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苗疆蛊事Ⅱ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苗疆蛊事Ⅱ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卷 江湖乱事

第十章 纵论,杂谈

反正他老人家横不能从敦寨跑到这儿来解释清楚吧?
秦苏河说啊,那不知道阁下师承是?
他领着我们来到了客厅的沙发前坐下,羽痕显然是来过这儿,立刻就去烧开水泡茶。
老彭不愿说,但秦苏河却能够猜到几分,说那个茨密希先生,他应该是西方的血族吧?
这两人在谈着我听不懂的事情,他们并不避讳我,而我也不好插嘴提问,只是憋在了心里。
秦苏河沉吟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应该是大陆来的,不知道找尚老有什么事?”
没有屈胖三的叨扰,我洗过澡之后便睡着了,次日醒来的时候,听到客厅里有人声。
接下里又谈及突然的停电,我把我这边的遭遇跟他们聊起,说USR里面虽然并没有人冒着背叛的风险站出来,但其实人心思异,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帮忙的,比如那断电,便是王磊等人帮的忙。
老彭一愣,说你怎么知道?
我说对,如果不是彭兄你的好人缘,只怕这一次出来,未必能够那般顺利。
秦苏河问什么话?
秦苏河摇头,说不用,只是近年来尚老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未必能够见你。
秦苏河一脸错愕地说道:“寒冰蛊魔?”
大概谈了十来分钟,老彭有些心力交瘁,秦苏河见状,站了起来,说大家早些休息吧,老彭,你的伤势让羽痕先帮忙处理一下,明天一早,我叫人过来帮你好好看一看。
秦苏河摇头,说你不用担www.hetushu.com心安全问题,我找的人,一定是能够信得过的,你放心便是了。
这事情似乎有些复杂。
怎么办?
两岸交流,就从我这里做起吧。
老彭下意识地拒绝,说算了,我这伤势,自己慢慢调养就是了。
秦苏河冷笑,说血族十三氏族,加上灭亡之族卡帕多西亚,贱民、魔族,还有中国的清辉同盟,构建了整个血族的势力版图;我认识宝岛一位清辉同盟的领主,对于血族,自然知道一些,而这茨密希的姓氏,便是魔宴同盟的唯二姓氏,如何猜不出?
我点头,说是。
我起床,稍微洗漱了一下,然后走了出来,瞧见客厅里多了一个高挑个儿女生,皮肤很白,我出来的时候,她也正好转过了头来。
我躬身感谢:“多谢。”
秦苏河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好的,我知道了,回头我联系家父,让他帮忙问一下。”
秦归政?
看得出来,秦苏河的背景很深,不过居安思危,所以这地下套间修筑得既隐秘又结实,而且最重要的是里面一应生活物资充足,如同正常的居家屋一般。
哦,不,是林志玲?
我引用了鲁迅先生在《题三义塔》里面的话语:“精禽梦觉仍衔石,斗士诚坚共抗流。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我们聊着如何逃离那USR基地的过程,这时羽痕过来给我们泡茶,也谈及了当时的情http://m.hetushu.com况,说到多亏了屈胖三的张罗,一路上判断准确,并且将对方最厉害的黑狼少校给击倒了,方才从那重重包围之中,于不可能中将他父亲给救了出来。
屈胖三小口喝着茶,没有平日的嚣张,反而腼腆地笑道:“也是费了点儿力气的。”
老彭摇头,说卡尔茨密希未必会一直盯着我,怕就怕有些恶狗为了讨好美国主子,把事情做绝了。
听到我的话语,老彭说道:“陆兄弟请勿自谦,别的不说,你刚才露的那一手五行遁术,便足以能够横行江湖了。”
秦苏河安慰好友道:“我听说,这茨密希一族虽然之前十分强大,但并非没有敌手,在几年前,他们的祖庭都被人给占据过,茨密希更是陷入灭族之祸,要不是美国分支有一后裔强势崛起,又搭上了兄弟会,如何能够有如今威风?现如今的茨密希,不过是兄弟会光明集团的一条狗而已,他们最大的敌人到底还是欧洲血王威尔冈格罗,据说第三次血族战争正在酝酿,应该分不出太多的精力管你的……”
我说是这般说,事实上许老到底有没有与尚老“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心思,这个我不知道,谁也不知道,但既然话赶话说到这里来了,我就只有把这大旗给竖起来了。
老彭说不用,关春秋最近如日中天,他与秦归政联合在一起,势不可挡,你别给我出头,等我伤好了,再想办法。
如此感和-图-书慨一番,话题便不自觉地扩散开来,我问起老彭为何会被隔离审查,他叹了一口气,说此事他已经发过了誓,不会多讲,还请见谅。
刚坐下,秦苏河便笑了,说我刚才还在琢磨是哪路英雄能够将老彭从那帮恶棍的手中救出来,原来是寒冰蛊魔的弟子。
几人聚在一块儿聊天,彼此试探一番,我也是半真半假地回应。
如果我按照之前的说法欺骗对方,只怕反馈过去,一下子就会被识破揭穿。
秦苏河摇头,说我这年纪,如何能够认识他?不过家父却是见过面的,此人在当年特别有名,翻云弄雨,是国府的大敌之一。
我说是我一堂哥教的,后来又跟着别人七七八八学了一点儿,都是些上不得台面的江湖野把式。
我也愣了,好一会儿方才明白这劳什子寒冰蛊魔可能是许老在战争年代的江湖匪号,心中吐槽着这阴森的名号,然后点头说道:“秦兄认识?”
