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朝天阙

第二百八十二章 宿命相逢(下)

与其说是灵感,倒不如说他下定了决心。其实,那本书他早就想写了,了不起回去之后翻翻裴松之注的《三国志》,然后写出来,想必这位过公子会感兴趣吧。
“李林甫,他和你的小名一样咯。”
说着话,他迈步就走了。
李林甫吞了口唾沫。
可是话出口之后,他立刻醒悟过来:这种古怪的要求,我又怎能答应下来?
“姓市监,我可以走了吧。”
杨守文也瞪大了眼睛,有些发懵。
可问题是,在这位的面前,李林甫还真不敢拒绝。
“呃……是的。”
而杨守文则怔怔看着他的背影离去,心里一动,突然有了一丝灵感。
祖奶奶,你怎么想起来一出是一出呢?我和他结义?倒是没什么问题。可问题是,我若真和他结义了,岂不是得罪了你奶奶?弄不好,还会成为梁王的眼中钉。
我有答应吗?我有答应吗?我有答应吗!
凭什么,凭什么我堂堂郇王府的子弟,长平王的曾孙,居然要和你这傻大个子同名?
你们这一对要不要这么玩我……hetushu.com你们两个的事情你们自己去解决,干嘛要让我掺和进来?
他转过头,却看到了同样是一脸茫然的裴市监。
李林甫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他不明白,眼前这位过公子,为什么突然间就盯住了‘结义’这件事情呢?
“什么大团头,不就是个泼皮头子吗?我哪有功夫知道他的事情?”
还是杨守文站出来为李林甫解围道:“过公子说笑了,存忠不过一介白身,怎好和李公子结拜?再说了,结义金兰还需情投意合,若不然也就没了结拜的意义。”
说完,他看看杨守文,又看看李林甫,突然笑道:“既然你不能和他结义,那不如和他结义吧。”
这是要结拜呢?还是不要结拜呢?你们要不要这么玩人,好歹给我一个痛快话,行吗?
“好!”
“当然是真的。”
裴市监正准备回答,却听杨守文道:“沈庆之是北市的大团头,过公子想必听说过。”
“哼,算你有良心……我有事,就先走了。对了,那个谁谁谁……”
和图书从义和杨存忠不知道杨守文为什么会变得有些意兴阑珊,于是也连忙跟了上去。
不知为何,李林甫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好想在那张脸上,狠狠的打上一拳……
杨守文心里感到有些疑惑,甚至生出了一丝警惕。
“奴奴,咱们回家。”
李过听了杨守文的话,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着魂不守舍?
“那回头我要找你帮忙,你不会推辞吧。”
你这家伙,这句话说得靠谱!
李过则撇了撇嘴,眸光一转,就落到了正偷偷往人群里退走的李林甫身上。
李林甫和杨存忠几乎是同时间站出来,不过两人随即愣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时候,裴市监已经命人把那些犯人抓走,而后小心翼翼凑上来道:“启禀公子,人都已经带走了。据下官询问,这些人平日里都在北市混迹,是沈庆之的手下。”
杨守文伸出手,牵着青奴的小手便往北市外走去。
“什么事?”
“对了,哥奴。”
说实话,这少年的口吻,让人hetushu.com感到不喜。
他,似乎很了解我,连我与吉达和盖嘉运在昌平结义的事情都知道?他,又是谁?
杨守文笑道:“若是公子有差遣,杨守文定不会推辞。”
什么意思?
他用手一指杨守文,笑嘻嘻道:“反正你们两个,年纪好像也差不多。”
他已经拒绝了一次,如果再拒绝一次的话,天晓得‘他’会不会发飙呢?
可不知为什么,杨守文却不觉得生气,反而微微一笑,沉声道:“些许小伤而已,说到底还是我学艺不精。”
李过眸光一闪,好奇看着杨守文。
说完,这位过公子便转过身去。
“啊?”
“哼,真的吗?”
如果他真和杨存忠结拜的话,传出去一定会被人笑话死。好吧,就算没多少人在意他这个长平王曾孙,可终究也是皇室子弟。他这种出身,又怎可能和杨存忠结拜呢?
不过,他心里的苦,李过是不会放在心上的,朝杨守文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我知道你住什么地方。如果找你帮忙的话,我会让人登门,你可不能推辞。www.hetushu.com
杨守文从来不认为自己在性取向方面有什么问题,可不知是怎地,此刻却感觉怪怪的。
杨守文脱口答应,几乎不假思索。
“哥奴,你要去哪里?”
李过噗嗤笑了,指着杨存忠道:“大个子,你也叫哥奴吗?”
把我丢在这边,到底是什么意思?
“下官姓,姓,姓……”
“好像也不成,你有结义兄弟,怎好再结义呢?”
李林甫一脸的尴尬之色,强笑一声道:“是啊,还真是巧啊。”
“那让哥奴加入进去,好不好?”
他没有去挽留对方,见李过已走,蓦地发出一声叹息。
更多的,恐怕还是觉得好玩吧。
李过说着话,露出了苦恼之色。
他心里感到有些不痛快,只是没等他说出口,就听李过娇笑道:“既然这么有缘,你们何不结拜?”
李林甫一只脚已经抬起,听到李过的声音,他连忙顺势伸手,在腿上扫了一下,故作镇定道:“安……过公子哪里话,我只是看到这衣服上有灰尘,所以掸一下而已。”
不过,他也知道对面这位的性子,倒也和图书不一定怀有什么恶意,用这种方式来讽刺他。
李林甫顿时变了脸色,而杨存忠则诚惶诚恐。
“沈庆之是谁?”
这位过公子倒是爽利,说话一点都不带遮掩。
他的眼睛,非常好看,眸光中更有一种勾魂荡魄的神奇力量,让杨守文顿时心里砰砰直跳,脸也有些发烫。怪了,我居然会在一个男人面前心跳加速,我竟然会在一个男人面前,感到羞涩?
李林甫听罢,顿时长出了一口气。
“你说的好有道理。”
李过说着话,鼻子一拧,露出娇俏之色,“杨守文,我今天帮了你,你是不是欠我一个人情?”
“你身上有伤?”
裴市监快哭了,我又不姓‘姓’,要不要这样呢?
“在。”
李过听到杨守文答应,脸上顿时露出了欢喜之色。
李过歪着头,那双眼睛盯着杨守文。
“当然,当然可以。”
杨守文心里有些发慌了,而李林甫的心情,更是大起大落,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不过,他旋即又变得好像很沮丧,“结拜了也没有意思,一点都不好玩,不好玩。”
“呃,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