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朝天阙

第三百二十八章 侠客行(二)

“只是什么?”李林甫顿时紧张起来,看着杨守文问道。
李林甫道:“现如今洛阳的勋贵府中都传遍了,不少人还打听,令尊是什么来历。”
洛州司马加上团练使……
杨守文没想到,武则天竟然把河南的武骑团兵交给了老爹。
“哥奴,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不成问题,我可以为你牵线搭桥。
吉达离开洛阳的时候,只带走了十铤黄金。剩下还有二百多铤,他都留给了杨氏。
武骑团兵隶属州府治下,但之前的兖州武骑团兵的团练使,有兖州刺史来充当。
“知道什么?”
“杨青之,有件事情想求你。”
杨守文也不知道该怎么向李林甫解释,只能轻声道:“咱们先到通远楼等着吧。”
“你难道还不知道?”
“呃,好像是住在这边……哦,我想起来了,我似乎去过他家,就住在前面的巷子里。”
李林甫什么时候成为宰相?
“啊?”
李林甫猛然抬起头,露出了感激之色。
“你父亲身边,缺不缺人手?”
哪怕是杨守文听到这消息,也是吃惊不小。
李林甫盯着杨守文半晌,确认他不是装假,旋即苦笑道:“你父子还真是一个性子,全都是那种不把自己前程当成一回事的人。如www.hetushu.com今,整个洛阳都已经传开了,说圣人有意封令尊为洛州司马,同时效仿兖州武骑团兵,在洛州组建武骑,由令尊为首任团练使。”
杨守文总不可能告诉李林甫,因为我知道你以后会成为宰相,执掌大唐朝政十几年,是个口蜜腹剑的家伙。我害怕得罪你,所以才要讨好你,关照你……这话说出来,李林甫恐怕不但不会相信,反而会认为杨守文是疯子,因而对他疏远。
杨守文虽然没看清楚他的样貌,但是从背影,却看出了他的身份。
“有这种事?”
罢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呃……”
历史上的李林甫,绝不是从衙门里做起。
所谓效仿兖州团练,其实就是在万岁通天元年,李尽忠造反作乱之后,武则天鉴于北方战事频繁,征发府兵,兵募已不足以满足军事需要,于是在兖州建立武骑团兵,作为尝试。而在生年元年的战乱中,这支武骑团兵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唐代的里坊,有东西南北四条大街。
“以你的才学,到衙门里做小吏,未免屈才了。”
杨守文闻听一跺脚,“我就知道,他会做傻事。”
“不好,杀人了!”
啧啧啧!
十五和_图_书级,杨承烈等于是连升十五级!再加上团练使的职务,武则天对他可真是信赖。
有这样的背景,同时又是本地豪强。
“你是说那个观国公?”
刹那间,整个立德坊乱成了一锅粥。
李林甫脸一红,轻声道:“青之,你看我如今也年纪不小了……别看我出身郇王府,可实际上,地位却尴尬的紧。郇王府那边对我并不看重,而我也没有什么好门路可走。舅舅虽然疼爱我,但只是一个尚衣奉御,也不可能给我什么帮助。
杨承烈原本是昌平县尉,按照品秩,不过是从九品下的官职。可洛州司马却不一样,首先,这洛州的治下,主要是以洛阳为主,以及洛阳周边的一些县镇。按照唐律,洛州属于上州,洛州司马则是正经从五品下的职事官,执掌洛州的军务。
杨守文一边想着该怎么回答李林甫,目光无意间从楼下的街道上扫过。
“这样吧,我先帮你牵线搭桥,你可以到衙门里历练一下。
杨守文从通远楼上跑下来,正要寻找那郭十六的踪影,突然间听到不远处的巷子里,传来了一阵尖叫和惊呼声。
他的祖父,就是太穆皇后的哥哥。而太穆皇后,则是唐高祖李渊的妻子,太宗李世民的母亲和图书
不过那是的通远市,可是比现在的北市要大很多,差不多占了六个里坊的区域。东至瀍河,南至洛水,北至护城河。然而,隋末动荡,通远市被毁于战火之中。
杨守文记不清楚他是怎么发家的,但依稀记得,他是因为精通音律,而得到李隆基的重视。
他一个月下来,也不过三十贯零用钱。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的黄金,他也有些发懵。
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别扭?
