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三 八派论剑

第8章 六臂象头怪

他刚一出手,宁越就抓住他自傲大意,借助烟云剑的特性,瞬间制敌,一点没给他留下反应的机会。
颜雄奇怒目圆睁,一个新入门的弟子在自己气势威压下居然这样淡然无惧,更是直接绝了他借鉴别派命魂图的机会,顿时难以抑制一股升腾而起的怨火。
宁越心如是想,周遭烟云挟着他的身子浮空飞起,电光火石间就出现在颜雄奇的上空。
这时大殿里无论是雁行宗的掌门还是长老们,全都惊讶起身,众人脸上的严肃神色全然消失不见,只剩一股别样惊喜。
徐禁也是不由得更大声了一些:“燕七,你可是如颜雄奇所说?”
两人一路走来,早有人将这个消息报知了掌门。
颜雄奇面露喜色,心想这下诘问住了宁越,不由得高声说道:“掌门,各位师叔。燕七这是无话可说,他一个新入门的弟子,怎么会有一阶虚相,心里必定有鬼!”
颜雄奇哪里知道,宁越看似年纪轻轻,可是在经历了几个武侠世界后,实战经验极为丰hetushu•com富,特别是几次生死战中的感悟,武学造诣直追天下不各派宗师。
颜雄奇出言逼问,宁越不由的在心中暗咐:“这人这般要求,让我交出命魂图,可是我是绝无可能把万灵宝鉴交出去,若交出幽月天狼剑这般的功法也是不妨,就怕这颜雄奇得寸进尺。”
宁越知道这一件事很难就此终了,他又不好杀了颜雄奇灭口,就任由颜雄奇叫闹,两人一前一后,都是向着掌门居所走去。
“燕七,我看你就是其他门派的奸细!现在我就抓你去见掌门!”
颜雄奇身体飞腾在空中,长剑出鞘,身后顿时现出一个朦胧虚相,挥剑时招式简洁凌厉,就犹如鹰在空中,搏击地面的猎物一般。
颜雄奇的头额突地冒出一根青筋,转头恶狠狠的看向宁越,恼羞成怒,大声喝道:“你绝对是别派奸细!我这就去禀告掌门,你偷学别派的命魂图,看你如何能过了这一关!”
“这是六臂象头怪的虚相!燕七居http://m.hetushu.com然练成了六臂秘法的第一层,凝成了一阶虚相!”
颜雄奇大惊,连忙挥剑相抗,硬接向宁越的连环三剑,可是宁越这几招烟云剑的剑势看似云淡风轻,却力道万钧,颜雄奇本在空中就无处借力,生扛不住,身体轰然坠落,在地面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身体,双臂都震颤发麻。
“烟云剑这时如果化实为虚,就可即刻杀进颜雄奇的近身,他的剑法看似凌厉,可是防御力却差的一塌糊涂。”
宁越依旧没有回话,可是身上突地迸发出一股极强的魂力,身体周遭狂风大作。
走进大殿之前,宁越就在心里暗咐,这一次一定要做出一个令所有人都满意的解释,不然真被雁行宗把他当做别派奸细的话,他和燕九都别想在这里好生的待下去,他不希望失去这样一个安稳练功的环境,更没有放弃将来或许将雁行宗收至麾下的念头。
与此同时,一个六臂虚相在他身后快速成型,这个虚相有着粗壮六臂,魂力凝实过后,清http://www•hetushu•com晰的长出一个狰狞的象头。
他直到这个时候也是想不通,自己明明是雁行宗八大弟子之一,武功定然要高出这个新入门的燕七甚多,为什么自己在交手的时候,却生出一种无力抵抗的感觉,简直令人愤懑到了极致。
在大殿弟子的传唤声中,宁越和颜雄奇一起走入大殿,大殿中人的目光俱是落在了两人身上。
颜雄奇恼羞成怒,大喝一声,就向宁越飞扑过去。
颜雄奇这才发现,自己的一剑居然没有破开宁越的虚相之剑,手中的长剑此刻更仿佛陷入了一块泥潭,挥动间莫名费力。
颜雄奇一进大殿,就快步走上前去,用力扣头,抢先告状:“今日弟子游至一山坳,就见着燕七在里面修炼别派的命魂图,甚至已经凝练出一阶虚相之剑!弟子怀疑他是别派奸细,将他带来交给掌门责问。”
宁越对颜雄奇自是不惧,月余的修炼,令他距离凝实半天秘法的六臂虚相还有一步之遥,更是加深了对原有万宝灵鉴,第一阶和第二阶虚相的http://www.hetushu.com淬炼。
宁越看向颜雄奇,缓缓摇头,开口拒绝:“这件事恕我难以从命。”
宁越见剑光袭来,催动烟云剑迎着颜雄奇的长剑直刺而上,两剑相交,发出一阵嗡鸣。
可是宁越在走进大殿几步之后,却突地停下的脚步,面对着徐禁的询问,竟然沉默没有回答。
大殿里,除了掌门之外,徐禁和几个长老也都是赶来,一群人都想知道颜雄奇究竟为何对燕七不依不饶,居然说燕七是别派奸细。
大殿中的众人,这时也都是将目光落在了宁越身上。
颜雄奇的脸上,顿时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满脸的神色都写满了‘这怎么可能!’
没等到掌门居所,就有弟子奉掌门人的命令,将两人引去了一处大殿。
“弟子颜雄奇,叩见掌门,见过各位师叔!”
颜雄奇自持是雁行宗八大弟子,就算见着宁越修炼出了虚相之剑,也觉得自身的实力会稳压一头,毫不在意升至空中的烟云剑,手里杀长剑犹如破空的流星,直指宁越,准备一剑制住宁越,再做他想。和_图_书
再加上各世武学磨练,宁越自觉就算在对上三阶虚相的对手,也是有手段对付。
此言一出,掌门和徐禁都是皱眉,其余几个长老看着宁越,目光也是变得有些严肃。
宁越站定身形,不闪不避,流畅的运起刚刚修习的烟云剑,雾状剑身现形空中,山坳间的空中又是漫腾起一层薄薄烟雾。
不过宁越也是马上收剑,缓缓落在了一旁,声音轻轻响起:“你不是我的对手。”
烟云剑也是在空消散凝聚,出现在了宁越手中,随着他的手臂挥动,三剑向着颜雄奇当头斩下。
就在这时,一道烟云缠绕的长剑搭在他的脖颈之上,虚相之剑剑锋森寒,颜雄奇只觉得脖颈上汗毛倒竖,心里也是一紧。
“既然这样,只有让雁行宗对我更加看重,才有机会揭过此页,那搬天正。法的第一层,就在这个时候突破好了。”
若是他稳扎稳打,绝对不可能这样快就落败。
身为宁越的师傅,徐禁的神色最为难看,板着脸看向宁越,问道:“燕七,颜雄奇说你修炼别派命魂图,你可有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