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五十六章 才获武魁,便入囹圄

武则天沉下了脸,李显一脸茫然,而太平公主等人,则面面相觑。
“杨守文文采过人,名动两京,乃后起之秀。
武则天恨不得上去给他一巴掌:你特么这是自己给自己抹黑吗?
“杨守文,你好大胆。”
本来太平公主这么说,大家不免怀疑他武三思。但怀疑终归是怀疑,大家也都不会说出来。偏你急火火跳出来,这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掩耳盗铃之举吗?
他面颊抽搐两下,沉声道:“臣刚才说,臣不愿做驸马。”
“梁王,就算杨守文被罢免了武魁,也轮不到你家二郎。”
太平公主开口,沉声说道。
此盖因有人暴露了他一家的身份,不得已才离开均州。
说完,武三思又躬身道:“圣人,杨守文张狂跋扈,子乃中山狼,不可轻恕。
武则天勃然大怒,“裹儿为人或许有些任性,但何来骄横霸道之说?
杨守文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拒绝的太直接了。
可问题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只是,他心中暗自得意,偷偷看了杨守文一眼,心道:看这一回,谁还能救你!
她缓缓站起身,沉声道:“杨守文,安乐公主是朕最喜欢的孙女,朕绝不能让她受半点委屈。你刚才说,你不愿意做驸马?为什么!难不成,你还有别的野www.hetushu.com心?”
太平公主看了一眼武三思,又瞄了一眼李旦。
“太平,你接着说。”
“大胆!”
可是,诋毁裹儿的那些谣言又是从何而来?何以杨守文知道裹儿骄横霸道,贪奢任性?何以杨守文会说,裹儿会不守妇道?女儿以为,这里面若无玄机,恐怕是说不过去吧。”
武则天蹙眉,点了点头,“太子回去后,与裹儿说:那杨守文狼心狗肺,不知她的真心。此等恶徒,便嫁了也没什么意思。朕会为她挑选良才,定超过那杨守文。”
武三思见她有些犹豫,不禁心急道:“公主此言差矣,那你说,会是谁在制造谣言?”
武三思一看是太平公主,便闭上了嘴巴。
武则天是真的生气了!
武三思一旁添油加醋,恨不得武则天立刻下旨,杀了杨守文。
自古以来,皇家赐婚而拒婚者,并不是没有。
事实上,驸马这个身份,对有些人来说有吸引力,但对有些人而言,确是一个累赘,甚至是一桩屈辱。有唐以来,李唐的公主们口碑大都不是很好,红杏出墙者比比皆是。最重要的时候,做了驸马后便不能出任实缺,也就等于断了前途。
李显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放声大哭,“孩儿自知德行不足,可是和*图*书却没想到,会累及裹儿。那杨守文太过嚣张,竟如此诋毁,让裹儿日后如何做人?”
武则天不认为武三思会做这种事,因为她知道,武崇训有多喜欢李裹儿。
为此,杨守文误以为是太子出卖了他们,故而对他心生不满,到也在情理之中。”
他匆匆离去,武则天却怒气未消。
于是乎……
他话音刚落,就感觉到一双双眼睛,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哪怕是许多王公大臣,也只知裹儿的名字,并未见过裹儿。而杨守文,是今年清明后才到的洛阳,结交也不是很广。从他和裹儿交往的过程来看,他或许对太子有些误会,但是却并没有因此而波及裹儿。女儿大体上能够猜出,他因何对太子不满……当初的事情发生后,杨家上下隐姓埋名逃离均州,是何缘故?
“太平,那依着你的意思……”
她上前一步,大声道:“杨守文罪该万死不假,可女儿却认为,这件事必有内情。”
李裹儿满面泪水,已经哭成了小花猫一样,却仍跑进了大殿,扑通跪在武则天面前。
这原本是一桩好事,怎地会变成这副模样?
可问题是,李显提婚提的太突然,一旦武则天下了旨意,想要再拒绝,可就难了。
“圣人,杨守文太过可恶,当处以极刑。”
www.hetushu.com就在她准备发怒的时候,太平公主再次道:“母亲,女儿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这一番话说出口,武则天彻底冷静下来。
“母亲,请为安乐做主啊。”
杨守文这样做,几乎是在打李显的脸!
