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九十六章 又见神秘人(一)

“刺客,有刺客!”
宋氏、杨氏和老胡头也听到了动静,赶来查看情况。可是当她们看到杨守文抱着浑身是血的杨承烈跑进来时,也都慌了手脚,一个个忙不迭就跑上前来。
杨守文一边和杨承烈交谈,可是手上却不见丝毫停顿,而且越发凶狠。
“没关系,阿布思吉达会解决他。”
“先生呢?怎么先生还没有来?”
“兕子,怎么回事?”
“兕子,阿郎他怎么了?”
眨眼间,刺客已经折损了大半。
紧跟着,就听到刺耳的哨声在昌平县城里此起彼伏,一队队民壮武侯也迅速向城门方向集结。整个昌平县,顿时沸腾起来,大街小巷里,随处都可见到武侯巡兵。
杨守文却不慌不忙,速度不减,身形却突然一矮,便撞进刺客的怀中。
“阿爹,你没事吧。”
杨守文小心翼翼处理这杨承烈身上的伤势,同时扭头对杨氏道:“婶娘,把我以前煮过的绷带拿过来。”
“那是,那是……”
这种搏杀,往往是一击毙命,绝不会有拖泥带水的状况。杨hetushu.com承烈甚至已经做好了失去一条胳膊的准备,手中断龙宝刀凶狠的切入刺客的腹腔,一蓬鲜血喷溅在他的脸上。
如果是在平时,杨守文说不得会询问一下。可现在,他已经没有心情顾及那刺客的事情,抱着杨承烈一边往家跑,一边大声喊道:“管叔父,休要放走了刺客。”
“嘿嘿,你也知道我厉害?
杨承烈这时候,有点昏沉,但大体上还能保持清醒。
“怎么会,阿爹你那么厉害,些许毛贼根本算不得事。”
那刺客手中的大刀被一颗生铁铸成的铁丸击中,巨大的力量甚至将刀身断为两截。
“县尉可安好,县尉可安好?”
杨守文则顺势抓住他手里的钢刀,错身挥刀向前一探,钢刀正扎在另一名刺客的肚子上。
真实的性命搏杀,绝不是影视剧里那种大战三百回合的样子。
上次他和杨承烈去孤竹受伤,在家养伤的时候,发现这年月包扎伤口的绷带大都没有经过消毒处理,很容易出现感染。所以在伤好后,他让和*图*书杨氏买了很多白棉布,并放在沸水里蒸煮进行消毒。之后,他就把绷带妥善保存,这次回昌平,也带了不少。
杨守文的声音传入杨承烈耳中,令他顿时精神一振,随后撤步拖刀,生生把那刺客开膛破肚。
紧跟着有金铁交鸣的声响传来,杨守文抬头看去,就见阿布思吉达从小巷子里出来。
手中断龙宝刀上下翻飞,把另一名刺客砍倒在血泊之中。
管虎不敢怠慢,连忙分出一部分,去追击武侯民壮。
我今天,至少斩杀了四个贼子……若不是那该死的弓箭手,我肯定不会这么狼狈。”
管虎带着人,已经跑到了街口,看到杨承烈倒在杨守文怀中,也是大惊失色。
小巷中,传来金铁交鸣的声音,显然那弓箭手和阿布思吉达已经开始交锋。这样一来,刺客就失去了弓箭手的掩护,杨承烈杨守文父子,更没有弓箭手的掣肘。
杨守文说着话,用手往刺客逃离的方向一指,“刺客往那边跑了……快找先生,我阿爹受伤了。”
“阿娘休要担心,父和*图*书亲刚才在路上遭遇伏击,但不会有危险。”
他拔出大枪,手握大枪中间部分,身形再转,大吼一声,把一名刺客刺翻在地。
一名刺客从旁边窜出,举刀劈来。
“小心弓箭手!”
与此同时,杨承烈也来了精神。
阿布思吉达一手拎着一杆大枪,跟着杨守文慌乱来到杨府大门外。
他抬脚把那刺客踹翻在地,三步并作两步就到了杨承烈身边。
杨氏把油灯调到了最亮,同时又拿来了几支火把,把厢房照映的通通透透。
“父亲,休要惊慌,我来了。”
而院子里,更是人喊狗叫,乱成了一团麻。
刺客的眼珠子都快崩出来,满脸是血倒在地上。
宋氏大声喊叫,已经泣不成声。
杨守文从长街另一头跑来,一边跑一边收起弹弓。
杨守文不敢懈怠,拿了一口匕首,在火上消毒之后,便割开了杨承烈身上的血衣。杨承烈身上有三处刀伤和一处箭伤。伤口很深,血流不止。杨守文从随身的挎包里取出止血药,便洒在杨承烈的伤口上,“父亲别怕,这止血http://m•hetushu•com金创药是田村正所制,据说是孙老神仙留下来的方子。我试过,药效很好,很快就会没事的。”
杨守文说着话,双手便抱起了杨承烈。
探手,从尸体上拔出虎吞大枪,两腿一曲,身形一矮,旋身大吼一声,大枪便贯入一个扑上前来的刺客胸口。
“吉达,干掉弓箭手!”
几个武侯冲上去想要捉拿阿布思吉达,却不想被阿布思吉达挺枪击退。
他脚下飞快,如同闪电一样。
这时候,人群外传来一阵骚动。
火光闪动,显然是民壮武侯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赶过来准备支援。
他脸色苍白,却带着一丝笑容,轻声道:“臭小子,今天多亏了你,否则我可就栽了。”
而城门楼方向,更传来了管虎的喊叫声:“休走了贼人。”
刺客见情况不妙,连忙发出一声口哨,剩下的六七个刺客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只见他抬手,一招鹞子抱爪,蓬的就抓住了刺客的手臂。手如钢爪,暗中发力一扭。喊杀声中,甚至可以清楚听见那刺客臂骨的碎裂声响起。他猛然挺深,http://m.hetushu.com错步挥肘打在刺客的脸上,把刺客的脸打得满脸开花,两眼和鼻梁上方的三角区,出现了一个极为明显的凹陷。
杨守文想要追杀,却看到杨承烈噗通一声倒在地上,顿时慌了手脚,扑上前把他抱在怀里。
管虎闻听,连忙应了一声。
阿布思吉达也跑过来,朝他比划了两下,那意思是说,弓箭手跑了!
阿布思吉达手中持有两杆大枪,在听了杨守文的喊喝之后,他身形猛然一顿,振臂将一杆铁枪掷出。铁枪破空,撕裂了朦朦雨雾,狠狠扎进了一名刺客的胸口。
而在他的身后,阿布思吉达紧紧跟随。
说完,杨守文便冲进了厢房,把杨承烈放在榻上。
“住手,是自己人。”
可就在这时候,耳边响起铛的一声脆响。
那刺客正准备举刀砍杀杨承烈,却没想到阿布思吉达在相隔还有二十步的距离就掷枪而出。而且,阿布思吉达的力气很大,大枪在空中飞行的速度也很快,把刺客一下子就钉在了地上。杨承烈大口喘气,坐在泥泞的地上,眼看杨守文跑来,大声喊道:“兕子,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