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别那么骄傲

作者:随侯珠
别那么骄傲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十五章

只有五块钱,买不了车买不了房!何之洲却说出了包养的气势。沈熹默默地把钱揣进口袋里,沈建国含辛茹苦富养她,结果就养出了一个五块钱?
壮汉喜欢红色,猴子喜欢蓝色,两人很快选好颜色。沈熹拿起一件黄色的,问何之洲:“要不要这件土豪金?”
豆豆连连点头,举手发誓保证每天只看两眼。
好吧。沈熹把自家的“天鹅”照片传给豆豆,然后庄重地嘱咐说:“每天只能看两眼,超过三眼,我怕你爱上他……”
“能做什么啊!”豆豆摇着沈熹的胳膊,“吃不着天鹅肉,看看也行嘛!”
沈熹:“喜欢?”
KTV外头天还是蒙蒙亮,晨光熹微。
沈熹眨了下眼睛,脸颊烧得厉害。想不到何之洲跑调那么厉害,她还是心动了。怎么会这样子呢?十分钟前,她还在考虑自己与何之洲合不合适这个大问题。此时此刻,她又心花怒放地想嫁给他了……不管怎么说,他毕业就有年薪五十万,是不是?
猴子怎么说也是一个矜傲的富二代,他问:“那谁唱女的?”
何之洲没办法继续对话下去。他站起来,从茶几倒了一杯温开水递给沈熹,天生的冷气场让他温柔神色又冷下来:“昨晚的酒还没有醒么?喝杯水给我清醒一点。”
何之洲高冷地摇摇头,目光落在这一堆塑料片似的东西,最后嫌弃地选了一件黑色的。
“什么?”抠眼屎的何之洲跟不上沈熹的思维,他想到情话的重要性,安抚说,“那么漂亮那么大的眼睛,我怎么舍得。”
回去学校之前,沈熹顺便带何之洲、猴子和壮汉买表演的服装。这种演出服装她最清楚哪里有卖,从这里过去的服贸中心六楼不要太多。
壮汉明白过来,立马把《今天你要嫁给我》再次顶了上来。何之洲递给沈熹一个麦克风:“还有力气唱吗?先唱完歌再说吧。”
林煜堂送了叶素影一段路,叶素影身体素质和*图*书好,通宵一晚走出来还能脚步飞快。走了一段,她不让林煜堂继续送下去,开口说:“别送了,就算遇上坏人,也是坏人吃的亏。”
沈熹接过麦克风,原先还有点不情愿。等音乐响起,她立马盘坐在沙发,与何之洲对唱起了首——婚礼现场首选背景音乐。
两人划拳决定谁唱女声这个问题,用公平的方式定下来后,才甜蜜蜜地唱起了《今天你要嫁给我》,一首不够,又接着唱起《夫妻双双把家还》等等黄金合唱曲目。
林煜堂:“……”他已经说不出话来。
何之洲心虚,自己喝起水来:“哼什么?”
两条短信都来着“来自星星的堂堂”,这是她手机里林煜堂的备注。来自星星的堂堂,来自星星的青梅竹马。
“……”
男人的纽扣!!!
林煜堂气噎。大一刚刚军训的时候,别说他跟班里女生不熟,跟宿舍那三人也不熟。整个宿舍两个神经病,一个更是爱理不理。四个男人宿舍没水喝,所以下午他出门买水。半路上,他就接到了何之洲的电话,何之洲在电话里是怎么说的——“林煜堂,你到西校区买水的时候,顺便到校医务室买点药吧,班里有个女生中暑挺严重的,你买好就直接送过去,别耽误时间,我也只是给叶教官传个话而已……”
何之洲不直接发表意见:“你觉得呢?”
沈熹昨晚是带着心事睡着的。关于她和何之洲合不合适这个大问题,她又怎么忘得掉。更坑爹是,她还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一个恶魔在挖她眼珠子,幸好她眼珠子长得结实,没有被恶魔得逞……
“刚刚你和猴子唱过的那首。”何之洲根本不知道歌名,所以把歌词念了出来,“手牵手,一起创造美好生活……”
亮片的西装?Yeah!壮汉和猴子各自想象了一下,兴奋击掌——他们喜欢亮片!
