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浪淘沙

第七十五章 时势(上)

“彭莹玉恐怕没那么容易对付!”听他越说越不靠谱,逯德山忍不住低声打断,“徐寿辉过去能压得住彭和尚与倪文俊,是凭借他带领大伙起兵反元之功。而自打当了天完皇帝之后,他就没干过一件正经事情。光顾着娶老婆,日日当新郎官。朝政基本全甩给了邹普胜,对外攻城略地,也全凭着倪、彭两人。所以当初的威望早已被用得所剩无几,再加上这回弃城而走,恐怕南派红巾上下,不会有多少人还瞧得起他。”
“别急,还有时间!”吴良谋笑了笑,斟酌着回应,“咱们先想办法稳住徐寿辉!来人,把陈将军和张将军,还有邹太师给我请来!”
“那就想办法让别人不敢再窥探蕲州!”只要吴良谋没打算驱逐徐寿辉,刘魁就绝对愿意帮他分忧解难,“先狠狠给答矢八都鲁父子一个教训,告诉他,徐寿辉是咱们大总管的人,谁敢再动蕲州,就是不给咱们大总管面子!”
“徐某人眼下在广济!”斥候连长黄叔度顶着满头大汗水走上前,向吴良谋大声汇报,“咱们的人已经联系上他了。但是他却不肯回来!”
“是!”亲兵们答应一声,小跑着去请陈友谅、张定边和邹普胜。不多时,三人结伴而至,脸色看起来依旧疲惫不堪,但身上的衣服和脚下的靴子,却都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
“看来这两个家伙还不服气啊!”吴良谋冷笑着摇头,目光和-图-书再度扫向身后的舆图。
“已经查探清楚了!”黄叔度毫不迟疑地回应,“答矢八都鲁带领麾下兵马去了蕲水,倪文俊把营盘扎在了蕲水城外。二人并没有拆掉蕲河上的木桥!从蕲州通往蕲水的道路,也没有遭到任何破坏!”
一番话被他说得声色俱厉,活脱流氓头子在为麾下小喽啰撑腰。但吴良谋和逯德山两人听了,各自的眼神却俱是一亮。
蕲州城原名蕲春,与蕲水城相距大概有四十余里。中间还隔着两条不大不小和河流。如果答矢八都鲁昨夜被打没了士气,肯定会破坏道路和桥梁,以免被淮安军乘胜追杀。而他现在的做法,显然是正整顿兵马,随时准备再杀过来洗雪前耻。
“那就打到他们俩服气为止,刚好杀鸡儆猴!”刘魁握着拳头,恶狠狠地说道。“让那些想趁机过来占便宜的家伙们好好想想,他们有没有足够的牙口!”
“说不定,朱重八和韩林儿,也会派人马过来捡现成便宜!”刘魁看了舆图一眼,不屑地撇嘴。
“见过吴将军!”三人一进门,就立刻齐齐肃立拱手,“昨夜救命之恩,蕲州上下,此生必不敢忘!”
上述事情说起来简单,真正干起来,却是千头万绪。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蕲州城才完全被淮安第五军团收归掌控。派出寻找徐寿辉和敌军踪迹的斥候,也纷纷返了回来。
……
淮扬http://www.hetushu•com大总管府暂时没有力气将蕲州纳入治下,但扶植一个傀儡,让他唯大总管府马首是瞻却没有太多问题。从这个角度上看,徐寿辉的贪生怕死,恰恰成了他的优点。即便他将来野心膨胀得再厉害,只要大总管府对其保持着足够武力优势,他也不敢翻起什么浪花来。
“那他说没说过,将来有什么打算?”吴良谋笑了笑,继续询问。
并且扶植徐寿辉,也没有完全违反大总管的命令。毕竟当初淮安军出兵的战略目标之一,就是逼迫徐寿辉去除帝号,与其他各路红巾平起平坐,共同奉《高邮之约》为圭臬。
“据咱们的弟兄汇报,徐寿辉身边所带的护卫只有四百余人,但珠宝细软就拉了六十几大车。所以注定无法走得太快,能一夜时间逃到广济,已经算是竭尽所能了!”黄叔度眼里,也不大瞧得上这位敌军尚未入城就卷铺盖逃命的天完皇帝,耸耸肩,继续大声补充。
“关键是粮草弹药都无法自给!大总管那边,也派不过足够的文官来!”刘魁听了,也笑着摇头。丝毫不认为吴良谋的“设想”,有实现的可能。
“彭和尚虽然野心很大,却是个响当当的汉子,绝不会像倪文俊那样认贼作父!”逯德山对彭莹玉一向持赞赏态度,点点头,笑着表示赞同。
“依禄某看,他是等着咱们出招呢?”第五军团长史逯德山迅速接过话hetushu.com头,大声提醒。“他是料定了,咱们不会主动攻击他。而有蕲州城在前面挡着,答矢八都鲁和倪文俊两个,一时半会儿也打不到广济去。只要能多拖上些时日,彭莹玉和赵普胜两个,怎么着也得再派点儿兵马过来!”
