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四十四章 那个男人

所以,杨君想要把碎叶城夺回来。
“一群土鳖!”苏弥射站起身来,走到帐篷门口向外看了看,然后退回来道:“你们懂什么?太子定命宝!知道那是什么吗?那是太子才能持有的行宝。可是现在,那太子行宝却在杨君的身上,你们说说看,那得什么样的关系,才能够拿到?”
从他的眼中,杨守文看出了苏弥射的心思。
估计薄露给赞摩还有吩咐,只是那信使被杀,已无从拷问。
此前,杨守文等人用这种方法杀了赞摩。虽说保大军已经平定下来,可谁知道还有没有赞摩的亲信?所以,不管是为保大军考虑,还是为苏弥射的安全,塞黎尕等人都变得谨慎许多。
杨守文心里一动,向苏弥射看去。
“将军,为何对那唐国人如此客气?刚才竟还要把军权交给他。”
说起对薄露的了解,杨守文这个外来者,肯定比不上久居碎叶的密探头子李客。所以,在李客反对之后,杨守文便打消了这念头。而今见苏弥射似乎也有这种想法,杨守文倒不觉得奇怪。换任何人,在这时候都会想着去偷袭碎叶城吧。
苏弥射则甩给了他一个大白眼珠子,冷笑道:“阿利施塞黎尕,你真是个蠢货。m.hetushu.com杨君若是没有来头,我又怎会对他如此客气?你觉得保大军军使很了不起,可你却不知道,在杨君的眼中,这保大军军使根本算不得什么。我之所以那样做,是为了咱们保大军考虑……我越是表现出对他的尊重,日后保大军的好处越多。”
那个男人,那个男人……
“薄露这个人诡计多端,而且行事非常谨慎。
塞黎尕闻听,眼中都闪烁着一抹亮光。
苏弥射也不是那种很执拗的人。
从骨子里而言,他商人的特质要高过于他军人的特质。
君不见,米娜不知所踪!
听到杨守文的拒绝,塞黎尕等人都长出一口气。
昨夜定计后,苏弥射曾见到杨守文和米娜单独交谈了一阵子。
“啊?”
“将军不必着急,以我们现在的兵力,想要偷袭,也很难成功。
我现在就担心,将来我怎么把保大军交给你?你这个牛脾气,只会是得罪人……我实话告诉你吧,杨君是朝廷派来的人。他的背景极为强大,只要我们能让他满意……嘿嘿,塞黎尕,别说保大军军使,就算你想去都护府,也不是没可能。”
……
自己甚至有可能成为保大军的军使,甚至更上一层和*图*书楼?
反正你们记住,能让那个男人满意的话,咱们日后前途无量……塞黎尕,你不是一直想让你孙子去中原,过唐国人的生活吗?我就这么说,跟好了杨君,将来你那小孙子说不定还能在朝廷里做官,到那时候,你这老家伙才是真的风光呢。”
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行字:整军后速抵碎叶。
“这……那就依杨君所言。”
说实话,他们还真担心杨守文会顺水推舟的接过保大军指挥权。毕竟,他们在保大军效力多年,对保大军还是有些感情。杨守文年纪不大,让他执掌保大军,哪怕塞黎尕是苏弥射最坚定的支持者,这内心里也会有意见,会有一些不满。
“我呸!”
我和你们说了你们也不懂。
塞黎尕发现,自己居然有机会成为副使,心情自然激动。
谁还能没点野心呢?
如果能进入都护府的话……
“将军,那个人真有这么大的权势吗?”
苏弥射摆了摆手,轻声道:“阿利施塞黎尕,打仗你比我强,治军你也比我高明。
苏弥射看了一遍书信,递给杨守文。
塞黎尕闻听,露出茫然表情。
内心里,杨守文其实也想过偷袭。但是李客却劝住了他,认为偷和-图-书袭会很难成功。
苏弥射从挎包里取出一封信,打开来。
他自认能力出众,或许武力不必赞摩强大,但论及行军打仗,指挥作战,他比赞摩出色百倍。可是,赞摩凭着一身蛮力,在阿悉吉薄露的支持下,用不过三年的时间,便成为保大军的军使……那一次打击,也让塞黎尕看清楚了很多事情。
他们说了些什么?苏弥射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他更在意的是,杨守文是否高兴。因为他知道,只要伺候好了杨守文,日后的荣华富贵都将不是问题。
好在这个时候,一名小校跑进了大帐之中,大声道:“启禀军使,外面擒获一人,自称是从碎叶城而来,有紧急事情要面见赞摩。后来他发现情况不妙,企图逃走。卑职等不敢让他离开,于是将之击杀,从他身上发现了一封给赞摩的信。”
塞黎尕别看五十多了,但也不是那种心如止水,无欲无求的人。
“将军,你说吧,杨君想做什么,咱们绝对配合。”
哪怕只是个校尉,那也是朝廷的正规军的头衔!
可是要说做事,你却差的太多。
可是现在……
只见苏弥射露出了狰狞之色,厉声道:“杀得好……把书信呈上。”
原来,副使http://m.hetushu.com算不得什么。
如今,薄露造反,并且勾结了乌质勒,准备独占碎叶河谷,和朝廷作对。杨君的意思是,绝不能让他得逞,一旦碎叶河谷发生战乱,整个安西都可能会动荡。
中军大帐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了。
“坐下坐下,刚说你是个土鳖……沉住气,懂不懂?沉住气!
“不会吧,杨君难道是太子的私生子?”
保大军军使,听上去头衔不小。但实际上,在西陲之地,根本算不得什么。其地位与河北道的静难军等军使地位相差很大。且不说麾下兵马的差距,这品级上也低很多。换句话说,静难军虽然不算是中央军,但也是朝廷的正规军。可保大军,说穿了就是个杂牌军,了不起就相当于一个地方民团,性质自然不一样。
从昨日到现在,杨守文已经一夜未曾合眼。
所以,我以为将军当务之急,是要把情况和将士们说明,而后再出兵进发碎叶城。”
只有夺回了碎叶城,才能保证碎叶河谷的安全……塞黎尕,这方面你比我强,有没有好主意,助杨君完成此事?若能夺回碎叶城,你塞黎尕可就是大功一件。”
不仅是塞黎尕来了性质,其他几个校尉,也都顿时抖擞起精神。和-图-书
此前,他们在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的搏杀之后,又奔行百里,冒雨而行。之后,他们又在保大军里刺杀了赞摩,提心吊胆了许久。这时候局势暂时稳定下来,难免感到有些困倦。所以,在寒暄几句之后,杨守文就告退,找地方进行休整。
杨守文既然反对,在苏弥射看来也算不得什么。想必这位手持太子定命宝的男人,一定有他的想法。
“杨君,该如何行事?”
他想要奇兵偷袭碎叶城……
来了!
杨君想偷袭碎叶,恐怕很难成功。甚至有可能会被他设计伏击,到时候损失更大。”
“报!”
等杨守文等人下去之后,塞黎尕忍不住开口询问。
不过,没等他靠近,塞黎尕就上前一把抢过,转身交给了苏弥射。
苏弥射啐了那校尉一口,轻声道:“我问过李君了,杨君在中原很有名气,是太子的亲信。这次来西域,是奉旨行事……你们懂不懂,懂不懂,那是特么的钦差。
这也是他之前阻止苏弥射的主要原因,他担心杨守文会成为第二个赞摩,压在他的头上。
赞摩不认得字,所以书信内容也不会复杂。之所以写信,最重要的怕还是信上的行宝。
说话间,那小校取出了一个挎兜。
现在,赞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