事实已这样,林煜堂再“卧槽”也没用和图书了。叶素影摊手,一副明白人的样子:“对啊,当时我明明打电话给何之洲的啊,他怎么就不帮忙呢,你看何之洲多会撇清男女暧昧问题!”
林煜堂无法接受这样的理由,不说话,间接体现出他的不服气。
“……等会发你照片。”何之洲妥协了,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沈熹和豆豆坐在一起打闹,另一边是陈寒和夏维叶,突然,角落的陈寒捡起一颗纽扣,问出声:“这里怎么会有一颗男人的纽扣!”
沈熹没有接过何之洲递来的水,而是有节操地“哼”了一声。
沈熹意气风发地带他们上服贸六楼,整个感觉跟遛狗似的。她来到自己常来的一家,老板拿出好几套男款舞台服装出来:“这几套最适合跳爵士的。”
林煜堂回过身:“你说。”
沈熹拿起一件小马甲在何之洲身前比了比,问他:“喜欢吗?”
叶素影顿了顿,开口说:“其实我大一军训就发现这个问题,当初跟你也不熟,一直没给你指出来。现在我就不客气了啊——我觉得你这人性格很冷淡,偏偏有时候对女孩又挺好的,这让我们女生很容易误会的,特别容易乱想。”
诶……那么好说话!?那她还怎么说出不适合这句啊。沈熹打算继续说下去,何之洲转过身,直接对壮汉说:“周辰,帮我点首歌。”
好吧,没想到上台也要装逼色。接着,沈熹又给猴子和壮汉挑选了两顶帽子,以及何之洲的国王面具。最后付钱,加起来一共是495大洋。
沈熹抬起下巴,她就是爱表现,等会她就跟何之洲表现去!
“……手牵手,我们一起走,把你一生交给我……”
何之洲送她一张照片,沈熹也自拍了一张照片发送给何之洲。她身上的练舞服是贴肉的,领口很低,不小心就多拍了胸前的风景。
呵呵。时隔三年知道真相,林煜堂只想呵呵。
何之洲:“不喜欢。”
m.hetushu.com今天你要嫁给我》,何之洲第一次唱,旋律还从壮汉和猴子那里学来的,所以刚刚猴子跑调的地方,他学猴子,自然也跑调。
中间,沈熹收到两条短信,第一条——“熹熹,昨晚你睡着之后,我跟何之洲聊了天。说真的,何之洲这人又冷又傲,有点难相处。大学这几年,别说女生接近不了她,男生也困难。他有他的缺点,也有很多你喜欢的优点。我相信你是真的喜欢他,但我希望这份喜欢是让你开心快乐的,而不是伤心难过。另外昨晚的事是我做的不妥,我跟你道歉,还有凌潮汐的事,虽然过去了,还是对不起。”
呜呜呜……沈熹立马闭上眼睛,她也有自己的思维说:“恶魔都是挖漂亮挖大的,谁挖小的丑的呀!”
林煜堂抿唇笑了笑,站在路边给叶素影拦车。
他觉得自己也快成为一个神经病了,居然给女朋友扣眼屎也能扣得心底柔软又潮湿。
下午,沈熹在舞蹈房收到了何之洲发来的照片,他第一张卫生间自拍张。沈熹偷偷给豆豆看,豆豆求她:“传我一张,传我一张!”
叶素影又举了一例子:“后来有个女生中暑了,你才认识她几天啊,你就买药给她送去?后来我到女生宿舍慰问,她们正讨论你是不是喜欢她呢。”
“最后,如果这场恋爱让你不开心了,别委屈自己,你还有我。”
当猴子和壮汉一块沉浸到自己穿上亮片西装走上人生巅峰的YY世界里,只有何之洲头疼这些金光闪闪的亮片,还不如刚刚的小马甲呢。
还有就是希望沈熹醒来,忘记昨晚的一些话吧。
卧槽!林煜堂更呕血了:“那是何之洲让我带的!我……”
“我就在此刻突然见到你……今天你要嫁给我……”何之洲跑调地唱完这句,转头看沈熹,眼神认真又严肃。
壮汉:“你?”
沈熹立马想到那晚何之洲衬衫纽扣掉落的声音。她朝陈寒看去,然后有和图书模有样地站起来:“陈寒,你把纽扣给我吧,我交给辅导员去。”
壮汉放下麦克风:“好嘞,什么歌?”
