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朝天阙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夜宿香山寺(二)

说着话,他朝杨守文看了一眼。
无奈之下,狄光远再次下令,命骑军下马步行。
它始建于北魏。
杨家的马匹,都钉了马蹄铁,也使得那些马行走在路上,变得更加安全。
狄光远没有想到会遇到这么一场大雨,不由显得有些急躁。
香山因盛产香葛而得名,香山寺更是这香山之上,极有代表性的标志性建筑……
狄光远想了想,便催马上前,来到了杨守文身边。
他安排好之后,便催促车马加快速度。
狄光远派出了游骑,先行赶奔香山寺做准备。
这么多人,一下子到了香山寺,哪怕那香山寺曾经过武则天休整,规模扩大了很多,怕也有些麻烦。如果不提前告之寺庙,弄个不好,连房舍都不会准备妥当。
对了,我听说香山寺离龙门石窟不算太远,不晓得有没有机会,去欣赏龙门风景。”
梁王武三思奏请敕名‘香山寺’,并进行了重修和扩建。
他跟着马车,不疾不徐的行进,不时与阿布思吉达说笑几句,和_图_书亦或者隔着车帘与杨氏谈笑风生。
……
狄光远顿时露出羞愧之色,忙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香山寺?
大雨持续了半个多钟头,渐渐变小了。
他一边赶着车,一边从身上的皮兜里拿出各种小零食,嘴巴更吧唧吧唧动个不停。
事实上,他也不是很懂得这种马车的构造,只是把后世架子车的形状设计出来,再经由匠人改造而成。不过,这种经过改造后的马车,的确是变得舒适了不少。
首先,杨家马车的车轮外面,包裹了一层厚厚的皮革,能够在行进中产生减震效果。
杨家的马车,和其他的马车结构有些不同。
薛楚玉则看了他一眼,突然明白了狄仁杰为什么把狄光远留在身边,却把狄光嗣和狄光昭兄弟二人派出去做事。狄光远太沉不住气了!不过是一场雨令计划发生改变,他就如此急躁,更显于颜色。这若是到了官场上,肯定被人碾压成渣。
这样走走停停,一直到离开了偃和-图-书师地界,情况才开始好转,道路也变得畅通起来。
杨守文点点头,便不再提什么要求。
当杨守文抵达香山寺的时候,已经快到亥时。
狄光远和薛楚玉两人啧啧称奇,忍不住称赞道:“青之奇思妙想,的确是令人敬佩。”
是啊,到了洛阳后有大把的时间,又何必急于一时?
垂拱三年,天竺高僧地婆诃罗葬在此地,为了安置其金身,于是将佛寺进行重建。
杨守文披着雨披,显得非常从容。
天授元年,武则天在洛阳称帝。
这也是杨守文手里的一张王牌,到了洛阳之后,他会在必要的时候把马蹄铁献给武则天。
与这个时代的马车不一样,杨家马车的车轮并非直接安装在马车的两侧,而是独立成为个体。两个车轮中间,用熟铁制成的铁棍连接在一起,然后在马车底部装有几个三脚架,把车轮安置在三脚架上。如此一来,车轮就不会轻易的脱落,同时还可以起到减震的效果。
“二郎,不要着急,和*图*书这种天气变化,也非人力可以扭转。”
不过看看时间,却已将近酉时。
“青之,看这天气,咱们今天怕是进不得神都。
不过,他真正的秘密,并没有被薛楚玉和狄光远发现。
狄光远笑道:“这次恐怕是来不及了,按照现在这速度,咱们能够在亥时前抵达香山寺就算是运气。这种天气,恐怕青之也看不到什么风景。不如等你在洛阳安顿下来后,再去龙门游玩。这个时候,也正是龙门景色最为优美的辰光呢。”
马蹄铁!
杨守文想了想,点头笑道:“狄公不必询问我的意见,只管做主就是。
杨守文等人再次踏上西行之路,可是这行进的速度,却慢了下来。
不下雨的时候,官道还算平坦。
徒步还好,若是有车马,反而会徒增许多危险。这也使得队伍不敢走的太快,以免马失前蹄,或者出现翻车的情况。
……
杨守文在旁边听闻,只淡然一笑。
狄光远立刻明白了薛楚玉的意思:你可别让那杨青之小看了你和_图_书
后世他生活的年代,龙门石窟几乎被破坏殆尽,只剩下了一个名字。
从这一点而言,狄仁杰倒是对自己的儿子非常了解。不让狄光远外放,只做个散官把他留在身边,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也是狄仁杰对狄光远最大程度的保护。
不仅是杨守文冷静,甚至连赶车的杨茉莉,看上去都很从容。
不如这样,咱们今晚就夜宿香山寺,你看如何?明日一早,咱们就直接进入神都。”
为官者,泰山压顶,不显于色,这是基本的要求。
“看起来,这天黑前根本到不得洛阳。”
香山寺,位于洛阳城南二十里处的香山西坳,与龙门石窟隔河相望。
自己跟随父亲多年,却始终练不成父亲那泰山压顶不现于色的养气功夫。只看杨守文这一家子人,就让他感到无地自容。一个才二十岁的小子就能有如此养气功夫,而自己已经年过四十,却比不得杨守文,这让他怎能不感到有些惭愧呢?
后来,武则天曾游幸想山色,并在香山寺举办了龙门诗www.hetushu.com会,留下香山赋诗夺锦袍的佳话,更令那龙门诗会一举成为可以和长安曲江诗会相提并论的一大盛事。
可是下雨后,道路立刻就变得泥泞,也使得行进的难度陡然增加。
薛楚玉在狄光远身边低声劝慰,“你可是国老差遣,不但是代表着朝廷,更代表着国老。你这般焦躁,会让儿郎们也变得焦躁起来。不如冷静一下,想想对策。”
没办法,这年月的官道大都是夯土而成,也没有什么柏油路,更不会铺设水泥。
龙门石窟,也是杨守文心中的一个痛。
“玉郎君说的极是,倒是我有些急了。”
香山寺的住持法师带着寺中僧人在山门迎接,当他看到杨守文从马上下来的时候,不由得一愣,那略显枯瘦的脸上,却浮现出一抹淡淡笑意,高声喊道:“杨家大郎,可还记得昌平故人吗?”
只不过,这泥泞的官路,实在是走不快。雨势虽然变得小了,可那淅淅沥沥的小雨,却更加讨厌。走不得太久,就又有两匹马踩到了泥坑之中,落得个趾骨断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