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六十五章 乌质勒

碎叶城功亏一篑不说,更变成了杨守文的俘虏,被他视为生平奇耻大辱。更重要的是,之前鲁奴儿流露出对杨守文的好感,也让娑葛心中愤恨不已。这次脱困出来,娑葛本应前去和乌质勒汇合,却留下来跟随吉力元英前来,心中自有报仇之意。
他来到娑葛身前,举起手中的马鞭,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抽打。
娑葛那张俊朗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表情。
“吉力元英,你胆子太小了,也太高看了唐狗……哦,我忘了,你好像也有唐人血脉。”
在他身后的黑狼军大纛旗下,一个五旬老者,披发结辫,头戴金环,身披铠甲,纵马而来。
想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拨马就走。
娑葛闻听,顿时大喜。
不知不觉,已接近午时……气温越来越高,峡谷对面的黑狼军,也开始变得骚动起来。
“吉力元英,你这胆子实在是太小了。
吉力元英跨坐马背上,面色阴沉。
峡谷另一端,黑狼军战旗飘扬。
可即便是再强大的战斗力,陌刀军终究是血肉之躯。
“峡谷不适合战马冲锋,就让儿郎们下马步战。凭我们的人数优势,一定能够冲过去。”
吉力元英看了他一眼,心中大怒。
辛忠志忙低声道:“有二十三人战死,二十七人受伤。”
果然,在辛忠志说话的时候,山口处的陌刀军也在不断进行调整。
伴随着来曜一声令下,最前面的陌刀军呼啦啦蹲下身子。
但他表面上,还是劝阻了一下。
伴随机括声响,一排排弩箭呼啸射出。
但随后,魏国人马钧对元戎弩进行了改造,由原来的十连发变成了五连发。
吉力元英也不生气,只看着娑葛道:“娑葛,我知道你想报仇。
“他是谁?”
面对黑狼军连绵不绝,如同潮水般的攻势,陌刀军开始出现了伤亡。好在他们有铁甲护身,加之手中陌刀锋利,所以伤亡不算太大。可即便如此,六花阵已经出现了破绽。
如今指挥黑狼军,更被对方杀得狼狈不堪。这让心高气傲的娑葛如何能够接受?
不过,这种弩箭制造复杂,其箭矢也必须特制,故而产量不大。
吉力元英嘴上不说,可是这心里却冷笑不迭。
“放和图书箭!”
你以为对面是普通的唐军吗?那是陌刀军……安西第一军!你让黑狼军放弃自身的优势,去和唐军肉搏?且不说别的,但只是那唐军的装备,就无法相提并论。
“你这个混蛋东西,把儿郎们的性命当作什么?弃马出击,你这个混蛋怎么想得出来。”
晌午头的太阳还不是很毒辣,却依旧让人汗流浃背。
站在杨守文身边的辛忠志和李客,都不禁失声喊叫起来。
从头到尾,他没有说一句话,更没有命令黑狼军继续冲锋。
时间,在一点点的推移。
“这个……”
娑葛对任何人都可以倨傲,但是在此人面前,却好像没胆的老鼠,虽然被打得头破血流,却不敢闪躲,更不敢开口辩解。
每一个陌刀军,都是来曜的命根子。
杨守文不禁有些担心,可是看辛忠志的模样,却好像没有任何担心的表现……
难道说,唐军主力来了?
没错,你黑狼军人数占居优势,可你要明白,没有了战马的保护,黑狼军等于失去了一条手臂。就算你攻破了阿史不来山口,黑狼军也会损失惨重,到时候看你怎么向父亲交代。
娑葛已经杀红了眼,厉声怒吼。
这吉力元英脑袋坏掉了?
“伤亡应在三百靠上。”
陌刀军排开,一百二十副元戎弩,分为两排,轮番射击。短短的二百步距离中,就有百余名黑狼军被射杀。好不容易当他们快要逼近的时候,陌刀军齐声呐喊,陌刀挥出,只见血肉飞溅。凄厉的惨叫声不断在峡谷中回响,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倒在血泊之中。鲜血,混合着血肉把峡谷的地面浸透,变成了泥泞。
而在他们身后的陌刀军,则随即取出一把把弩箭,对准了峡谷的另一边。陌刀军行军作战,携带诸多武器,故而要有驮马相随。似他们手中的元戎弩,相传为三国时诸葛武侯发明。不过,诸葛亮所发明的元戎弩,是大型弩箭,主要用来防守城池。
“吉力元英疯了吗?”
骑兵下马,去和陌刀军肉搏?那还不是送到嘴边的肉!
陌刀军的战斗力确实惊人!
