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神龙变

第七百四十五章

这样吧,若青之不介意的话,我想和那些波斯人接触一下。”
李重润和韦鐬相视一眼,眸光闪烁。
韦鐬笑了,点头不再言语。
这侍者口中的‘李公子’,便是李重润。
我估计,他们此行很可能是针对那些波斯人……”
其结构颇有些异域风情,楼内的侍者,也大多是从西域而来的胡人胡姬。
众人推杯换盏,楼下也响起了鼓乐之声。
而其核心建筑则是位于洛水南岸一座名叫西角楼的建筑,高约十米,分上下两层。
所以,韦鐬的职务虽然不高,却是李显的心腹。
“青之,别来无恙。”
而杨守文,就被带到了嵩山阁。
“可问题是,安西十国,怕是不会答应。
青园占地广袤,房舍庭院众多。
所以,这件事恐怕……”
“正是。”
“今日在座的,都是自家人,青之不必客气。”
“李公子已经到了,请杨公子随奴婢来。”
杨守文和李重润并不是很熟悉,甚至两人之间,还有一些恩怨。
这些‘事情’,特指那些不方便东宫出面的事情……
李重润开口道:“青之的意思,是承认他们?”
“此事,我自会处理。
李重润笑着举起了酒杯,对在座众人道:“诸君,让我们一同举杯,庆贺青之凯旋归来。”
杨守文的心里面,不禁有些许的得和-图-书意……
不过时境过迁,而今的杨守文和李重润是站在同一个阵营里。看到杨守文进来,李重润便站起身来。
去年,李重润被罢黜了皇太孙的名号,但其皇太孙的身份,却没有发生变化。加之李显的太子之位越发稳固,也使得李重润在失去了皇太孙名份之后,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其中最为尊贵者,便是泰山阁和嵩山阁,而且大多数十间,这两间雅间都是被空置的,用来安排皇亲国戚。
自有侍者早已在外面等候,见两人抵达之后,便急忙迎上前来。
“青之,这一年来常听人说起你的事情,恨不能与你一同作战。”
这笑声里,带着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含义。李重润的笑声里,夹杂着一丝丝的感激,而杨守文的笑声中,却多出了些许期盼之意。历史上,李重润和武延基本应该是在去年被杖毙而亡。可现在,他们都还活着,似乎也给这未来增添了许多变数。
就在走进雅阁的一刹那,李重润轻轻拉扯了杨守文一下,低声道:“青之,你要小心,我听说圣人今早下旨,命相王返回神都……粟田真人与相王府似有交集。”
米娜前来洛阳,一旦得到了武则天的认可,其威胁势必增加。
韦鐬低声提醒,杨守文轻轻点头。
“兄长客气了……一和*图*书直以来,你为太子出谋划策,帮助太子解决了许多事情,才是真的辛苦。”
一共有十间雅间,以山水之名命名。
不过,青之最好还是把这件事通禀太子知晓,否则那大寔人一旦递交国书上来,太子也可能有应对之策。这两年,大寔人的扩张过于迅猛,已经威胁到了西陲安宁。”
李重润其人是否有才华?杨守文并不清楚。但是他却看得出来,如今的李重润与数年前相识的时候,已变得稳重许多。那种在经历过生死之后的明悟,令他的气质随之变化。杨守文以前总觉得,他有些轻浮,可现在却已经没有了那种感觉。
吉达便坐在杨守文的身后,默默看着众人,一言不发。
见杨守文看来,韦鐬微笑颔首。
美艳的胡姬开始了表演,李重润则趁此机会,和韦鐬一起,把杨守文拉到了旁边。
说起来,西角楼在青园众多建筑之中并不算特别出众,但由于是青园建立之后的第一座建筑,其核心地位便一直未曾发生变化。能够出入西角楼的人,都非等闲之辈。
这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作为萨珊波斯最后的继承者,米娜在濛池聚集十万族人,对于大寔人而言,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所以,他们对米娜等人的监视,自然严密。
“青之,你真的认为,http://www.hetushu.com那些波斯人,可以为我们维护西陲安宁?”
