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朝天阙

第二百三十一章 变数(二)

可是当他听到杨承烈准备让他改姓的时候,顿时产生了一种被抛弃,被欺骗的感觉。
楼里传来了杨守文的声音,“我马上就要被赶出家门了,还吃个什么?”
顺便说一句,宋安如今已经不再是孤家寡人,正式升任为杨家前堂的大总管,而且还有了三个手下。两个健妇,一个健仆,也是广武山之后,郑镜思送过来的。
还有,你让我改姓,问过阿翁了吗?我生病的时候,阿翁陪伴我左右。他教我拳脚,传我枪法,授我金蟾引导术……为什么?因为我姓杨,我是他的孙子,你懂不懂。”
水池变成了一座莲池,墙上有藤蔓垂地,延伸到了莲池的边上。那看似杂乱无章的藤蔓,却与莲池形成了一种相得益彰的味道。凌乱,却又自然,不显人工雕饰。
杨承烈叹了口气,伸手把房门拉开。
“杨嫂,把饭菜给我。”
才走进院子,就听到杨氏的劝慰声。
“兕子,吃点东西吧,你早上就没吃饭。”
“哼,还反了他!”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让我觉得,和图书我很无能,所以你才这样做。
他对这个家,对家人,已经倾注了太多的感情在里面。
他知道,这件事在杨守文心里留疙瘩了!如果不能够解释清楚,他肯定不会答应。
正午时分,杨承烈回来了。
“为我着想,就让我改姓?”
“兕子,我这也是为你着想。”
“你先吃,一边吃我一边说。”
杨守文把拐杖放在围榻边上,而后坐了下来。
他看上去似乎很平静,不过熟悉他的人,还是能够从他的眼中,看出来一些端倪。
“兕子,你先坐下好不好?”
杨守文的声音里,带着很浓的怨气,“反正我马上就不姓杨了,干什么要听你的话?”
沉吟片刻,他叹了口气。
“哼!”
杨承烈陪着笑,捧着食盘跟进来,放在了榻桌上。
“阿郎,你可回来了。”
你要不要这么没节操,刚才不是说要揍我吗?
很复杂!
他在院门外下了马,早有宋安跑出来,接过了马缰绳。
也不知道,今天这状况会怎么解决!
“不开!”
和-图-书杨承烈点点头,表示杨氏不用担心,便捧着托盘进屋了。
“不吃……你不说明白,我就不食杨家粟。”
杨氏站在门廊下,见杨承烈要进门,连忙轻声劝道。
“怎么?”
“先把话说清楚,你到底什么意思。”
小院里的景色,与杨守文刚搬进来的时候已有了很大改观。
杨承烈看过去,就见杨氏端着一个托盘,站在小楼门外。那从不关闭的楼门,此刻却紧闭着。杨氏费尽了口舌,可门里面却悄无声息,想来是杨守文仍旧在生气。
有些失望,但似乎又很开心。
杨守文是个倔强的人,杨承烈也有些固执。大家没有分歧的时候,就是一对愉快的逗比。可要是一旦产生分歧,就谁也不肯让步,到最后必须要有人出面调解。
有时候,这两父子的关系真的有些复杂。
他这么说,杨承烈也不好拒绝。
“我死不死你会关心?你不是要把我送出去吗?我都快不成别人家的孩子了,饿不饿与你何干?”
“先吃饭,都快凉了。”
屋中,一阵沉默www•hetushu.com
杨承烈脱了鞋,踩上摆在门廊上的木屐,走到杨氏的身边。
楼里立刻没了声音,片刻后就听到哒哒哒的声响,想必是杨守文拄着拐杖上楼去了。
杨守文哼了一声,便拄着拐杖往回走。
片刻后就听到拐杖点地的声音响起,紧跟着房门打开。
用郑镜思的话说:文宣你好歹也是大户人家出身,怎可以让妻子下厨,操持杂物?
杨承烈沿着楼梯,直接上了二楼,却见杨守文的卧室房门紧闭。他走上前想要把门推开,可是杨守文却从里面把门闩上了。杨承烈很无奈的摇摇头,轻声道:“兕子,开门。”
“其实,就是让你随你娘的姓,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大反应。”
于是,这杨府中又增添了三口人,也让宋氏彻底解放出来,可以把更多精力投入酒坊的建设之中。
“兕子,你身上有伤,怎可不吃饭呢?快点,这是杨嫂专门给你做的,全都是好吃的……来来来,咱们进去说话。你闻闻这香味,真香!我闻着都觉得馋了。”
杨承烈闻听,顿时火和*图*书冒三丈。
不过他很快就平静下来,沉声道:“兕子,是我。”
宋安低声道:“大公子发火了,刚才还说要去郑家找你,被四娘子和杨娘子拦住,现在正在屋里生气。午饭都没吃,而且还不许有人进他的院子,有点不高兴。”
他从杨氏手上接过了托盘,而后摆手,示意杨氏先退下,伸出手轻轻拍响了房门。
前世,他孤苦伶仃,卧床十余载,更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此生,他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家,却经历了十七年的蹉跎。这让他对这个家,对杨承烈变得更加重视。
一楼的客厅里空荡荡的,不见人影。
听到这话,杨承烈只觉心里一颤。
“我不吃!”
从小院的月亮门进去,是一面汉白玉雕刻而成的屏风,上面雕刻着莲池图案。几多莲花在水池中盛开,活灵活现。这汉白玉屏风,出自马一郎之手,不愧荥阳第一石匠之名。屏风的背面,就是杨守文那篇爱莲说,字体更是出自杨守文的颜体。
杨承烈陡然提高了声音,“别以为你身手比我好就敢呲牙瞪眼。我告诉你和-图-书,我是你老子!要不是看你受伤,我早就揍你了。我再说一遍,给我开门!听到没有。”
“阿郎,有什么话和兕子好好说,你也知道,这孩子的脾气有时候倔强,好钻牛角尖。”
杨守文梗着脖子,怒视杨承烈,“我开门了,你要怎样。”
“你现在还姓杨,还是我杨承烈的儿子,马上开门。”
此时的杨守文,的确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哪知道,杨承烈那张本来严肃的脸上,却突然变得柔和起来,甚至还带着些谀笑之色。
杨承烈把筷子放下来,看着杨守文,神色显得有些复杂。
他大步流星走进前堂,宋氏正要过来招呼,可看他的脸色,立刻把杨青奴和杨瑞拦住,又退回客厅。杨承烈穿过门庑,进入后院,直奔杨守文住的那间爱莲堂。
“没想到?”杨守文顿时怒了,“若我一出生,你就让我随娘亲的姓,我绝不会有意见。郑守文也好,杨守文也罢,反正我是你们生的,随你们就是。可我做了十七年的杨家子,我生病的时候你没有抛弃我,我现在好了,你却要我改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