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凉州词

第五百九十七章 薄露之死

老天爷好像顽皮的孩子,黎明前大雨停息之后,阳光明媚。可是到了中午时,又下了起来。
杨存忠闻听,立刻迈大步便迎向对方。
扈从连忙把薄露的尸体抬到了旁边,在一块空旷的地上挖坑掩埋。而鲁奴儿则站在山坡上,举目东眺。
说着话,杨守文便抬头看去,鲁奴儿的身影,已消失在城门外……
杨守文血染征袍,从乱军中杀出一条血路。只是没等他追出几步,就被阿吉带人拦住了去路。眼看着鲁奴儿带着薄露已经杀到了城门下,杨守文心中也有些急了。
那人的声音,把杨守文从沉思中唤醒。
脸上的笑容更盛,他松开手,看着杨守文。
“我是叛贼?”
在他们出征之前,已经得到了骚马的指示,只要两个唐国和尚不停下来,他们的战斗就不算结束。数以千计的信徒呼啦啦冲向了那对骑军,一个个高呼口号。
就在这时,有人指着天马城堡方向喊道:“快看,天马城堡失火了!”
特别是叛军接连焚烧了几座庙宇,也激怒了这些信徒。
与此同时,天马城堡的大门突然打开,曹西什卡率八百勇壮自城堡中杀出,扑进了战场之中。
穆先生带着人,狼狈的赶过来。
“杨守文,你等着……总有一日,我鲁奴儿要用你的人头,来祭奠我外公在天之灵!”
如果等到天马城的百姓全都聚集起来的话,他在想逃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他一边跑,一边用突厥话大声喊道:“曹都督何在,曹都督何在?我乃神都使者,有密信呈交。”
一时间,天马大街上的战况越发激烈,越发残酷。
都是她……当初如果不是她邀请了杨守文,薄露也不至于功亏一篑,遭遇保大军的反击。
枭雄末路,就算他活着,也难掀起风浪。
“大俟斤放心,我自有办法逃走,你只管突围便是。”
正午时分,大雨瓢泼。
他想了想,又朝正向他逼近的杨守文主仆看了一眼,猛然一咬牙,纵身跃下战马,悄然躲进了一条http://www•hetushu.com小巷之中。他一边跑一边把身上的衣甲脱下来,当从小巷另一头跑出来的时候,就见天马城堡的勇壮迎面而来。穆先生非但不慌张,反而加快了速度。
那些人一边策马喊喝,一边向杨守文逼来。
鲁奴儿把薄露救到了马上,手中长枪舞动,带着人从重围中杀出。
杨守文忍不住哈哈大笑,“我若是叛贼,何必与叛军交战;我是叛贼,这些天马城百姓又怎会听从我的差遣?曹西什卡,叛军到来时,你避战不出不说,还命人打开城门,放那些叛军入城。曹氏百年基业,尽毁在你的手中,你又有什么面目,自称是天马城都督?”
“不要去五弩失毕中,不要相信任何人……去找你父亲,只有你父亲才能为我报仇。”
“……”
也罢,薄露经此一战,已经无法东山再起!
这时候,鲁奴儿带着人纵马赶到。
杨守文眼睛一眯,看出了那些人似乎心怀叵测,当下冷笑一声,对杨存忠道:“看起来曹西什卡贼心不死,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敢打我的主意……哥奴,该给他们一些教训才是。”
想办法获得你父亲的信任,按照我说的去做……早晚有一天,阿悉吉一定能够东山再起。”
阿吉坐在马背上,双手死死抓住杨守文的枪。
可是,却无人回应。
曹西什卡之前由于避战不出,已经令手下勇壮心生不满。
而薄露手下这几百人,却是从北庭都护府和安西都护府唐军夹击之下存活的百战精兵。他们也觉察到了局势不妙,在得到薄露的命令之后,立刻发起了突击。
杨守文不禁愕然,谁会在天马城堡内纵火?
一个身材高大,发髻卷曲蓬松,头戴金环,深目高颧骨的男子,带着一队勇壮赶来。
那些游散在街上的散兵游勇,遭遇天马城百姓的围攻,死伤不小。
杨存忠一怔,忙答应一声,撒腿就走。
可是……
“鲁奴儿,听我说。
“鲁奴儿!”
