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黄河赋

第三百一十章 黄河赋(十一)

敌军根本没想到淮安军的战舰还可能突然改变速度,仓促之下,根本来不及调整方向。只好仓促发起进攻,隔着五百步远,就将炮弹接二连三打了过来。
话音刚落,耳畔已经传来的一连串炮响,“轰隆,轰隆,轰隆,轰隆,轰隆!”紧接着,远处小山的另外一侧,烟尘滚滚。显然,有人对着山坡进行了大规模炮击。
“是,末将遵命!”旗舰的舰长常浩然答应一声,立刻接管的整个舰队的指挥权。五艘战舰一字排开,押送着被俘的漕船去了北岸。然后又耐心地等着俘虏都离了船,徐洪三等人拔锚启航。然后才扯满了风帆,继续向上游推进。
“你们懂什么,对这种慢速火炮,站在甲板上反而最为安全。”朱重九看了两人一眼,笑着解释。(注1)
“绕过去,先把带炮的船,全给我打沉了!”朱重九怒不可遏,咬牙切齿的吩咐。
“是!”亲兵们冲上前,拖着胡力吉等一众俘虏就往下舱口走。
朱重九却从背后又叫住了他,继续大声吩咐,“释放了俘虏之后,就立刻驾驶着漕船顺流而下。待回到徐州,立刻学着敌军的样子,把手里的所有大漕船的船头上,都装一门四斤炮。然后让吴良谋看家,让刘子云带上两千战兵,乘船到芒砀山跟我汇合。”
“是和你那边一样的战船么?”朱重九无可奈何,只能退而求其次。“王保保携带了多少门火炮,那一万探马赤军中,水师占多少。其他个兵种都是什么?”
然而想到先前炮战时,对方炮弹那神鬼莫测的布朗hetushu.com运动轨迹。他又对自己的说法失去了信心,想了想,又笑着妥协,“也罢,你们说得对,我站在甲板上,反而劳弟兄们挂念。”
说罢,又将目光转向恭候在一边的常浩然,“舰队交给你,等徐洪三他们在北岸起锚之后,咱们立刻赶赴上游的芒砀山。你去从留下的那几名俘虏中,挑一个机灵的指路。争取天黑之前,能够赶到山下。”
“主公,微臣以为,如今困在芒砀山上的弟兄,恐怕最需要的不是援兵,而是一个希望!”冯国用犹豫了一下,走到朱重九身边,用极低的声音提醒。
“咚咚咚咚”的战鼓声抢先一步炸响,无数木浆从战舰底层甲板处探出来,击打在黄褐色的水面上,荡起滚滚白浪。整个舰队的速度骤然提高了一倍,切着敌阵右侧朝上游压了过去。
朱重九不信,将另外两组的俘虏也分头审问,结果亦跟胡力吉招供的差不多。察罕帖木儿是通过重赏,才从前来投降的水匪之口,得到了那支红巾军残部的线索。但到底是谁的队伍,规模多大,所有人都是两眼一抹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察罕贴木儿对此十分重视,特地派了其外甥王保保,带领一万探马赤军精锐乘坐大船前去剿灭。誓要将那支红巾残部斩草除根。
“嗯!来人,先把他们带下去!”朱重九挥了挥手,命令亲兵们将胡力吉带到底舱中暂时看押。
这种距离的炮击,纯粹属于像对手致敬。熟悉自家滑膛火炮射程的淮安军炮手们眼睛都不眨,透过侧和图书舷上的窗口,冷静地观察目标与自家之间的距离。
“战船,战船大概有十来艘的模样。火炮数量,罪将,罪将不太清楚!”胡力吉低头想了片刻,小心翼翼地回应。“察罕帖木儿是大名路的达鲁花赤,他手下原本没有水师。现在的船,都是四处搜罗来的,个头都不够大。所以能装上火炮充当战船的不多。不过用来拦截木筏子,肯定足够胜任。所以王保保也不怕他们跑掉,用战船封锁了水面,然后用渔船慢慢往山脚下运兵。”
注1:传说对于飞速缓慢的炮弹,如迫击炮,有经验的老兵甚至可以凭借炮弹破空的呼啸声,避开弹丸落点。对这种说法未考证过,不知道是否属实。
芒砀山区的确有红巾军!
察罕帖木儿已经抢先发现了他们!
接连两个吉凶不同的消息,让朱重九又惊又喜。然而再继续往详细处问,胡力吉就彻底回答不上来了。只是说自己今天早晨经过芒砀山附近时,双方还没正式开战。其他就则一概不清楚。
章溢和冯国用闻听朱重九要亲自带队,原本还打算劝上一劝。见徐洪三挨了训,知道决策已定,只好咧着嘴笑了笑,小心翼翼地劝道:“主公为了营救徐达将军,甘愿亲冒矢石,臣等深感佩服。然水战毕竟不比陆战,主公武艺再高,也派不上太多用场。所以下次与敌军交手之时,主公不妨到指挥舱里坐镇。一则可以减少些风险,二来也免得弟兄们担心!”
“本总管又没说不放!”朱重九狠狠瞪了胡力吉一眼,大声强调。“带下www•hetushu•com去,如果他再嚷嚷,就直接割了舌头!”
