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六 神龙变

第七百五十章

“张九龄没说,只说是奉太子之命公干,顺便带那个小妖精过去。”
那少林寺中武僧众多,高手如云。长安城中,更有不少少林弟子,也都是身手不凡。
而市井内,凡发现有倭人工匠,也需要登记在册,由官府进行管理。
李裹儿点点头,心里却骤然生出一丝不安的感觉。
“父亲当初被贬去庐陵,姑姑和叔父便相依为命,彼此扶持。
李裹儿和杨守文之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几乎没有平顺过。
可是,他才走出提象门,正要翻身上马,却见杨铁成急匆匆赶来。
张九龄派人说,提亲的事情,上官姑娘已经在和太子商议,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他这几日就要离开洛阳前往长安,还专门把那个小妖精骗了过去,好使亲事可以顺利进行。”
武则天,这是准备对府兵制下手啊!
大娘子也没想太多,便答应了她的请求……可是一直到现在,小娘子也不见踪影。”
一系列的诏令发出,令朝堂上那些提倭人仆从喊冤的人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妙,开始对那些诏令进行讨论。他们不再针对杨守文,而是转而针对那些诏令的内容。
羡慕一下倒是可以,但若是真让她去体会,却万万不能……
而今李显和李旦的争斗日趋白热化,可是太平公主却跑去大福先寺参禅?这绝非太平公主的性格。以她对太平公主的了解,任何事情都喜欢掺一脚的她,突然间如此安静,绝不寻常。越是这样,就越是说明有问题。请她帮忙,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杨铁成道:“小娘子早饭后独自出门,说是去街市上玩耍。
由于飞骑隶属羽林军,独立于南衙十六卫之外,所以在很多方面,都做出了改变。特别在杨守文接手飞骑的当www.hetushu.com天,武则天下旨,在御林军中推行十七禁律五十四斩,令整个羽林军的风气也为之一肃。这十七禁律五十四斩,是薛讷在幽州进行军事改革时,设立的军纪。
而幼娘呢,在那天晚上不欢而散后,也没有再提出要去长安的事情,整日里或是陪伴杨氏,或是逗弄一月,再不然,便去找杨十六与杨茉莉切磋,好像已经忘记了长安的事情。这也让杨守文松了口气,对幼娘的关注,也随之减弱不少。
“好!”
“嘻嘻,没错,你一直都会关心人,而且只关心一个人……”
“裹儿,你敢保证,姑姑一定会帮忙吗?”
这一忙起来,不知不觉就已到了立秋。
李裹儿眉心一蹙,轻声问道。
当初父亲回到洛阳之后,为了稳固地位,定下了李仙蕙和武延基的婚事。双方家长几乎没有询问过两人的意见,便把此事定下。而李仙蕙和武延基更是在家人安排下成亲,之后也是平平淡淡,没有丝毫的波澜……回忆起来,确有些遗憾。
“小铃铛,你再辛苦一趟,去大福先寺找我姑姑,就说她有空的话,请她前来桃花峪饮茶。”
第二天,他专门叮嘱了杨铁成一番之后,这才离开铜马陌杨府,前往上阳宫报到。
……
裹儿心头一振,旋即醒悟过来。
前些日子,母亲突然被父亲责令思过,而兄长李重俊更受到责罚。
唯一可惜的是,他忙于军务,没办法去找张九龄的麻烦。
“他可是神秀大师的弟子。”
“若这样的话……那我现在就去。”
她也清楚,幼娘在杨守文心目中的地位。如果幼娘果真出了意外,杨守文绝对会暴怒。
李裹儿打开房门,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m.hetushu.com姑姑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小铃铛愣了一下,却茫然道:“能有什么危险?张九龄一个文弱书生,想必太子也不会让他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公主,你别想多了,长安那边又能有什么危险?”
“长安?去长安作甚?”
她明眸闪闪,看着李仙蕙。
可是现在,她却为了一个男人费尽心思。
“什么身份?”
李仙蕙那还能不清楚裹儿的心意,便点点头道:“好啦,莫要再看我,我就帮你走这一遭。”
“道长,道长?”
“可是,幼娘过去,万一发生了意外,兕子哥哥一定会很伤心的。”
虽然府兵制已经开始糜烂,但想要进行改革,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裹儿想了想,倒也颇为赞同。
神秀大师的背后,可是还有一个嵩山少林寺。
在一些奏疏之中,甚至直指武则天的性别。
父亲和叔父之间的斗法,已撕掉了面具,开始赤膊相见。叔父野心勃勃,想要夺取父亲的位子,而父亲为了维护自身的地位,自然也不可能与叔父进行妥协。
“姊姊,你休要乱说,快告诉我该怎么办啊。”
“这么早就唤我起来,有事情吗?”
虽然没有人告诉李裹儿,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李裹儿却知道,母亲和兄长一定是犯了过失,而且是非常严重的过失,否则以父亲的性子,怎可能责罚她们?
特别是一些寺院的僧人,那些学习僧进行调查。所有的学习僧,勿论是新罗僧还是倭国僧,都要经过严格的筛选和排查。一旦发现有不妥之处,便要将至扣押审问。
当然,张九龄似乎也知道理亏,故意躲着杨守文。
不过在经过和薛楚玉等人的反复改进之后,最终确立了这十七禁律五十四和图书斩,并且呈报武则天。
就在所有人都不看好她二人的时候,两人却走到了一起,也让李仙蕙心中感慨。
这也让杨守文非常烦躁,有些不太开心。
若是神秀大师愿意出面帮忙,就算有危险,也能化险为夷。
杨守文接掌飞龙兵,非常顺利。
李裹儿顿时露出了笑容,拉着李仙蕙连连道谢。
所以在经过多方考量后,武则天决定在羽林军中进行尝试。毕竟羽林军不隶属南衙十六卫,推行起来,难度会降低许多。一旦成功,这十七禁律五十四斩也将会在所有的军队中进行推广。
杨守文一怔,问道:“什么大事不好了?”
