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三百四十九章 恶作剧?

原本,嘴上责备杨守文,但私下里仍小心戒备的高戬,对杨守文也越发的不满。
高戬闻听,顿时沉下脸。
杨守文道:“杨寺人,为什么要信我?”
高戬一摆手,已经做出了决定。
杨守文曾听李林甫说过,也通过其他渠道,听人提过此事。
一旁周利贞开口道:“三郎,非是我们不找他,而是他这人喜欢无中生有,弄的人心惶惶不说,还不肯认错。如今,大家对他多有怨言,找他来又有什么用处?”
他知道,这样一来,也就等于是要分家了。
“咱晓得轻重。”
“说了,但是他不停,反而认为我是无事生非。道不同不相为谋,反正我是不会从这里渡河。他要渡河,便随他去,我另找渡口,哪怕绕路也好过被人算计。”
“蒙了眼?”
老爹,真的做了洛州司马?
但高戬既然已决意这样做,再去争辩,只可能加剧矛盾。
高戬正站在渡口上,等待渡船到来。
“明日一早,咱们直抵淮阴,自白水塘渡淮水,而后南下江阳。
他点点头,迈步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道:“那大家今晚早些休息,明日一早赶路。”
“杨寺人手下,有几个人?”
如果只是一个恶作剧,那么又是什么用意?
前两日因为大雨,以至于咱们的行程被拖慢了几天。所以后面必须要加快速度,争取两天后抵达江阳,而后渡江进入江南东道。诸君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
青之,我知道你对我不满,咱们可以在到了扬州之后,推心置腹的谈一谈。但是现在,请不要再给我添乱。”
他面颊抽动两下,好像是在笑,却笑得很不自然。
“六郎,且慢渡河。”
见杨守文过来,他眉头颦蹙,露出不快之色。但是,m•hetushu•com杨守文已经找过来,他又不好视而不见。于是在沉吟片刻之后,他迎上前,沉声道:“青之,有什么事吗?”
在高戬眼中,杨守文就是个捣乱的家伙。
杨思勖这话一说出来,也就等于是向杨守文表明了身份。
从现在开始,最好是分做两班值守。可能会辛苦一些,但有备无患终究是好事。”
只是,那张刀削斧劈般,棱角分明的面庞,依旧给人一种浓浓的阴鸷感。
“杨寺人,你秘密传令下去,让咱们的人小心。
出七里亭镇之后,一路顺风顺水,也没有发生任何意外。雨停了,道路还有些泥泞,但是比之前两日,情况却好转许多。这行进的速度,也随之加快了不少。
而杨守文则坐在马上,轻轻拍了怕大金的脖子,而后催马前行。
李隆基看了他一眼,便闭上了嘴巴。
他故意没有通知杨守文,只叫了周利贞、裴光庭、杨思勖、李隆基四人过来,在房间里进行磋商。
对于高戬把自己排除在外,一帮人私下里商议事情的行为,杨守文并不是不清楚。
就在刚才,杨思勖偷偷派人把行程告之了杨守文,告诉他高戬准备在白水塘渡河。
杨思勖轻声道:“京城盛传,圣人要任杨奉宸为洛州司马,行洛州团练使,拜宁远将军。高戬是进士及第,在朝中也有多年,更拜了公主的门路,结果到现在才是个从六品的凤阁舍人。他心里难免会不舒服,以至于波及杨公子,杨公子不必在意。”
“杨公子,不必管他们怎么说,杂家信你。”
他说完之后,便转身离开。
杨守文沉声道:“我不习惯把性命交给别人来掌控,你通知富贵和杨丑儿,带上咱们的东西,往下游走,和-图-书肯定能找到其他的渡口。这白水塘,实在是太过危险。”
杨守文想了想,轻声道:“杨寺人,我总觉得这不是一个巧合。虽然七里亭没有发生什么状况,却不代表后面依旧没有。此次咱们这次出行,责任重大。而我们的对手则隐藏暗处,势力恐怕也不容小觑。咱们在明,他们在暗,咱们更要小心。”
杨守文轻声道:“我虽然不知道七里亭为何没有发生状况,但我收到的那个警示,却不会有假。他不信我,非要从这里渡河,那随他去就是。咱们找别的地方渡河。”
只是我以为,圣人这次派咱们一起南下,自有圣人的想法。我们应该齐心协力,而不是相互排斥和指责。在我而言,杨青之之前虽有谎报军情的嫌疑,但并非故意。而且,咱们这次任务干系重大,谨慎一些并无坏处。如果只因为杨青之一次过失,就这样把他排斥在外,我觉得不妥……这是我肺腑之言,还请六郎三思。”
警示中,另外一个地名就是白水塘。可之前在七里亭,已经证明了是虚惊一场。如果白水塘……杨守文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此刻,更愿意把那警示当成一个恶作剧。可问题是,这真的是一个恶作剧吗?七里亭和白水塘纷纷出现在那警示之中,足以说明示警之人,早在高戬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具体行程。
吕程志点头,转身离去。
李隆基沉吟片刻,站起身道:“既然六郎已有决断,我自当从命。
可话到嘴边,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以,他权作不知此事,全然一副冷眼旁观的姿态。
“我的意思是,咱们的行程很可能在离开洛阳之前就已经暴露,所以最好不要从这里渡河。”
一番话和_图_书,令屋中众人都沉默了。
杨思勖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也让杨守文松了口气。
李隆基顿时为难了!