才转过山脚,迎面已经有一支蒙元的巡逻船队拦了过来。当先是三艘千石大粮船,然后是六七艘两百石左右的小货船,每艘船头上都架着一门四斤炮,像猎食的狼群般一拥而上。
“王保保是从上游过来的,要绕一下才能看见他的营盘!”也不知道常浩然给胡力吉许下了什么好处,后者非常热心地跑到前窗口,大声提醒。“他那边的炮,有不少是从李思齐红巾军中带过来的。比我船上装的那种轻便得多,无论是装船上,还是摆地上,都非常好用!”
“是!”徐洪三答应一声,点起一个伙的亲兵,转身就走。
常浩然的嘴角立刻涌起了一丝冷笑,冲着舱前甲板上的副舰长,大声命令,“一字阵,抢占上游。集中火力,打击距离最近目标!”
旗舰的六斤线膛炮,率先打出第一枚炮弹。拖着长长的白色水汽,在半空画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然后一头扎进率先冲过来的那艘两百石货船上,将对方拦腰砸成了两段。
五艘战舰都只装了四分之一载重,又正赶上顺风。虽是逆流,速度倒也不慢。到了下午三点三十分左右,芒砀山靠近黄河南岸的群峰已经遥遥在望。
“主公尽管回徐州去搬兵,微臣愿意领着弟兄们先去一趟芒砀山。无论是谁在那里,至少见了微臣,都会明白主公没有放弃他们!”章溢也快速跟过来,用同样低的声音请缨。
很明显,这是一群根本不懂得水战的菜鸟。即便里头有一两个二半吊子,也处于从www•hetushu.com属位置,根本没有发号施令的资格。
“是!末将遵命!”徐洪三无奈,只好躬身接令。然后领着那十名亲兵,快速爬下了绳梯。
李思齐这个王八蛋!投降蒙元也就罢了,还拐走了徐州军上百门火炮。这件事只要有人提起了,就让朱某人火冒三丈。要知道,几乎所有卖给赵君用的火炮,都是按成本价结算,并且是要多少就卖给多少,淮安军没从其中获得任何利益。如今可好,等同于成本价供应了蒙元。
他们两个这种豪情万丈的态度,倒是让朱重九眼睛一亮。笑了笑,大声命令,“洪三,你带上十名弟兄去接管漕船,先靠到北岸上去。然后把船和水手留下,让其他人让他们自行离开!”
“大人,您答应实话实说就放了我们的,您刚才亲口答应的!”胡力吉吓得魂飞魄散,两腿跪在地上,死活不肯起来。
二层甲板内,炮手们将单侧的两门线膛炮推出炮口,借助炮座上的一横一竖两个手柄迅速调整角度,瞄准距离自己最近的猎物。空有一身力气的战兵们则弯下腰去,将装满了火药的纸袋用刀子割开,彼此间隔着四个标准尺距离,摆在大炮两旁,尽可能地为炮手们创造便利。
俘虏们不敢哭出声音,瞪着惶恐的眼睛,用目光乞怜。朱重九却没心思再管他们死活,手指按在自家太阳穴处,来回揉搓。
沿途又零星遇到几波蒙元方面用渔船组成的搜索队。常浩然都指挥着战舰毫不客气地追上去,要么直接击沉,要么用大炮逼着对方跳水逃生。空荡荡的渔船则用缆绳串起www•hetushu•com来,拖在了一艘战舰之后,以备不时之需。
“得令勒!”常浩然等人对叛徒的恨意,丝毫不比朱重九少。立刻传令整个舰队,拉开距离,摆出一字阵形,沿着水道,朝炮声背后兜了过去。
行军打仗,最头疼的就是这种信息残缺不全的情况。无论怎么做决策,都像是在赌博。王保保麾下有一万敌军,而芒砀山上的红巾军规模不详。自己如今走在半路上,回头再调遣兵马船只的话,未必来得及赶上双方决战。而贸然冲过去,万一山上那支的红巾兵马规模太小,自己手中这点儿人,就是个个三头六臂,也对付不了一万探马赤军,平白给王保保送功劳而已。
亲眼目睹了一场有惊无险的水战,二人现在对自家炮舰的战斗力,都信心十足。觉得无论蒙元那边有多少战船,在淮安军的炮舰面前,都是摆设。大伙可以像长坂坡前赵子龙那样,轻松杀个七进七出。
“一字阵,抢占上游。集中火力,打击距离最近目标!”“一字阵,抢占上游。集中火力,打击距离最近目标!”瞭望手王三,是其他四艘战舰的瞭望手接力重复。大伙用旗帜和铁皮喇叭,将命令传达到舰队每个人耳朵。
“一字阵,抢占上游。集中火力,打击距离最近目标!”副舰长孙德举起铁皮喇叭,将命令大声重复。
“这……”徐洪三愣了愣,本能地就想劝自家主公不要亲临险境。朱重九却狠狠瞪了他一眼,大声呵斥,“执行命令!论起用兵打仗,你们哪个比得上老子?”
五百步,四百五,四百,三百五,三百,二百……“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