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满江红

第六章 雾起

“其实,大人刚才说得未必没有道理!”沉默了半晌之后,李汉卿终于带头向脱脱妥协,“只要咱能尽快打败了朱屠户,来一个雪雪也好,还是再来七八个哈麻也罢,都使不出什么歪招来!”
兄弟两个又低声商议了一会儿接下来要做的几件重要事情,然后各自带着亲卫回府。第二天一大早,就投入了忙碌的出征准备当中。在妥欢帖木儿的亲自过问下,有司动作极快,只用了三、五天左右的功夫,就将兵马粮草辎重全部准备停当。
“那就让他们在旁边看着便是,老夫问心无愧!”脱脱声音陡然转高,有根暗青色的血管,在额头上疯狂跳动。“自古以来,凡领兵在外的大将,有几个不受猜疑的?即便当年的中兴大唐郭子仪,身边还免不了有个鱼朝恩呢。只要老夫行得正,走得直,身边多了几个眼线,皇上反而更能安心。”
妥欢帖木儿闻讯大悦,先封赏若干办事用心的官员。然后亲自带领众文武,将大军送出了城外。
然而无论众人如何愤怒,如何激动,脱脱却始终不置一词。直到李汉卿再度低声催促,劝他早下决心。才用力挥了下手,喟然说道:“杀人立威的话就不要再提了。雪雪到了之后,打发他带领本部兵马去追杀那个王宣就是。益王那边,眼下正缺人手!”
如此一来,双方的战争,就彻底陷入了僵局。除了偶尔隔着淮河,来一通炮战之外,没任何进展。而炮战方面,脱脱这边,仍然捞不到半点儿便宜。虽然他这边有一种重达四千余斤的青铜大炮,无论射程还是威力方面,都远远超过了对方手里的任何火炮。
脱脱闻讯之后,大吃一惊。赶紧下令给众将,严禁他们在自己到来之前,轻举妄动。谁料没等命令传达到位,刚刚追到黄河岸边的汉军万户李大眼,就被朱屠户带着两万红巾贼,在北岸一个名叫大清口的地http://m.hetushu.com方给包了饺子,连半天时间都没坚持住,就全军覆没。
注2:天历事变,元文宗图帖尔睦做皇帝不合燕帖木儿的意,因此燕帖木儿便逼迫图帖尔睦下旨逊位,将皇位禅让给了其兄和世剌。但是元明宗即位之后,更不听话,所以仅仅一个月就暴毙。燕帖木儿拥立将元文宗“复位”。将明宗一派的文武尽数诛杀。这两场事件,受牵连者大多数都是蒙古人,都给蒙元帝国造成了极大的打击。
后半句话一出,让四下里顿时万籁俱寂。最近这两个月,大伙的战绩的确都不怎么样。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脱脱用兵过于谨慎,不肯给朱屠户任何钻空子的机会。另外一方面,则是由于姓朱的所采用的战术过于赖皮,让朝廷空有三十余万大军,却每天只能望河兴叹,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而这两种选择当中任何一种,朝廷的兵马都很难占到便宜。来自北方各地的蒙古、探马赤和汉军精锐,上了船之后,站都站不稳,更甭说于甲板上操炮张弓了。而强渡黄河的话,与淮水交汇之后,黄河末段的河面足足有五里宽。在淮安军的炮火打击下,三十万官军至少得死上两成,才有机会登上南岸。
“当初就该先收拾了哈麻和雪雪两个,然后再挥师南下。”蒙古万户哈剌怒不可遏,瓮声瓮气地说道。
而到了淮安之后,他几立刻亮出了牙齿。先派船队封锁了淮河,然后又在淮河与黄河交汇的清江口处,以最快速度修筑了一座炮台,摆上了数十门火炮。
