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二十七章 官?匪?

“放箭!”
由王道而霸道,自三国开始,经五胡乱华之后,礼乐崩坏。后来虽又重建礼乐,但是与汉时的礼乐已经有所不同。不过,杨守文很高兴,他并没有看错明秀。
明秀这一番话,等于是表明了他的态度。
想到这里,他已经有了决断。
杨守文连忙上前,顺着明秀手指的方向看去。
他早已经憋坏了,听到明秀的喊声,立刻一声巨吼,纵身越过了马车。
只见他弯弓搭箭,箭似流星。
也幸亏是杨守文之前吩咐了杨茉莉,否则明秀这样子直接下令,杨茉莉根本不会理财。
杨守文正要劝说,忽听山下,传来了号角声。
“官军,会这么大胆吗?”
“青之,听我命令,不要擅自放箭。”
说完,他一招手,厉声道:“明礼,传我命令,准备迎战。”
杨守文冷笑,探手抄起一张弓,弯弓搭箭,对准了那马上的骑士,厉声道:“废话忒多,尔等要战便战,藏头缩尾算什么好汉?”
本以为能不战而屈人之兵,没想到……这件事恐怕不会善了,就算杀了杨守文,结果也会非常严重。他现在开始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要听从别人的蛊惑?这杨守文如此刚烈,恐怕那些人从一开始,就想着要害他性命。这件事,必须要设法脱身。
山坡上,一声声惨叫不断响起,杨守文面无表情,全神贯注于山坡之上的敌人。
那一胡禄装有四十支箭,已经被他射的精光。
这也让杨守文的目光变得柔和许多,脸http://m•hetushu•com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张大、张二,你们从现在开始,听从杨君调遣。”
这些人怕不是匪人,而是官军假扮……你看他们的装备,又岂是等闲贼人能够持有?还有,这里地处汴州和郑州之交,已经靠近京畿。如果有这么一伙贼人出没,官府岂能没有觉察?这是京畿重地,官府难道就不怕惊动了神都的圣人?”
就在官军的箭矢停止刹那,明秀厉声下令。
“青之,情况不妙。”
杨茉莉如今,身高已经有将近一米九左右。他不但在长个头,体型也有横向发展的趋势。以至于他现在看上去颇有些雄壮,就好像后世NBA巨星奥尼尔的样子。
与此同时,明秀厉声喝道:“杨茉莉,带着人出击。”
可现在……
在这个距离下,杨守文基本上不用拉满弓,所以射速惊人。
“他们在做什么?”
在杨茉莉身后,十一个江湖人也如同下山猛虎一样扑了出去。杨茉莉一马当先,手中两支铁槌翻飞。那铁槌舞动,夹带着千斤巨力,势不可挡。那些和杨茉莉照面的贼人,根本不是他一槌之敌。只听一连串惨叫声,杨茉莉已经冲入人群,身后尽是横七竖八,骨断筋折,脑浆迸裂的尸体。
杨守文的箭术是得阿布思吉达所授,后来遇到薛讷和薛楚玉的时候,也曾得到过指点。
不过在脸上,他仍旧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对孙先生道:“孙先生,这杨守文如此不知好m.hetushu.com歹,合该丧命于此。请先生下令攻击,本将军督战,看他能嚣张几时。”
杨守文说着话,从枪囊中取出大枪。
只看这些人的装备,明秀就激灵一个寒蝉,心中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所以,吕程志能看出端倪,但是杨守文和明秀的反应明显要慢一拍。
杨守文愣了一下,疑惑看向吕程志。
他目光阴冷,面无表情。
那薛家射术,可谓天下无双。
孙先生点点头,抬手从马鞍桥上摘下一口大刀。
“明礼,举盾迎敌。”
后世曾有一句话,叫做‘宁学桃园三结义,不学瓦岗一炉香’。有汉之时,人们重诺言而轻性命;但是到了隋唐时期,已经有些‘利字当头’的意思在里面。
“那也要看后面的人是谁……如果对方来头很大,官军又怎敢不从?
这是折冲府专用的雕翎箭,和边军所用的鹰翎箭不同,和禁军所用的凤翎箭也有区别。
他眉头一蹙,也感觉到了匪人的不正常,原本一直提着的心,一下子到了嗓子眼。
明秀大声呼喊,就见那二十八宿举起盾牌,斜搭头顶,身形半蹲。
眼见着贼人溃败,明秀连忙喊住了已经杀红眼了的杨茉莉。
毕竟那比他们大很多,而且又有过做县令的经验,曾主持过昌平抗击契丹之战。
刚才一阵冲杀,贼人至少丢弃了四十多具尸体在山坡上。
只听一阵密集的声响,那箭矢飞落,打在盾牌上发出阵阵声响。
“啊?”