李林甫带着杨守文登上通远楼的第三层,可以远眺皇城,鸟瞰立德坊。
同时坊内有巷曲,就类似于小街便道。大街两边是商铺酒楼,而民宅则分布与巷曲之中。此时,天色已将晚,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一个瘦削的身影在大街上行走,他身上背着一口长剑,手中则紧握着一口横刀,步履沉稳的向一条小巷走去。
但他知道,自己才十八岁,如果顺利的话,能活到六十岁,那就还有四十二年。四十二年的时间,李林甫绝对会成为那个大唐的宰相!他想要提前投资,抱紧李林甫的大腿。
杨守文听罢,立刻把挎兜扯过来。
“正是……他是不是住在立德坊?”
这真的是日后那个口蜜腹剑的李林甫,那个伴随着李隆基唐玄宗开创盛世的大唐http://m.hetushu•com宰相?
隋朝时,立德坊之东就是通远市。
杨守文闻听一怔,愕然看着李林甫,“什么意思?”
“杨青之,看样子你这次找过公子办得事情,可不小啊。”
杨守文记不太清楚。
唐初朝廷在通远市的废墟上建立了玉鸡、铜驼、景行、归义、思恭五座里坊,同时又压缩了立德坊的一部分空间。而原来的通远市,则被缩小到一个里坊的面积,也就是现在的北市。
郭十六?
令尊若是真能得圣人青睐,可否为我在衙门里安排一个职务,好过整日无所事事。”
杨守文还真是第一次听到这消息,不禁大吃一惊。
“当然!”
李林甫苦笑道:“青之,你休要挖苦我,比起你,我哪有什么才学。
李林甫一愣,连忙跟上来,小跑着问道:“青之,怎么了?”
“你确定这消息吗?”
这也就罢了,可是那洛州司马,又是什么鬼?
立德坊,位于宣仁门外。
他打开挎兜,露出里面的黄灿灿的金饼,“够不够?”
只是……”
想要办事,杨守文自然不会带少了钱。
“青之,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杨守文对这话,倒是认同。
他带了十铤黄金,如果换做开元通宝,差不多就是八千贯。
“什么情况?”
http://www.hetushu.com通远楼,因通远市而得名。
他立刻站起身,转身就往楼下走。
所谓武骑团兵,就是从每一百五十户中征兵十五人,马一匹,以应对突发的战事。
杨守文感觉有些恍惚。
在历史上,这也是后来团结兵的雏形。
杨守文搔搔头道:“你们都知道了,偏我却不知道。
“哥奴,你快去找李过,不然很可能会闹出人命。”
如果有其他的机会,我再帮你介绍。总之,乐师肯定不适合你,但做个衙门小吏,也不适合你。”
说到这里,李林甫眼中流露出了期盼之色。
李林甫虽说是宗室子弟,但实际上日子过得并不宽裕。
它坐落在立德坊,可以鸟瞰通远市,远眺瀍水风景。
“什么事?”
哪怕是武则天对这洛阳窦家,也必须高看三分。
这座通远楼始建于大业中期,在隋末的战火中被损毁了一部分,但是随着东都被重建,通远楼也得到了修缮。同时,通远楼的产权也发生了变化,其背后靠山,便是与李唐有千丝万缕关系,洛阳本地豪门窦家子弟,今扬州长史窦怀贞。
打球、旋舞,亦或者羯鼓,我倒是擅长。可我总不可能跑去做一个乐师,岂不是更丢人吗?”
窦怀贞的父亲窦德玄,出身外戚。
“哥奴,你知道杨睿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