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乱云飞渡

第五十六章 真真假假

那门一开,我瞧见居然是当初和陆铁一同过蝴蝶谷去的范腊梅。
陆铁一愣,回头对我说道:“你认识?”
被人叫做“小弟弟”,屈胖三自然不爽,翻着白眼,不过到底还是忍耐住了自己的脾气,闷声说道:“对。”
屈胖三嘻嘻一笑,说没想到在这儿你还能遇到熟人啊,挺幸运的嘛。
此时已经是凌晨四五点左右,人都睡着了,他足足敲了好几声,里面才有人回应道:“谁啊?”
地魔一愣,犹豫地说道:“这个,他叫做……”
陆铁懵了,说等等,你刚才不是说没有同伴么?
屈胖三指着他背上的我,说道:“把人放下来。”
陆铁并不怀疑什么,反而是心急我身上的病情,将我背着,匆匆离开了这个废弃的小木屋,这是我瞧见那屋子外面,有用树枝、泥块和石头垒砌关联的法阵,陆铁一脚就跨越而过,朝着北边的方向行进。
陆铁瞧见屈胖三虽然看着样子小,不过行事说法的风格却十分成熟,便也放心了担忧,说我只管埋头赶路,你跟上就行。
他是地魔。
什么?
陆铁点头,说哦,你现在的状况很差的,我们村子离这儿只有二十几里路,要不我背你去我们那儿,然后我找族里面的老人帮你治疗一下?
因为我和虫虫帮蛮莫一族报了大仇的缘故,所以陆铁对我的感激是真诚而浓烈的,听到这话儿,一下子着急起来,说啊,你怎么受的伤?
我只能够在意和-图-书识的深处,作为一个局外人,观察着这一切,那种无力又屈辱的感觉充斥在了我的全身,悔之晚矣。
地魔回答,说好一点了。
地魔含含糊糊地说道:“对,以前的一个朋友。”
陆铁瞧见三两岁不到的屈胖三奶声奶气地发问,不由得笑了,说我是谁不重要,关键的是你一小孩儿,在这荒山野岭老林子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你家大人呢?
地魔并不认识陆铁,有点儿抗拒,不过我这副身体并没有恢复多少,所以也避不开去,给陆铁一下子抓住了手腕,给号了一下脉。
这门口黑乎乎的,范腊梅瞧得不真切,看到陆铁背上还背着一个人,不由得愣了,说这是什么情况?
啊?
如此一路狂奔,终于抵达了蛮莫蛊苗的寨子,那是一处身处于山林之中的小寨子,大大小小的吊脚楼错落地分布在山腰处,而下面则是一块又一块的梯田。
眼看着那小木屋消失于林中,“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来,而身处于意识深处的我则陷入了绝望。
她匆匆而去,而这时屈胖三将手中一大把的草药也放在了旁边的板凳上,然后说道:“我也懂一些医术,这儿有没有煮药的工具,我采了药,可以煮来喝……”
走进屋子里来,范腊梅点了一盏油灯,这才发现是我:“陆言?”
听到这话儿,地魔眼珠子一转,立刻顺势推舟地说道:“如此,那就麻烦你了。”
hetushu.com铁是山林中闯荡的老角色,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瞧见那人,不由得一愣,说小朋友,你这是干嘛呢?
这时范腊梅拉着一个披着汗衫的老头赶了过来,陆铁跟两人说了一下,那老头检查了一下屈胖三的草药,两人又交谈了几句,便认可了屈胖三的治疗方案,张罗着熬药的事情,而我又被那范腊梅的父亲给检查了一下,给扶到了客房歇息。
陆铁喊道:“是我,老铁。”
此刻的我,并不是我。
范腊梅瞧见“我”面无血色,慌忙点头,说好,我就去。
陆铁来到了第一家,瞧响了门。
我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九字真言,却无力再挽回什么。
陆铁说虫虫姑娘呢?
我听到地魔的回复,立刻知道他肯定是有些惧怕屈胖三,害怕被那熊孩子瞧出点儿什么端倪来,所以想要赶紧离开。
地魔这会儿知道瞒不下去了,便赶忙圆谎道:“对,他是我的同伴。”
地魔含糊地说对,都是以前的朋友。
那是他的力量本源,一旦融练完成,我将彻底回不去了。
说着话,他就走到了跟前来,半跪着身子,伸手过来给我把脉。
他说得含含糊糊,陆铁却一下子就懂了,而屈胖三站在远处,瞧见“我”与这汉子低声细语,也不由得一愣,说陆言,你认识这人?
