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七十三章 涤荡(上)

“是!”有人大声答应着,投下火把。将杨完者的中军大帐点成一支巨大的蜡烛。腾空而起的烈焰,瞬间照亮了半边山丘,照亮兴高采烈的钟矮子等人,照亮垂头丧气的俘虏以及地面上枕籍的尸骸。
若是这四千人的领军大将,是朱、徐、胡、吴等赫赫有名的巨寇也罢,老儒张昱也不会觉得自己所选择的主公输得太冤枉。偏偏从双方交手到现在,朱屠户、徐脚夫、胡兵痞和吴帮闲等大寇都没露脸儿,出马的只是徐贼麾下的某个无名之辈。并且这个无名之辈在领军打仗方面也没什么过人之处,只懂得一味地让他手下的人朝着苗军中枢猛打硬冲。
不多时,一小队身材差不多的俘虏,被推搡着,走向火堆。每个人面孔,都被火光照清清楚楚。
谁料想,对面的小兵根本就是刚出道儿的雏儿,听完他自报家门之后,居然再度满脸茫然地摇头,“张昱?没听说过。不过你既然是杨屠夫的参军,应该能认识他吧?赶紧站起来跟我走,那边刚刚抓到一个姓杨的。你看看他到底是真是假!”
“老夫岂是那卖主之人?”老儒张昱勃然大怒,挥舞几下干瘦的胳膊,用颤抖的声音抗议,“你,你干脆就杀了老夫。否则,老夫宁死也不会让你如愿!”
最后一句话,骂得着实过于恶毒。把个老儒张昱刺激得额头上青筋乱跳,从地上抓起一块儿石头,就想跟对方拼命。
有道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这当口上,他可不敢保证对方看在自己活了一大把年纪的份上就给予足够的尊重。只能主动告知身份,以确保能活着见到朱重九、徐达和胡大海等人。然后再想方设法提醒几个大寇顾忌儒林的口碑,放自己一条生路。
“是!”众亲兵答应着接令,很快,就将一干重要缴获,全都用长矛挑上了半空。
“冲上去,杀淮贼!杀淮贼”杨完者的弟弟杨通知挥刀乱砍,逼着周围的苗军发动进攻。hetushu.com众土司、小锣和麻线们,却纷纷转身走开,不肯服从他的任何命令。
“饶……”张昱吓得亡魂大冒,再也顾不上什么斯文不斯文,求告的话脱口而出,“饶命啊,军爷。老,小老儿姓张,名昱,乃杨骠骑帐下中兵参军。你把我平安交给上头,肯定能立一个大功!”
杨完者就在俘虏当中,山下的苗军冲上去,则他必然会死。而其余诸杨都不似杨完者那样受山民们的拥戴。把弟兄们都交给他指挥,大伙估计谁也多活不了几天。
正郁郁地自我安慰着,又一队淮安士卒平端着刺刀从他身边跑过。带队的十夫长目光敏锐,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张昱身上的绸缎长衫和胸前的雪白胡须。眉头皱了皱,冲着身边喊道,“小安子,你留下,这好像是条大鱼!”
“读书多,却不一定就懂道理,更不一定心肠就好!”新兵小安子撇撇嘴,再度大声打断。“你想想你替杨屠夫做的那些鸟事儿,哪一点儿对得起你们读书人的老祖宗?杨屠夫在江南到处杀人放火,你怎么就能装着什么都没看见?”
山脚下,好不容易才开始安稳下来的众苗军将士,顿时又是一片大乱。他们之所以还能强撑着不散去,就是因为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自家主帅杨完者没有被淮安军抓到,而是偷偷藏了起来。只要大伙攻上山顶,将淮安军全部杀死。自家主帅就能毫发无伤地,重新从某个隐蔽处钻出!
“杀杨完者!”
下一个瞬间,还没等李子鱼命人将真正的杨完者揪出,山脚处的数万苗军,忽然发出“轰”地一声巨响,四散奔逃!
