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龙神决

作者:流浪的蛤蟆
龙神决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四 麒麟城风云

第49章 经

白星武下楼之后,突然对宁越说道:“你的妹子和这些手下,不会和你还一直住在驿站吧?”
白星武正在喝酒,端着酒杯瞥了这个身配刀剑的年轻人一眼,就又慢慢的喝起酒来。
宁越闻言也是笑了笑,知道白星武也只是听说这里有院子出售,哪里会知道是犯了事的官员,现在这个代卖说出实情,大概也是觉得自己是白星武带来的人,要是以后出了什么事情,不好交代。
白星武直说闲来无事,现在就可过去。
宁越有些惊讶白星武这样帮他,可是最关键的是白星武所说的大院子居然只要三百骨币,在麒麟城,这个价格最多只能租到一个独门独户的小房子吧。
这人对白星武和宁越恭敬说道:“两位公子,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错,可是确实一个犯官的院子,这事小的不敢对公子们隐瞒。”
就在一群食客迟疑的时候,宁越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做一样,冲着白星武轻轻开口,说道:“对了,刚才好像和图书听那人说他叫什么来着,一下子就打飞了他,我没有记住。”
二楼吃饭的人看着年轻武者,居然上来就要挑战白星武,都是下意识的闪避开了一些距离,一些人更是直接放下了碗筷,匆匆下楼结账,不愿在这里久留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莫不是被气得狠了,马上就要爆发出来?
白星武直接一挥手,说道:“这事你问他就好。”
宁越看白星武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思,脸上也是闪过一丝不耐。
更加令人喜欢的,是院子的后面,还有着一个颇大的菜园子,前任主人不知道如何作想,里面一直养了许多肥羊胖猪,居然一直留了下来。
宁越也不客气,就带着白洛洛一行人,跟着白星武去寻那神策军旁的院子。
不少人又是战战兢兢的连忙起身,准备下楼离开,他们可不向卷入这样强大的两个年轻高手的争斗,实在太过危险。
宁越和白星武相视一笑,都是举杯共饮,根本没人去管m.hetushu.com那个被轰飞出酒楼的章经的死活。
可是他哪里在乎这些,不由笑着说没有事情,叫李寒孤和代卖签了买卖合约。
宁越看了眼白星武,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询问这些,可还是开口回道:“我那边的白府正在重建,我暂时还住在驿馆,给洛洛和他们找了一间客栈,他们暂时住在那里。”
惨叫声在楼外的空中响起,可是只有一声,随后就没了声息。
宁越马上询问白星武那处院子在哪,相约去租院子。
可是还没等他的话声出口,空中就虚实相间的出现了一头六臂三头象头怪虚相,虚相一条手臂瞬间凝实,反手一个巴掌,就分毫不差的把他从窗口轰飞了飞去。
酒楼里又是死寂一片,食客们在白星武口中知道了宁越的身份,可是他们都是没想到宁越在白星武面前敢随意动手,轰飞了白星武的挑战者。
由于本就是神策军一个校尉的住处,还有着一个不小的练武场。
只是还有不少和-图-书人发现,白星武高还是安坐在座位上,神色一点都没有变动。
年轻的武者顿时脸色涨得通红,大声叫道:“我是章经,分云剑章经,如今我击败了大风刀顾云为,三刀三剑只剩下五人,我独占了一刀一剑!”
宁越看好了这间院子,二话不说就准备掏钱买下。
这个年轻武者上楼之后,就四周扫视了一圈,在看到白星武之后,整个人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兴奋了起来。
白星武吩咐了下人办事,等着宁越一行人到了那个院子的时候,代院主出卖院子的人已经恭敬的等在了里面。
对于这个老对手,前世生死想来两人都以看淡,不过两人应该都知道,武道上他们早晚还是要分出一个高下。
没多久,一桌人酒足饭饱,只是坐着闲谈。
宁越一进院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白星武抬头看了宁越一眼,在一众心惊胆颤的围观者的注视下,居然嘴角上扬,轻笑了一下:“我都说了,像是这种货色和_图_书根本没有让我记住他们的价值,莫不是你觉得只要有人不知死活的来跟我挑战,我就要记住他们?那我岂不是变成了傻子。”
“白星武!你我再来决斗一场,这一次,我是绝对不会再输给你了!”
章经顿时怒目而视,拔出一刀一剑,双持手中,张嘴就要怒喝宁越。
就像是白星武所说的,这个院子占地颇大,好几层的院子,住上几百人也不成问题。
就在这时,楼梯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众人的视线投去,就见着一个身背长剑,腰胯战刀的英武年轻人走了上来。
又是酒过几循,宁越看着白星武的神色,已经确定了白星武就是郭侃再生。
代为出卖的人一直神色惶惶,这时见着宁越掏钱来买,不由小心的看着白星武的仆从,最后狠下心,直接上前给白星武和宁越行了大礼。
白星武想了想,就有说道:“我知道一处院子,价格非常便宜,地方也大,你们这些人住进去地方充足,只需要三百骨币。”www.hetushu.com
白星武淡淡说道:“我正好想起了有那一处地方,就在你们神策军大营附近,好像是个离职小校的住所,离开之后,却没人愿意住在那里,毕竟平日里你们神策军操练实在太过吵闹,而且常人住在那里,神策军的一些无聊之人还常去骚扰。”
良久,白星武也不管那个一直苦等他回应的年轻武者,直到宁越也看向了他,才有缓缓说道:“我刚刚说过,挑战我的人太多,很多都是借着这个说出去出出风头,我根本不记得这人。”
“为何这样便宜?”
宁越和白星武交谈起来,李寒孤等人见着两人的关系,似乎并没有听闻的那样针锋相对,也是放松了一些。
他看了一眼叫章经的年轻武者,嘴角一扯,就像是赶苍蝇一眼,对着章经挥了下手。
一行人终于吃完了这顿饭,宁越和白星武告辞,和众人准备将白洛洛送去客栈休息。
宁越眼神一亮,心想这些问题对他来说都不算是什么,距离神策军近,正好方便了他们点卯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