在杨守文的对面,则端坐一名青年,杨守文认得,那正是永寿公主的夫婿,韦鐬。
杨守文躬身一揖,笑着道:“有劳皇太孙挂念。”
却不想,裹儿闭门不见……我也是在回来的时候,与我大兄他们相遇,刚知道了他们此行的目的。那些个波斯人,居然没有任何的报备,就莽撞前来……我刚才还和他们讨论此事,准备让他们先安定下来,同时派人与家父联系,由家父呈报朝廷。”
他从未想过要去改变历史,可是从目前来看,他似乎已经把历史改变。
四周则是一些雅阁,用于饮酒观赏。
杨守文点头,“我确有此意。”
你也知道,那安西十国一直以来都臣服朝廷。他们在去年就递交了国书,恳请朝廷同意驱逐波斯人,言波斯人在濛池扩张迅速,势力强大,早晚会危及西陲安全。
“青之也不必担心,这里是神都,不是那些大寔人可以撒野的地方。
本来我打算今天先去见裹儿,然后就去拜见太子。
杨守文听裹儿谈起过,若论倚重,李显对韦鐬的倚重,可以说是超过了所有的人。
李重润露出为难表情,连连摇头。
杨守文和吉达一路行来,来到西角楼外。
韦鐬声名并不显赫,在李显那诸多http://m.hetushu.com驸马之中,也不为人所关注。
凤阁与鸾台也都认同安西十国的说法,认为波斯人在濛池,会影响到安西的稳定。
他眉头一蹙,冷笑道:“想当初,大寔人东进,安西十国倒是平静的很呢。”
而这样的结果,是因他而改变。
杨守文早就知道,这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武延基等人纷纷举起酒杯,杨守文也不客气。
“我得到了消息,大寔人已派出使者,不日将会抵达神都。
毕竟,永寿公主已经故去多年,韦鐬这个驸马实际上早已名存实亡。但他出身京兆韦氏,也是贵胄子弟,并且与太子妃韦氏是同宗。正因如此,也使得他得到了李显的信任,虽并未赐予显赫身份,但实际上,许多事情都是交给韦鐬来操办。
“依我看,安西十国不是怕波斯人在濛池立足,而是担心大寔人寻他们的麻烦……想想倒也有些可笑,他们害怕大寔人,却要朝廷驱赶一个可以为我们守护西陲的族群。他们以为,我大周无人吗?亦或者说,他们是甘愿去做那大寔人的马前卒?”
我因与大兄的关系,加之曾和米娜一同在碎叶城对抗薄露,所以难免会有一些倾向。兄长可以过去探探她们的口风,看那些波斯人,到底是怎样的情况,而后再做安排。”
李重润并未招待吉达,毕竟两人的身份http://www.hetushu.com差距甚大。不过,他也没有驱赶吉达的意思,显然也清楚吉达和杨守文之间的关系。对此,杨守文倒是颇有些赞赏,李重润的做法,很大程度上维护了吉达的颜面,也可以看得出来,他确实成熟了不少。
就见这西角楼呈一个环形的建筑格局,正中央是一个高台,共歌舞伎在上面表演。
这一句话出口,韦鐬眼中闪过一抹光彩。
“青之,你那义兄,可是随波斯人前来?”
“不仅如此,我认为他们还可以牵制吐蕃人和突厥人,令整个安西臣服于朝廷。”
杨守文笑道:“兄长只管去,不必考虑我的想法。
李重润拉着杨守文落座,并且把他安排在了身旁。
杨守文点头,和吉达迈步走进西角楼。
“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
当然了,在青园,人们更习惯性称呼李重润为‘李公子’。
雅阁之中,坐着七八人,为首的赫然正是李重润。
换做任何人,都不可能坐视米娜与大周朝廷产生官方的联系,那么他们的目的,也就呼之欲出。
可未曾想到,安西十国居然反应如此激烈,还派遣了使者过来。
不过,西角楼真正尊贵的地方,是在二楼的那些雅间里。
韦鐬说完,便看向了杨守文。
而这时候,屋中传来了武延基的叫喊声,三人旋即准备回去。
说罢,两人四臂相交,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