“所以说来说去,最关键点还要着落在徐寿辉身上!”
淮安军不出兵,周围诸侯就对蕲州之危视而不见,谁也不愿意过来跟答矢八都鲁硬拼。但淮安军的兵马一到,就自然成为跟元军交战的主力。其他红巾诸侯再派人过来,就非但不会遭到太大损失,反而趁机捞些名声及实际上的好处,当然是何乐而不为?
“你要把蕲州城占下来?”逯德山立刻误解了吴良谋的意思,被吓得连连摆手,“不行,这绝对不行!除非你有本事回过头去,把朱重八一并给灭了。”
吴良谋也不做解释,迅速藏起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笑了笑,撇着嘴道,“我只是觉得,不能白白便宜了徐寿辉这软骨头而已!否则等咱们一走,他还得把蕲州城拱手让给别人!”
“那是,好歹也当过皇帝的人!”吴良谋笑着插了一句,眼神渐渐发冷。“答矢八都鲁和倪文俊两个退到了什么位置,斥候查探清楚了么?”
“彭和尚虽然派了陈友谅带兵来给他帮忙,却没再派人过来救他的驾。很明显,已经起了让让他这个天完皇帝自生自灭的念头。”吴良谋也摇了摇头,笑着补充。www.hetushu.com
“赵普胜、欧普祥、丁普朗三人,都是彭莹玉的门生。彭莹玉不肯起兵造徐寿辉的反,他们三个就不会轻举妄动!”
“至少,只要徐寿辉一天不死,彭和尚就很难另起山头。除非他也学倪文俊,去投降蒙古人!”刘魁闻听,立刻退而求其次。
在他们两个眼里,自家大总管气度恢弘,绝不会因为第五军团对他的战略目标做了些变动,就从此对大伙心生间隙。但大总管府的地盘这两年膨胀过快,却着实是个大麻烦。缺钱,缺粮、缺兵马,缺官吏,光是徐睢淮扬就已经把大伙忙得焦头烂额。偏偏蕲州和扬州之间还隔着朱重八和彭莹玉,什么都得靠水路运。在如此多不利情况下,这块飞地对大总管府来说绝对就是个鸡肋!
“没说过,但是他好像也不打算再往远了跑了。就蹲在广济城里,紧闭四门!”黄叔度的回答,听上去很是出人意料。
“徐寿辉毕竟还是彭和尚与赵普胜两个名义上的主公。咱们如果控制了他,彭、赵二人,今后对上淮安军就会缚手缚脚。如果能让蕲州、宿松和池州与咱们淮安军共同进退,咱们就能对朱重八构成包夹之势。随时都可以出兵去端掉他的老巢!”见吴良谋和逯德山二人没有发表任何反对意见,刘魁大受鼓舞,继续信马由缰地幻想。
“咱们得尽快找到他,免得这家伙被吓坏了,一路跑到别人的地盘上!”
“还有一个邹普胜,天和_图_书完朝的太师。恐怕也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
三人都是读过很多年书,底子原本就远比同龄人打得扎实。在朱重九麾下又一直被当作栋梁之才来精心培养磨砺,所以眼下无论本领和见识,都早已不在冯国用、章溢等谋士之下。稍微用上一点儿心思,就将扶植徐寿辉为傀儡的利弊,分析了个清清楚楚。
“所以过来的人越多,徐寿辉自己的选择余地就越大,越奇货可居。”逯德山再次接过话头,冷笑着补充,“这个人啊,见识短是短了些,心思转得可一点儿都不慢!”
淮安军的传统向来就是能说能做,当确定把徐寿辉树为傀儡,比先前的目光对淮扬更有利之后,三人立刻决定开始动手实施。先联名写了一封信,送回大总管府,说明改变战略目标的理由及蕲州城当前所面临的真实情况,然后一边组织兵马,入城接管城墙、衙门、皇宫以及各级府库,一边撒出大量斥候,设法寻找徐寿辉和敌军的行踪。
“广济?”吴良谋的眉头跳了跳,目光迅速扫向身后挂在墙上的舆图。
“他未必会舍得蕲州。以他目前的情况,去了别人那边,照旧是被当作傀儡养起来。还不如直接投靠咱们大总管,好歹将来不失梁公之位!”(注1)
按照舆图上标识,广济距离蕲州只有三十几里路,骑兵半个时辰就能追到城下。这个天完皇帝,跑了整整一宿居然才跑出这么一丁点儿路,腿脚可真不是一般的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