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男儿行

作者:酒徒
男儿行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南乡子

第八十一章 激流(上)

“怪就怪那胡深,居然忘恩负义,临阵倒戈!”
伊万诺夫见了,赶紧笑着伸手去搀扶,“两位将军这是哪里话来,二位肯放下武器归降,不知道避免了多少弟兄流血。仅此一举,就该在功劳簿上大书特书!快快起来,把弟兄们也赶紧都带进寨子里。石抹宜孙说不定还要反扑,别让弟兄们被他打个措手不及!”
用最快速度将内部反抗镇压掉之后,王章又抹了一把脸上的血。仰起头,冲着打虎口上的胡深喊道,“老胡,咱们兄弟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投了个好东家,总不能连条活路都不给弟兄们留吧?!我跟刘七两个也弃暗投明了,接不接纳,你看着办!”
“明白!”胡深用力点了下头,然后将目光再度转向后山坡,“老王、老刘,弃暗投明的事情好说。我身边这位就是胡大海将军的亲信,他可以替你们二位引荐。但眼下还请二位先约束好各自麾下的弟兄,在山道两边等上片刻。胡大海将军已经到门外了,我得先过去迎接他老人家的大和*图*书军!”
那王章和刘毅虽然从未跟伊万诺夫见过面儿,但也知道淮安军第二军团的副都指挥使是名蓝眼睛黄头发的罗刹人。因此远远地就拜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大声说道:“罪将不知顺逆,投降来迟,死罪,死罪!”
“投降!我等愿为王师开路!”刘毅先是愣了愣,随即也高高地举起的腰刀。
刚刚目睹了王章毫不犹豫地诛杀其旧日同僚,赵不花打心眼里头看不上此人。然而战场上毕竟要以大局为重,因此他想了想,低声道:“可以先答应他们,但是不要放他们进寨。等伊万都指挥使带着大队人马过来之后,再做下一步定夺!”
伊万诺夫已经从胡深和赵不花嘴里,听闻了王章和刘毅两个人的事情。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这两个家伙连自家袍泽都下的去手,恐怕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这回投靠咱们是被逼无奈,下回万一遇到什么紧急时刻,保不准又得在背后捅咱们的刀子!”
“胡深,你个忘恩负义的www•hetushu.com狗贼——!”曲瀚抬起头,指着正在大声冲自己高喊的人,破口大骂。然而骂人话刚说了一半儿,腰间猛然传来一阵刺痛。愕然转头,正看见好朋友王章那狰狞的面孔。
两个义兵将领王章和刘毅,当然是满腹委屈。但是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想回头已经没有了任何可能。因此犹豫再三,最终只是喃喃地骂了几句,然后认命地在山路旁约束队伍。
他的亲兵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事情不对。哭喊着冲过来拼命。然而失去了主心骨的他们,又怎是王章和刘毅两个的对手。很快,就被后二人带着各自的嫡系击溃,一个挨一个砍死在山道旁。
“都到这时候了你们俩还说这些没有的东西干什么?要紧的是,咱们哥仨该怎么办?”
“这……”胡深扭过头,用目光向陪伴自己返回来的淮安军亲兵连长赵不花探询。
他们人数虽然少,可带来的效果却是一锤定音。非但令正在反扑的“义兵”再度狼狈而退,曲瀚、王章、刘毅,三个“和_图_书义兵”将领,也瞬间失去了获胜的信心。一个个满脸灰败,相顾说道:“这回麻烦大了。打虎口一失,淮贼就可以绕到樊岭背后,将大帅活活困死在山上。”
“对不起,曲大哥,兄弟我不想死在这儿!”王章迅速拧动短刃,咬着牙咆哮,“兄弟我知道你跟石抹大人走得近,所以直接送走你,免得你为难。兄弟我这边,就不奉陪了!”
说罢,将短刀猛地向外一抽,高高举起,“投降,我们也要投降。不打了,我们情愿为王师先导!”
“咯咯,咯咯,咯咯……”曲瀚疼得根本说不出话,瞪圆了眼睛,看着两位平素跟自己发誓过同生共死的兄弟,缓缓栽倒。
剩余的两千多曲家“义兵”,则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王章和刘毅二人的部属给分割包围了起来,迅速夺走了武器,成为献给新朝的投名状。
说罢,也不管王章和刘毅二人如何叫嚷。先调集弓箭手上来严阵以待,随即,将身影缩回了寨墙后,再也不肯露面儿。
片刻后,淮安军第m.hetushu•com二零三二团赶到,快速接管打虎口防务。王章和刘毅两个,就更没有机会再做任何挣扎。又过了几分钟,第二零五旅,虎蹲炮连,也先后移动到位,将各类长短火器架在了打虎口的山顶。
随即,他吩咐胡深打开寨子后门,亲自前去迎接两名降将入内。
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忽然又听见头顶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各位兄弟,别打了,回家去吧。朱总管找泉州蒲家报仇,关咱们兄弟鸟事?咱们兄弟明知道挡人家不住还要拦在这里,图的又是什么啊?”
“毕竟他们是阵前倒戈,咱们没有再把他们推向蒙元的道理!要我说还是放进寨子里来,至于今后怎么用,自然由胡将军和王长史他们两个决定!”副长史黄潜怕伊万诺夫寒了起义者的心,凑上前,低声提议。
当第二军团副都指挥使伊万诺夫把胡深麾下的兵马也带上来之后,打虎口就彻底宣告易手。站在岭后的王章和刘毅两个,也彻底放弃了心中的多余考虑。跳下各自的战马,把兵器www•hetushu•com丢给身后亲兵,结伴沿着山路走向寨门,任凭胜利方宰割。
“也罢,反正他们需要先去军校读一轮书,才能再出来领兵!”伊万诺夫又斟酌了一下,硬着头皮做出决定。
“给我上,上去,打虎砦里没几个人!”副万户曲瀚气急败坏,挥刀朝溃兵头上乱剁。好不容易鼓舞起了士气,再度发起进攻。哪里还来得及?负责保护胡深的二十几名淮安军精锐卫士已经飞马赶制,居高临下,就是一通火枪。“呯呯、呯呯、呯呯……”
“大人如此慈悲,我二人必将铭刻五内!”王章和刘毅顺势站起身,然后互相看了看,猛地咬牙,“罪将斗胆,请求大人给我二人一哨兵马。我二人趁着石抹宜孙不备,去偷袭桃花砦。明天一早,定然把砦子献于大人马前!”
“对啊,怎么办?陈仲贞怎么往南下去了,他准备逃到哪里去……”
反攻杀虎口的各路浙东义兵原本就没多少斗志,猛然发现自己这边最大的一股力量,陈仲贞部居然不战而走,立刻泄了气。连滚带爬地从山道上逃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