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四十四章 经济(上)

“风暴,据说是造孽过多,惹得龙王爷动了怒。装满银子的海船被卷走了一大半,剩下的全吓破了胆子,再也不敢胡折腾了!”苏先生的声音从耳畔传来,隐隐还带着几分大仇得报的快意。
如果张松和苏先生两人不提,他也许很难想起来,在另外一个时空,从明朝中晚期起,就会出现大量白银流入的情况。导致银价在明代出现剧烈波动,直接对国家的财政造成了威胁。而这些白银,主要来源地就是日本。大明的走私商人们只需要拉着整船的铜钱过去,换了白银回来,就会赚得盆满钵圆。(注1)
“呵呵……”四周围,传来了低低笑声。所有文武,都努力绷紧嘴巴,低下头,不让自己的目光与朱重九发生接触。后者最恨别人拿他当佛子,曾经无数次公开强调,他自己不是什么弥勒转世,更跟什么这教那派没半点儿关系。但很多人,特别是百工坊和大匠院的匠师们,却依旧固执的认为,自家大总管是欲盖弥彰。依旧固执的认为,只要朱佛子在场,大伙就诸事皆顺。包括镗制枪管的成品率,都会陡然提升许多。
“你是想让我来铸这第一枚铜钱对吧!”在低低的笑声中,朱重九脸上的肌肉反复抽动。最终,还是忍住了将黄老歪这块扶不上墙的烂泥踹翻在地的欲望,而是更加和气回应道:“好,正巧本总管今天事情不多,干脆跟你一起去。”
“那就这样定下来,由内务处主事张和_图_书松负责,工局主事黄正和大匠院主事焦玉帮衬,从即日起,着手督造金银铜钢四种钱币。”见大伙的意见基本上达成了统一,朱重九稍加斟酌,开始将任务落实到人。“金元和银元可以稍晚,铜钱和钢钱的样子,半个月之内,必须给我拿出来。”
“是!微臣定然不负主公所托。”内务处主事张松兴奋得骨头都轻了几两,躬身下去,响亮地答应。
“那些大食人胆子大得很,估计是赔光本钱,才不再做白银生意的。否则,他们才不会怕什么龙王爷!”张松的话则一针见血,说明了导致大食人放弃白银铜钱贸易航线的真正理由。
于是乎,铜、钢两种钱样的打造工作,倒也进行得飞快。只用了短短五天,张松、黄老歪和焦玉三人,就把拿出了三种方案出来。朱重九依照先前的承诺,将三种钱样都拿到议事堂中,当众展示。然后让大伙各抒己见。又用了短短半个时辰,就决定了最后的设计方案,交给百工坊去开炉试制。
“这里边从东向西,分别是制炮坊、造枪所和制镜坊,钱坊就设在最靠水边的那座大房子里。目前只有一台锻压机,如果试制合格的话,大匠院那边会陆续送新的锻压机过来!”一进了自己熟悉的地盘,黄老歪身上的畏缩感觉就彻底消失。指着全封闭式院子内一栋栋高大的砖房,满脸自豪地向众同僚们介绍。
“微,微臣,微臣有个不情之请!和图书”尽管是最早一批徐州班底,黄老歪一到正式议事之时,依旧觉得头皮发紧。双手捧着大伙最后挑选出来的母钱,结结巴巴地向朱重九施礼。
对于这个结论,众人也没有任何异议。毕竟这年头即便是大户人家,都懂得藏一些黄金来以备不时之需,更何况淮扬这么大的基业。并且就眼前的发展势头上来看,大伙对今后问鼎逐鹿之事,个个心中都充满了自信。早一步做准备,将来出兵争霸时的底气也就越充足。
在场很多人都跟他一样,非常瞧不起张松的人品,所以对朱重九的决定,心里都带着几分不满。但眼下整个淮扬系正出于高速上升期,每个人都忙得脚不沾地。所以大伙也没时间给张松拖后腿。被后者找上门之时,能帮忙就皱着眉头帮上一把。实在帮不上忙,也会尽力给后者指一条明路出来,以免耽误了自家主公的事情。
淮扬系的核心人物,都知道江湾新城深处隐藏着这一绝密所在。但经常有机会过来开一次眼界的,却只限于逯鲁曾、苏先生、陈基、罗本以及工局内部的寥寥十几位。其他人要么是在炮坊刚刚搬迁到位那会儿才来过一次,要么是只在远处遥遥地看过几眼,心中只能落下个粗略印象。今天得以走到近处,立刻被探入江面深处那一座座巨大的水车,惊得目瞪口呆。
铜钱太重,推一车铜钱买货的感觉肯定不会太好,而随着原始水动力工业的铺开,淮和*图*书扬经济肯定会越来越活跃。所以发行一种面值较大,又便于携带货币势在必行。而纸钞的信用,已经被蒙元君臣彻底给弄臭了大街,因此留给淮扬的选择,也就剩下了贵金属货币一种。
很显然,最初发现这一项大生意的,不是明朝本土商贩。而是当初世界上最为活跃,也最为开放的阿拉伯商人。但之后阿拉伯商人为什么放弃了白银和铜钱的双向走私买卖,进而退出了华夏周边海域,就不得而知了。
这个想法,倒很容易就被大伙接受。因为往来的大食商人,经常会携带一些金银货币入境。他们所携带的银元和金元,因为铸造精美、重量统一,往往能换到比本身所含金属价值更高的商品,并且广受民间富户追捧。
“微臣斗胆,请在银元之上,造金元。以镇府库!”张松最大的本事就是举一反三,紧跟着就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以往来扬州的海商,经常携带大笔银子。导致银价非常不稳。微臣记得,有一年银价暴跌,一两番银竟然换不到一千钱。而几个月之后,就又涨到了两千以上!”