“话谁都会说,办法呢?你莫非还有锦囊妙计不成!”探马赤军万户沙剌班掉拖头来,又一口咬向李汉卿。“要依着我,先放过朱屠户这一次,他还能反上天去?光是逃到淮东的上百万灾民,就能活活吃穷他。趁着他缓不过气来的机会,咱们和*图*书挥师北上,先清君侧。杀光了那些搬弄是非的小人,自然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见把自家弟弟吓成如此模样,哈麻想了想,又柔声说道,“无论如何,你已经拿到了两万禁军在手里,比原先咱们兄弟什么都没有强。趁着出征前这几天好好准备一下,多安插些自己人进去。等到了脱脱那边之后,一定不要让他看出破绽。遇到可以分兵外出的机会,就千万不要错过。记住了,在皇上真正下定决心动手之前,你距离脱脱越远,越是安全。”
注1:两都之争。元泰定帝也孙帖木儿信任回回人倒喇沙,但泰定帝死后,倒喇沙却试图篡位。枢密院事燕帖木儿率先行动,拥立武宗海山的次子图帖尔睦。倒喇沙无奈之下,拥立泰定帝之子阿不吉八。双方展开激战,死伤无数。最后倒喇沙兵败被杀,燕帖木儿从此把持朝政。
于是,待朝廷大军追上来时,形势就急转直下。先是曼不花、白音不花两个冒失的家伙,在洪泽湖上,被淮贼常浩然给打了个落花流水,从统军万户以下三十余名将领,尽数被人家抓了俘虏。
“将他给我叉出去,找间帐篷关起来,闭门思过!”踢开冲进来帮助收拾地面的亲兵,他手指着满脸不服的色目将领沙喇班,大声命令。“期间只给水喝,不给饭吃。什么时候学会管好自己的嘴巴了,什么时候再出来带兵。”
脱脱素有礼贤下士之名,身边当然少不了一群死心塌地替他效力的嫡系。于是,当脱脱将密信交给大伙传阅过后,所有人,脸上瞬间都阴云密布。
“是!”雪雪犹豫了片刻,将信将疑地点头。
“现在收拾了他们也不迟!那雪雪就是个废物,手下两万禁军又是刚刚拿到手,没有来得及扶持任何心腹。等他到了这里,丞相立刻找个由头宰了,并了他的部众。有了这颗人头挂在辕门上,我就不信,还www.hetushu.com有谁敢再过来啰嗦!”脱脱的绝对心腹,兵部侍郎李汉卿撇了撇嘴,冷笑着补充。
“这,这……”雪雪觉得心里越来越冷,浑身的血液都几乎凝结成冰。
“大人不听逆耳忠言,早晚有杀身之祸!”沙喇班却不服气,冲着脱脱行了个礼,转身跟着亲兵们大步往外走。临出中军帐之前,又回过头来,冲着李汉卿、龚伯遂等人叫嚷,“你们这些汉人,没一个好东西。明知道大人犯傻,还推着他去做岳飞。天日昭昭,天日昭昭!哈哈,丞相,您就等着上风波亭吧。看大元朝亡国之后,朝廷那边,有没有人记起您的好处来!”
然后,脱脱和蛤蝲、李汉卿等人,就遇到了自己最不愿面对的情况。朱屠户捞够了便宜,迅速带领麾下精锐返回了黄河南岸,从此龟缩不出。官军如果想跟他交手,要么从下游强渡黄河,要么在淮河与洪泽湖上,先打一场大规模水战。除此之外,根本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两个多月前,刚一将芝麻李、赵君用等人从绝境中救走,姓朱的就果断放弃了徐州。随即,又先后放弃睢宁、宿迁、虹县、泗洪等地,抢在朝廷的大军四面合围之前,一路逃回了淮安。
“没,没有的事情!”雪雪从小就怕自己的哥哥,听后者语气不善,赶紧低声解释,“我,我只是,只是觉得代价。代价未免太大了些而已。”
脱脱当然不肯被冒着非大胜即大败的风险,跟朱屠户来个水上决战。于是乎,最近两个多月来,蛤蝲、沙剌班、李汉卿等人智计百出,每个人都用尽了浑身解数。但无论他们如何出招,朱屠户应对方式只有一个,死守。死守住淮河与黄河交汇处的三角地段,按兵不动。任由对岸的元军露出什么破绽,都绝不回应。
后方出了这么大个变故,大元丞相脱脱虽然出征在外,却不可能一点儿动静都听不见。实际上,没等雪和*图*书雪出发,有一道八百里加急密报,已经沿着驿站,一路送到了他的手中。
