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二十六章 王满渡(四)

这家伙正经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呢。
“郑将军,情况不对。”
“四郎,表明身份,看他们什么反应?”
“他死了,就再也无人能够阻碍王爷大计……那时候,就算圣人想怪罪,有王爷暗中护佑,将军必可无忧。若不然他到了神都,便是王爷也不好出面帮你。”
他这一发怒,那些江湖人立刻冷静下来。他们看着马车外的尸体,眼中怒火熊熊,却没有一个人再冲出去冒险。与此同时,明家的二十八宿也都到了马车旁边。在明礼的指挥下,二十八宿用弓弩还击,使得那些贼人不得不暂时后退。
将军当知道,一旦天亮,咱们可就暴露了。
江湖人就是江湖人,全无半点纪律。
伴随着那人的声音响起,一支利箭飞来,破空发出锐啸声,正中那人的胸口。
只要征事郎随我们走一趟,我们保证秋毫不犯,方才误伤之人,我等也愿予以补偿。”
山丘下,一阵寂静。
“那……我该怎么办?”
山下,夜色如墨,根本看不清楚有多少贼人。八角山上烽火熊熊,可是贼人却按兵不动,丝毫没有慌乱之色。
“阿郎,不对劲。”
八角山下,贼人开始有些骚动。
“举盾。”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我刚才想起来,我在广州的时候,曾听说过一个案子。当时也是有贼人攻打韶州的一个村坊。村里点燃烽火求援,可是却没有等来援兵,以至于村人绝望,最终被那些贼人很轻松的攻入坊http://www.hetushu.com内……后来,经府尊查证,才知道那些人就是官兵。”
同时,他更感到了莫名悲哀。
“这种情况下,他们却毫无动静,恐怕已经识破了咱们的身份,准备和咱们僵持下去。
“将军难道没有发现,山上很安静吗?”
什么情况?
此时的高力士,还不是那历史上威风凛凛的高大将军。被杨守文和明秀这么一看,顿时变了脸色,有些手足无措。
果然出事了!
杨道义发出一声悲呼,抄起一面盾牌,纵身便越过马车。
可是随着明秀这一提醒,他立刻反应过来。
孙先生眼中透出凶狠之色,厉声道:“杀了他!”
可方才我们已经伤了他们两条人命,那杨守文又岂能善罢甘休。一旦他闹上金殿,就算圣人不怪罪,太子也不会放过将军。到那时候,谁又能保住将军性命?”
杨守文眉毛挑了一挑,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的确是不太正常……如果是正常的盗匪,在行踪暴露之后,会立刻发动猛攻。但这些匪徒有些不太一样,他们在被发现了之后,以箭矢攻击。而后当二十八宿反击时,就立刻退下。这一轮短暂的接触,对方似乎没有一个人被杀……
“七郎!”
明秀走过来,沉声道:“青之,不太对劲。”
与此同时,车队里的人也都惊醒,就见吕程志冲到篝火旁,抄起一根燃烧的木头,用力扔出去。火光中,可以隐约看到一群http://www.hetushu.com黑衣人正猫腰潜行。他们的行踪被发现,立刻放弃了隐藏。十几个人冲上来半蹲在地上,弯弓搭箭就射向车队。
八角山下,一片寂静。
这些日子,杨守文待这十三个江湖人不错,也有些威信。
“啊?”
有这个可能!
“小高,莫非是小过得罪了什么人?”
不一会儿的功夫,八角山上,烈焰熊熊。
之前,他忙着阻拦那些江湖人,并没有去留意外面的情况。
这是中原,靠近帝京,绝不是这些盗匪可以猖獗的地方……
吕程志道:“他们似乎是想要阻止阿郎入京……这些人连过公子都敢陷害,恐怕来头不小。浚仪方面未必会派遣援兵过来,弄不好贼人和援兵已经勾结在一处。”
可是杨道义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拔刀便扑向黑衣人。
杨守文跳下马车,反手抄起虎吞大枪。
杨守文没有给对方太多时间,扭头对明秀道:“点燃烽火,向浚仪求救。”
明秀看到烽火燃起,长出了一口气。
“哪个再敢出去,我就先杀了他……与其让你们死在那些贼人手中,倒不如死在我手里。
这些人,恐怕是为了阻止他回洛阳,阻止他解救李过而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李过惹得麻烦还真不小。为了置他于死地,甚至派人在途中阻拦杨守文回归。
杨守文的眸光一凝,心里同时感到了疑惑。
被射中的人,正是那十三个江湖人中的一个。杨守文依稀记得,那个人http://www•hetushu.com好像改名叫做杨仁义,在十三个人当中排行第七,故而大家唤他七郎,亦或者‘小七’。
老子攒下一点家底容易吗?