武则天闻听,慢慢坐下来。
“是,是是……太平说的不错。”
老百姓们更喜欢听那些稀奇古怪的八卦,就算是真有贤良的公主,也不被人所知。
她或许有些喜欢华美衣物,但与那贪奢又有何干系?裹儿自回到洛阳一来,朕从未听说过她有什么不妥的举止。朕不知你这些流言蜚语从何听来,但你敢当着朕的面诋毁裹儿,朕又岂能饶你?来人,把杨守文抓起来,立刻收付诏狱关押。”
想到这里,杨守文也有些急了,大声道:“臣闻听安乐公主骄横霸道,贪奢任性,此等女儿,臣怎敢娶进家门?臣的妻子,不求出身高贵,不求才华横溢,但至少要孝敬公婆,恪守妇道。臣出身卑贱,实高攀不起,请太子还是收回成命。”
就算他不去考虑李显的想法,也要顾虑到武则天的面子。
做驸马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却不愿意娶一个让他无法放心的女人做妻子。
不过这时候,太平公主一旁冷冷说道:“太子先莫难过,还是想办法安抚住裹儿再说hetushu.com。她那脾气,若知道杨守文如此辱她,又焉能受得了?你还是先设法看住她。”
不等李显发作,武三思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指着杨守文厉声呵斥道:“安乐公主金枝玉叶,嫁给你一个小小的征事郎,是抬举你。不要以为你能作几首诗便了不得……杨守文,你可知道你这是做什么吗?你这是抗旨不遵,罪该万死。”
但拒婚者不是没有,却没有似杨守文这样,当面拒婚。
武三思一怔,旋即脱口而出道:“你们不会是认为,那些谣言是我说的?”
武则天摆手,示意李显不要说话。
当然了,李唐的公主们,并非全都那么不堪,其中也不泛贤良。
“讲!”
这‘野心’二字出口,杨守文就有些作难了。
她这番话,李显听进去多少,谁也不知道。
若非是这样,何以会有这等谣言传出?而且还恰巧传到了杨守文的耳中,令他对裹儿心生拒绝呢?”
你不答应也就算了,还开口污蔑……就冲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就不能让你好过。
大殿外,奉宸卫卫士呼啦啦闯进来,把杨守文绳捆索绑,便拉了出去。
“祖母,你别责罚青之,千错万错,都是裹儿的错!”
如果真的娶了安乐公主,这脑袋上保不齐就变得绿油油,成为别人笑柄。
臣恳请圣人,罢去他武魁的名号,和_图_书把他打入大牢,严加惩处,方可维护天家颜面。”
太子执掌东宫,难免有人心生不满。若杨守文娶了裹儿,那太子就等于得了一大臂助。更重要的是,凭杨守文的名望,也能稳固太子之位……故而,有人不愿太子执掌东宫,亦或者说,他不愿李、杨两家联姻,私下里说不定还存了私心。
李显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忙躬身道:“母亲,请恕儿臣先走一步,去安抚裹儿再说。”
王修福和仆固乙李二人还在外面守着,就看见杨守文被抓走,一时间也是目瞪口呆。
“哦?”
“裹儿自去年返还洛阳,虽然喜好打闹,但却很少展现身份。
杨守文这些话说出口,让安乐公主日后怎好嫁人?
武则天耐着性子,沉声说道。
她蹙眉沉思,久久不语。
以往拒婚,中间大都会有一个媒人作为缓冲,这样就算是拒婚,也不至于丢了脸面。
就在她思忖之时,却听得大殿外一阵脚步声传来。
说实话,他还真没什么野心。
武则天沉默了!
唯一感到高兴的,恐怕只有武三思一个人了……他站在一旁,本来心情不是很好,可听到杨守文这番话,顿时笑逐颜开。这傻小子,莫不是想要找死不成?
“从杨守文和裹儿交往来看,他其实对东宫或有不满,但绝无诋毁的想法。
可不是武三思,又会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