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七十章 丘升头

可这一次,你却自作聪明,要去弄什么声东击西,结果把黑狼军交给了大俟斤……
久视为700年九月之后才出现的年号,现在是五月中,所以特以改正。
……
想到这里,吉力元英已经下定了决心。
“那特使叫什么名字?”
“那他让我留在这里做什么?”
只是,吉力元英的肚子上有伤,无法坐端正,于是丘升头又找了一床褥子垫在他身后,这样可以让吉力元英坐的舒服一些。
丘升头一笑,道:“我当初曾在唐国生活过很多年,我很清楚该怎么去说服唐国人。”
吉力元英愣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
丘升头抿着嘴,半晌后道:“大俟斤说碎叶有变,依我看,应该不假。
丘升头抬起头,轻声道:“元英,你不要再说了,你的意思我很明白。
大帐里,再也没有其他人,吉力元英吃力的从围榻上翻了个身,让自己躺的更舒服。
吉力元英一把抓住了丘升头的胳膊,沉声道:“如果我死了,你也会有麻烦,还有这些留下来的儿郎,都不会有好结果。我要你帮我,帮我想办法解决这个麻烦。”
“吉力元英,大俟斤有十六个儿子,而你是长子。
——嘶!
“这个……”
他拉着丘升头的手,低声道:“丘升头,你有把握吗?”
吉达那一枪刺中了他的肚子,不过由于吉达当时先受了伤,所以这一枪没能刺中要害。
“之前我在蟒蛇小径,遭遇唐国人的阻拦。
吉力元英叹了口气道:“丘升头,我们相识有m.hetushu.com八年了吧。”
我依稀记得,那个领头的人,被其他人称作杨君……没错,就是杨君。”
“依你所说,我就是大俟斤给唐国人的交代吗?”
“杨君?”
吉力元英看着丘升头,却没有开口。
吉力元英也不是一个莽撞的人,见事不可为,就决定撤退。
坚守?援救?
“八年又三个月。”
如果你愿意的话,咱们可以投奔他。相信杨君会愿意接纳我们,也会保护我们周全。”
“可是,我要你回答我。”
所以,他放弃了阿史不来山口,放弃了碎叶河谷,决定前往巴什岭。
看到杨守文到来,明秀忙走上前。
丘升头连忙走上前,把吉力元英搀扶坐起。
“你是说,父亲率部去了巴什岭?”
他看着面前的男子,沉声问道。
别误会,丘升头并非是姓丘,而是他的名字。他的全名应该是骨利干丘升头,铁勒人。当年,他曾在长安求学,后来在游历夷播海的时候被吉力元英所救,而后便留在吉力元英的身边。他见识不浅,所以吉力元英对丘升头也非常信任。
吉力元英吸了一口凉气,显得有些纠结。
“吉力元英,趁天还没亮,我去对面找那位‘杨君’。
只是他的眼睛,却把他此刻的心情表露无遗。那是一种纠结的眼神,还有一些茫然。
“丘升头,你认为大俟斤真的是去救援薄露?”
他松开了丘升头的胳膊,靠在褥子上,久久不语……
“我待你如何?”
“大俟斤命娑葛前往金微山和-图-书。”
如果大俟斤能够得偿所愿,占领了碎叶河谷还好。可现在,他恐怕已经改变了主意。这件事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当替罪羊,而吉力元英你,就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如果此杨君就是彼杨君,他就在峡谷对面。”
不过,那喜色瞬间就被掩去,他依旧是一脸凝重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有一个想法。”
吉力元英闭上眼睛,嘴角微微翘起。
如果在唐国,你是无可争议的继承者,是未来的大俟斤。可是现在,你认为你在大俟斤的心中又有多重的份量?你虽然有沙陀人的血脉,但是沙陀人并不认可你。相比之下,娑葛也好,同罗也罢,还有弥列哥,他们比起你来有很多优势。
“你说!”
丘升头犹豫一下,但最终还是用力点了点头。
否则,大俟斤攻破山口在即,哪怕有黄胡子支援,也撑不得太久。胜利在望,大俟斤却停步不前,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大俟斤一定发现了什么不好的情况。
丘升头显然有些迟疑,不过最终,他还是咬着牙开口道:“大俟斤出兵阿史不来山口,更杀死了那么多的唐国士兵。于情于理,大俟斤要想置身事外,都必须要给唐国人一个交代。把元英你留在这里……你没发现,留下来的全都是你的人吗?”
