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虎皮猫大人的新生

第三十七章 青鸾天女

尽管有心拒绝,不过事到临头,也不能硬拦着,信伯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们进来吧。”
我听到安叫三爷爷,知道这人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蚩野了。
这几人在黑黝黝的山林里转悠了许久,也不客气,围在了篝火边,然后一边烤火,一边吃肉。
那裘皮女子得意地说道:“那是,我们赵总的手段,便是那天下十大,也及得上的。”
金丝眼镜倒是十分客气,说如何使不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说的便是如此。
果然不是荒域的人。
然而实际上,我已经该感觉到这帮人的诡异。
要知道,那一锅子的水,本来是准备给烧开给我们泡脚的。
他一挥手,那个贼眉鼠眼的家伙从麻袋里面摸出了一头黑色的鳞甲长虫来,这玩意生息全无,不过却有着淡淡的金色气息散发出来。
那钩蛇当真是珍贵之物,放入里面不到五分钟,立刻又异香扑鼻而来,猥琐男用木勺子缓缓一搅,那白开水居然变成乳白色的羹汤,里面的蛇骨都酥化了去。
果然,走了多久,前方的景色一变,林子的后面,有一个寨子依山而建,从那建筑的材质来看都还挺新,显然是刚刚建造没多久。
瞧见他这般慎重,我就知道可能是到了藤族残部的聚集地了。
而让我没想到的是,这蚩野抱着安哭完,居然带着陆陆续续走出来的一两百人,朝着安跪了下来,口中疾呼道:“青鸾天女,藤和_图_书族希望……”
听到这些,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没想到安这一转身,居然从一个女奴,变成了一个部族的首领了。
他说着话,那猥琐男子便已经将钩蛇的脑袋斩去,又将鳞甲拨开,把雪白的肉切成一段一段,放进了烧开的白水之中,然后还放了一点点盐和胡椒提香。
四人之中,以那金丝眼镜为首,他走到篝火前面来,冲着我们微微一笑,说老乡,在下赵志祥,多谢诸位援手之情。
金丝眼镜微笑,说无妨,我们有些本事,还有装备,爬上去是没有问题的。
这种感觉,有点儿像是我之前吃那洛山魅的感觉,不过没有那般强烈。
金丝眼镜瞧见我们这里有人识货,不由得眉头一扬,得意地说道:“哦,老乡你认识此物?”
信伯慌忙摆手,说这可使不得,我们招待你们的,是那粗糙的野猪肉,哪里能这般交换,使不得;锅这里有,水都烧开了,你们自己弄便是了。
没一会儿,那个傻大个儿的呼噜声就开始响了起来。
那焰火的热力十分充足,我都能够感受到其中的热力。
相比于其他人,我喝得并不多,也就两碗,而其次的是那个金丝眼镜,他也才喝了三碗,至于其他人,几乎喝了六七碗,还意犹未尽。
这一说话,才知道他们是因为走失了某件东西,然后一路追过来的,目的地是落凤峰。
信伯还待推辞,结果闻到那碗中和图书扑鼻的浓香,忍不住喉结一阵滑动,便也不再客气,先是一番感谢,然后端起了碗来,顾不得烫,一点一点儿的喝着。
信伯点头,说我族有一古书,名曰《山海经》,这玩意就是经中记载的钩蛇,相传此物成熟之时身长二十米以上,尾部有分叉,潜伏在水中,用尾钩把岸上的动物拉入水中捕食,十分凶残,乃洪荒妖兽之一。
信伯本人就是藤族专门与外界打交道的生意人,自然知道如何应付,与来人寒暄过后,便邀请他们坐下来,并且将我们烤好的肉给他们分享。
金丝眼镜挥手,瞪了那女子一眼,然后笑着说道:“她胡口说的,老乡莫怪;钩蛇此物出身洪荒,身上皮肉骨血皆是大补之物,蕴含着丰富的能量,相请不如偶遇,借老丈锅子一用,我们炖一碗钩蛇汤和。”
他们任何一个人,我都干不过,只有装傻子。
我们准备的烤肉和稀粥分量不多,再加了四个人,不一会儿就吃完了,信伯让姜西冷再从包袱里弄点儿出来,这时金丝眼镜挥了挥手,说等等,我这里有个刚刚打到的猎物,还算新鲜,还是吃这个吧。
不过他们也十分客气,拿了些压缩饼干、能量棒和巧克力出来,给我们尝一尝新鲜。
所有人歇息之后,我感觉到信伯翻来覆去的焦灼,也感觉到姜西冷的呼吸一直都处于一个频率,显示着他一直醒着。
听到这话儿,外面的人便m.hetushu.com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我在旁边听着,大概的意思就是安乃天人出身,日后藤族复兴的希望,就落在了安的身上,所以蚩野尊奉天意,与族人一起,共同尊崇安为青鸾天女,成为藤族新的领袖……
信伯反倒是愣了,说什么天下十大?