“把所有杨完者都给我押过来,押到火堆前!”李子鱼想了想,迅速说出第三条命令。
“把杨完者的帅旗,头盔、战袍,都给我挑起来!”第三军团长史李子鱼笑着点点头,继续不慌不忙地吩咐。
“别吹牛皮,你到底叫什么名字!速速如实招供!”和-图-书新兵小安子才没心思听他自怨自艾,将刺刀往前探了探,厉声打断。
说罢,再也不理睬老儒张昱。举起头来朝四下瞭望。只见一队队自家袍泽在山丘最高处跑来跑去,不停地将漏网之鱼从树后、草丛中,或者土坑里给揪出来,然后像赶鸭子般赶到指定位置收容。而山坡下,则有数不清的敌军陆续赶到,却既不敢向上发动攻击,又不愿意各自散去,乱哄哄地如失去了目标的蚂蚁般,挤来挤去。
玉璧不能碰石头,白鹤无需斗野鸡。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要死也该是捧起一杯毒酒向北而拜,不该是用大好头颅去硬碰几双扶犁黑手。所以暂且忍一忍胯下之辱也没什么,他日未必不能连本带利讨还回来!
“哈哈,没抓到,没抓到!”老儒张昱也偷偷地举目四望,看见山脚下大堆大堆的援兵,忍不住洋洋得意,“你们高兴不了多久了。这里已经被包围了。只要天一亮,发现杨骠骑不在你们手里……”
“行大事者,岂能拘泥小节!”老儒张昱心里悄悄地嘀咕。同时继续偷偷向紫云台下观望。已经有人站出来约束队伍,不知道是杨完者的弟弟,还是其他土司。只要前来增援的各支苗军达成了一致,便可以挥师攻山,将紫云台上的淮贼统统剁成肉酱。
“遵命!”亲兵们继续大笑着答应。
“你……”老儒张昱激灵灵打了个哆嗦,求生的本能瞬间再度占据了上风。迫不及待地丢下石头,抱住自己的后颈跪倒,嘴里含混不清地嘟囔,“斯文扫地,斯文扫地!真是斯文扫地。老夫自幼饱读诗书,年不到十四便名动朝野。今日虽然不幸落入你手,却也应得……”
“老子没功夫分辨你们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正当杨通知急得两眼发红之时,火堆旁,李子鱼举起一个铁皮喇叭,从容不迫地说道,“老子数三个数,如果你们不指认哪个是真杨完者,老子就把你们全都杀掉http://m.hetushu.com。如果杀掉你们之后,还没找到真杨完者,嘿嘿,老子也只好不讲理一回,将今晚的俘虏也都砍了脑袋。看山下的那帮家伙还能救走谁!”
这简直就是对兵法的侮辱,张昱自问也算熟读战策,自投军以来追随在杨完者鞍前马后,经历血战不下百场。却从没见到过,如此丑陋,又如此野蛮的战术。没有运筹帷幄,没有绝粮、断水、放火、离间等传说中的经典巧计,甚至连排兵布阵都做得非常潦草,只是掏出刀子来冲着对手的心窝子乱捅。
新兵小安子显然也知道自家遇到了麻烦,背对着老儒张昱,双脚焦躁地来回移动,“刚才就抓到了,刚才就抓到了。这姓杨的,真不要脸。居然跟小兵换着衣服逃命!”
败了,拥兵近十万的杨完者,居然在苗军最熟悉的山区,败给了外来的淮贼。而后者,今夜总计杀上紫云台的兵马也不会超过四千!
“冲上去,杀淮贼!”他的亲信大声响应,带头向山坡上猛跑。然而,身后的追随者却是寥寥无几。几乎所有苗军,此时此刻,眼睛都集中在火堆旁,望着那一串杨完者,满脸恐慌。
……
“啊——!”石块旁,老儒张昱嘴里发出绝望的惊呼。他所效忠的主子就在俘虏中间,与临时抓来顶包的替身们一道,被绑在火堆旁,满是血污的面孔上,不见平日的半点儿威严。
听着近在咫尺的喊杀声,老儒张昱趴在一块儿高高凸起的石头旁,两只昏黄的眼睛里,写满了不甘。
正兴奋地想着,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个淮安军将领挥了下胳膊,大声命令,“把杨完者的帐篷点着!”
“弟兄们,给我上!”山脚下,杨完者的弟弟杨通知挥舞着弯刀,大声叫嚣。“冲上去,将淮贼杀光!”