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很嗲,标准的宝岛女生腔。
秦苏河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冷冷地说道:“这事儿,恐怕涉及到关春秋关大主任,回头的时候,我定然会给你报仇的。”
这个斯文儒雅的中年人能够跟尚老搭得上关系,这情况让我有些诧异,不过却也知道一点,那就是如果真的想要赢得对方的信任,并且全力帮助我,必须得拿出一点儿诚意来。
瞧见对方的第一眼,我陡然一愣——啊,波多野结衣怎么www.hetushu.com在这里?
我摆手,说不,我与许老之间,并无传承,只是有点儿师门关系而已。
秦归政、秦归政,我默念着这名字,心中却想到了中山陵前的那一抹白衣,还有让小妖失去了麒麟胎身的那一夜。
听到老彭的介绍,秦苏河一愣,看了我一眼,说你要见尚老?
啊?
我并无太多的八卦之心,听到他既然这般说,也没有再问起。
入到下面之后,却是一处位于地下的大套间。
我低下头,犹豫了几秒钟,这才说道:“不知道秦兄知道许映愚此人不?”
屈胖三嘿嘿笑,来说他没有敌手,是不敢惹那些稍微厉害的强者,要不然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他离开之后,我们各自回房,这地下的房间格局是一个大套间,四室两厅的格局,屈胖三不愿意跟我睡,想要够勾搭上羽痕,结果人女孩儿要照顾父亲,却最终让他的企图落空了去。
好不容易接受了屈胖三的身份设定,秦苏河和老彭也不再敢将他当做小孩儿。
我说我也只是有这个想法,传达一点儿善意,意思到了就行,至于能不能,这个就要看缘分了。
我瞧见他脸上虽然有惊讶,但并无怨恨或者憎恶,知道自己赌对了,于是说道:“呃,怎么讲呢?我与许老之间,有一点儿那么渊源,而他得知我过宝岛来,告诉我宝岛之上,有一位奇人,便是当年的国府第一高手尚正桐,让我若是有机会,过来拜见一番,说当年各为其主http://m.hetushu.com,但心中其实是敬佩的,并且让我带一句话来。”
秦苏河给我的感觉为人稳重,他既然答应下来,我也就将心思收起,跟着往里走去。
谈到这个,老彭点头,说道:“被隔离审问的这几日,我的心中一度有过迷茫,觉得自己毕生的工作,到最后就连一个站在自己身边的朋友都没有,心中悲哀,不过后来却想通了,并不是人家不愿站出来,而是因为敌人实在是太过于强大,敢怒不敢言而已。不管是三石,黄剑笙和徐远宗都是不错的人,其余人也能够看得出了心思……”
反正既不将自己的身份暴露,也不能算是撒谎。
听到这个说法,秦苏河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望着小屁孩儿一般的屈胖三,说黑狼真的是你撂倒的?
老彭陷入沉默,脸色有些不好。
众人一阵无语,秦苏河和老彭更是一副年纪活到了狗身上一般的模样,过了好一会儿,那秦苏河方才说道:“都说英雄出少年,却没想到……唉,那黑狼在宝岛系统内十分出名,名列狼蛛十二鹰犬之上,属于最顶尖的一批人,出道之后,尽无敌手,没想到在这儿栽了跟头。”
我刚才听得云山雾罩,然而突然间听到这么一个名字,心中却是一跳。
我们藏身的地点,位于红酒庄地窖之下,这地窖里面是堆积满满的橡木桶,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酒香气息,浓郁不散,而越过那一排排架子的橡木桶,最角落的地方,有一个密道。
呃……