明秀听了吕程志这番话m.hetushu.com,不由得深吸一口气。
杨守文和明秀面面相觑,张九龄则脸色阴沉。
张九龄突然意识到,他想的太简单了!
“什么?”
“传令下去,出击。”
那种感觉,就好像整个山坡,都尽在他掌控之中。
说来也奇怪,他的视线并不是很好,却能够敏锐的掌握每一个贼人的动向。
话音未落,那利箭离弦。
杨守文目光灼灼向山下看去,就见火光中,贼人虽经过一次失败,但是并没有出现混乱。
而杨守文这边呢,只付出了三个江湖人的性命……
明秀一旁连忙阻止了杨守文,目光灼灼盯着向山顶逼近的官军。
杨守文半蹲在马车旁边,向山下看去,慢慢抄起一支箭。
在明礼等人射出三箭的时候,杨守文已经射出了五箭。而且,他是箭无虚发,每一支利箭,定会射杀一名贼人。那些贼人显然没想到,这山头上居然有如此猛烈的反击,队形顿时出现了混乱。
加上之前丧命的杨道义和杨仁义,杨守文在苏州招揽过来的十三个江湖人,已经折损了五人。
“本以为跟你来能轻松一些,可现在看来……你这家伙的麻烦,似乎比我想象的还多。”
“杨茉莉,不要追了,回来!”
一骑飞驰而来,冲到了半山腰,厉声道:“杨守文,再问你一遍,可愿投降?”
此前,山下匪人一直隐藏在夜色中,并没有真个暴露行踪。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明秀发现那些匪人在山下燃起了篝火,驱散了黑暗,把自己完全暴www•hetushu•com露了出来。
半蹲在车后的二十八宿同时起身,朝着山下就射出箭矢。
这时候,山下一阵鼓声响起,紧跟着就听到有人在高声喊喝,箭矢飞射山顶。
“四郎,找到了吗?”
明秀嘴角勾勒出一抹好看的糊涂,轻声道:“已经找到了!”
与此同时,杨守文已经翻身调回马车后面,把身上的箭壶往地上一扔,抬手抄起大枪。
大约有几百人吧,手持刀枪。
杨守文从地上拿起一支箭,扫了一眼之后,脸色更加难看。
与此同时,杨茉莉等人也返回车内。
步军举起盾牌向山上发起冲锋,弓箭手在后,仰射山顶,一时间箭矢如雨……
山下的青年将军脸色一变,心中暗自叫苦。
但是他又不会显得很笨拙,体型虽然巨大,可是速度却奇快。
朝堂上的争纷,绝不是他想像中的那么平静。暗地里暗流激涌,可谓是杀人不见血。
吕程志道:“阿郎,咱们都看走眼了。
他突然对杨守文道:“青之,你欠我一个人情。”
吕程志面色凝重,沉声道:“贼人这是要强攻了。”
张九龄勃然大怒,“杨君这是什么话,难道张九龄是那种贪生怕死之人吗?”
薛仁贵三箭定天山虽然是一个传说,可也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他那箭术何等高明。
“子寿,若情况不妙时,你见机行事,能走就走。”
怪不得我们点燃烽火后他们丝毫不惊慌,而浚仪方面,甚至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他们要动手,可能是已经看出了我们的意图www•hetushu•com。他们也知道不能僵持下去。天一亮,他们将无所遁迹,到时候就算是他们身后的人想要护持,也护持不得。”
所以,后人对华夏历史曾有一个阶段性的划分。
那马上骑士甚至未能做出反应,就听一声惨叫,便被射落马下。
那一支箭才离弦,另一支箭已经搭在了弦上。
霎时间,山上传来一连串的喝彩声。
杨守文更对准了一个队正模样的军官,只听嗡的弓弦颤响,那利箭破空发出锐啸,正中对方的额头。杨守文的弓,本就是二石强弓,力道惊人。加之这距离又近,对方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杨守文一箭射出之后,紧跟着长身而起……
他是个心怀壮烈的热血青年,从岭南来,是希望能够出人头地,建立一番功业。
八角山上,明秀率先发现了山下的异动。
差不多当官军到了三分之二山坡的时候,山下的弓箭手停止用箭矢压制。因为这距离,很容易误伤到自己人。而且他们也觉得,凭这三百官军,足以解决战斗。
说着话,他一招手,身后两个壮汉便走过来。
雕翎箭的出现,也代表着吕程志的猜测没有错。
伴随着孙先生一声令下,山下的匪人齐声呐喊。
他站在马车前,连珠箭发。
张九龄忍不住问道:“难道他们就不怕被朝廷追查?”
两侧骑军呼应,正中间是步卒列阵。
他和明秀都是那种聪明的人,但是在某些方面,的确是比不上吕程志。
杨守文在杨茉莉冲出去后,也纵身越过了马车。
杨守文这一箭,快若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