说罢,他先竖起三根手指,然后一个挨一个慢慢弯曲,“一,二……”
“呀,你居然胆子还大起来了!”新兵小安子皱了皱眉头,诧异地夸赞。和图书“我是在帮你,你知道不知道?你给杨屠夫出谋划策,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即便名头再响亮,咱淮扬的律法也饶不了你。除非你能将功补过,把真正的杨屠夫给指认出来。说不定罗主事在审判你的时候,念在你一大把年纪的份上,还能让你回家闭门思过,好歹落个善终!!”
“你才丢先人的脸!我张家世受大元皇恩,理当出力报效。倒是你们这些愚夫……”老儒张昱被刺激得面红耳赤,手撑石头表面就想站起来与对方理论。然而看到对方手中那明晃晃的刺刀,双膝又瞬间开始发软,“倒是你们这些庶民,不,不知报效朝廷,反倒……”
而熟读兵书,老于战阵的杨完者杨骠骑,居然对一个无名之辈捅过来的乱刀子束手无策。只招架了不到小半个时辰就不得不仓惶撤退,然后在撤退的途中被追兵包围,一不小心龙困浅滩!
小安子闻听,不屑地撇嘴。“那就算了,你老实在地上蹲着吧!我就不信,没了你,就找不出第二个认识姓杨的人来!不过你这个人也真够贱的,宁愿为了一个异族去死。当那些异族杀你的同胞时,你反倒在一旁给他抚掌叫好。”
“你,你休想蛊惑,蛊惑老夫!”张昱拼命地摇头,但是说话音量,却不由自主地降低了许多,“老夫,老夫不会上你的当。杨,杨骠骑对老夫有知遇之恩,老夫,老夫岂能为了自己,自己不死,而,而背叛,背叛于他?”
“又是我?”队伍中,身材最为单薄的一个少年大声抗议,却不得不将脚步停下来,扭头跑向张昱,“蹲下,抱好头。你,姓什么叫什么?自己交代!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不好好在家养老,跟在杨屠夫身后瞎忙活个什么劲儿啊!!”
老儒张昱被吓了一个哆嗦,顿时不敢再将心中的期盼宣之于口。但是一双昏黄的眼珠却贼遛遛的到处乱扫,只期盼自己在其他苗军攻上来之前,永远看不到杨完者。
“放屁!”新兵m.hetushu.com小安子本能地向后退开半步,双腿和双臂同时蓄势,端刀欲刺。待看到对方又忽然蹲了下去,双手重新抱住了脑袋。守中的刺刀便无法再刺下去,气得忍不住大声喝骂,“放你娘的臭狗屁!老子当年饿得走不动路时,朝廷在哪里?老子的娘亲、阿爷都被洪水卷走之时,朝廷在哪里?你这老不羞,口口声声说世受大元皇恩!你都七老八十了,你生下来那会儿蒙古人刚刚打到长江边上,你一个庐州人又受的是哪门子恩典?莫非你亲爹是蒙古人?所以你念念不忘认祖归宗?!”
“老夫,老夫世受大元……”张昱被数落得面孔发紫,喃喃地辩解。然而想起刚才对方那句恶毒的质问,后面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只好将头扎进草丛里,低声嘟囔,“斯文扫地,斯文扫地。老夫读了这么多的书……”
“没听说过!”新兵小安子摇了摇头,脸上没有丝毫敬仰之情。“喂,我说老不羞,俺问你的名字,你提别人干什么?难道你也知道帮杨屠夫造孽丢先人么?”
“老夫,老夫乃,乃是……”张昱被明晃晃的三棱刺刀闪得眼皮直发麻,只好按照对方的要求自我介绍。“乃是虞文靖公门下弟子,翰林学士张蜕庵公之族侄,庐陵张氏之……”
“放下兵器,双手抱头!!”几双包着铁皮的战靴从石块旁跑过,骄傲的劝降声震耳欲聋。老儒张昱被吓得打了个哆嗦,本能地举起双手,抱住自己的后颈。
只可惜,他的动作实在过于迟缓,刚把石块抓在手里,耳畔就传来一声断喝,“放下,双手抱头,否则格杀勿论!”
“闭嘴,如果下面的人敢往上冲,老子就先宰了你!”新兵小安子暴怒,回过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大声强调。
“杀杨完者!”
“他是杨完者!”没等第二根手指完全弯下,已经有三名替身跳起来,齐齐指向队伍当中的一个身材最粗壮的家伙,“就是他,就是他。长官饶命,我们都是被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