同,差异很大。但基本有效射程,都在六百米以上。至于“一炮下去,毙敌无算,糜烂十里”,纯属文人夸张,黑火药时代,没任何可能。
想到这儿,他再不顾上为造不出引信而忧郁,双手紧紧抓住焦玉的肩膀,将对方抓得呲牙咧嘴,“造,你尽管去造。无论花多少钱,都尽快把它给我弄出来。不用一百步,只要有效杀伤距离在五十步,也就是三百尺之上。我就给你记首功!”(注2)
“嗖——”“嗖——”“嗖——”“嗖——”凄厉的尖啸从半空掠过,随即就是一连串重物和地面接触的声音,“嘭!”“嘭!”“嘭!”“彭!”“嘭!”“嘭!”“嘭!”“彭!”,震得人心脏直打哆嗦。
黄老二拿着个皮纸本子跑来跑去,不断将数据汇总起来,汇报到朱重九面前。最大有效射程两千六百尺,也就是另一个时空六百四十米左右的距离。最远射程则高达八百米,如果正面砸中,依旧可以砸烂三寸厚的木板。只是无法形成跳弹,制造二次杀伤,所以失去了作为炮弹的意义。
……
http://m.hetushu.com成了,成了,成了!”没等弹丸完全停下来,大匠焦玉已经发了疯一般冲了过去。不会儿,又抱着一颗表面被磨成了黑色的弹丸,气喘吁吁地走了回来,“大都督,真的成了。四颗里边,出现了三颗跳弹,打进敌阵十五步,不,九十尺深。每颗跳起来的弹丸至少都砸碎了四个靶人,其他凡是被弹丸碰到的地方,全都露出了白色的木头茬子!”
“那个,那个六斤炮改成铜胎钢芯,小人,属下已经着手去做了!”知道自家都督有走神的毛病,焦玉在旁边站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回应。“但,但是,属下认为,当务,当务之急,是造,造一种专门用来发射散弹的小炮。不用打得太远,能杀伤一百步内的目标就行。作战的时候用四斤炮打远处,等敌人靠近了则用火铳加小炮轰,让他们的弓箭手彻底成为摆设!”
“那就把火炮再拉远些,每一百二十尺发射一轮,看看最大射程到底是多少。”朱重九先向黄老二还了个军礼,然后大声吩咐。
但与此同时,火炮的发射频率,也明显降低。原本差不多一分钟一次,现在即便由最熟练的炮手来操作,也得将近一分半到两分钟才能准备好。螺旋状膛线,不仅仅令弹丸装填时,花费了更多力气,甚至每次都要用擦炮膛的抹布木柄往里硬顶。发射之后,炮膛清理难度,也变得愈发地困难。
两害相权取起轻。比起四斤青铜炮先前鸡肋一般的杀伤力,朱重九宁愿多冒上几分炸膛的风险。至少,现在铜胎钢芯线膛炮,可以把两公斤的实心弹丸发射到四百五十米之外,并且能大概率形成跳弹。虽然距离他和图书记忆中的那种“一炮下去,毙敌无算,糜烂十里”,的红衣大炮差了许多,但好歹能算做真正的初级火炮了。而不像原来那样,充其量只能算一个大号火枪。(注1)
“可能不止一倍!”身为炮兵总教习的黄老二,也紧跟着从敌阵中钻了出来。走到朱重九身边,先敬了个军礼,然后非常专业地大声补充,“原来炮弹也可以对三百步,也就是一千八百尺处的敌军进行杀伤。但那么远的距离,即便形成跳弹,也只能砸中两到三个目标,然后就彻底失去了力气。而这次,基本上只要被弹丸挂上,就无法幸免。最深处有个靶人儿被弹丸正面砸中,三寸后的木盾裂成了六块!”
给弹丸包上一层高纯度软铅之后,可以通过铅的变形效果,将炮膛更好地密封,进而形成更大的膛压,令炮弹在射出时,获得更大的初始速度。但这种方法的坏处是,发射药爆燃形成的压力和热量,基本全被堵在了炮膛里边。炸膛的可能性,也大幅地增加。
“那就还是留给六斤炮专用吧!”朱重九想了想,随口吩咐。“你回去后看看,能不能把六斤炮也改成铜胎钢芯的,加上膛线。”
不像匠人们那样积习难改,他们对于新的度量衡,适应得非常快。作为一批老兵,令行禁止的概念,早已深入到他们每个人的骨髓。自家都督说用天尺,就用天尺,不需要任何理由,他们也不会追问。
人才,还是需要人才。这个时代,能出口成章的读书人好找,但懂得最基本化学知识的,恐怕只有山里面炼丹的道士才行。而把整个淮扬地区的炼丹道士全绑来,手把手教他们操作,能成功制造出硝酸的,恐怕也http://www.hetushu.com得是百里挑一。偏偏从硝酸到雷汞再到触发式引信,依旧差着十万八千里远!
“如果看到弹丸落地,就撒腿逃命的话,至少有三成几率逃掉!”没等黄老二过来汇报,大匠焦玉已经自己给自己泼起了冷水。“如果把引线尽量缩短的话,弄不好没等炮弹飞到地方,已经炸开了,一样起不到任何效果!”
“两千二百八十尺。跳弹率……”
两个人都不是很习惯直接用标准尺来计算长度,所以说话时总是磕磕绊绊。但表达出来的意思,却非常清楚。在采用了铜胎钢芯和膛线技术之后,可发射四斤弹丸的火炮,无论是威力,还是射程,都得到了大幅的提升。特别是跳弹形成率,至少达到了半数以上保证,而不是像原来那样,完全靠运气。
“嗖——”“嗖——”“嗖——”“嗖——”
不过这在火炮改为钢芯铜胎之后,炸膛的突然性和伤害效果,却得到了明显抑制。因为铜和铁两种金属在膨胀率和传热率两方面都有所差别,一旦炮管发生损伤,内部的钢芯和外部的铜胎,并不会同时爆裂。所以通过温度测定和炮身表面观察,有经验的炮手,完全可能提前预知火炮的受损程度,避免悲剧的发生。
跳弹形成率依旧在半数以上,特别是以三十到四十度之间仰角发射时,甚至能达到五分之三甚至四分之三。因为高速旋转的关系,弹丸上所蓄的动能也成倍增加。即便落在地上没有形成跳弹,也会以变幻莫测的轨迹,高速滚动。将目标区域的靶人如稻草一样纷纷割倒。
“炮身的温度怎样,如果可以的话,就试一轮开花弹。注意不要压得太紧!”朱重九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大声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