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江南好

第四百六十九章 从此世上无安乐(九)

正对着山门,是一条宽敞的石头路。
外面的卫士,听到院子里的喊叫声,大吃一惊,便冲了进来。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李裹儿嘟着嘴,一脸的纠结。
李仙蕙苦笑道:“放心吧,你那杨大哥的本事,比你想象的要大很多。”
“故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不过格局和青牛观倒是一模一样,分东西两院。
再怎么说,李裹儿也是公主,怎可能掉以轻心?
这一段峭壁不算高,距离也不长。可下着雨,杨守文也不得不小心谨慎,因为那岩石被雨水打湿后会非常湿滑,如果不小心的话,从上面摔下去,不死也要残废。
一旁的李仙蕙看着她,不禁哭笑不得!
杨守文更不敢大意,跳进了山路旁边的密林中。
现在倒好,全家人,甚至连祖母在内都陪你胡闹,你却开始后悔了。已经开始了,又能怎么办?难道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你在考验他?看他到时候和你翻脸不。”
hetushu.com七姊姊,就算他能出得东城,又怎么出城呢?还有,你们有没有告诉他这里的路线呢?”
“呃,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这下清宫的视线同样很差,不过可以依稀看到,整座道观划分东西两个部分。
想到这里,杨守文便跟着那内侍,来到了孔子问道台的院门口。
“这样太难了吧……东城狱守卫那么严格,就算有小高配合他,他恐怕也出不来。”
它的存在,就好像是一个山门。山门之后是台阶,上了台阶才算是真正的太微宫。
这三百六十五个台阶是有说法的。在道教里,三百六十五这个数字,代表着星辰运转的度数。台阶崎岖高峭,杨守文一路跑上去,饶是体力惊人,也不禁气喘。
“有刺客!”
院门外,有卫士值守。
杨守文翻过了后山墙,循着山路而行。
她念了两句道德经,突然扭头对坐在身边,也是道姑打扮的李仙蕙道。
一阵山风吹来,和*图*书把杨守文险些从峭壁上吹走。
李裹儿住在哪里?
杨守文却没有理睬那些卫士,依旧站在院子里,大声喊道:“安乐公主,你出来,我是杨守文,我有话要对你说。”
一边是用夯土筑成的高台,名为孔子问道台;一边是一座宫殿,名为悟道院。那悟道院内,设立一块八卦阴阳壁,同时还有一个炼丹洞,都是为了纪念老子所造。
杨守文有些头疼了,这么多的禅房,我去哪儿找李裹儿?
同时两脚猛然在峭壁上一蹬,另一只手松开了铁钎子,一把扣在悬崖边缘,身体腾空而起,便翻上了峭壁。这是在太微宫的后门,不见人影。杨守文喘息两下,便如同灵猫似地窜出,飞快来到山墙下,而后纵身翻过了山墙,进入太微宫。
他蹙眉沉思良久,突然一咬牙,纵身跳出来,大声喊道:“小过,你出来!”
终于,在后山的一处峭壁,他发现了一个缺口。
玄之又玄……可是,他怎么才能找到我?七http://www•hetushu.com姊姊,你们设计的太复杂了,杨大哥是很有本事,但毕竟不熟悉这边的状况啊。万一他发生了意外,又该怎么办?”
此两者……
七姊姊,你说杨大哥他会不会来不了呢?”
而在石头路的尽头,则有一座大殿,就是青牛殿。
山下,漆黑如墨,可是这山上的宫门外,确是灯火通明。
他从密林中穿行过去,绕过了太微宫的正门之后,寻找可以进入道观的路径。
据说,那大殿里供奉的便是当年随老子西出函谷的那头青牛。
杨守文蹲下身子,在确认了周围没有什么人之后,便快跑两步,一脚蹬在了山墙上,身形如燕,纵身而起,便跳上了山墙。而后,他从山墙上跃下,再次打量周围的环境。
杨守文眉头一蹙,难道说对方是去找李裹儿吗?
大殿里灯火通明,供奉着老子李耳的神像,也就是玄元皇帝像。
也许是因为毗邻峭壁的缘故,这里的守卫并不多,虽然有灯火照明,但是却不见卫士http://m.hetushu.com
太微宫,玄元殿内。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可是人家心里不安静嘛。”
杨守文有些懵了!
杨守文在认清了道路之后,便沿着石头路飞奔,绕过青牛殿之后,就看到了下清宫的后门。
杨守文观察了一阵之后,也确认了这一点。
一旁的孔子问道台,有内侍进进出出。
道观里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杨守文把身上的黑衣扯下来,撕成了布条,缠在手上。
太微宫里,守卫很严密,可以看到巡夜的道士,以及身披铠甲,站在凄风冷雨中的卫士。
其实,这下清宫也属于太微宫的一份子。
除了巡夜的道士之外,杨守文还看到了卫士的踪迹。
他贴着墙角行走,绕过了卫士。
“裹儿,诵经。”
正中央一座大殿,就是玄元殿。
这道观里,除了道士,应该就是李裹儿了。她在这里守斋戒,以太子李显对她的宠爱,断然不会置之不理。派人跟随,是情理之中,而那些卫士,也是为了保和图书护她的安全。
按照高力士的说法,走正门不安全。
……
她有些魂不守舍,抬起头看着老子神像,半晌后捧着经文,口中却喃喃自语道:“求老祖宗保佑,让杨大哥早点过来。”
这太微宫的面积,少说是青牛观的三倍。
就在这时,从前门方向跑进来了一个内侍,一路小跑直奔孔子问道台。
杨守文给自己鼓了鼓劲,单臂用力向上奋力一探,抓住了崖顶的岩石。
……
他不敢惊动对方,于是在周围查看了一下,便纵身从院墙翻了过去,跳进了孔子问道台的院子里。这院子里,很安静,除了一些内侍和宫女在里面走动,不见卫士的踪影。
李裹儿穿着一身杏黄道袍,披发跪坐在神像前。
好在,他抓紧了岩石,另一只手从腰间的挎兜里取出一根三十厘米长短的铁钎子,振臂狠狠戳如石壁。身体挂在峭壁上,他大口的喘着气。再有一步就到崖顶了!
“放心吧,都已经安排好了。”
“李裹儿,是你要报复他的,是你要考验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