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夜(五)

无头死尸仍站在城楼上,鲜血从腔子里汩汩流淌而出,瞬间把身体染成红色,而后噗通倒在地上。
梁允怒道:“朱成,我告诉你,休要那杨县尉来吓我。
“我等谨遵县尉差遣。”
“来人,开城!”
他甚至没来得及发出声音,一颗好大头颅便飞起,朝着城下落去。
刹那间,平静的昌平一下子变得热闹起来。
“朱成,你干什么?”
梁允做出释然的模样,而后转身道:“这火源出现的古怪,恐怕会有事情发生。大家要小心些,千万不要被贼人看出破绽。来人,把城头的篝火点起来,这样能看得清楚一些。大家精神一点,居庸关被叛军攻破,那些人很可能随时出现。”
那声音很是稚嫩,听上去年纪应该不是很大。梁允连忙回身,却见眼前刀光一闪。
戌时,昌平城内突然走水。
“奉县尉差遣,梁允勾结叛军,意图献城,格杀勿论。”
盖嘉运脸色有些发白,手持一口唐刀。
不过,杨承烈毕竟经营多年,在三班衙役之中和*图*书的威望足够高,于是内城民壮立刻停止了动作。
他点点头,厉声道:“赶快派人去救火啊。”
“我还有卢公的手令呢。”
朱成快步走上驰道,一边走一边厉声喝道:“尔等休要慌张,城外是叛军诈城,所有人与我登城抵御。若昌平城破,大家都要死,莫忘了此前定州是什么情况。”
他不是在城里灭火吗?怎么会在这里?
火光冲天,将夜空照亮,甚至隔很远都能看得清楚……
“哦?”
紧跟着,有人喝道:“我来杀你。”
梁允厉声喝骂道:“燕州早就派人通知过卢主簿,卢公此前还专门提醒,说要等候援军。至于此前那些人,才是真正可疑。你们怎就知道,他们是否投降了叛军?
人喊马嘶,乱成一团,那嘈乱的声音忽远忽近,有些不太清晰,但却非常的真实。
一时间,城下民壮已醒悟过来,齐声呐喊。
“哈,这个……县尉已经前往县衙讨要印符,请梁班头稍待。”
“既然老朱他们去和-图-书了,那咱们就别再凑热闹了。”
梁允真急了,大声喝令。
与此同时,朱成的手下已经冲到了城楼上,而梁允的部曲,却仍站在原处,一个个呆若木鸡。至于城下的民壮,当他们看到从城头上飞下来血淋淋的人头时,也都傻了。
那里有一座山,名为桃谷山,事实上也是一座羁縻州。
是朱成?
一个是县尉,一个是主簿。
梁允说完,从内墙上探头出去,冲着城下高声喊喝。
“回禀班头,城里似乎有多处地方走水,很可能是有细作捣乱。”
而城楼上,那些反应过来的民壮却不知如何是好,一个个面面相觑。
梁允连忙跑过去,手扶城墙向外查看。
梁允眼中透出一抹疯狂之色,他强压着心中的激动,颤声吼道:“是哪里着火?”
朱成站在城门后,抬头向城楼上的梁允看去,“梁班头,这是杨县尉亲自发布的命令。”
这两人争执起来后,城门下的民壮顿时傻了。
本来,内城城门的民壮正准备开门,忽听来人hetushu•com喊喝声,连忙扭头看去。
“废话,这就是主簿的意思。”
梁允脸上的笑容更盛,忙大声喊道:“我是昌平民壮班头梁允,请援军稍候,我这就让人开城。”
大约篝火点燃后半个小时左右,突然有民壮大声喊道:“班头,城外好像有人过来。”
伴随着梁允一声令下,城头上立刻点燃了篝火。
这两个人这时候居然发生了冲突,民壮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也就在这时候,外城的城门已经被打开,那些援军齐声呐喊,便冲进了瓮城之中。
燕州,位于昌平东面,怀柔北方。
“班头,朱队和沙队已经带人前去救火了,马队则带人去抓捕可疑之人,咱们要再去的话,可就没人了。”
“杨县尉有令,凡擅自开城者,就地格杀。”
只见从远处,一队骑军正迅速驰来。骑军越来越近,看人数大约在三四百人的模样,全都是官军的打扮,来到城下,便有一人纵马而出,高声喊喝道:“城上何人值守?我们是从燕州辽西赶来的hetushu.com援兵,听闻叛军攻破居庸关,故而前来打探。”
朱成登上城楼,厉声喝道:“所有人听我命令,立刻开弓放箭,射杀叛军獠子。”
梁允眼见这情况,顿时急了。
定州城破,八千吏民被杀,民舍遭焚毁,一万余百姓被突厥人赶出家园,裹挟南下。
盖嘉运鼓足丹田气,大声喊喝道:“大家不用慌张,县尉已知道,尔等是被梁允欺瞒,此事与你们无关。咱们先击退叛军,说不定还能趁此机会,立下战功呢。”
如今昌平做主的人是卢公,我只听卢公差遣,就算杨县尉亲自来,我也不会听从。来人,休要啰唆,打开城门……若谁违背军令,我会报知卢公,到时候必有重罚。”
话音未落,耳边忽听得仓啷一声钢刀出鞘的龙吟声响。
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但梁允并没有在意。
他趴在城门楼上大声喊道:“我是民壮班头,立刻开门。”
昌平的城门分内外两层,外面有一座瓮城,值守的民壮正是梁允的心腹。田狗子听到梁允喊完,连忙答应一声,和-图-书便带着人过去开门。而这时候,就见一队人马从城中赶来,为首之人没等上驰道,就在城下高声喊喝:“杨县尉有命令,所有民壮务必警惕,小心叛军诈城。没有县尉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打开城门,违者格杀勿论。”
休得废话,田狗子,打开城门。”
梁允闻听,忍不住大笑起来,“朱成,你这是找死……这里我职务最后,谁敢杀我?”
而且不是一个地方着火,而是很多地方。
梁允时不时往城内看两眼,但更多的精力,则放在了城外。
“班头,这样不好吧。”
站在城门楼上,可以清楚看到城中到处都有火光,不少地方的火势甚至有些无法控制。
县城里,偶尔会传来喊杀声,不时更有兵器碰撞的声响,显示城内此刻局势紧张。
“二郎说的不错,县尉有令,只追究首恶,与你等无关。”
旁边的民壮不由得低声问道:“之前居庸关的守军过来,主簿就不让开门;现在城楼下的人,还不清楚是真是假,就冒然打开城门……万一他们是叛军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