可转念再一想:你乌质勒不把我当儿子,我又何必把你当老子?你把我扔在这里,想要让我去做替死鬼……我才不会眼巴巴的等死,我也要争取我的出路。
吉力元英诚恳和*图*书说道:“我,还有这里的三千族人的性命,就在你的手中……”
医生为他上好了药,便退出大帐。
三百米长的峡谷里,到处都是尸体,甚至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他看着丘升头,而丘升头也看着他。
“青之,大势已定……北庭都护府的援兵已经打通了昆陵山古道,庭州游击将军高舍鸡率前锋人马共三千人前往巴什岭驰援苏弥射将军;合河戍守捉使哥舒道元则率本部人马抵达碎叶城。据哥舒道元说,郭虔瓘以副都护封思业为主帅,统兵八千,最迟正午时分就会出昆陵山古道,抵达裴罗将军城驻扎……”
吉力元英沉下脸,大声说道。
哪怕黄胡子不过二百人,以突骑施目前的状态,想要从小径杀出去也非一件易事。
丘升头这番话,正戳在了吉力元英的心坎上。
……
唐国皇帝派了特使前来,不但破坏了薄露的计划,甚至还夺回了碎叶城,使得碎叶河谷的局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他现在就在碎叶城,若吉力元英愿意向他臣服,相信那位特使一定很愿意接纳你。只要那位特使老爷开口,你便高枕无忧。”
丘升头眉心一动,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不过,山路难行,等他们从千泉山撤出来,已快到寅时。这个时代,尚没有时区的说法。千泉山和洛阳差了将近两个时区,此时洛阳已经天光大亮,而千泉山下,却依旧被黑夜所笼罩。
碎叶城的使者唤他做杨君,似乎在唐国很有地位。”
那男子名叫丘升头,是吉力元英的http://www.hetushu.com心腹。
丘升头露出愕然之色,半晌后才开口道:“如此说来,那位杨君现就在阿史不来山口?”
据我所知,此次薄露失败,并非偶然,而是因为唐国皇帝早有觉察。
“投靠唐国吗?”
明秀率领数百唐军也已经抵达,他正指挥人收拾战场,收敛战死的陌刀军尸体。
“吉力元英,其实你心里很清楚,该怎么做。”
“丘升头,你要帮我。”
可即便如此,吉力元英已经无力再战。
“前次那个碎叶城的使者来俱兰城求见大俟斤的时候,我曾和他有过几次接触。
“儿郎们也算是死得其所,至少能有一块墓碑。”
丘升头犹豫了,低下了头。
大帐里的亲随闻听,不敢怠慢,纷纷退了出去。
“这个……”
“丘升头留下,其他人全部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说说看。”
吉力元英睁开眼,厉声喝道。
吉力元英躺下来,闭上眼睛沉思良久。
来曜在两个士兵的搀扶下,忍着身上的伤痛,帮忙辨认尸体。
如果他不是乌质勒的儿子,如果他不是跟随乌质勒多年,对乌质勒的性子非常了解,说不定真会相信了这个说法。乌质勒和薄露本就是利益之交,如果局势不妙,他就算是不咬薄露一口,也会急不可耐的和薄露划清界限,又怎会援救?
吉力元英的伤势不轻,但还好,没有性命之忧。
至于大俟斤去巴什岭是救援还是……元英你其实很清楚,我估计大俟斤是要挽回局面。”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m.hetushu.com
“如此说来,我们死定了?”
“投靠倒是不一定,但他一定不会再和唐国为敌。”
“大俟斤说,碎叶河谷的局势可以有变化,所以让咱们在此坚守,他前去援救薄露。”
两人就这样对视许久,吉力元英的脸上露出了苦涩笑容,“娑葛,一定被他保下了。”
杨守文返回山口时,被峡谷中的景象所震撼。
“丘升头,那就拜托你了。”
想想,倒也正常!
“扶我起来!”
丘升头一咬牙,用力点点头道:“没错,吉力元英你现在已经被大俟斤当成了弃子。”
以前,你靠着你的勇武,在族中尚有一席之地。
吉力元英倒吸一口凉气,也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因为伤口传来的疼痛所致。
不仅是他,就连他带的近千兵马,也在蟒蛇小径里折损了将近四成。
一双虎目中,噙着泪光。
吉力元英因为失血过多,以至于脸色发青。他靠在围榻上,眉心蹙动,脸色格外难看。
乌质勒毕竟是他的老子,他这样做,就等于把乌质勒给卖了一个通透。
有军卒把吉力元英送到大帐里,并找来医生诊治。
丘升头眼中闪过一抹精亮,做出沉思的表情,想了很久后才说道:“我只记得,他姓杨。
“丘升头,那我该怎么办?”
就在那医生退出大帐后,吉力元英猛然睁开了双眼。
吉力元英率部返回阿史不来山口外时,突骑施已扎下了营寨。
其实,你想要的答案,早已在你心里,你又何必问我?”
这里有一个错误,封思业是在改年号为久视之后才为殿中侍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