峡谷内,陌刀军再次列阵。
娑葛脸色铁青,心中更是怒火中烧。
陌刀www.hetushu.com兵们齐声呐喊,踏步向前,一队陌刀兵挥刀过后,身后的陌刀兵便会擦身跃出,挥刀击杀。不过三队陌刀军,却杀得黑狼军节节败退,最终退出峡谷。
“那娑葛你有主意吗?”
最重要的是,马钧把元戎弩的份量和体积大大减轻,从大型弩箭变成了单兵武器。
娑葛对黑狼军可谓是垂涎三尺,如果能够趁此机会把黑狼军把握手中,日后成为乌质勒的接班人,便更有把握。
外祖母是唐人,嫁给了他的外祖父,生下了他的母亲,后来被献给了乌质勒做小妾,而后生下了吉力元英。不过,吉力元英却讨厌身体中的唐人血脉。他虽然是乌质勒的长子,却并不得宠。幸亏他天生神力,勇武过人,否则根本无法得到乌质勒的重视。
峡谷中,战况已变得格外激烈。
“那你打算怎么攻破?”
吉力元英脸色微微一变,但旋即又笑了。
他眸光一凝,仿佛自言自语道:“陌刀军?器弩悉弄不是说好了要牵制住安西唐军吗?”
目光,旋即又穿过了峡谷,落在了陌刀军的身上。
他脸色还有些惨白,但是精神却已经恢复。换上一身戎装后,更凭添了几分英武之气。
毕竟,地上肉搏,短兵相接,陌刀军无所畏惧……
一队陌刀军失去了战斗力?
不等黑狼军反应过来,来曜便下令让陌刀军退回峡谷的出口处。
如今三百人组成六出花,一旦人手减少,每一队的人手变化自动调整,以适应战况。你看,来校尉已经开始重组六花阵,那些黑狼军想要攻破这里,绝无可能。”
吉力元英劝说娑葛道:“最好是等父亲率大军抵达,咱们再行攻击。”
战斗持续了整整一个多时辰,黑狼军终于因为峡谷中的尸体太多,战马无法行走,而不得不退出峡谷。
辛忠志说话间,露出骄傲之色。
我刚才已经观察过了,对面唐军不过几百人,而我手中却有数千人。若是连这样都无法攻破山口,又何谈掌控碎叶河谷?到时候,我们可是要和数万唐军交锋。”
“退后,全部回来。”
伴随着隆隆战鼓声响起,骄阳下,一队队黑狼军再次冲进了峡谷。这一次,因为没和_图_书有战马,所以黑狼军的冲锋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同样的,双脚奔行,倒是比骑马方便许多。
“既然娑葛你想要报仇,那为兄就看你的手段了。”
他之前做了俘虏,已经丢尽了脸面。
可如果真让步军出击的话,陌刀军非但不会害怕,说不定还会很高兴。
“我听说,父亲命你正午前通过山口。
当来曜看到黑狼军这不同寻常的攻击方式时,不禁哑然失笑。
可黑狼军是父亲手下最为精锐的人马,若是在这里折损太多,父亲到时候一定会生气。”
李客的脸色则微微一变,轻声道:“杨君,那个人就是乌质勒,你要小心一些。”
不过当他回头看清楚身后的人时,脸色顿时大变。
“伤亡如何?”
“多久?”
三百米长的峡谷地面,残肢碎肉散乱一地,整个峡谷都好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陌刀军,元戎弩。”
而在阿史不来山口外又战斗了近两个时辰,饶是黑狼军训练有素,在如此毒辣的日头下,也有些禁受不起。反观陌刀军,当太阳升空之后,他们便列队进入峡谷。依靠着峡谷两侧的阴影来躲避日晒,相比之下,倒是比黑狼军从容许多。
就在这时候,娑葛从他背后纵马而来,大声道:“吉力元英,亏你还是突骑施第一勇士,这小小的阿史不来山口都无法攻破,简直是太无能了。”
杨守文沉声询问。
你让骑兵下马?
不过,在行走了数步后,他突然又停下来,转身看过去。而此时,杨守文在吉达等人的陪同下,也来到的峡谷出口处。一行人站在阵前,杨守文的目光和那人相触。
可现在看来,你恐怕无法完成任务,若是耽误了战机,到时候父亲必然会怪罪。”
娑葛心中,满怀恨意。
本来,他是想要第一个杀进碎叶河谷,可现在看来……
“娑葛,唐军战力非凡,切不可轻敌。”
杨守文听到这个战损消息,也不禁暗自吃惊。
冲在最前面的黑狼军,被瞬间射成了刺猬,纷纷倒地身亡。
“杨君有所不知,我陌刀军自训练以来,早就想到了各种情况。
可是,那陌刀军在来曜的指挥下,虽然也有伤亡,但却如同磐石般,死死挡在峡谷hetushu•com的出口。
谁?