这些东西十分稀奇,信伯和姜西冷没见过,都很惊讶,安倒是见过,不过她是一个安静的女孩儿,缩在旁边,旁人也注意不到他们。
好手段。
钩蛇汤弄好之后,直接盛在了原来的稀粥泥碗之中,猥琐男子给每人盛了一碗。
另外三人里,两男一女,一个长得十分彪悍的傻大个儿,还有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文雅男子,那个女子穿着一身白色裘皮,显得十分妖媚。
打头的是一个缩着身子的小矮子,贼眉鼠眼,比俞千二也高不了多少,而他走了进来,确定了里面的人之后,方才吹了一个口哨,又进来了三人。
他一边走,一边吩咐我们注意脚下,跟着他的脚步走,不要错了步子。
第二天我们起得很晚,一路上信伯都充满了疲惫,好在还有些修为,便带着我们一路走,一直走到了下午时分,来到了一片桃林之前,信伯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走在了最前面。
金丝眼镜点头,说想不到你们这儿,也有《山海经》,不错,此物便是钩蛇,不过是幼年时期的模样。
然而即便如此,给人的冲击也是十分强大的,几乎用不www•hetushu.com着招呼,所有人都已经喝完了第一碗,开始喝起了第二碗来。
反倒是安,这一路疲惫,坚持了没多久,就睡着了。
这些人,都穿着现代的衣服,反而是我,因为避人耳目,出来的时候特地弄了一身华族人的装扮。
信伯深吸一口气,说即便是少年时期,能够将此物给灭杀,也是十分厉害,让人敬佩得紧——要知道此物狡诈,罕有人能够瞧见其模样。
我对于钩蛇汤的淡定,让金丝眼镜注意到了我,过来与我搭讪,而我则表现得十分愚钝,装聋作哑的样子,再加上匿身符的缘故,让他最终无奈地耸了耸肩,以为只是一个二傻子而已。
没一会儿,一锅钩蛇汤就给喝得干干净净。
这时老人家方才安心睡去。
至于他身边的每一个人,给我的感觉都很难缠。
我一边暗地里观察着这几人,一边默默地蹲在旁边不说话,看着信伯跟他们聊。
我躺在兽皮之上,默默地行着气,不知道过了许久,感觉到睡意朦胧。
信伯瞧见,忍不住就站起了身来,开口喊道:“我的天啊,这不是钩蛇么?”
啊?
两句口号,颠来倒去地呼喊,气氛十分狂热,倒是把安弄得一阵错愕。
我瞧见他这夸张的表现,而其他人也都开始喝了起来,也不矫情,端起碗来喝,发现这汤质鲜美不说,而且入胃之后,却化作一股暖流升腾而起,游遍全身,暖洋洋的,觉得经脉之中有鼓荡不休的力量在m•hetushu•com积累。
姜西冷提前一步进寨子里报信去了,而当我们走到寨子跟前来的时候,一个长得很像蚩老爷子的半老头子带着人走出,来到了安的跟前,眼眶一红,抱着安就嚎啕大哭起来。
一开始他还十分小口,结果几秒钟之后,恨不得将一整碗全部倒进肚子里去。
他们将安安置在了堂中的最上位,然后开始讲了一大通话。
而金丝眼镜也往前走了一步,手指结了一个佛印,然后朝着篝火中弹去,突然间有一道近乎于白色的焰火出现。
那蚩野带着人如此呼喊许久,又从旁人手中拿来了一副插着许多鲜艳羽毛的华冠,戴在了不知所措的安头上来,等到众人跪拜之后,方才将安和我们迎入寨中大堂之中来。
好在这些人吃饱喝足之后,并没有再多话语,他们在篝火这边找到了睡觉的地方,还礼貌地跟我们道了晚安,然后歇息了去。
反倒是我们这边有些睡不着。
我甚至感觉到那个金丝眼镜身上不知不觉发出来的气息,有一种让人惊悸的恐怖。
过了十多分钟,他又折了回来,跟信伯汇报了一声。
听到他们的话语,信伯止不住地吸了一口凉气,说落凤峰可不得了,那个地方壁立千仞,竖直朝天,直入云霄之上,至今也没有听说有谁爬上去过呢。
如此煎熬一夜,那四人天还没亮便离开了,并没有跟我们打招呼,也没有对我们怎么样,而他们一走,姜西冷也终于是放下了心来,跟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