眼看着仇人就在眼前m.hetushu.com,却无法除掉,薄露心中何等懊悔。
十数载的苦心谋划,只因为一个杨守文,而功亏一篑。
鲁奴儿抬起头,那双明媚的大眼睛里,闪烁中一抹阴戾之气。
就在这时,穆先生突然大声喊道。
他迟疑一下,手指曹西什卡道:“看住他,其他人,赶快救火!”
我当向西曹国国主递交国书,质问今日所发生的事情……若你聪明,立刻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真主信徒善战,但只是乌合之众。
真主教徒死伤惨重,可在狂热信念的支持下,仍奋勇搏杀。
鲁奴儿怀抱着薄露的尸体,忍不住放声大哭。
鲁奴儿抱着薄露逃出天马城后,在十几名亲随的保护下,躲进了波悉山。
天马城,已经乱成一团。
而他身后的勇壮,除了他的亲兵护卫之外,几乎齐刷刷后退几步。
薄露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
薄露本指挥手下拼死突围,忽听得鲁奴儿的声音响起。
叛军已经呈现溃败的态势,被真主信徒打得连连后退。
紧跟着,一种莫名的惊悸从心头升起,他猛然回头,就见一支利箭呼啸从身后飞来。
……
曹西什卡顿时急了,“休要听那和尚胡言乱语,他不是唐国天使,他是叛贼。”
他看着遍体鳞伤的阿吉,心中略有些不忍,厉声喝道。
听闻杨守文的喊喝声,勇壮们都露出了迟疑之色,看向曹西什卡的目光,也变得有些不同了。
越过波悉山,就是五弩失毕中的领地。
鲁奴儿自言自语,那张俏美的脸上笼罩冰霜。
天马城的城门口,也在此时出现了一队人马,为首的赫然正是高力士和杨十六两人,远远就喊道:“杨君(阿郎)我们来了!”
“外公,你再坚持一下,咱们……”
“住手,全都住手,你们想要造反吗?”
那声音,在波悉山中回荡不息!
鲁奴儿浑身上下,都已被雨水湿透,怀抱着薄露,在山路旁失声痛哭,“外公,外公醒来。”
薄露气得火冒三丈,可面对这m.hetushu.com种局面,也无可奈何。
鲁奴儿抱着薄露,突然仰头发出一声如同野狼般的嚎叫。
有扈从上前,轻声的劝说。
“儿郎们,随我突围。”
杨守文松开了手中的大枪,阿吉的身体便直挺挺从马背上载落。
鲁奴儿低下头,薄露在她耳边低声细语着。
这是一个忠义之人,已经有了必死之心。
“整个天马城的人,都在和我们交战。”
曹西什卡突然高声喊道:“穆先生,穆先生快来……告诉他们,我是奉了唐国皇帝的旨意行事。”
“大俟斤,快撤退。”
大唐国对于天马城而言,无疑有着巨大的威慑力。
曹西什卡,你勾结叛贼,还不立刻投降?
他抬起头,厉声喝道:“我乃大唐国征事郎杨守文,奉大唐国女皇之命,前来天马城办事。
那是西突厥的地盘,只要能到达,就算是彻底安全。
那张脸,因为失血过多,再加上被雨水冲刷,惨白至极。
薄露睁开了眼睛。
薄露发现,局势变了。
杨守文立马横刀在天马大街的中央,心中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哥奴,命人好生掩埋,莫要亵渎了尸体。”
“叛军听着,放下武器,立刻投降,否则格杀勿论。”
一队骑军,眨眼间便被人群淹没。
外公这一次输了!不过,我没有输给任何人,只是输给了运气……那杨守文,是上天派来和我作对的人,我斗不过他。可是,你还有机会。鲁奴儿,你附耳过来。”
穆先生眼见薄露被救走,眉头一蹙。
可他也清楚,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薄露想清楚这一点,目光中带着不甘之色,恶狠狠看了正陷入重围之中的杨守文和杨存忠二人。
她突然仰天大声吼道:“杨守文,你等着,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大俟斤,你率部突围,我来掩护。”
远处,一队骑军飞驰而来。
他看了看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天马城百姓,从他们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种愤怒的情绪。
几名和图书真主信徒跑过来,大声道:“俱密城,俱密城的兵马已经到达城外……”
“红忽鲁奴儿,我们赶快走吧,这里并不安全。”
同时,他更指挥部曲,向真主信徒发起了冲锋。
高力士,干得漂亮!
