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朝天阙

第二百五十五章 五咒

“那贫僧就不送内舍人了。”
“那咱们就出发吧。”
杨守文也不好再拒绝,便把那黑布包放进了随身的皮兜之中。
趁人不注意,玄硕法师突然把一个黑布包塞进杨守文怀中。
“上官才子此话怎讲?”
“多谢法师。”
他露出愕然之色向法师看去,却见法师面色平静,趁人不注意,朝他轻轻点了点头。
“回上官才子,我已经收拾好了。”
上官婉儿突然压低了声音,轻声道:“当年,太宗皇帝曾得了一匹狮子骢,极为喜爱。可是那狮子骢却性情暴烈,即便是太宗也无法收服他,故而颇为遗憾。
“内舍人。”
“杨大郎,你可收拾好了吗?”
杨守文前世也听说过这个故事,但此刻听上官婉儿突然提起,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薛楚玉闻听,顿时松了口气。
说实话,他对杨守文多少有些愧疚。
但还是要慎之又慎,须知人心险恶。你把五咒收好,等时机成熟,我会去找你讨要。”
“薛楚玉多谢内舍人提点。”
但请放心,只要他进了洛阳城,绝不会有性命之忧。今和_图_书晚之事,足以震慑那些宵小。”
“嗯,这匹马倒也识得时务。”
“杨大郎,你过来。”
这时候,杨守文也听到了身后传来脚步声。
“他们都唤你青之,我也这样唤你,如何?”
“婉儿可当不得玉郎君‘请教’两字。不过玉郎君有事情只管说,婉儿会尽量回答。”
“里面是五咒,也就是师兄呕心沥血制定出来的佛律。
“上官才子也知道梅娘子?”
“玉郎君,今夜可暂栖香山寺,待明日进城。
“可是……”
玄硕法师在大雄宝殿的台阶上双手合十,一副庄肃模样。
“法师,等我洛阳的事情稳定下来,一定会再来向你讨教。”
在薛楚玉面前,上官婉儿依旧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
上官婉儿登上了马车,而杨守文也上了马。
玄硕点点头,声音突然间提升,“你之前说的梅娘子,贫僧并不是很清楚。不过,你可以去北市找一个名叫沈庆之的人。那家伙是洛阳的地头蛇,颇有些能耐。到时候你就说是贫僧介绍,他一定会出手相助……只hetushu.com要那梅娘子还在洛阳,就能找到线索。”
该来的,终究是要来。
四只狗,一只猴纷纷跳到了马车上,郑虔和杨青奴,也随着杨氏进入了马车之中。
上官婉儿的名气,随着武则天登基之后越发响亮。谁都知道,武则天身边有一个女宰相,权力极大。这也让上官婉儿在外界,毁誉参半。但即便是这样,薛楚玉也不敢怠慢上官婉儿。
而他则纵马来到上官婉儿的马车旁边,还未等他开口询问,就听从车里传来上官婉儿幽幽的声音。
上官婉儿走到了薛楚玉身前,微微一福。
就在上官婉儿和薛楚玉寒暄的时候,杨氏已经备好了车马。
圣人对太宗言:她只需三样物品,就能将之收服。这三样物品分别是铁鞭、铁楇和匕首。铁鞭打不服它,就用铁楇打它的头。若还是不服,就用匕首割断它的喉咙。”
上官婉儿这是在提醒他,亦或者说是在警告他。
杨守文则笑道:“这是堇堇佛尔衮的坐骑……去年我与大兄在叛军大营中找到,之后就一直随我奔波。”
“法师,和图书这是……”
上官婉儿看到杨茉莉牵着大金在山门外等候,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右监门卫已经在西坳列队代发,数十名奉宸卫备身,也都上了马,等候上官婉儿。
他立刻醒悟过来,法师一定是另有安排。
上官婉儿道:“杨大郎,此地非我等凡俗之人久留之地,圣人已经在城中安排好了你的住所,请你立刻收拾行囊,随妾身离开这里,连夜进城,等候圣人相召。”
但他旋即明白了上官婉儿的意思:面对武则天,千万不要太过刚强!
只是,杨守文还是想不太明白。他和上官婉儿是初次见面,她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关心。
杨守文朝吉达看了一眼,吉达立刻心领神会。
“婶娘,收拾行囊,咱们进城。”
可是薛楚玉却不敢有半点怠慢,小心翼翼回答,更表现得毕恭毕敬。
杨守文微微一蹙眉,轻轻叹了口气。
“玉郎君,杨大郎的事情,婉儿也不清楚。
刚才正是他思前顾后,才使得武崇训冲了过去,更差点害了薛嵩。若非杨守文出手,薛太保必有危险。而他非但没有感谢,和图书反而阻拦杨守文杀武崇训,这愧疚感也就越发强烈。
杨守文没有想到,玄硕法师竟然逐客。
后来,太宗询问宫中人,谁能收服狮子骢?
说完,上官婉儿看了杨守文一眼。
杨守文吩咐了一声,杨氏等人立刻行动起来。
“你入洛阳,得圣人关照,不会再有危险。
此刻,香山寺里的杀戮已经停止,面对如狼似虎的右监门卫锐士以及奉宸卫,那些跟随武崇训前来的草莽好汉根本不足为虑。更不要说,还有龙门铁卫参与其中。
“下官有疑问,想要请教内舍人。”
这一路上,他虽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可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对洛阳始终存着几分畏惧。他不怕太子李显,也不怕什么武三思。杨守文所畏惧者,其实只有武则天一人。那可是一个连亲生女儿都能恨下心肠的女人,更是华夏五千年历史中,唯一一个称帝的女人。对这个女人,杨守文的心里是又畏惧,又敬佩。
他躬身一揖,便转过身来。
圣人已经安排妥当,预计会在三日后于上阳宫召见玉郎君,请郎君在官驿耐心等候。”
和_图_书“嘁!”上官婉儿在车里,发出一声冷哼,“不过一走狗耳,我怎认得?那梅娘子的名字我听说过,听说她此前常出入王侯之家,实则就是为那些勋贵处理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只是,从去年底我就没有再听说过她的消息。据我所知,她可能已经返回徽州老家。你要是想找她,也不必太心急,我会命人查找她的下落。”
上官婉儿点点头,又向玄硕法师合十行礼,“法师,小女子告辞了,改日再来听法师说法。”
“阿閦奴,把这个收好。”
“杨青之……”
你也知道,如今不少沙门败类,不希望这五咒出世。而贫僧的威望不足,更不足以将之推广。这东西放在我这里,始终不太安全,倒不如存放在你身上,我也能够放心。”
“好马。”
上官婉儿不等杨守文答应,便径自说道:“我刚才听法师说,你想要找梅娘子吗?”
“啊?”
杨守文则走下了台阶,跟在上官婉儿的身后,一步一步走到山门外。
婉儿在马车里,掀开了车帘,招手示意杨守文上前。
“嗯?”
玄硕法师说完,露出恳请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