“啊?”
他也觉得杨守文有些危言耸听,但同时,他又认为,小心驶得万年船,杨守文也没有错。别人不相信杨守文受到了警告,但李隆基却相信!他说不清楚原因,只是觉得,杨守文并不是那种无理取闹,无事生非的人。他这么做,一定有道理。
这一路上,他被高戬和周利贞排斥,再加上昨晚的事情,已经惹得不少人不满。
就在所有人都开始疏远杨守文的时候,杨思勖突然凑过来,在杨守文身边低声道。
“咱们走!”
“带了三个奴婢,队伍里还有六名随从,都是上官姑娘安排,会听从我的命令。”
周利贞满面笑容,看着高戬道:“六郎心思缜密,断不会有差错。我们只需听从差遣,又何必搅乱他的思绪?之前在七里亭,就是因为那杨青之一句无中生有的示警,结果闹得大家都不安宁。他过来,万一再弄出什么是非,又当如何是好?”
……
“咱们这次行动,本就不同寻常。
白水塘?
“什么?”
高戬不喜杨守文,但是却不能对李隆基不满。他闭上眼睛,沉思片刻后说道:“此事也是我的不对……这样吧,等咱们到了扬州,大家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把话说开就好。至于这一次,就算了!我实在不想再节外生枝,一切等到了扬州再说。”
见此情况,吕程志也走上前来。
杨思勖颌下沾着胡须,平添了几分英武气概。
所以,他需要有人帮助,否则他们这一行弄不好,就会全军覆没。
杨思勖依旧是坐在角落里,板着那张刻薄的死人脸,一言不发。
一直出徐州地界,都没http://m.hetushu•com有出现变故。
他轻声道:“你和六郎说了吗?”
李隆基闻听,顿时露出愕然之色。
高戬眉头一蹙,没有说话。
高戬愣了一下,沉声道:“此地名为白水塘,渡河之后向东南,便是淮阴。”
杨守文脸上露出了诧异表情。
杨思勖说完,便催马离去。
“六郎,这里唤作什么名字?”
李隆基道:“六郎,是不是应该找杨青之来商议一下?”
两天后,队伍抵达虹县,高戬召集众人商议后面的行程。
想了想,李隆基道:“青之,我跟你一起走。”
杨守文则看着高戬的背影,突然转身,从杨茉莉手中接过缰绳。
杨守文不敢搏,也不想去搏。
青之,我对你的确有些不喜,但对你的为人和才华,一向钦佩。可你这样子三番五次制造恐慌,我实在是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你说你在洛阳收到了警示,却不知道是谁在警示你。你说那警示里提到了七里亭和白水塘,也没人能为你证明。
杨守文听到这三个字,心里就顿时一紧。
他没好气说道:“青之,你什么意思?”
“好了,就这么决定,大家今晚好好休息,明日卯时动身,天黑之前,务必要渡过淮水。”
洛阳发生的事情,杂家听人说过,里面有太多的疑点。其实,那高六郎心里何尝不清楚,杨公子并没有错误。只是他现在被蒙了眼,以至于杨公子做什么都是居心叵测。若再有什么状况,杨公子可以私下里与杂家说,咱们一起戒备就是。”
“那是自然。”
第二天,队伍从虹县出发,一路南下直奔淮水而去。杨守文依旧是落在队伍的最后面,大玉在空中翱翔,他则领着吕程志四人不紧不慢的跟着,在晌午后,终于抵达淮水北岸。
他恍然和-图-书点头,朝杨思勖看了一眼。
这种结果,其实他早有心理准备。昨天吕程志和他说得非常清楚,如果没有发生状况,说不定会引起所有人的反感。大家会认为,他在制造恐慌,以凸显其在队伍中的存在感。可如果不说呢?万一发生了状况,那将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杨守文没有去解释,带着自己的随从,落在最后面。
“白水塘渡河不安全,我准备另寻其他渡口。”
“呵呵,那又如何,说到底也只是副使,六郎才是正使。”
“好了,有什么话,咱们到了扬州再说,我还有事情,你不要再继续无事生非。”
“这个……”
“可圣人有旨,命他为副使。”
高戬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也算是给足了李隆基颜面。
杨守文想了想,一咬牙,催马直奔高戬而去。
“高六郎,我真不是……”
杨守文则站在原处,显得很尴尬。
“可是……”
杨守文深吸一口气,把缰绳丢给了杨茉莉,大声道:“六郎,我知道你对我可能有些误会,不过没关系。我只想提醒你,我在洛阳时受到的警告中,也提到了白水塘这个这地方。”
但是从杨思勖口中说出来,则性质就完全不同。这说明,老爹的事情,绝非谣传。
他是上官婉儿的人,会站在杨守文一边。
杨守文勒马淮水河畔,看着波涛汹涌的淮水,可是思绪并不平静。
杨守文正要上马,却见李隆基带着王毛仲,匆匆赶来。
周围的人,看他的目光也变得很古怪,甚至隐隐约约,可以感受到他们目光中的鄙夷。
“青之,你这是要作甚?”
李隆基嘴巴张了张,想要为杨守文辩解。
裴光庭犹豫一下,轻声道:“我以为,三郎所有极有道理。”
“呵呵呵,上次在七里亭,你也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