但这种火炮,却没有丝毫准头。除了偶尔蒙中目标一两回之外,其他时候,都等于拿着铅弹在淮河对岸吓唬人玩儿。而淮安军那边有一种发射六斤弹丸,还能用一头水牛拉着就走的火炮,却打得又远又准,集中起二十余门来冷不防来一通齐射,保证将官军这边的炮阵给炸个七零八落。
“对,就这么干,看谁还敢再来送死!”其他各族文武闻听,立刻激动得拍起了巴掌。不愧有鬼才之名,李汉卿的招数就是干脆利落。有三十万大军在手,朝廷那边即便恼怒,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而自家亲弟弟死了都无力为其报仇的话,哈麻的威望定然会遭受空前打击。平素跟他同流合污的那伙人,很快也就会弃之而去。
雪雪带领众将士山呼万岁,翻身上马。沿着运河,浩浩荡荡一路向南杀去。发誓要打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这不是废话么?”探马赤军万户沙剌班向来与龚伯遂不睦,狠狠瞪了对方一眼,悻然说道,“皇上原本就不是什么雄主。咱们三十万大军又几乎是倾国精锐。恐怕出发那一刻起,就已经被怀疑上了……”
“所以郭子仪在相州城下,被史思明打了个溃不成军!”沙剌班看了看脱脱,兜头就是一盆冷水。“无数忠臣良将的尸骨,成就了他郭令公的美名。”
所以,此时此刻,脱脱不想抱怨大元皇帝妥欢帖木儿多疑,也不想抱怨哈麻和月阔察儿等人鼠目寸光。此时此刻,他只想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只要自己这边没有任何短处被人抓在手里了,眼下遇到的所有责难,当然就烟消云散。得胜班师后再于满朝文武的面前,向哈麻等人问责,也自然更理直气壮。
“大?以前两都之争和天历事变的时候,哪一回不是杀得尸山血海?即便脱脱当年铲除伯颜,遭牵hetushu.com连横死的恐怕也不下万人。你有可怜别人的那功夫,还是多想想咱们兄弟吧。皇上和脱脱两个都不是好相与的,你今天可怜别人,将来谁可怜咱们?!”(注1注2)
这盆水,的确足够凉。让脱脱的脸色,刹那就由赤红变成了青黑色。咬牙切齿地喘息了半晌,才低声回应道,“本相自然不会去做那郭令公。但诛杀雪雪立威的话,你等也休要再提。且不说哈麻与雪雪两个,当年曾经对本相有恩。就是雪雪此番前来,难道光是因为有人在皇上面前说了老夫坏话么?老夫和尔等连续两个多月来被挡在黄河岸边寸步难行,莫非不是事实?”
“大人……”蒙古万户哈剌立刻跳了起来,大声劝阻,“大人您要自己找死么。今天您放过了雪雪,用不了多久,皇上肯定会接二连三派人过来。眼下各路红巾贼都被打得魂飞胆落,您哪里那么地方,去打发各路援兵?”
“闭嘴!”脱脱忍无可忍,“啪”地一巴掌,将木制的帅案瞬间拍散了架,笔墨纸砚满地乱滚。
更可恨的是,朱屠户那边,随时被打坏一门火炮,随时就可以拖进城里去回炉重铸。而官军这个,却是被打坏一门就少一门。再这样僵持下去,甭说杀过河对岸,就是保证不被朱屠户派炮船过来偷袭,都日渐艰难了。
“怎么,你心软了?”敏锐地察觉出自家弟弟情绪不太稳定,哈麻立刻皱起眉头,沉声追问。
“皇上这是对丞相起了疑心!”参军龚伯遂最沉不住气,没等脱脱发问,就抢先开口分析道。“谁都知道禁军早已腐朽不堪,说是二十万大军,其中恐怕有一大半儿都被各级将领拿去吃了空饷。剩下的一小半儿,至少还有四成非老即弱,真的拉上战场,连朱屠户的一根手指头都挡不住。皇上明知道他么打不了仗,还派了雪雪带着两万禁军来支援丞相。恐怕,心思不是让他们来打仗,而是来就近监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