娑葛若同癫狂,冲上去挥刀将几个退回来的黑狼军士兵砍翻在地。
别看他统领了乌质勒手下最精锐的黑狼军,但是在乌质勒十几个儿子当中,地位最低。
当然了,若能趁机把黑狼军掌控手中的话……
来曜厉声喝道:“六花阵,纵阵前行,给我凿穿。”
几名突骑施人上前,压着娑葛离开。
此刻的娑葛,全无半点之前在碎叶城的狼狈模样。
娑葛没有再理睬吉力元英,而是高声下令,黑狼军弃马出击……
他强人怒气,语音柔和道:“娑葛,非是我不愿打,而是这山口……若有足够的空间,黑狼军一个冲锋就可以把那些唐狗击溃。可惜,这里无法发挥黑狼军的优势,以至于现在也无法攻破……不过,再给我一些时间,我必取唐狗的人头。”
“要我说,如果不能攻破山口,父亲才会生气吧。”
杨守文心中有一种不祥之兆,忍不住开口询问。
那人则立在峡谷的入口处,看着遍布峡谷中的黑狼军战士的身体,眼中流露出痛惜之色。
失去主人的战马落荒而走,黑狼军的尸体,战马的尸体混在一起,鲜血已经染红了大地。
天已大亮,似火骄阳普照大地,空空荡荡的平原上连一处遮阴的地方都没有。
“你若没有本事攻破,就把黑狼军交给我,看我攻破阿史不来山口。”
“黑狼军呢?”
当黑狼军冲进峡谷,距离陌刀军还有二百步左右的距离时,来曜嘶声怒吼。
他好像疯了一样的咆哮,指挥黑狼军一次次冲入峡谷。
陌刀军作为西域强军,更是安西第一军,于是配备了这种弩箭……每一名陌刀军,会配备二十支特种箭矢,由此也可以看出,这种元戎弩在这时代是何等珍贵。
所谓陌刀过处,血肉横飞……但实际上呢?陌刀军克骑兵的说法,是在骑兵停止冲锋之后才有可能克制。所以,陌刀军作战,往往不会是最先出击,而是由步军逼停了对方骑军之后,陌刀军再出击,而后大获全胜……所以,来曜从一开始不是选择在峡谷另一端阻击,而是在出口列阵,就是为了抵消骑兵的优势。
他连忙从吉力元英手中接过了帅旗,而后纵马上前,厉声和*图*书喝道:“黑狼军,给我继续攻击。”
“娑葛,这么打下去,不是办法。”
见麾下出现伤亡,他连忙下令后撤,同时命令两队陌刀军顶到前面……
不过三百米长短的峡谷,尸体迭落,足足近百米距离。
吉力元英的面颊抽搐一下,眼中闪过一丝阴冷。
阿史不来山口,喊杀声不断。
“一队二队后撤,三队四队向前。”
那人抽打了娑葛一顿之后,厉声道:“来人,把这个混蛋东西给我带下去。”
“混蛋,你们这些胆小鬼,给我冲。”
在这种太阳下交战,勿论是陌刀军还是黑狼军都是一种残酷的考验。吉力元英已经取下了狼头面具,露出一张俊朗的面容。他有着非常显著的胡汉混血特征,皮肤白皙且粗糙,深目高额,面颊线条清晰,如同刀削斧劈一般,尽显阳刚之气。
可以预测,今天的天气会很热,而且是超乎往常的酷热……
“让黑狼军弃马冲锋,简直就是送死。”
他是处月人,也就是后世所说的沙陀人。
不一会儿的功夫,陌刀军的六花阵便调整完毕。比之之前的六花阵,似乎小了一些,但是看军容,确是杀气不减。这也让杨守文暗自在心里称赞,对来曜临危不乱的本领更高看了两眼。
不过,他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这许多年来,在乌质勒身边受到的委屈太多了,多的让吉力元英这个总让人感觉莽撞的家伙,练成了不动声色的功夫。
想到这里,吉力元英心里冷笑不迭。
一比六的战损……可死伤这么多陌刀兵,六花阵岂不是告破?
……
黑狼军齐声呐喊,向阿史不来山口冲去。
“给我冲,擅退者格杀勿论。”
陌刀挥舞,血肉横飞。
可是看着一辆张狂之色的娑葛,吉力元英到了嘴边的话,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黑狼军如潮水般发动攻击,但是效果却不是很好。从前方的传来的战报看,对方是安西的陌刀军。
就在他准备再次挥刀的时候,忽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洪亮的怒喝声:“娑葛,你给我回来。”
吉力元英万万没想到,会被阻挡于阿史不来山口外。
他们从俱兰城奔袭,已经一夜未曾休息。
在后世,有一种说法,是陌刀军专克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