我也只是传个话而已!
凌晨四五点,林煜堂和叶素影已经不在包厢里了。壮汉和猴子依次醒过来,迷迷糊糊地拿起麦克风继续唱歌。这个时间不仅没有人同他们抢麦,而且还可以随心所欲唱自己喜欢的歌。
叶素影拍了拍林煜堂肩膀:“堂啊,我能给你提个建议吗?”
沈熹挑眉:“你要我男朋友照片做什么?”
一颗纽扣而已,至于么?陈寒不可思议地把纽扣递到了沈熹手里,同时夏维叶轻哼一声:“爱表现!”
然后,男人的本性,他再次看了看漂亮的弧线,不过……她又往胸衣里加海绵了?
包厢里,左边沙发是猴子和壮汉忘情地情歌对唱中。右边是十分安静的画面,何之洲靠在沙发抱着沈熹。一个窝在舒服的怀里睡相沉沉,一个半睡半醒地撑着身子,尽量让怀里的人睡得更舒服点。
沈熹照片发来,何之洲正在图书馆上网。他打开照片,照片里的沈熹笑容晏晏,他将照片设置成了手机屏幕保护。
何之洲深吸一口气:“随你。”
何之洲揉了揉额头,他已经没任何情绪工作了!
沈熹转了下头:“我不喜欢老给我气受的男朋友。”
沈熹想啊想,问老板:“老板,有亮片的西装吗?”她要他们都帅得闪闪发亮!
猴子摇摇头:“那我不唱了。”
何之洲哭笑不得,他手握在鼠标上,脑里冒出某个意识。他手心朝上,五根修长的手指微微弯曲成碗状——好像是这个大小?
事情办完了,喜气洋洋打道回府。沈熹迫不及待想看何之洲穿上亮片西装的模样,何之洲不答应,沈熹只好凑过头在他脸颊亲了一口:“这样可以吗?”
叶素影瞧林煜堂还一副不信的模样,就给他举起例子:“就说大一军训吧,只要你起来倒水喝,身后就有女生让你帮忙一起倒hetushu.com水,对不对?”
哼哼,非要她问两遍!沈熹把小马甲还给老板,然后询问壮汉和猴子的意见,两人只有一个要求:“要够帅!”
壮汉和猴子是不同属性的人,但怀揣着同个梦想,都梦想找到心爱的女孩陪自己唱《今天你要嫁给我》。从大一等到大三快结束,梦想从未改变,尤其看到对面沙发相拥入睡的老大和沈美人。
好可怕的梦!沈熹迷迷茫茫醒过来,就看到何之洲手朝她眼睛伸过来。她心有余悸,声音都不利索了,楚楚可怜地发问:“何之洲,你是要挖我眼珠子么……”
五块钱……沈熹抬眼看着何之洲,何之洲回望她,黑幽的眼睛不自然地转了下,特意哄她开心似的:“给你买糖吃。”
沈熹和何之洲情歌对唱结束,猴子和壮汉抱在一起彼此安慰。早上七点,四人一块在肯德基吃早餐。
沈熹低下头,检讨之后安慰自己:她一定是一个不注重物质的好女孩!才会因为这五块钱甜蜜起来。
何之洲付的钱,老板找回5块大洋,他随手塞进了她手里。
何之洲不说话。最后她还是递给了他。何之洲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谢谢。”
沈熹把手机放回包里,继续咬手中的火腿堡。何之洲看她,她盯了眼手中的火腿堡,以为何之洲想吃,瞅着他说:“味道不好的。”
何之洲放下水杯,吁了口气。既然沈熹没说出那句不合适,一切的建议批评都有回转的余地。他看向沈熹:“我接受你的批评,这个问题以后不会出现了。”
何之洲全身发麻,他这一夜几乎都没睡着,觉得可以眯会眼睛时,壮汉和猴子又开始唱歌了,饱受摧残。中间无聊的时候,他低头给沈熹扣扣眼泪结成的眼屎。
林煜堂还真感到意外,但他有点不明白:“我对女生好?”
沈熹拉了拉何之洲的手,跟他保证:“我是你女朋友,我会坑你吗?”
最后壮汉点了这首歌,对猴子说:“要不,咱们先练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