孙先生闻听,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之色。
“孙先生,那该如何是好?”
青年道:“舅公命我截住杨守文,但是却没让我害他性命。现在若是被他识破了身份,恐怕到时候圣人怪罪下来,我也难逃责罚。”
杨守文和吕程志、张九龄二人相视一眼,立刻表示赞同。
“啊?”
等天亮以后,就不信你们还能继续猖狂!
杨守文和明秀相视一眼,齐刷刷转身,向高力士看去。
杨守文对杨道义的这份义气非常称赞,也极为欣赏。可惜,在战场上不遵命令,莽撞行事,到最后也只能落得一个战死的下场。杨道义和杨仁义战死,也激起了其他十一个江湖人的愤怒。他们想要冲出去报仇,却被杨守文一枪砸翻一个。
杨守文一怔,旋即向外探查。
他沉声喝道:“下面的人听着,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也不想知道你们为何而来。若不立刻退走,休怪我心狠手辣。到时候我定禀报圣人,将尔等一个不留。”
杨守文心中一惊,呼的站起身来,向山下看去。
一个中年男子,身披玄甲,纵马来到一个青年身旁。
……
片刻之后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我等久仰征事郎大名,听闻征事郎乃谪仙人下凡,故而想要请征事郎到我等寨中做客。我等并无恶意,还请征事郎莫要m.hetushu.com误会。
杨守文大声喊道。
与此同时,杨道义已经到了杨仁义的身边。只是那一箭穿心,杨仁义早已气绝身亡。
想到这里,杨守文有些急了。
“将军心善,不愿伤人。
全都给我躲好,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出去。”
“太容易了!”明秀道:“这些贼人退的太容易了,按道理说,他们不该如此轻易就被击退。”
青年脸色阴晴不定,片刻后他一咬牙,轻声道:“如此,还请先生费心取他性命。”
心里哀怨是哀怨,可他也明白,是时候下决心了。
明秀眯起了眼睛,沉吟片刻后,沉声道:“敌不动,我不动……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咱们谁也不清楚。这时候,一动不如一静!这里已经靠近河南尹,绝非岭南可比。而且咱们这边也不是那些村民能够比拟,就耗着,看谁先沉不住气。”
吕程志带着张九龄走过来,低声道:“按道理说,咱们向浚仪求援,这些人应该慌乱,亦或者强攻才对。可你看到没有,他们毫无反应,似乎根本不在乎援军。”
他眉头微微一蹙,沉声道:“孙先生,怎么了?”
张九龄也说:“杨君,这不像是普通的贼人。
吕程志带着张九龄、高力士跑去安抚那些仆从。
杨守文的眉头,紧蹙一起。
杨守文看了明秀一眼,把目光随即投注在车外。
“道义,回来。”
“应该差不多……浚仪离这里不算远,绝对能看到这边的烽火。”
明秀说的不错,八角山或许不比那村坊,但他hetushu.com们这些人,更不是村民能够比拟。
只听一阵弓弦声响,十几支箭矢飞射而出,杨道义虽然舞刀抵挡,仍旧被利矢射中。手中的盾牌落地,身上更插着五六支利箭。他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再也没了动静。
这一次,是真的不对劲了!
“不出一个时辰,援军必到。”
“这……奴婢确实不知。”
明秀点点头,立刻跑到吕程志的身边。
“那又如何?”
明秀厉声喊喝,二十八宿冲出来,手持盾牌,抵挡飞来的箭矢。
“怎么?”
为什么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
可是,杨守文却没有因此而感到轻松,心中的那种危机感,伴随着烽火点燃,越来越强烈。
想当年自己本有着远大前程,却不想得罪了贵人,以至于最终不得不低头,成为他人的鹰犬。可这青年,又有什么本事,居然能够执掌一折冲?小小年纪,不但得了游击将军的官阶,还成了折冲校尉。说到底,人家有一个好娘亲,他比不得。
你们想耗着,那就耗着。
别的不说,只这些儿郎恐怕就要慌乱,到时候非但抓不到杨守文,还可能弄巧成拙。”
“四郎,你怎么看?”
青年闻听,显得有些紧张。
明秀点点头,站起身大声道:“这是征事郎杨守文的车队,奉命返回神都复旨。尔等是什么人?竟敢在这里劫杀朝廷钦差,难道就不怕朝廷震怒,诛尔等九族?”
青年年纪不是很大,相貌颇为俊俏。
他对吕程志说了几句话,吕程志便表示明白,带着人前去准备烽火狼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