杨守文话音未落,忽听得城门方向大乱。
失去了薄露和穆先生的叛军,顿时变成了一盘散沙。
只是,不等杨守文动手,就见杨存忠蓦地从杨守文马后转过来,手中陌刀扬起,铛的便撞开阿吉手中的大刀。巨大的力量,使得阿吉胸前门户大开。而就在这时候,杨守文已经纵马到近前,手中大枪扑棱一颤,便刺穿了阿吉的胸口。
【第四卷完】
薄露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想要破口大骂,却使不出半点力气。
阿悉吉部落,不复存在……失去了根基的薄露,也不会再为五弩失毕中所支持。
“该死,该死,该死!”
杨守文一怔,忙扭头看去。
鲁奴儿大喊一声,拔悉密阿吉二话不说,带着十几个人,就迎上去,将穆先生的手下拦住。
那支箭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他根本无法躲避。不过,薄露毕竟是久经沙场,眼见躲不开那支箭,身体在马背上硬生生扭了一下。噗的一声,那支箭正中薄露的后心。他大叫一声,从马背上摔下来。在摔落地面的时候,薄露看到穆先生手持一张硬弓,正朝他露出阴冷的笑容。
这本就是一群生活在边塞偏荒之地的人,虽然天马城有安西都护府的护佑,可是冲突战乱时有发生。只不过,那些冲突和战争规模太小,小到让人不会放在心上。
他步幅很大,眨眼间便来到那些人的身前,甚至不等对方开口,便挥刀砍去……
在他们的心中,真主和骚马才是真正的领袖,什么曹西什卡,他们又怎会放在眼中?
不过,他却没有看杨守文,而是回身看去,见鲁奴儿保护着薄露已从城门突围而去。
“阿吉,拦住他们。”
薄露冲着穆先生一拱手,拨转马头,带人就走。
叛军的处境突然间变得艰难起来。
m.hetushu.com知道,天马城还是以佛教徒为主。虽然这些佛教徒性情平和,但是却并不好惹。
“外公,小心!”
“把我外公埋起来,我不能让我外公死了,还要曝尸荒野。”
也许,我真是看错了穆先生?如此有情义的人死在这里……唉,总好过我死在这里。
薄露对穆先生本来并不是很在意,可现在,却也不禁感动起来。
她说完,把薄露的尸体放在了地上。
哪知阿吉却咧嘴笑了,“长老,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我早就该猜到,长老非是寻常人。可惜,不能与长老痛饮一场,就让阿吉再领教长老手段。”
“贼子!”
他说完之后,不等杨守文开口,便拍马舞刀,向杨守文杀来。
杨守文闻听,心中大喜,手指曹西什卡道:“曹西什卡,俱密城援军已经到达,你若是聪明的,立刻下马投降,我会把你交给你们西曹国主处置。如若不然,必死无疑。”
伴随着真主教徒的突然出击,让天马城的百姓如梦方醒。
……
只见天马城堡浓烟滚滚,烈焰蒸腾。
“阿吉,让开。”
“穆先生,你怎么办?不如和我一起走?”
他看到了杨守文,虽然杨守文主仆二人杀法骁勇,但是想要从那拥挤的长街上凿穿过来,并非一件易事。原本,薄露还想着要杀死杨守文,可现在的情况……
鲁奴儿不停的点头,最后听薄露用微弱的声音道:“李家人狡诈,绝不可以轻信。吐蕃人贪婪,也不足以作为盟友。鲁奴儿记住,想要报仇,唯有靠你自己。
“所有人都听着,再不住手,休怪我曹西什卡不讲情面。”
杨存忠上前正要补刀,却被杨守文喝止。
“穆先生,大恩不言谢,你多保重。”
“哥奴,立刻去清真寺,查看一下法师的情况。”
薄露说完,再无气息。
不知是什么缘故,杨守文的脑海中,在此时此刻突然浮现出了一张苍老的面庞。
曹西什卡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原本,那些已经停止交战的真主信徒看到这一幕,立刻发出了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