陆铁背着我就往里面挤,说腊梅你把你爹叫醒,赶快帮忙救人。
地魔尴尬地低声说道:“这个,呃,hetushu.com有点儿小矛盾,你别问了……”
大概是看我此刻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屈胖三不想跟我计较,所以也就顺着地魔的心意了,没有再多说,而是问道:“你这是带他回寨子?”
陆铁把过了脉,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沉重了起来,说陆言,你这情况很严重啊,怎么弄成这样子的?
屈胖三点头,说对,也是怪我,把他弄成这样,咱们快点儿走吧。
陆铁不了解屈胖三,有些担忧,说我教程快,你可跟得上?
他说得凶,不过最后语气还是变软了,说得得得,我跟你道歉行吧……
就是在那场战役之中,我终于借助着飞头降的力量,将聚血蛊给降服了,而虫虫则跟它取了一个极为可爱的名字,叫做小红。
手上抓着一大把野草藤蕨的屈胖三拦在了陆铁的面前,一脸阴郁地说道:“你是谁?”
地魔连忙说道:“没,我一个人。”
屈胖三说这十几里路我都跟过来了,你觉得呢?
里面那女人诧异地说道:“铁哥,你不是去山里追野猪了么,怎么,有收获了?”
听到陆铁的话语,“我”,或者说地魔不动声色地说道:“呃,这个啊,受了点儿伤。”
陆铁说道:“对,我们寨子离这儿只有十里地了,脚程快一点儿的话,应该就到了——他现在的身体很糟糕,得赶紧去治疗,耽误不得。”
随后我一阵迷糊,一直到再次清醒的时候,却已经是白天时分,地魔盘腿而坐,行了和_图_书一遍气,却是全身通畅,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而这时有人推门,他立刻卧床躺着。
来人正是屈胖三。
陆铁的脚程颇快,大概是害怕半途上我突然挂掉,所以在山林中也是健步如飞,而差不多走了一般的路程左右,翻下了两个山梁子,前面突然走来一个黑影,拦在了两人的跟前来。
陆铁使劲儿挥了挥手,说嗨呀,怎么算是麻烦呢,你说这话太客气了。
当年蛮莫蛊苗被蝴蝶毒王巴鬼切给灭了去,因为此人擅长飞头降,横行一时,陆铁等人只能心怀仇恨而不能报,而就在这个时候,虫虫却站了出来,告诉我挑战蛮莫蛊苗的任务更改了,变成给蛮莫蛊苗报仇雪恨。
他不认识陆铁,但是听陆铁问起虫虫的事情,便顺着这话语圆了一下,屈胖三不觉有意,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说我擦咧,你个龟儿子,大人我瞧你不见了,跟了一路,担惊受怕的,没想到你居然跟着熟人走了,太不地道了,也不说一声。
说罢,他却是蹲下身子来,小心翼翼地将我给扶了起来,稳住了身子之后,他又问了一句,说对了,陆言,你是一个人,还是有朋友?要是有朋友的话,我们可以留个纸条……
屈胖三一下子跳上了床头来,微笑着说道:“对了,那大胡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陆铁一开始还有些担忧屈胖三,走了一段路,瞧见这小子一直稳稳地跟在后面,便也不再多管,而是健步如飞,朝着前方奔行。
和-图-书如此一阵忙碌,药也煎过一回水,先给我喝了一道,那老头儿又弄了一份现成的苗药来,与屈胖三协商过后,又给我服下。
说罢,他便再一次健步如飞,而屈胖三则在后面跟着。
陆铁听到,大为惊喜,说小弟弟你懂医术?
弄完之后,等睡下前,又喝了一回药,算是差不多了,便早些歇息。
屈胖三瞧见我还在纠结这事儿,忍不住翻了白眼,说我擦,你丫居然这么小心眼啊,真想不到,操!
看来人却是屈胖三,走到跟前来,问道:“怎么样,好点没有?”
我只能默默地看着地魔操控着我的身体,然后将他意识之中的那个圆球,融入进了我的身体里去。
地魔在我身体里待了这么久,自然也是知道虫虫的,面不改色地说道:“她回娘家了,我也是刚刚从那里赶过来的。”
地魔装作虚弱的样子,长叹一声,说一言难尽啊……
陆铁点头,说对,我在螺髻山守林屋那边发现的他,身上受了很重的伤,你赶紧把你爹叫醒,过来帮忙看一下……
往事如烟,回忆心头,感慨良多,只是……
这般想着,我心中立刻生出了一丝希望来,然而此刻的我除了旁观,什么也做不了。
来人并非旁人,却是当日在蝴蝶谷与我们并肩而战的蛮莫遗族陆铁。
那几乎是一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时陆铁也奇怪地望着“我”,而地魔则略带着责怪的气说道:“谁叫你不告诉我界碑石的事情,让我弄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