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四十八章 最长一日(三)

塞黎尕很聪明,没有立刻出击,而是远远在碎叶城外列阵,等候保大军主力抵达。
李客对苏弥射的话颇有兴趣,一路上和他唠叨着。
对他而言,这次出兵的实质意义就是:杨君满意就好!
保大军这是干什么?
这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但行进时,却有着难言的气势。
苏弥射露出悲伤之色,叹了口气道:“是啊,当年我祖父还想着去投奔大将军,可是不成想,大将军陨落于甘州……”
只是,这些话他不能说,说了就好像是在威胁杨守文。
苏弥射当然不会有任何不满之意。
什么援兵久候不至,恐怕是……
苏弥射想要接安兴贵的后事……这对于胡人而言,算不得什么大事。胡人重利,只要有好处,就算认个祖宗也没关系。安兴贵到现在,死了少说也有六十年了,苏弥射是想要借安兴贵的名头迁往凉州,然后可以在武威顺利的立足置业。
“塞黎尕将军在前方遭遇阿悉吉的巡兵人马,由于事态紧急,塞黎尕将军来不及www.hetushu.com通报,匆忙设伏,将之一举击溃。不过,塞黎尕将军说,碎叶城很可能已经觉察到了什么,所以他在前方二十里处休整,请问将军和杨君,该如何行事。”
李客点点头,没有再开口。
“安大将军有平定河西的功劳,后战死甘州,实不应就此断了血脉。”
“报!”
李世民发动了玄武门之变以后,曾对外进行过一场惨烈的清洗。
“苏弥射将军,没想到你竟然还是安兴贵安大将军的后人?”
后来就是这安兴贵诈降李轨,凭借他在凉州的威望,把李轨捉拿,平定了河西之乱。也因此,高祖皇帝封安兴贵为右武侯大将军,凉国公……不过,之后因为他依附太子李建成,所以在太宗皇帝登基之后,便命他前往甘州任职……时逢吐蕃作乱,安大将军固守甘州,久侯援兵不至,最终战死于甘州,举族消亡。”
当然,这场清洗不会记载于史书之中,而且李世民清洗的,大多是那www.hetushu•com些手握兵权,此前支持李建成的死忠。也就是说,安兴贵很可能就是当初李建成的死忠。
遭遇了?
看着保大军陆陆续续抵达城外之后,薄露心中却不禁感到一丝困惑。
“我们本就是要夺取碎叶城,早晚都会被发现。
“若能重续大将军血脉,苏弥射定感激不尽。”
这苏弥射也太看不起人了,真以为他那三千保大军,就能轻而易举攻破碎叶城吗?
“哦,那肯定是没错的……我祖上原本居住在安国,后来随鼠尼施迁来安西。我父亲当年曾对我说过,我姓安。只是因为身在鼠尼施,所以才不得已改了姓氏。”
所以他只能旁敲侧击,通过李客的嘴,把他的愿望说出来……这家伙,可真是个油滑的老油条。
想到这里,薄露心中大怒。
“梁国公?”
“喏!”
李客笑道:“这苏弥射一直想归化到我大唐治下,可是却苦于没有机会。
“他什么意思?”
既然如此,那就加快行军速度,早一时夺取http://m.hetushu.com碎叶城,碎叶河谷早一日安宁……苏弥射将军,你以为如何?”
似乎看出了杨守文的疑惑,李客忙催马紧走两步,在杨守文身边轻声道:“安大将军本是安国人,祖上从后魏时便居住凉州,是武威豪望。他曾在高祖帐下效力,当年高祖入关中后,河西大凉王李轨割据河西,连结吐蕃和突厥,多次作乱。
就这样,大军再次开拔。
杨守文闻听,顿时精神一振。
李客说的非常含蓄,但杨守文还是听懂了他话语中的意思。
这家伙,绝对是个顺杆爬的高手!
差不多在快到酉时的时候,保大军的先锋人马便抵达碎叶城的城外。
杨守文诧异向李客看去,心道:安兴贵又是哪个?
而苏弥射则向他看过来,意思是询问杨守文的想法。
杨守文没有在行伍中历练过,虽然曾经历一次昌平之战,但是对行伍的事情,其实了解不多。此刻,他身在军中,才第一次真真正正感受到了那军中的气氛。
苏弥射那双小眼睛,精光一闪。
杨守文和图书不知可否,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
“他是想要……”
对苏弥射这种人,最好不要想着什么恩义之类的事情。
苏弥射不知兵事,可他手下那个塞黎尕却是个知兵的人。哪有上来就列阵的道理,难道说保大军这是想要直接攻城?
来人,传我命令,三军加速行军,务必要尽快赶到碎叶城。”
他在安西,至少是一个军使,也算是一方豪强。可若是到了中原……这家伙骨子里就是商人的习性,所以一直在寻找机会。现在,杨君你来了,他感觉有机会了。”
“杨君所言甚是,正当如此。
杨守文、苏弥射各自在心里盘算。
“就是安兴贵,安大将军啊。”
雨后的阳光格外明媚,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彩虹。
那马上是一个小校,他翻身下马,单膝跪地。
塞黎尕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用这种方式,向杨守文展现了他的能力。行军中遭遇,仓促设伏,而后将对方击溃!这也说明了,塞黎尕的军事能力不俗。
大军行进中,弥漫着一股子肃穆之气。http://www.hetushu•com
就在这时,一骑快马从远处疾驰而来,很快就来到了苏弥射和杨守文的马前。
杨守文主动和苏弥射攀谈起来,对他而言,安兴贵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苏弥射,以及他身后的鼠尼施。如果能将之纳入帐下,便是为李显增添了一份实力。
利益,唯有利益才能让他臣服……
云开雾散,金乌高悬。
杨守文说着话,撇了苏弥射一眼。
我才不要你的感激,正如你是商人,想要改头换面,拿不出让我满意的筹码,一切都是空话。
因为有些话说出来,似乎就变了味道。
薄露也已经得到了消息,他带着手下人,登城观望。
杨守文随中军行进,看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向碎叶城进发,心中也生出一种莫名的悸动。
当然了,如果没有苏弥射在他耳边嗡嗡,那感觉可能更好……
“苏弥射将军,你祖上和梁国公有亲?”
随着苏弥射一声令下,大军的行进速度明显加快。之前,由于暴雨的缘故,致使行军速度缓慢。现在雨停了,也正是加快速度的好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