“你难道忘了,杨公子还有一个身份吗?”
小铃铛急匆匆的跑进了峪谷,来到那座茅屋门外。
认为武则天这一系列诏令,有失体统,乃是妇人之见。
这一日,他安排妥当了飞骑值守宿卫的事务之后,便离开上阳宫,准备返回铜马陌。
没错,杨守文可是神秀大师的徒弟呢!虽然那师徒关系只是名义上的,杨守文甚至没有见过神秀大师。但对外而言,他始终都是神秀大师的弟子!而且,神秀大师与太子李显走的非常近,同时陈子昂还是佛门的居士,与神秀大师交好。
南衙十六卫,属于府兵制。
“什么?”
亦或者说,父亲已经过了妥协的阶段!
虽然姑姑这两年很是低调,与父亲也走的很近,但叔父同样是她的兄弟,她怕是未必会真个帮助父亲。她现在大福先寺参禅,未尝不是想要置身事外。张九龄这时候去长安,必有重要使命,你若是把消息走漏了,说不定真的会有危险。”
“张九龄刚才派人过来,说是已经办妥了。”
和幼娘的交流,最终以不欢而散告终。
李裹儿嘴巴和_图_书张了张,最终没有反驳。
小铃铛自然不会拒绝,不过却带着一丝疑惑的表情问道:“公主,难道张九龄去长安还能遇到危险吗?”
“据小高说,长公主进来深居简出,大都是在大福先寺参禅。”
她的婚姻,非常平顺,也没有什么波折。
小铃铛匆匆离开后,从茅屋中走出了一个少妇。
这,又使得不少人产生了莫名的忧虑。
武则天虽然没有出面为他助威,却专门派了张大年过来传旨,改飞龙兵为飞骑,宿卫上阳宫。
“啊?”
最初,这军纪并不是非常完善。
不少人认为,大周乃泱泱天朝,需要有大国风范,不可以如此对待前来朝贡的番邦。
翠云峰,桃花峪。
杨思勖已经和他说好了,早点上任。
细思,李仙蕙倒是有些羡慕。
“多谢姊姊。”
杨守文也因此,暂时得以解脱,更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于飞骑的训练之中。
我对长安不是非常熟悉,所以想麻烦姑姑派人代为关照。”
去年裹儿救下了武延基之后,李仙蕙自然非常感激。
不过,若让她和李裹儿一般,她做不到!
当然,她也知道,而今这局势并不是非常稳定。
武则天不再理睬粟田真人,同时又下诏,命各地官府加强对倭人的管控。
也正是这个原因,杨守文接掌伏兵之后,便一直处于忙碌的状态之中。
小铃铛道:“道长不是要张九龄帮忙催促杨公子提亲,好使你早点还俗吗?
杨守文心里顿时一咯噔,失声喝问。
……
“姊姊说的什么话,我一直都会关心人的好吗?”
对此,杨守文自能理解。
“裹儿如今,也学会关心人了啊。”
李裹儿犹豫一下,轻声道:“我不是特别清楚,但我有一种感觉,这时候父亲派遣张九龄去和*图*书长安,绝非为了游山玩水。张九龄带上幼娘,怕也是有别的打算。
一连两天的大雨,彻底缓解了洛阳周遭的旱情。与此同时,朝堂上的争斗,也慢慢进入尾声。
想到这里,裹儿那还能忍得住,忙道:“我记得神秀大师而今,是在白马寺,对吗?”
看着裹儿那焦急的模样,李仙蕙忍不住笑了。
看着那张绝美的容颜,李仙蕙不禁在心中暗自感叹:情之一字,果然是奇妙……以前的裹儿,喜欢胡闹,喜欢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虽说对姐妹还算和善,可是骨子里却又一股子傲气,令她好像一只骄傲的小天鹅一般,不肯对任何人低头。
“小娘子,小娘子不见了!”
杨守文在接手了飞骑之后,才觉察到了武则天的苦心。
因为接下来,杨思勖会非常忙碌,需要杨守文尽快熟悉飞龙兵,并且早一点将飞龙兵掌控。毕竟,杨守文虽有战功,对飞龙兵却不熟悉,也需要有一个过程。
“阿郎,大事不好了!”
少妇,正是永泰郡主李仙蕙。
“办妥了?什么办妥了?”
她必须承认,李仙蕙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李裹儿一脸迷茫,疑惑看着小铃铛问道。
不过,他们很快又发现,近年来倦怠于政事的武则天,突然间变得格外强硬。一日之中,罢免鸿胪寺卿,鸿胪寺少监等十余位官员,对那些奏疏进行一一批驳。
如今的李裹儿,已经成熟许多。
同时,国子监也需要加强对那些遣唐使学生的管理。
她也知道李裹儿在这桃花峪中苦闷寂寞,于是经常跑来陪伴李裹儿,姐妹感情日益深厚。
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让她感到不安。
她更明白,在看似风平浪静的局面背后,却隐藏着刀光剑影。
她轻声道:“去长安,不会有危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