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六十九章 弃子

黄胡子出现了!
杨守文顿时打起了精神,手里拄着大枪,快步走进了小径中。
娑葛走上来,轻声道:“如今陌刀兵已经被打残了,虽然来了黄胡子,怕也抵挡不得太久。”
而乌质勒则立马在山头上,看着那弥漫着一股血色的阿史不来山口,眼中流露出失落之色。
你立刻动身,务必要在十日内抵达金微山,把这些话转告给你舅父,否则我们都会非常麻烦。”
想到这里,杨守文也就释然,没有再说下去。
“撤退?”
那蟒蛇小径,早已荒废,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
可是……
不过,李客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藏在小径一边的密林之中。
这画风变得太快,前一刻乌质勒还野心勃勃想要占领碎叶河谷,怎么这一转眼……
想到这里,乌质勒的心里更加难受。
片刻后,他突然笑道:“没关系,我对四郎有信心。”
所以,我想四郎故意用言语激怒米娜,让她带走了黄胡子。
李客没有解释他出现的原因,而是气喘吁吁道:“杨君,我发现突骑施人准备撤退了。”
我猜想,四郎很可能是另有打算,准备借米娜带黄胡子离开,引出城中奸细……黄胡子不走,奸细不会出现;黄胡子若走的太刻意了,那些奸细也一定会觉察。
“那这边……”
米娜把情况说明,他就猜到,明秀一定有安排……而最大的可能就是,援兵已至。
三十个陌刀兵,只剩下六人,而且都带着伤。
幸好一旁吉达拦住了她,向杨守文比划www.hetushu.com道:二弟,你别和她计较,她只是有些好强。
米娜一边说,一边比划着手势。
他蹒跚而行,朝坐在一旁休息,已所剩无几的陌刀兵走去。
“大兄,如果四郎要留下米娜他们,米娜根本就走不出中军大帐,更不要说把黄胡子带出来。
乌质勒看了娑葛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不对,有点不太对劲!
“什么?”
杨守文和明秀之间,似乎存有一种天然的默契。
好强?
米娜其实也想向杨守文道歉,但是这内心的自尊,却让她无法拉下脸面。
“快到子时了?”
“也好!”杨守文长出一口气,道:“如果他们再打下去的话,我也不敢保证能拦住他们。”
娑葛愣了一下,疑惑看着乌质勒,有些不太明白乌质勒的意思。
李客道:“看这样子,突骑施人是不想再打下去了。”
米娜,不要胡闹……
目光转到了小径另一边,渐渐远去的火光,他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轻声道:“想必,乌质勒要撤兵了!”
月朗星稀,整个千泉山都被夜色笼罩着,透出一种莫名的森冷气息。
“杨君,杨君!”
“你看不起我们?”
杨守文沉声道:“若你们能打得赢一队陌刀兵,我就向你道歉。”
他拍了拍辛忠志的肩膀,也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语。因为他知道,这是一群硬汉!说什么安慰的话语,并没有用处。这些人早在加入陌刀军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也许在www.hetushu•com他们的心里,能够战死沙场,是一件荣耀之事。
对米娜的胡搅蛮缠,杨守文有些厌烦了。他从来都不是那种很有耐心的人……我容忍一次,容忍两次,甚至容忍三次。可如果你再不知进退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这孩子虽说可心,但是却太愚蠢了,当不得大事!
娑葛一怔,旋即反应过来道:“父亲,已经是快到子时。”
他趁乱还杀了两个突骑施人,同时也一直观察着突骑施人的动静……
杨守文看到李客跑来,感到很惊讶。
“这边,你不必再管了。”
阿史不来山口外,当黄胡子援兵抵达之后,乌质勒便停止了攻击。
米娜见杨守文不说话,更觉气愤,想跟过去继续争吵。
他举目向小径对面观望,只见漆黑夜色中,小径对面的火把晃动,越来越远,的确像是在撤退。杨守文心中一阵狂喜,如果这些突骑施人再发动攻击,虽说有黄胡子的支援,但杨守文却不认为能够抵挡得住。人多了,可是这战斗力……
杨守文的笑声戛然而止,疑惑看着米娜。
这一次,就只能委屈你了……
他轻声问道。
不过,只是和薄露划清界线还远远不够……乌质勒深吸一口气,目光转向了延绵的千泉山。
按理说,吉力元英应该已经突破蟒蛇小径,绕到了山口的后面。可是到现在,也不见有任何动静,莫非吉力元英那边遇到了麻烦,以至于他无法通过蟒蛇小径?
“大兄,什么事?”
