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九十五章 遇刺

从小巷中再次飞出三支利箭,品字形射向杨承烈。
只见城门口已经乱成了一团,不少人正成群结队,赶着车马想要出城,使得城门口变得格外拥挤。
那时候,有王贺主持大局。而现在,王贺消失无踪,只剩下一个常年不理政务的李实坐镇县衙,让昌平百姓变得惶恐起来。不仅是昌平人在惶恐,就连城外的难民也有些紧张。他们为躲避战乱来到了昌平,可现在看来,昌平好像也不安全。
静难军想要攻破居庸关,绝非一桩易事。只要居庸关不失,那么昌平县城就稳如泰山。
杨承烈闷哼一声,脚下一个趔趄。两个刺客挥刀扑来,眼见着就要砍中杨承烈的时候,杨承烈身形猛然一矮,宝刀探出,正中一个刺客的腰腹。那刺客一声惨叫,但是却变得无比凶悍。他丢了手中的大刀,一把抓住了断龙宝刀的刀刃……
而突厥人攻破飞狐的消息,更在一天之内传遍昌平。
虽然杨承烈对管虎有些提防,可这个时候又需http://www.hetushu•com要他协助。
“也是!”管虎点头表示理解。
可是那刺客却用了大力,杨承烈一拔之下,虽将宝刀拔出,可是身形却变得慢了。
只是,没等他再次动身,从长街两边冲出十几个蒙面人来。
“县尉,你说那慕容玄崱,真会打过来吗?”
的确,居庸关有精兵驻守,而且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杨承烈大喝一声,只是对方却没有人回答。一杆长枪挂着一股锐风,唰的便刺过来。那枪速极快,在夜色中甚至出现了一道残影。杨承烈眉毛一挑,身形突然暴起,手中断龙宝刀划出一抹青光,眼见与大枪交击,刀影骤然消失。杨承烈从那刺客身旁掠过,身后扬起一蓬血光,紧跟着便传来了一声惨叫,刺客便倒在地上。
而管虎依旧坐镇城外营地,安抚并且监管那些难民,表面上更没有半句不满的抱怨。
杨承烈笑道:“是啊,已有两日未曾回家,再不回去,只怕你嫂和-图-书嫂又要埋怨。”
所以,他还是会让管虎跟随在他左右,并且在某种程度上,给予了管虎更多权力。
昌平最近一段时间,真算得上是多事之秋。各种事情层出不穷,更发生了许多命案,也使得大家人心惶惶。所以天刚一黑,人们就纷纷关门闭户,甚至连往日喜欢在夜间游荡的泼皮混混们,也变得老实很多,不愿意也不敢在外面游荡。
杨承烈因为心里有事,所以也没有太注意街上的情况。当他走过一条大街,正准备拐弯的时候,心中突然间生出一丝警兆。本能的,他勒住了缰绳,胯下马希聿聿长嘶一声,抬起前蹄,身体忽的直立起来。一支利箭,从长街拐角的巷子里射出,正中杨承烈胯下战马。那利箭劲道十足,战马惨嘶一声便扑通倒在地上。
杨承烈再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他当下心中一横,身形猛然向前一伸,准备拼着受那刺客一刀,也要将对方斩杀身前。
“老虎,这边暂时交给你,要注意城和*图*书外的动静。若有情况,就派人到我家里通知。”
旁边的刺客见此情况,二话不说,便挥刀斩来。
“给我去死!”
随着王直离开,杨承烈也再次回到城里。
杨承烈探手抓住另一名刺客手中的大枪,正要猱身而上的时候,耳边弓弦声响,三支利箭从暗中射来。他连忙回身闪躲,却不想两名刺客夹击过来。面对着十几个刺客,杨承烈并不觉得畏惧。不过,那藏身在暗处的弓箭手,却让他心惊肉跳。
于是,在第二天,开始有难民南下,准备前往蓟县。
“什么人,竟敢刺杀本官?”
两年前契丹人兵临昌平的惨状,仍记忆深刻。
天,黑了。
一个照面,就斩杀一人!
杨承烈苦笑道:“老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时候如果阻拦他们,不必等叛军打过来,咱们自己就乱了阵脚。他们要走,就让他们走,不必太过担心。”
管虎眉头紧蹙,看着那些想要逃难的百姓,忍不住开口询问。
杨承烈想了想,轻和*图*书声道:“这个倒是说不好……居庸关尚有兵马驻守,凭静难军想要攻破,绝非一桩容易的事情。只要居庸关不失,昌平县城想必也不会有危险。”
王直走了,走的非常匆忙。
“县尉,今晚要回家吗?”
整个昌平的气氛,也在这一天的时间里,变得有些冷清。从关外传来消息,静难军在慕容玄崱的指挥下,南下三十里。一时间,人心惶惶,许多人开始准备逃离昌平县。
杨承烈忙身形后退,想要拔出宝刀。
可是,杨承烈并没有因此而露出轻松之色。
随着夜幕将临,城门口也渐渐安静下来。
“县尉,要不要阻止他们?”
管虎点点头,倒是没有反驳。
……
他也觉察到,最近一段时间和杨承烈的关系似乎有些疏远,不再似从前那样亲密。
“下雨了!”
杨承烈走下城门楼的时候,天空突然飘落雨丝。
当战马倒在血泊中的一刹那,杨承烈已经双脚落地,拔刀出鞘。
“藏头缩尾的东西,只敢暗箭伤人吗?”
从城门http://www.hetushu.com口到番仁里,需要穿过两条大街。
杨承烈早在战马立起来的刹那,甩蹬腾身而起。
手中断龙宝刀,再次斩杀一人。
杨承烈站在城门楼上,手扶垛口向城下观瞧。
他皱了皱眉,翻身上马,沿着大街往家走。
此时,已经过了戊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街上几乎不见人影。
咻咻咻!
他身形一扭,挥刀劈斩,只听铛铛铛三声响,在电光火石间把那三支利箭磕飞出去。
可就在他准备错步腾挪的时候,一抹冷芒飞来,正中杨承烈的大腿。
他虽然对管虎这么说,内心里却有些忐忑,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以至于心神不宁。
杨承烈见城下的人已经不多,于是把管虎找来,交代了一番。
这些人手持刀枪,二话不说便扑向杨承烈。
不过,他倒是没有考虑太多,只以为是最近事情太多,以至于杨承烈过于辛苦。和杨承烈说笑两句,又似乎回到了当初那种亲密无间的时候,也让管虎感到安心很多。
杨承烈心中一惊,暗道一声:连珠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