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四百九十章 狄公(五)

在他看来,李显怎样?和他无关,他也没想过要去抱李显的大腿。
哪怕那天李显为他求情,哪怕后来李显不断向他示好,他都始终未曾有过回应。
而狄仁杰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起身走到露台边上,手扶栏杆,眺望那满山苍翠。
“自公主入道之后,已有许久。
最近一段时间,他和上官婉儿的接触很少。
抿了一口清茶,狄仁杰开口道:“青之,你认识一个名叫穆明玉的人吗?”
小鸾台此前曾调查穆明玉,可是并没有太大的收获……根据上官姑娘的调查,穆明玉曾经与孙思观有过接触,但却无法证明孙思观在八角山伏杀你,是受他指使。
对于杨守文的这个态度,狄仁杰非常满意。从他提出要和杨守文单独谈话的时候,杨守文就表现出了一种宠辱不惊的气质。这种气质,也让狄仁杰确定,他也许可以走的更远。
两个人当然明白狄仁杰这句话的意思,连忙起身,顺手还把坐在那里蒙圈的盖嘉运拖走了。
杨守文怔怔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杨守文忙道:“小子记下了。”
特别是在奉宸府和奉哀府组建之后,上官婉儿便主动断了和杨守文的联系……
狄仁杰露http://www•hetushu•com出恍然之色,轻声道:“原来这泡茶,也有如此多的奥妙在里面,水温太高不好,太低也不好,必须要适中方可。”
杨守文一脸茫然,疑惑看着狄仁杰。
李显,还会被妻女所害吗?
史书记载,李显昏庸暗弱,是个昏君。
塞北?
他死于妻女之手,更没有留下任何建树,可谓窝囊至极。
“你要知道,三年后,李真人还俗。
此人是在圣历元年末抵达长安,投靠了史崇玄,而后又由史崇玄把他推荐给了李真人。而在此之前,他的行踪完全空白,只知道他来自塞北,便没有任何记录。”
恐怕不仅仅是因为祖父的遗言,更多还是源自于那可怕的‘刻板偏见’。
那双略带暮气的眼中,闪过一抹精亮之色。
不过,你最好对此人多一些提防,毕竟他来路不明,还需小心……你不妨多和上官姑娘联络,虽然上官姑娘的小鸾台如今受到奉宸府的压制,可毕竟实力犹存……对了,我险些忘记,你称呼上官姑娘做‘姑姑’。有什么事情,不妨找她帮忙,也许会避免许多麻烦。”
……
但真是如此吗?
杨守文想了想,和*图*书沉声道:“有些印象,好像是李真人府上的人。”
从目前来开,那路线很可能是从李真人身边走漏了风声,而这个穆明玉颇有嫌疑。”
明秀出身名门贵胄,而高力士则是经过了宫中的历练。
“狄公,这黄芽是炒制而成,最好不要用沸水,否则会伤了茶的香气。最好是水沸之后,加些冷水进去,在水面出现波纹翻滚的时候冲入壶中,效果会更好。”
杨守文眉头紧蹙,感觉有些困惑。
这里面,恐怕也少不得上官婉儿的暗中回护。
就连武则天有的时候,也会用‘李太平’来称呼她。
“哦?”
“青之,为何有把水止沸?”
就如同安乐公主一样,杨守文若不是因为和李过有过接触,了解了她的脾性,说不定到最后,还是会不愿接受她的存在。之所以如此,便是源自于后世史书中对安乐的那些不堪记载。同样,他对李显也存有这种偏见,于是不愿意和他接近。
很多人都以为,‘太平’二字是武则天给的封号,其实不然。据说太平公主在八岁的时候,曾以替已经去世的外祖母荣国夫人杨氏祈福为名,入道出家。太平一名,便是道号。后还俗,她被赐封为公主,www.hetushu.com于是选择了用她的道号作为封号。
他自言自语,一副领悟颇深的表情……
半晌后,他突然又问道:“青之,你为何不肯与太子亲近呢?”
杨守文无法解释,就只好用最简单的方式向狄公介绍。
不管她是否有公主的封号,只要她嫁入你杨家,你和太子就是一家人。哪怕是现在,你虽然尚未娶亲,可你的身上,却打下了东宫的烙印。除非,你不想娶公主。”
“青之,水沸了。”
后世,讲究八十度沸水冲绿茶。
由此也可以看出,小鸾台的确是被压制的够呛。
而在那之后,武则天对洛阳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清洗,为的是想要杜绝洛阳的防卫隐患。
“记得!”
想想看,杨守文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洛阳,必然是有人相助。
“既然青之你对此人没什么印象,那也就算了。
他不可能辜负李裹儿,那就不可避免的和李显产生关联。正是因为内心里那故友的观点,让他始终无法认同李显,也不愿意去和他产生交集。但是,他将来会娶李裹儿,李显就是他的岳父。不管李裹儿是不是公主,这个关系都无法改变。
很显然,狄仁杰要和杨守文谈论的事情,不方便为外http://m.hetushu•com人知晓。
李裹儿,是否会如史书里记载的那样,被李隆基所杀?
真的只是祖父的遗愿吗?
“李真人不太可能主动走漏风声,毕竟薛崇简也在队伍之中。
黄芽舒展,在壶中翻滚,沁出淡雅茶香。
可是狄仁杰这一番话,却点醒了他。
“啊?”
杨守文依旧很平静,用水舀舀了一瓢水,冲入茶壶之中。
他实在是想不起来曾在塞北见过穆明玉,更想不起来,他以前和此人有过交集……
杨守文现在是出家的身份,所以便称呼太平公主为李真人。狄仁杰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也没有询问,只是轻轻点头。
太平公主的真实名字,恐怕只有武则天和几个兄长知道。
“这个……”
杨守文连忙用水舀舀了一瓢初乳泉水,倒入水罐之中。
狄仁杰沉吟片刻后道:“还记得去年,你奉旨南下追查皇泰宝藏,在白水塘遇伏的事情吗?”
不过,上官姑娘在调查此人的时候,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圣人一直在追查此事,想要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
狄仁杰见他困惑,便没有再说下去。
之前杨守文并未想到要和上官婉儿合作,被狄仁杰这一提醒,他倒是觉得很有必要。毕竟,上官婉儿和老和_图_书爹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很奇怪的关联。据杨从义说,那次他能够逼迫沈庆之低头,也是因为上官婉儿向老爹提供了沈庆之的老底。
李真人,也就是太平公主。
“狄公,为何提及此人?”
可是,沈庆之却躲过了清查。
盖嘉运被拖下露台才反应过来,眼中的羡慕之色更浓。
狄仁杰的声音,把杨守文从沉思中唤醒过来。
杨守文心神不禁一颤,整个人都好像呆愣住了。
水罐里的水沸腾着,水蒸气弥漫。
杨守文不知道,也从没有想过要去了解真相。
在宫中,人们或是称呼她公主,或是唤她真人。
杨守文又为狄仁杰奉了一盅清茶,而后双手放在腿上,露出郑重之色。
事实上,从他认识李裹儿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上了李显的那条船。
杨守文闭上眼睛,心中暗自苦笑。
穆明玉?
但武则天不想询问杨守文,因为她不想杀杨守文……以杨守文那倔脾气,真要问他,他也不会回答。到时候,还是武则天丢了颜面。所以,她只有自己来清查。
我听人说,太子每每派人送来邸报,可是你却迟迟不见回应。莫非,你还在为当年的事情不满?亦或者,真的是为你祖父临终遗言所困扰吗?”
这名字有点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