可是……
刚才交手m.hetushu.com的时候,杨守文让李客先行离去。虽说李客也会一些剑术,但在这战场上,他那些剑术就有些华而不实。留在这里,反而更加危险,还会拖累杨守文。
辛忠志看上去更是凄惨,浑身是血……听到杨守文的呼喊声,辛忠志咬着牙想要站起来。
我没有胡闹,你不知道,他那个什么明君有多可气,明知道你们身陷重围,却不肯让我出兵救援。要不是我带着黄胡子强行离开,恐怕你们就要死在这里了。
可是他试了几次,都未能成功,只好回答道:“杨君,我还没死。”
吉达连忙咬牙站起身来,米娜连忙把他搀扶住,急道:“吉达,你干什么?”
“啊?”
杨守文走过去,看了看辛忠志,还有那剩下的六人。
想到这里,杨守文微微一笑,也没有争辩,咬着牙站起身来。
乌质勒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眼皮子跳个不停。
娑葛,大势已去,我们现在必须要为自己谋划才好。你听我的话,立刻赶往金微山,向你的舅父求援,然后让你舅父通报陇右都督府,就说默啜意图染指陇右,请他们多多提防。你让你舅父转告唐朝皇帝,就说我早已经觉察到了薄露的阴谋。但由于薄露势大,我无力抵抗,只好曲意迎合,实则仍旧是心向大唐。”
他不明白,米娜为何有如此想法。不过,现在也不是和她争执的时候!那蟒蛇小径的另一端,尚有吉力元英所部人马没有撤走,他这边又怎可能和米娜争执?
可是,他的大笑却激起了米娜的怒火和*图*书
杨守文是为吉达高兴!
那岂不是说,碎叶城的兵力已经被彻底抽空了吗?
乌质勒积威甚重,令娑葛不敢再问下去。
如果米娜没有这份好强之心,恐怕也统帅不得黄胡子。
乌质勒眉头微微一蹙,策马到高处,举目向远方眺望。
把杨守文喊过来。
“真的退走了?”
“什么时辰了?”
我没有想到,他们的反应会这么快。更没有想到,他们会封锁了阿史不来山口。
吉力元英,我的儿子!
杨守文扭头看,就见米娜搀扶着吉达走过来。
耳边,传来米娜的声音。
“娑葛,此事事关重大,关系我们的生死存亡。
娑葛闻听,顿时懵了!
米娜呆愣住了。
“你……”
目光,旋即变得阴冷起来。
吉达比划着手势,露出焦急的表情。
就在这时候,李客跌跌撞撞从林中跑出来。
“李君,你没走?”
想想倒也正常。
吉达愣了一下,脸色顿时有了变化。
乌质勒眯起眼睛,再次抬头查看了一下天色,半晌后他突然下令道:“娑葛,立刻传我命令,后军变前军,迅速向巴什岭前进。前军不动,就地宿营,不得有误。”
她似乎是冷静下来,懦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过,他并没有在脸上表露出来,而是一脸的慈祥之色,拍了拍娑葛的头,沉声道:“薄露未能杀死苏弥射,未能掌控保大军,未能在碎叶城站稳,已经失去了最佳的时机。我原本想趁此机会,占领碎叶河谷,而后向唐国人讨要一些好处。
“父亲,为什么要停止攻hetushu.com击?”
吉达样貌不差,体格也很健壮。
他马上答应下来,拨马就走。
弄不好……嘿嘿,援兵可能已经抵达碎叶城。”
“你笑什么笑?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唐国人看不起我们,只是把我们当作棋子。”
……
但是,他口不能言,再加上是个武痴,性子也相对有些孤僻冷淡,想要找一个倾心的女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今,他找到了!作为兄弟,自然开心。
吉达却拉住了他!
可是现在……
“这个……”
“辛队长还好吗?”
米娜闯祸了!
你是说,你是擅自前来?那碎叶城还有多少人马?
可惜了,实在是可惜了啊!
她不肯听从明先生的指挥,擅自把黄胡子都带了过来。如今,碎叶城恐怕是兵力空虚。如果乌质勒或者薄露藏在碎叶城的手下闹事,明先生那边恐怕撑不住。
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真心真意关心吉达的女人,亦或者说,是真心真意爱吉达的女人。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从这件事脱身出来,并且和薄露划清界限。
但旋即一想,他又释然了。李客并不是那种贪生怕死之人,让他临阵脱逃,他恐怕也未必甘心。
“啊?”
杨守文一愣,看看吉达,又看了看米娜。
如果这次能够占领碎叶河谷的话,那么他的部落就一定可以壮大起来,甚至能够消灭舍利突骑施,重新雄霸夷播海。可是现在……这次失败了,再想找同样的机会,怕就要难了!
米娜虽然不愿意和杨守文交谈,可是见吉达这样子,也不敢怠慢,忙大声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