注2:在中国古代,大多数王朝在繁荣时期,铸造的货币都比较精良。铜的含量占到六成,乃至七成以上。国库也会有比较充足的金银储备。凡是铸造劣质铜钱者,都会被视为对百姓财产的公开掠夺。掌权的皇帝也注意脸面,尽量不去铸造“恶钱”,“白钱”,以防遗臭万年。唯独所谓的雍正m.hetushu•com大帝,下旨铸造铜四铅六的劣钱。还美其名曰,为了杜绝民间造假。
“黄主事有话尽管说!”朱重九知道他的根底,抬抬手,尽量和颜悦色地鼓励。“就像咱们俩都在百工坊内一样,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错了对了都没关系!”
无论大食人撤出的具体原因到底是哪个,很显然,日本的银矿,在这个时代已经渐渐被发现、开采,并且逐渐开始向中国进行大量输出。如此,淮安军若是再以白银为主要货币,就会面临着极大的金融波动风险。所以,抢先一步,用黄金来稳定整个货币体系,便是一记未雨绸缪的妙招。至少会让新钱币的信用显得更有保证,而不会像某位千古大帝那样,钱越铸越小,成色却越来越差。(注2)
“臣等遵命!”逯鲁曾无可奈何,只好带头答应。
“应该是这么个道理!大食人俱是见利忘义之辈,不赔光的本钱,绝不会收手!”逯鲁曾对大食人的厌恶更甚于张松。用拐杖敲了敲地面,冷笑着补充。
“我记得,那应该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有一支大食人的船队,从倭国带来了整船的银子!”苏先生的回忆立刻被勾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补充。“那一年,徐州城内许多小门小户都折腾得很惨。倒是那些大户,平素家里就存着金豆子的,基本没受到啥波及。”
自有徐洪三出去备好了四轮马车,大伙沿着原始水泥铺就的官道,疾驰向南。一会儿功夫,就驶入了戒备森和图书严的江湾新城。然后又穿过了四、五道明岗暗哨,最终,马车停在了城南一处隐秘所在。
“是,臣等遵命!”被点了将的众人偷偷白了黄老歪几眼,然后无可奈何地答应。
“既然如此,张主事刚才之言便不是杞人忧天。咱们必须再铸一些金币,以备不时之需!”朱重九接过逯鲁曾的话头,笑着总结。
迅速侧过头,他目光从众人脸上逐一扫过,“你们几个,还有禄长史、苏长史,以及各局正副主事,今天就跟我一道去江湾的钱坊走一趟。看看咱们淮扬的制钱是怎么造出来的,以免今后说起来,心里头一点印象都没有!”
注1:这里朱重九的记忆有明显错误。事实上,白银大量流入,并没对明朝经济产生致命打击。但白银流入因为西班牙在马尼拉对华人的大屠杀和欧洲战争而出现断流,却给了大明经济致命一击。参见《洪业——清朝开国史》
“你们说是大食人,他们从日本朝中国贩运白银?他们后来怎么不再运了?”朱重九的眉头跳了跳,迅速找到了问题所在。
“那,那微臣就斗胆,斗胆请大总管,移驾到了钱坊。亲手,亲手给锻床,开光。不,开,开机!”黄老歪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密,嘴巴也越发地不利落。
“务必多准备几份,届时在议事堂里,大伙一道进行筛选!”看了看脸色仍然有些不快的逯鲁曾,朱重九又笑着补充。“在这期间,无论张主事找到哪个,大伙都必须尽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